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44章 神兵谱!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该死!”

    孙姓修士浓眉倒竖的怒视着秋子山,在咬牙切齿片刻后,但见其突然抬手一拍座椅,而后怒声叫价道:“五百五十万!”

    此时此刻,这孙姓修士心中怒火狂燃、恨不得将竞价之人剥皮抽筋,虽说其身价不菲,但若让其花费五百余万灵币,去购得一只宝器长枪,此事即便达成,其心中亦会对此事铭心刻骨、耿耿而不能释怀。

    而这孙姓修士,之所以如此,还要咬牙竞拍,却倒非此枪有何特异之处,除了是因为其兵为枪外,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此人,对项回这等口头夺宝的行为,感到屈怒恼羞罢了。

    壹字贵客间内。

    项回目光沉静的望着那孙姓修士,语气低沉的叫价道:“六百万。”

    “臭小子!”闻言,孙姓修士眼角一跳,在牙关紧咬的沉默片刻后,怒声叫价道:“八百万!”

    此价一出,在场众人顿时面上一惊,然而,未等众人哗然出声,但见项回眼角一眯,而后声音淡漠的说道:“一千万。”

    砰!

    在项回话语传出之际,但听砰的一声闷响,那孙姓修士身下的座椅,瞬时应声破碎!却是那孙姓修士,怒不可竭之下,一掌将其拍碎。

    “欺人太甚!”孙姓修士怒视着壹字贵客间的晶窗,面目阴沉、咬牙切齿的怒声道:“小子,孙某记住你了!”

    语毕之后,那孙姓修士拂袖发出一声冷哼,而后迈开大步,怒气冲冲的向着卖场的后门走去。

    闻言,项回目中冷芒一闪,而后在心中默道:“我倒是怕你忘了我!”

    在那孙姓修士离去之后,秋子山微微一笑,再度恢复了先前的和煦,而后嘴角挂笑的说道:“看来此番,已是无人再竞了?”

    秋子山说着话语一顿,而后向着壹字贵客间的方向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既如此,那这宝枪,便归那位贵客所有了!”

    片刻后,在场内众人沉默的视线中,那杆凌风长枪,被秋子山装入一个金色的乾坤袋,而后被一名呈宝女子接收退场。

    壹字贵客间。

    “嘿嘿!”项回若获至宝的盯着手中的长枪,动作轻柔的摩挲着枪体,面上露出无邪的笑意。

    “嗤!”见状,秋月撇嘴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而后双臂抱胸的靠坐在椅子上,老神在在的嘟囔道:“跟个土包子似得……”

    “呵呵。”见状,秋子枫不禁摇头失笑,而后面色一正,将目光转向卖场之下。

    因为那里,即将迎来此次拍卖中,最为瞩目的一刻!

    拍卖台上。

    秋子山面带笑意的望着场下众人,在微微休言片刻后,突然震声说道:“下面这一件宝物,是本次拍卖的压轴之物!”

    “终于来了!”

    “不知这压轴之宝到底是为何物……”

    闻言,场下众人神情一振,而后纷纷将目光转向秋子山身上。

    见状,秋子山向众人点头示意,而后深提了一口轻气,神情庄重、语气振奋的说道:“此物,其名碧水,乃是一件灵器!”

    “碧水?莫非是那能引水断流的碧水刀!”闻言,场内众人声息一窒,而后轰然爆发出滔天的热潮。

    “什么!竟是位列神兵谱的灵器!!”

    “难怪那贵客间内之人,在前面从未开口竞价,原来竟是为此物而来!”

    与此同时,叁字贵客间。

    除了室内空间略小之外,此处与壹字贵客间的结构布置基本一致,但相较于壹字贵客间的宽敞,此地却多少显得有些拥挤。

    因为其内,所在之人,赫然将近二十名!

    但见其内,十数名衣着统一的修士,并肩俯首的站列在桌案之后,将那桌案前,那唯一在座的中年男子簇拥在前。

    那中年男子,身着宽松的黄色长袍,粗长黑发在额前旁分、而后随意的披散在肩;其人浓眉豹眼、狮子阔口,鼻梁直挺、鼻翼宽大,看起来如同一个吊砣般,挂嵌在面庞之上。

    不过,虽说此人鼻头略显滑稽,但其双目内,无意中展露而出的精锐之芒,却是让人不敢盲目轻视。

    此人,其名张元化,乃是乌木城的城主。

    此时,张元化本在好整以暇的靠坐在座椅上,神清气闲的品着手中的香茶,但在听闻秋子山,说出那灵器二字之时,张元化顿时目光一凝,而后动作平缓的放下手中的茶盏,将目光投向拍卖台上。

    张元化目露精光的望着拍卖台,而后语气低沉的说道:“在场之人,只有张某,才配得上这碧水宝刀!”

    张元化自拍卖伊始时便已到场,但在先前的拍卖之中,无论出现何等珍奇之物,这张元化却从未开口竞过价码。因为此番,张元化正是直奔那压轴的灵器而来。

    但,为那灵器而来之人,又岂止张元化一人?事实上,那众多座无虚席的贵客间内,无一例外的,都是为此物而来之人!

