魔土之争天记 第41章 聚灵丹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哦?”

    闻言,那中年男子眉头一挑,颇感诧异的说道:“你竟知晓我的身份?”

    项回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而后嘴角挂笑的说道:“我虽未见过你的画像,却是偶听过,关于你的流言。”

    话语间,项回转目看了一眼秋月,而后接着说道:“人说,秋叶城城主秋子枫,虽然不怎么能够入眼,但其膝下之女秋月,却是绝世貌美,既然秋月叫你父亲,那你的身份,自然不言而喻了。”

    “呃!”闻言,那中年男子与秋月具是一愣,对于项回所说的传言,实是哭笑不得。

    “唉。”片刻后,秋子枫突然摇头一叹,而后轻笑着自嘲道:“没想到我秋子枫,在外人眼中竟是如此不堪。”

    “哼!”闻言,秋月皱鼻发出一声冷哼,秀眉微皱的说道:“那是他们眼红我们秋家的家业,不过是因羡生嫉罢了!”

    “呵呵。”秋子枫微微一笑,而后摆手说道:“坐罢,拍卖马上就要开始了。”

    “恩。”闻言,秋月嘴角微撇的翻了个白眼,而后神态自若的走向桌案,在秋子枫身旁款款落座。

    见状,项回若无其事的耸了耸肩,而后动身上前,在秋月的身旁坐落下来。

    在项回坐下之后,秋月朝着桌案上的茶具,微微扬了扬下巴,而后张口说道:“喝茶。”

    “恩。”项回轻应了一声,而后提起玉壶,翻杯倒了一杯茶水,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见状,秋月秀眉一皱,而后板着脸说道:“你就这么喝了?”

    “什么?”闻言,项回眼皮一抬,而后眉头微皱的说道:“难道这茶,还有什么讲究不成?”

    “……”闻言,秋月的面色,顿时阴沉下来,而后贝齿轻咬着内唇,眉头紧皱的看着项回,却是没有任何的言语。

    见状,项回以为对方身体不适,于是侧转过身,眉尾高扬的看着秋月,目露关切的问道:“怎么了?”

    见项回如此模样,秋月的面色顿时更加难看,但见其扭头发出一声冷哼,而后老神在在的说道:“没什么,突然想起了白眼狼的故事。”

    语毕之后,秋月动作平缓的提起玉壶,自斟了一杯茶水,而后将视线投向拍卖场内。

    “呃。”项回莫名其妙的耸了耸肩,而后将茶盏放下,也将视线投向拍卖场内。

    “呵呵。”秋子枫眼角带笑的看了项回二人一眼,而后轻笑的摇了摇头,同样也将目光投向拍卖场内。

    ……

    拍卖场内。

    此时,拍卖场内已是座无虚席,但见那众多的拍客,好整以暇的靠坐在座椅之上,而后一边品着茶水,一边静候着拍卖的开始。

    “呵呵。”

    片刻后,但听一声传遍整个卖场的轻笑之音,拍卖台上的帘幕慢慢拉开,而后从其内走出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

    那老者身躯高瘦,其人慈眉善目、鹰鼻薄口,此人,虽然看起来年事已高,但其面色,却是容光焕发,加上其,身着一袭宽松的白色长袍,正是应了那句道貌岸然、仙风鹤骨之词。

    “感谢诸位的再次光临。”那老者神态自若的,站在拍卖台的前侧中央,而后向着众人抱拳一笑,声音朗朗的说道:“老夫秋子山,此次拍卖由我主持。”

    简单的客套过后,秋子山神微微颔首,而后轻笑着说道:“想必各位,也都知道鄙行的规矩,所以老夫,也不多做述说了,免得耽搁诸位的宝贵时间。”

    话语间,秋子山抬手一挥,而后震声说道:“灵药类,呈宝!”

    在秋子山话语落地之际,拍卖台上的帘幕,慢慢向两侧划开,而后从后,走出一名貌美的妙龄女子。

    那女子手中端着一个托盘,托盘的中央,放有一个檀木小盒,那木盒小巧精致、仅有巴掌大小,尽管此盒还未打开,但随着其出现,拍卖台上,已经飘散起一股沁人心脾的药香。

    但见那呈宝女子,螓首微垂的端着托盘,步履轻盈的走出帘幕,而后在秋子山的身侧垂首停立。

    “恩。”秋子山对着那女子微微颔首,而后抬起手来,将那木盒的盒盖翻起。

    呼!

    在秋子山,将那木盒打开之时,但听呼的一声微响,那檀木小盒内,顿时散发出一片柔和的青光。

    在那青光散出之际,一股浓郁的药香,瞬时蔓延整个卖场。那药香清香扑鼻、味如山茶,其香延绵不绝、挥袖难断,将卖场内,那些许心不在焉的拍客,顿时唤醒归来。

    而在那青光之内,赫然有一颗青色的丹丸!

    那青丹圆润如玉、通体碧青,其体约有一节拇指大小,隐隐外散出一股,惊人的灵力波动。在那丹药的中央,还刻有一个繁杂的铭文印记,此印记并非字体,而是一座宝塔的缩绘!

