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45章 碧水刀!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拍卖台上。

    “呼!”秋子山深吸了一口大气,而后伸手入怀,从其内取出一个金色的锦囊。

    那锦囊仅有巴掌大小,其上无花无纹,看起来柔若蚕丝、颇有质感。在取出锦囊之后,秋子山向着众人微微点头示意,而后慢慢伸手入内。

    呼!

    在秋子山探手入内之时,但听呼的一声微响,那锦囊内,陡然散发出刺目的蓝光!那蓝光湛然如冰,其上散发着冷冽的寒气,此光所处一瞬,拍卖台上,顿时惊现一片冰雾!

    与此同时,就在那蓝光散出之时,秋子山顿时目光一凝,但见其上臂的衣袖,突然剧烈一震,而后慢慢的提肘回拉。

    呼……

    随着秋子山的动作,那金色的锦囊,如同化身剑鞘般,在袋口蓝光刺目间,慢慢的释出一个湛蓝的长刀。

    那长刀的柄刃总长将有四尺,其刀身刚直狭长、澈亮如冰;刀刃约占刀宽的三分之一,此刃平滑如镜、上刻流水之纹;其柄矩圆,外铸碧蛇攀绕,竟是以游蟒吐刃为形。

    呼!

    在那长刀完全展露而出之时,只听呼的一声闷响,其体外刺目的蓝光骤然一顿,而后瞬息没入刀身之内,台上那冷冽的冰雾,也瞬息消散于空。

    秋子山双掌平举的将长刀托在掌心,目光闪烁的盯着手中的长刀,声音沉凝的说道:“碧水刀,在神兵谱刀之一册中,排名第三十一位,乃水系至宝!”

    “此刀的效力,想必各位,或多或少的都有了解,如此老夫也就不再过多阐述了。”秋子山说着话语一顿,而后接着说道:“至于此刀的来历,请恕鄙行不便相告,还望诸位谅解。”

    “……”闻言,场内众人在心中暗自点了点头,纷纷屏息凝神的盯着那柄长刀,静待秋子山的后话。

    见状,秋子山向着众人点了点头,而后轻提了一口大气,神情愈发郑重的说道:“既如此,老夫也就不再絮叨了。”秋子山说着话语一顿,而后声调陡然拔高的震声说道:“此刀,下不设限,价高者得!”

    与此同时,叁字贵客间。

    就在秋子山话语刚刚传出,场内众人目露精芒、正待哗然之时,但见张元化目光一闪,而后语气低沉的说道:“一亿。”

    张元化的声音不大、如同窃声低喃,但在其话语,却是清晰的传遍整个卖场!

    “一亿!”闻言,场中众人瞳孔一缩,顿时哗然四起,而后纷纷转过目光,望向张元化所处的贵客间。

    “是乌木城的特间!”

    “那张元化疯了不成,竟直接将价码,提至一亿灵币!”

    “如此一来,我等连热闹都赶凑不上!”

    ……

    壹字贵客间。

    “一亿!”项回瞳孔一缩,而后瞠目结舌、难以置信的说道:“此人疯了不成……”

    一亿灵币,这等财富,已经堪比一个凡俗大镇,数年的产值了!但在那张元化口中,竟只是一个起拍的价码……

    此时此刻,尽管已知晓灵器之强,但项回,仍是对那柄看似毫不起眼的长刀,竟能拍出如此的高价,而感到心神震动。

    “呵呵,张元化乃是炼水之修,此人二十年前,便已肉身入化,已是一名不弱的化境之修!”

    听闻项回的低喃,秋子枫嘴角上扬的发出一声轻笑,而后语气淡然的说道:“但让其心生不甘、抑郁积结的是,在肉身入化之后,其自身的修为,却再未有丝毫进展,那其余的两化之境,更是无能触及……”

    秋子山说着话语一顿,而后目光幽深的盯着那柄碧水刀,嘴角挂着淡笑的说道:“如今,这曾是水系至强之兵的碧水刀横空惊现,张元化当会将其,视若修为突破的良契,恐怕即便付出再昂贵的代价,张元化也会沥血相争罢……”

    “曾是?”闻言,项回目中一凝,而后疑声问道:“莫非在此刀之上,还有更强的水系灵器?”

    闻言,秋子枫眉头一动,而后微微一笑,不置可否的说道:“算是吧。”

    与此同时,贰字贵客间。

    砰!

    在张元化的喊价出声之时,赵天顿时瞳孔一缩,而后猛然拍案而起。

    “这老贼脑子有病不成!”赵天目露火光的看向叁字贵客间的方向,放佛能穿透重重厚墙,将其内的张元化看在目中一般。

    此时此刻,赵天心中又是愤然、又是苦涩。原本在其看来,即便竞争之人再多,竞价再怎么激烈,此刀最终的价码,也绝然不会超过半亿之数。

    但为了防止意外,赵天还是选择未雨绸缪,在东拼西凑之下,再加上家族的资助,赵天终于集齐了一亿灵币的财物,而后抱怀期待的来到这里。可那曾想,张元化仅仅是第一次的叫价,就直接覆没了赵天的家底,让其无法追加。

    “该死!”赵天神情愤慨的将目光锁在碧水刀上,极其不甘的咬牙说道:“张元化明明是御剑之修,为何还要破财相争此刀!”

