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42章 夜瘴林内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该死!”

    闻言,场中众人面色一惊,而后纷纷转目,怒视向那名叫价的修士。

    “哼!”那修士皱眉发出一声冷哼,而后将目光转向秋子山,全然无视了,周遭众人的目光。

    “呵呵。”见状,秋子枫眼角一笑,心中自然明了,对方急欲自己定拍的意图,但场内之修多达数百,定然会有比那修士还要着急之辈。所以秋子山,也就是笑笑,却并未有任何的言辞。

    果不其然,就在秋子山心中思绪变动间,但见场内,一名身躯高瘦的修士,突然一拍桌案,而后震声说道:“三千万,拍二十五枚!”

    而这名修士的跟价,也仿佛打开了河坝的水闸,将场内众人的呼叫声,尽数的释放出来。一时间,场中竞价之声此起彼伏,那聚灵丹的身价,也愈发高涨。

    “三千万,拍二十枚!”

    “十九枚!”

    ……

    一刻钟后,在场中众人激烈的角逐中,那三百枚聚灵丹,最后以单枚三百六十万灵币的高价,落入不同修士的口袋。

    与此同时,就在红叶交易行内的拍卖,举行的热火朝天之时,在秋叶城外的某处,已有一场对决落入尾声!

    夜瘴林。

    夜瘴林,位于秋叶城东部,距离秋叶城的城墙,将近两百余里,其内常年不见光亮,被浓郁的瘴气弥漫覆盖,且伴生有无数的毒虫兽蚁。若是寻常之人步入其内,不出半个时辰,便会被瘴气扼喉、与世长辞,就算是修士,也难以长时间的在内生存。

    然而此时,平日里静如坟岗、被人视为死地的夜瘴林内,却是轰鸣震天、闷响不断。

    啨!

    但听一声刺耳的音鸣之声,夜瘴林的中心区域,陡然升起一片巨大的气罩!

    那气罩,足有数十丈大小,其外气流回旋、残枝飞绕,如同一枚爆散的气弹般,陡然在林中升起!而那气罩内,所有的瘴气和黑木,则在那气罩出现的一瞬,便被生生搅碎成末,而后化成黑色的碎尘,飞旋在气罩之外。

    片刻后,待气罩消散,夜瘴林在回归于静的同时,也终于迎来了其,漫长生命中的第一缕阳光。

    那阳光,斜射在夜瘴林内,如同一盏巨大的探灯般,将夜瘴林中央区域内,那突然出现的空地,映照的如同白昼。

    而在那几米阳光的中心,赫然有一名中年男子,身躯震颤的跪伏在地!

    那男子身着黑衣,如墨的粗黑长发,散乱的垂落在肩,将其面上狰狞的刺青,遮拦过半;其黑衣之上伤痕累累,将其后腰上,那拳头大小的血窟窿,衬托的更加醒目!

    那血洞内,外涌出粘稠的鲜血,将此人身后的地面,浸染成暗红之色。

    “哈!哈!”那男子跪伏在地,十指紧扣着地面的黑土,身躯颤抖的发出粗重的喘息声。

    呼!

    与此同时,但听呼的一声闷响,那黑人男子身下的影子,竟突然向前延展出去!

    那阴影,在延展至黑衣男子身前三尺处时,突然停顿而下,而后在翻涌中,急速的拔高升腾,慢慢的雕琢出,,一名身着黑衣的青年。

    那青年,身着青纹缕边的黑色劲袍,指带龙形环戒,其人眉宇冷煞、目射寒剑,给人一种,如同面对冰山的彻骨之感。

    此人,正是项南峰,派出护佐项回的黑衣卫——项二十一。

    “说吧。”

    项二十一,目光平静的望着那中年男子,声音冷漠的说道:“你们的目的。”

    “嘿嘿……咳!”闻言,中年男子森然一笑,而后面目狰狞、口中呛血的说道:“少废话!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就是!”

    闻言,项二十一目光一闪,声音淡漠的说道:“其实你说与不说,结果都是一样,我自有办法,从你身上获取到所需的信息。”

    “是么……”闻言,中年男子阴冷一笑,而后语气平静的说道:“嘿嘿……若我自灭神魂,你又如何搜寻?”

    “……”闻言,项二十一微微沉默,而后若无其事的说道:“你有这种,为族之大义献身的觉悟,但那女人,可未必会有。”

    闻言,那中年男子声息一窒,而后猛地抬起脑袋,面目狰狞的盯着项二十一的眼睛,目呲欲裂的怒吼道:“尔敢!”

    话语间,那中年男子,扣地的十指突然握拳,而后猛的一捶地面,牙关紧咬的挺身而起,就要上前与项二十一拼命。

    砰!