    与此同时,贰字贵客间。

    此时此刻,贰字贵客间内也有两人赫然在座。

    那右侧之人是一名老者,这老者云鬟染银、白发苍苍,身着一身宽松的白色长袍,其人喜眉笑目、口正唇薄,看起来足有花甲之龄了。

    那左侧之人乃是一名青年,这青年身着白色锦袍,如瀑黑发在脑后齐整的束起,其人细眉俊目、直鼻薄口,其肤白皙、其貌俊美,若非下观此人生有喉结,和其眉宇攒动间,凸显出的那抹英气,此人定会被人误认为一名貌美的女子。

    此人,乃黑石城少主——赵天。

    “碧水刀!”赵天目露期待的紧盯着秋子山的动作,心神振奋的喃喃道:“虽说父亲明言不允拍购,但其心中绝然是想要纳取的!若将此刀献给父亲,父亲定会喜不自胜!”

    “……”闻言,那老者默然的摇了摇头,而后伸手端起案上的茶盏,自顾自的品了起来。

    与此同时,壹字贵客间。

    “神兵谱?”

    在秋子山话语落地之时,但见项回神情一愣,而后眉头微皱的看向秋月,目露疑惑的问道:“灵器我倒是见过,但那神兵谱,却是什么东西?”

    “哦。”闻言,秋月微微扬起眉头,但却只是敷衍的应了一声,根本没有打算解释的样子。但见其,神态自若的靠坐在椅子上,左手轻托着茶盏,优哉游哉的呷着杯的清茶,一副对项回爱理不理的模样……

    “……”见对方如此,项回的额头上,顿时冒出一片黑线。

    “呵呵。”见状,秋子枫微微一笑,而后目不转向的说道:“神兵谱,传说源自一座上纪时期的洞府。”

    对于历史纪元的称呼,天界通常将上一纪元,称为上纪或是上古,或直接以具体的纪元名作称;对与本纪之内的年限阶段,则以具体的历年作称。

    “天荒纪?”闻言,项回目光一闪,而后转目注释着秋子枫的侧脸,静等其下文。

    秋子枫目光闪烁的望着下方的卖场,而后将其所知娓娓道来:

    “传说那洞府,于天元三十六历时被人发掘,当时无数先辈大能,趋之若鹜、分沓而至的前往其内,寻求机缘造化。”

    “但经过漫漫时间长河的洗礼,其内即便曾有天宝,也难能长存,是以,众人憧憬而至、却失望而归。?,虽说众人未曾获得惊天之宝,却在那洞府之内,发现一处隐室!”

    “那隐室内,刻有二十一副壁画!这二十一副壁画,九副深刻地中、十二副围刻周墙,其名统称为……九宫十二殿!”

    “其中,那每一宫内,都刻有一件捍天至宝!那每一殿内,都刻有一剑灭世之兵!”

    “众修所见,皆感心神震动,后在持疑中纷纷将其拓印,而后带着印本失落而归。”秋子枫说着话语一顿,而后深吸了一口大气,接着说道:“世修本以为,此事乃为缥缈空谈,但未曾想,在那洞府现世千年后,那九宫十二殿内所刻的神兵之宝,却相继出世!”

    “什么!”项回目光一凝,而后目光铮亮的盯着秋子枫,目中奇芒毕现的说道:“那神兵竟真的存在!”

    对于秋子枫所言,项回心中非但没有半点质疑,反而升起无穷的妙趣和猎奇之心。虽说,项回并不懂得神兵的品鉴之道,但此时此刻,项回恨不能即刻,便将那所谓的神兵利器囊括在手,好好的观赏品鉴一番。

    察觉到项回的异状,秋子枫微微一笑,而后转目看了项回一眼,接着说道:“传说,神兵出世之时,苍天崩裂、日月无光,当是一副风卷残云的末世之象。”

    “传说,那十二神器乃兵中至尊,其所出之时,万兵皆惧、粉碎无形,唯有一些灵性极强的灵器,才能够堪堪抵挡神器之威,在颤抖臣服中得保自身不灭。”

    “至于那九件圣器,却未有明确的典籍记载,但既然其能够称之为圣,想必也是有着惊天之能罢!”

    秋子枫说着话语一顿,而后端起茶盏轻呷了一口清茶,在闭目回味片刻后,接着说道:“是以,后人将这二十一件神兵圣物编撰成册,而后以类归分,在那十二神兵之下,又各添三十五件强大的同类灵器,最终撰录成神兵之谱。”

    “恩!”项回侧耳倾听着秋子枫所说的典故,而后大点其头的说道:“那这神兵谱,在哪里可以获得?”

    秋子枫微微一笑,而后张口说道:“神兵谱乃是股本,其卷大多都已损毁,不过其拓本,却是流传颇广,恰好秋某身上,便有其中一卷……”

    话语间,秋子枫悠悠一笑,而后但见其手掌一翻,其手中,已经多出了一本薄册。

    那薄册约有半尺见长,其封面采用深青色的厚纸黏合,看起来颇有质感。在那封面之上,有一道竖立的白色条框,其内龙飞凤舞的书写着一竖黑字——神兵谱·枪。

    见状,项回目中一亮,而后直勾勾的盯着薄册,目露奇芒的说道:“秋城主,此册可否……借小子一观?”

    “呵呵。”见状,秋子枫摇头一笑,而后轻笑着说道:“何来借之一说,送予你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