    “没想到这开头之物,竟是一枚丹药。”

    见状,场下众人顿时目中一凝,而后纷纷与相熟之人,交头接耳的细声议论起来。

    “看其模样,倒是与愈毒丹颇为相似,不知此丹,又是出自哪位丹师之手?”

    ……

    见状,秋子山微微一笑,接着摆手示意众人肃静,而后神情肃穆的凝声说道:“此物,其名聚灵丹!”

    “聚灵丹?”闻言,场下众人眉头一皱,而后齐齐转目望向秋子山,等其下文。

    见状,秋子山微微点了点头,而后轻提了一口大气,目光闪动的说道:“丹塔月前,曾破获一副上古药方,而后根据其内所栽,集充出数百味灵药,最终在经历过无数次的失败后,才将其炼制成丹!”

    话语间,秋子山面色也愈发凝重,而后凝声说道:“丹塔曾言,此丹可提升修士,转化灵气的速率,间接性的提升修为,其性价比,堪比吸收一枚妖晶所得!”

    “什么!”

    闻言,场下众人纷纷目中一凝,而后尽是猛然转目,惊疑不定的盯向那木盒中的丹药。

    众所周知,修士之所以能够修行,是因为其体内,孕有灵脉!

    灵脉无形,因为其匿生于人体之内,与人体周身的经脉,重叠共融。而这,也是为何修士在转化灵气时,需要绕行经脉的根本原因。

    但灵脉,并非天生,而是先天所孕、后天自成。

    每个人在出生之时,体内都伴生着各种属性的灵源脉络。这些灵源脉络,是灵脉的根基,所以又被称为灵根。灵根驳杂混交、共融一体,其内或五行之本、或风雷光暗,都应有尽有。

    在灵根诞生之后,其内各脉的灵源,会开始互相蚕食,吞食其他属性的灵源,作为自身壮大的养分,最终形成或单一、或多种属性共融的灵脉。

    但若在灵脉形成期间,那各脉的灵源,在角逐中尽数溃散,那么灵脉便再难凝聚。而这,也是为何有人能够为修,有人却沦为凡的关键之所在。

    灵脉的茁壮与否,代表着修士的潜质,影响着修士吸收转化灵力的效率,关乎着修士一生,所能达到的至高境界。

    是以,在往昔,强宗、大能在选徒之时,往往会以灵脉上好之人为先。

    是以,在听闻那聚灵丹的功效之后,场内的众人、尤其是那些天资浅薄之人,才会如此的心神震动。

    与此同时,壹字贵客间内。

    “丹塔?聚灵丹?”项回目光闪亮的盯着那木盒中的丹药,目露奇芒的低语道:“听起来,来头倒是不小……”

    项回话语虽小,但房内的二人,皆身怀不俗的修为,再加上三人并排连坐,当下便是被秋子枫父女听闻。

    “呵呵。”秋子枫轻轻一笑,而后目光闪烁的望着拍卖台,语气平缓的说道:“丹塔,是上盟特立的机构,其内集纳了天界,九成九的精英丹士,此地专门从事,古前的灵丹妙药的收集与探索,负责上盟所需的丹药供给。”

    话语间,秋子枫轻提一口轻气,而后靠椅而坐,语气淡然的说道:“至于这聚灵丹,据说在天……往昔,不过是一种不入流的丹药罢了。”

    “呃。”闻言,项回神情一怔,目中渐渐闪烁起光芒,在心中默念道:“往昔……”

    “怎么可能!”

    与此同时,但见拍卖台下、前排的客座上,一名身躯高瘦的修士,眉头大皱的质疑道:“若真是如此,岂非只要拥有足够的聚灵丹,即便是一名天资浅薄的弱修,也有一步升天的可能!”

    “不错!”

    “此言在理!”

    闻言,其余众人先是一愣,顿时从轰动中回过神来,纷纷发出自己的附和之语。

    见状,秋子山眉头一皱,面上的神情渐渐转冷,而后沉声说道:“此事乃丹塔亲自告之,尔等若有质疑,尽管自行前往问询!”

    “……”场下众人闻言声息一窒,顿时沉默无言。

    开玩笑,丹塔乃天界战盟的特立机构,莫说其位难觅,就算是摆在自己眼前,又有谁敢上前声讨?

    见状,秋子山的面色略微好转,但见其在微微沉吟片刻后,语气低沉的说道:“丹塔曾言,此丹尽管效用尚可,但其药效,却会随着食用数量的增加,而逐渐的减弱,所以诸位如何出价,就权自衡量吧。”

    秋子山说着话语一顿,而后接着说道:“此丹,如今仅是首次开炉,鄙行幸得三百枚,单枚起拍价一百万灵币!”

    闻言,场下众人目光一凝,而后纷纷皱眉沉思,暗自品味着,秋子山话中的词意。

    与此同时,就在众人相顾无言、暗自沉思之际,但见前排客座中,一名衣着翩翩的俊朗修士,突然目光一闪,而后语气低沉的喃喃道:“单是一枚妖晶,均价就高达三百万灵币,且还要以身试险、承受妖气侵神之忧,此丹效用既如此绝佳,莫说一百万灵币,便是五百万灵币,又有何妨!”

    念及此处,那修士牙关一咬,而后震声说道:“三千万,拍三十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