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43章 抢拍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在秋子山的灵气灌注下,那杆长枪通体一震,陡然散发出耀眼的黄光!

    那黄光,以枪杆为渡体,向着枪尖内急速汇聚,将那一尺枪刃,映衬的如同金阳。

    呼!

    下一瞬,那枪刃之上的光芒,突然由耀眼的璀璨,陡转成压人眼目的深沉,与此同时,那长枪之上,也骤然散发出一股厚重的压迫之力。

    嗡!

    下一刻,但听嗡的一声音鸣,那长枪的枪尖之外,骤然凝现出一片灵气之刃!

    那些灵刃不下百枚,每个都有三尺大小,如同一片金月般,在枪尖外飞舞绕动,其上散出的锋锐之息,即便远在是台下的众人,都感到面上一阵刺痛。

    嗡!

    刺耳的嗡鸣中,那灵刃齐齐一震,嗡鸣间就要呼啸而出,但就在那灵刃,蓄势待发之时,但见秋子山微微一笑,顿时散去注于枪内的灵气。

    呼!

    只听呼的一声闷响,那百余枚灵刃齐齐一震,而后砰然散灭,在眨眼之间,便尽数消散于空。

    在那灵刃消散之后,秋子山微微一笑,而后将长枪收回,单手背负的持枪而立。

    “不错!”在秋子山收枪而立之时,场下的众人,也纷纷低声思量、品头论足起来。

    “此枪倒也尚可!”

    “材质倒是不俗,可惜却此枪非剑,否则倒也值得竞价一番……”

    “此枪,名曰凌风。”秋子山面带笑意的望着台下众人,神态自若的说道:“底价,三百万灵币!”

    与此同时,壹字贵宾间。

    项回双肘拄着桌案,目光闪动的望着那杆长枪,眉头微皱的嘟囔道:“这么贵,打劫么……”

    其实,自那长枪登台之际,项回的视线,便再无离开过对方。

    之所以如此,一则是,项回的手中,确实缺少一件适手的兵器;二则是,项回不知怎的,自小便对枪之一类情有独钟。是以,在看到此枪的第一眼,项回便在心中,下定了将其纳入囊中的心思。

    只是,这长枪的价格,却是让项回,在心中频频皱眉……

    “嫌贵?”

    闻言,秋月斜眼瞥了一眼项回,不咸不淡的说道:“按此枪的体型和质感估算,单是那作胚的冰潭寒铁,就不少于百万价值的分量,再加上那金精石和魔牛筋之类,三百万也就比其成本,略微多了几成罢了。”

    闻言,项回的面色,顿时更加难看,但见其在皱眉沉思片刻后,突然牙关一咬,而后转目看向秋月,神情郑重的说道:“你这里,可能以物换财?”

    话语间,项回抬手一抹乾坤镯,而后取出一个金疙瘩,将其放在桌案之上。

    “岩液果?”看到那金疙瘩后,秋月顿时目中一亮,而后目光闪亮的盯着此物,犹疑不定的说道:“这等品质的岩液果,至少也需三千年的光阴……才能生成吧!”

    闻言,项回目中一喜,听对方话语中的意味,看来这岩液果的价值,莫非还要超出自己的预算不成!

    念及此处,项回面色的神情,顿时凝重起来,而后心神忐忑的看着秋月,目录期待的说道:“那……能换多少金灵?”

    闻言,秋月微皱的眉头一松,而后慢慢的将视线从岩液果上移开,老神在在的说道:“灵力如此纯厚,个头在其类中,也堪称硕大,绝乃类中上品……”

    话语间,秋月不留痕迹的瞥了一眼项回,而后抬起玉指,将耳畔的发丝挽向耳后,嘴角挂笑的说道:“此物,可值两千……”

    然而,未等秋月将话说完,但见其旁的秋子枫,突然嘴角微微一扬,而后截话说道:“两万金灵。”

    “什么!”闻言,项回目中瞳孔一缩,脱口而出的惊呼道:“此话当真!”

    见状,秋月的眉头微微一皱,而后转目看向秋子枫,目中犹疑并存的说道:“父亲,这……”

    秋子枫微微一笑,继而抬手止住秋雅的疑问,而后向项回轻笑点头,确定的说道:“确值两万金灵!”

    此时此刻,项回心急于中意之枪,又哪能察觉到,秋子枫父女的异样,但见目光铮亮的望着秋子枫,而后眉飞色舞的说道:“好,我要换!”

    “可以。”秋子枫轻笑点头,而后张口说道:“你仅管拍购,期间所用的灵币,事后会从其内扣除。”

    与此同时,拍卖场内。

    “三百万?”

    闻言,台下不少人眉头一皱,而后在摇头失笑间,悄然打消了竞拍的心思。

    三百万灵币,莫说对于凡人,即便对于修士来说,也能算是一笔小财了。要知道,即便是活擒一只妖兽,也才能卖得数百万灵币而已。但猎杀魔兽妖兽一事,又岂是家常便饭那么简单?