    然而,那中年男子才刚刚站起,却又身体一颤,而后砰然倒地。却是因为,其用力过猛、动作太大,反倒将其腹部的血洞撕裂。

    “咳呃啊!”中年男子扬躺在地面之上,剧烈的喘息着大气,但见其,面色灰白如死、瞳孔黯淡无光,口中血沫外溢、身躯痉挛发颤,其腹部那瘆人的血洞内,夹杂着内脏碎片的鲜血,不住的外涌而出!

    若能内视此人体内,便可发现,其内脏腑皆碎,经脉尽损,若非那几米阳光,将周围的瘴气驱散,此人定将难逃瘴气扼喉之苦。

    然而,遭此回天乏力的重创,那中年男子,竟仍吊着一口心气而不亡。

    见状,项二十一微微下目光,神情不变的望着中年男子,语气平静的说道:“所以,是你自己告诉我,还是要我去寻那个女人。”

    “卑鄙!”中年男子神情狰狞的,怒视着项二十一的双眼,断断续续的怒声说道:“有什么……手段,尽管冲我来!去为难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

    “……”闻言,项二十一目光一闪,竟是突然沉默下来。

    “卑鄙?”片刻后,项二十一突然目光一黯,而后嘴角牵动,语气微嘲的说道:“与你们相比,我的作为,又怎能算的上卑鄙……”

    闻言,那中年男子,涣散的目光微微一凝,而后眼角挤动的说道:“你什么……意思……”

    “呵呵。”闻言,项二十一发出一声森冷的低笑,而后垂下目光,望着脚前的地面,目光闪烁的说道:“你说,因为她是女人,所以叫我放了她……”

    话语间,项二十一垂下的双目中,突然涌上一抹悲痛,而后声音苦涩的说道:“可幽族,又何曾因为她是女人,而不下杀手……”

    “……”闻言,那中年男子,因痛苦而扭曲的面孔,突然松缓下来,但其人,却是选择了沉默。

    因为他,已不知如何开口……

    天幽之战,持续时长已逾九千载,期间两族战亡之修不计其数,无辜被戮之人,更是数不胜数。由此而产生的仇恨,早已浩如天河、高比苍茫,已立于不可化解之境。两族之民若是相遇,莫说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俗女子,即便胎毛未褪的初生婴孩,恐怕也会被对方扼死襁褓罢!

    在中年男子选择沉默后,项二十一也不再出声,就这般静若顽石的,伫立在黑衣男子的身前。

    两人一个静立,一个躺地,谁都没有率先开口的意思。一时间,夜瘴林内,又再度恢复了往常,那令人窒息的沉寂之中。只是,这股沉寂中,却多了一丝莫名的悸动……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那沉寂蔓延无边之时,那中年男子突然双目一突,而后猛地握拳而起,砸在自己的胸口之上。

    噗!

    重拳相击之下,那本就奄奄一息的中年男子,顿时张口喷出一口黑血,而后翻身倒地,但其涣散的目中,却亮起灼人眼目的神光。

    闻声,项二十一目中一动,顿时从自己的心绪中回过神来,但在看到对方的状况之后,项二十一却是再次的,选择了沉默。

    “吭!”那中年男子发出一声闷哼,而后艰难的抬起面庞,目光灼灼的看向项二十一,牙根紧咬的说道:“放了她,我告诉你!”

    话语间,那中年男子突然眼角一胀,而后气息渐绝的说道:“蛮兽山下……上古洞天……荒……”

    然而,那中年男子话未说完,却是眼睛一瞪,后脑砰然落地,就此断命……

    砰……

    “……”项二十一,沉默的望着中年男子的尸体,目中渐渐闪烁起,复杂的光芒。

    “罢了……”良久之后,项二十一闭目发出一声轻叹,而后转动身形,步履沉重的向着外界走去。

    呼!

    在项二十一,转身迈步之时,但听呼的一声轻响,那中年男子身下的阴影,突然的翻涌而起,而后形成一个巨大影茧,包裹着那中年男子的尸身,慢慢的沉入地下。

    ……

    秋叶城,红叶交易行。

    拍卖台上,秋子山手持一杆长枪,红光满面的说道:“下面,为大家介绍一杆长枪!”

    那长枪通体幽青,杆刃总长合共七尺;其杆长五尺有余,首尾两端,分别刻画着一圈白色的花纹;其刃长一尺近半,双菱刃体、蟒口底座,其上寒光如镜、锋锐刺骨,散发着淡淡的青泽,和一股若有若无的灵力波动。

    秋子山微微一笑,而后简略的介绍道:“此枪长七尺、重八十九斤,以冰潭寒铁作胚,融金精石百炼成杆,以妖兽嗜血魔牛的牛筋添韧,取狮虎兽的剑齿制尖,内刻攻击阵图,可算是一件上品的宝器!”

    语毕之后,秋子山突然双目一凝,而后手腕一转,将手中的长枪前刺而出!

    呼!

    在刺出长枪的同时,秋子山手中力道猛增,而后将体内的灵力,疯狂的注入长枪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