    与此同时,在张元化叫价之后,那众多贵客间内,也纷纷上演着类似于此的场景。

    拍卖台上。

    对于张元化所出的价码,秋子山也是瞳孔一缩,但其经历的世面,却远远超过场内众人。是以,在短暂的惊异后,秋子山便再度恢复了往日的镇定,但从其神光囧囧的双目内,便不难看出,虽然其心中已定,但依然因此等高价,而感到心潮澎湃。

    在静等半晌后,见场内众人依然议论纷纷、无人竞价,秋子山微微一笑,而后轻笑着打破僵局:“看来,此番诸位是无心相争了。既如此,那这碧水宝刀,便归叁字贵客间的贵客所有了?”

    “……”闻言,场下众人顿时声息一窒,而后齐齐转目,望向张元化所在的客间。

    然而,就在众人转目相望之时,却从壹字贵客间内,传出一句稚气未脱、内含喜意的震喝之声!

    “等一下,我出一亿五千万!”

    “什么!”闻言,场内众人神情一呆,而后轰然转目,看向壹字贵客间的晶窗。

    “天啊,一亿五千万!这等财富,林某人就算猎兽一生,恐怕也集齐不来!”

    “什么情况,又是那个来历不明的小子!”

    与此同时,壹字贵客间内。

    “嘿嘿。”项回与秋子枫心照不宣的相视一笑,而后将灵气灌注嗓门,神情振幅的说道:“一亿五千万,此刀本少爷势在必得!”

    “……”秋月秀眉微皱的看着身旁的两人,心中顿起一阵无奈。

    贰字贵客间。

    “什么?”赵天目光一凝,但见其在沉默片刻后,突然咧嘴一笑,而后心中大快的说道:“嘿嘿,张老贼,你这真是自作自受啊!”

    叁字贵客间。

    “哼!”

    在听闻项回的叫价之后,张元化眉头一皱,继而张口发出一声冷哼,而后声音愈显低沉的说道:“三亿!”

    “哗!”闻言,场内众人顿时哗然四起,而后再度回转目光,看向张元化所在的房间。

    “哼!”项回有模有样的发出一声冷哼,而后咂了咂嘴,神态自若的说道:“三亿五千万。”

    “老天!”闻言,场内众人声息一窒,而后轰然转向项回所在的房间。

    张元化目光闪烁的盯着碧水长刀,在面色愈发阴沉的同时,冷声开口道:“五亿!”

    “五亿五千万!”

    张元化价码刚出,项回便接踵而至,其价不多不少,正是再多五千万灵币。

    “我的个亲娘诶!”

    而随着两人价码的持续攀涨,场内的众人,如同变成了人形的拨浪摇鼓,在惊呼中不断的摇头晃脑。

    “七亿!”

    “这两人脑子绝对有坑!”

    “七亿五千万!”

    “非但有坑,且此坑定然深不可测!”

    “十亿!”

    “苍天!”

    “十亿五千万!”

    砰!

    然而这次,在项回价码所出之后,张元化话语未出,叁字贵客间内,却是现传出一声震人的闷响!

    叁字贵客间内。

    张元化面色铁青的站在一堆碎板前,双拳紧握的指节频响,而后狞目望着右侧的墙壁,咬牙切齿的恨声说道:“秋子枫!你他娘的敢戏弄张某!”语毕之后,张元化牙关一咬,而后怒声低吼道:“十五亿!”

    十五亿!

    这两字之内,蕴含着滔天的怒火,如同闷雷般轰鸣在整个卖场,直将场内哄乱的氛围瞬时打消。

    “哼!”闻言,项回撇嘴发出一声冷哼,而后双臂抱胸、脑袋微扬的说道:“十……”

    但就在项回张口欲言之时,却见秋子枫微微一笑,而后摆手打断项回的话语,轻笑着说道:“可以了,若你再作追加,张元化就该恼羞成怒了。”

    “嘿嘿。”闻言,项回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而后依照对方所言,未再开口加价。

    “呵呵。”见状,秋子枫轻笑着点了点头,但见其突然嘴唇蠕动了几下,而后端起案上已凉的茶水,神清气闲的品了起来。

    与此同时,拍卖台上。

    但见秋子山突然眉头一挑,而后微微一笑,着向秋子枫所在的房间点了点头。

    “呵呵。”片刻后,秋子山颔首发出一声轻笑,但见其,先是向着台下回身落座的众人点了点头,而后转目望向张元化所在的客间,含蓄的轻笑道:“既然无人追价,那么此刀,便归叁字贵客间所有了!”

    语毕之后,秋子山点头一笑,而后将碧水刀重新收入锦囊之内。

    嗒嗒。

    片刻后,在一阵轻盈的脚步声中,一名年轻貌美的妙龄女子,从帘幕内快步走出,而后谦卑的接过秋子山手中的锦囊,慢慢退入帘幕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