    再者言,自古以来,修士多用短兵,长枪属于冷门之器的范涛,并未有多少修士选用。况且,此枪又非那聚灵丹,有着惊人的奇效,如此一来,这长枪的价码,就高的让那些腰包已瘪之人,有些不能接受了。

    但俗话说的好,市井之中,从来不缺有钱的主!而这等言论,在所有的拍卖场内,都被印证的尤其在理!

    在秋子山话语砸地之时,但见场内,一名身躯高瘦、相貌平凡的青年修士,突然抬指一示,而后张口说道:“三百一十万。”

    砰!

    与此同时,就在那高瘦修士,出口叫价之时,项回突然目光一凝,而后猛地拍岸而起,怒视着那高瘦修士,咬牙切齿的说道:“是你!”

    见状,秋月面上一惊,而后半转过身,眉头微皱的看着项回说道:“怎么了?”

    与此同时,但见秋子枫目中一动,而后顺着项回的目光,看向场内那名高瘦修士。

    “没事……”闻言,项回微微摇了摇头,而后深吸了一口大气,语气低沉的说道:“只是碰见了一位……恩人而已。”

    语毕之后,项回重新坐落下来,而后将视线转向拍卖台,目中闪烁的光芒,也渐渐消隐。

    见状,秋月莫名其妙的耸了耸肩,而后端起面前的茶盏,自顾自的品了起来。

    “三百二十万!”

    在那高瘦修士叫价之后,未过多久,场中各处,也接二连三的,响起零零落落的竞价之声。

    “三百五十万!”

    “多五十。”

    “三百六十万!”

    “再多五十。”

    “……”

    随着拍价的不断攀升,场内的竞价之人,也渐渐缩减,约莫半盏茶后,已只剩下两人出声竞价。

    这两人,其中之一,是那最先叫价的高瘦之修,而另一人,则因其身着黑色的斗篷,所以不得辨认其貌。

    事实上,整个拍卖场内,如此装扮之人着实不少,再加上,此事乃各地都有的常象,所以在场众人,也都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此枪,孙某势在必得!”那高瘦修士,面色阴沉的盯着斗篷之修,双手指节泛白的,抓着座椅的扶手,目露锋芒的沉声说道:“四百万!”

    “哼!”闻言,那斗篷之修声息一窒,在沉默片刻后,突然发出一声阴沉的冷哼,但却并未再开口跟价。

    “呼!”见对方不再跟价,那孙姓修士,在心中暗自舒了一口大气,而后转目望向秋子山,语气淡然的说道:“秋老,还请速速定拍吧!”

    “呵呵。”秋子山微微一笑,而后苍首轻点的说道:“无妨,还请稍等片刻。”

    闻言,孙姓修士眉头一皱,却也并未多说什么,因为在其看来,绝不会有人再继续追价。毕竟,此枪尽管威力不俗,但充其量,也就是一件宝器而已,四百万灵币,已经大大超出了此枪的价值。

    与此同时,拍卖台上。

    在静等片刻之后,见场内再无他人追价,秋子山微微一笑,而后满面红光的说道:“四百万灵币,第一次。”

    “哼。”见状,那孙姓修士嘴角一扬,而后仰靠在座椅之上,好整以暇的静等长枪入袋。

    然而,就在秋子山张口初定、那孙姓修士心中暗愉之时,拍卖场的上空,却突然传出一句,低沉的叫价之声:“五百万。”

    “什么!”此声一出,非但那孙姓修士一愣,场内众人也都为之瞠目,唯独台上的秋子山,保持着风轻云淡。

    “是谁如此嚣张,钱多的没地方使么!”

    “此声虽说陌生,但却明显稚嫩未脱,不知又是哪位强族子弟?”

    在经过一瞬的诧异后,场内众人纷纷寻声后望,看向那传出叫价之声的晶窗。然而,在辨清那贵客间,所处的位置之后,场内众人具是神情一愣,尽数选择了沉默。

    “秋家主间!”孙姓修士眼角抽动的盯着壹字贵客间的晶窗,而后咬牙切齿的低骂道:“该死,这整个交易行都是秋家的,对方怎会参与抢拍!”

    思绪变动间,高瘦修士突然牙关一咬,而后转目望向台上的秋子山,语气阴沉的说道:“此行乃你秋家所属,若有相中之物,定然会被内扣而下,如今孙某定拍欲得,但你秋家却又张口追价,莫非是故意抬价不成!”

    听闻那孙姓修士之言,场内在座的众修,却无人开口附和,皆是沉默相对。非但如此,其中更有不少人,还撇嘴发出不屑的冷笑,而后仰靠在座椅上,摆出一副事不关己、坐看好戏的架势。

    想必,众人之所以如此,除了是,此事确不关己之外,或许更多的则是,众修皆怀有对强权的……畏惧之心罢!

    毕竟,此地乃是秋叶城。

    “哼!”闻言,秋子山眉头一皱,而后面色渐冷的说道:“此客又非我秋家之人,其竞拍与否,老夫怎敢干预?若你存有质疑,大可弃拍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