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46章 散场之时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嘿嘿!”

    赵天眉开眼笑的望着秋子山的笑脸,仿若受到对方的感染般,含蓄的低笑道:“既如此,那这宝刀,便以十五亿的低价,售给张城主了……”

    话语间,赵天再难抑制心中的快意,顿时哄然而笑。

    “呵呵。”闻言,那老者无奈的摇了摇头,却也在摇头过后,笑眼微眯的笑出声来。

    叁字贵客间。

    张元化面色铁青的望着秋子山的老脸,而后将手中的锦囊揣进怀中,咬牙切齿的恨声说道:“早晚有一天,张某会与尔等清算这笔大账!”

    语毕之后,张元化发出一声冷哼,而后拂袖转身,带着身后众人怀怒而去。

    拍卖台上。

    片刻后,在张元化怀怒而去之后,秋子山微微一笑,而后向着场下众人抱拳拱手道:“感谢诸位的参与,本月的例行拍卖便……”

    然而,未等秋子山将话说完,但见其后的帘幕一动,而后突然向两旁分开。与此同时,伴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名行色匆匆、身着红衣的男子,从那帘幕后疾步而出。

    嗒嗒。

    “恩?”闻声,秋子山话语一顿,而后眉头微皱的转过身形,目光凌厉的看向那名男子。

    在秋子山看来,对方这般无召自出的行为,非但打断了卖场的秩序,更是丢了卖场的礼数。若非是顾忌场面,此时秋子山,定已上前将其严惩。

    见秋子山望来,那红衣男子身形一顿,顿时在心中一阵咧嘴,但见其,先是抬手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而后顶着秋子山凌厉的目光快步上前,附在秋子山的耳畔低语起来。

    见状,场下众人莫名其妙的摇了摇头,而后纷纷起身离座,在窃声的交谈中,向着卖场的后门走去。

    片刻后,就在众人渐行渐远之时,但见秋子突然眉目一惊,而后脱口而出的惊呼道:“什么!”

    “是!”见状,那红衣男子在心中暗松了一口大气,而后俯首说道:“此事千真万确,绝无半点虚假!”

    闻言,秋子山惊疑不定的摆了摆手,示意对方暂且退下,而后心绪难定的伫立在拍卖台上,目光闪烁的望着卖场内,那渐渐减少的拍客。

    见状,项回眉头一挑,而后侧目看向秋子枫,心生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闻言,秋子枫眉头微皱的摇了摇头,而后疑声低喃道:“何事会让族兄如此迟疑……”

    “诸位且慢!”

    与此同时,就在项回和秋子枫心生疑惑之时,但见秋子山突然目中一定,而后震声说道:“秋某还有一事未曾告之!”

    秋子山的话语,灌注了浑厚的灵气,如同旱天之雷般,轰隆隆的回荡在众人耳边,将那打算离去的众人,顿时喝止停顿。

    “恩?”闻言,那尚未远离的众人神情一顿,而后眉头微皱的回转过身,疑目看向台上的秋子山。

    众人中,一名青年修士微微一笑,而后抱拳说道:“怎么了秋老,莫非还有什么重头宝,未曾开拍不成?”

    “重宝?如今还什么重宝,能够与那碧水刀相提并论!”闻言,其旁众修眉头一挑,而后纷纷哄笑出声。

    “是也!在神兵面前,一切事物都将变得微不足道!”

    “……”

    闻言,秋子山神情凝重的摇了摇头,而后语气沉重的说道:“刚才,有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贵客,自费了三千金灵,让鄙行传达一个消息!”

    “什么,居然有人自费三百万,让人传达一个消息!”众人闻言一愣,而后眉头微扬的望着秋子山,百思不得其解的说道:“什么消息竟如此贵重!”

    闻言,秋子山微微沉默,而后张口深吸了一口大气,神情庄严肃穆的沉声道:“无幽蛮兽山下,上古洞天待启!”

    ……

    项陆,项家堡;项南峰居所,内室隐厅。

    此厅,建在项南峰卧室左侧的墙壁之后,其门外在是一副长幅的壁画,那壁画的前景是一折梅,内景是一处日暮浮舟图,壁画的整体,以沙黄之色为主调,看起来柔美之余,又平添一丝古典之风。

    隐厅内的空间颇为宽敞,其长三丈有余、其宽也达两丈;在其四壁的墙体之上,还留有众多方形的壁洞。

    那众多的壁洞,上下左右各间隔一尺,齐整的围列在四周的墙体之上。而在那壁洞之内,则摆设着各式各样的宝盒。那宝盒之上豪光闪烁,如同盏盏夜灯般,为壁洞内泼上一抹昏黄的色调。

    除此之外,隐厅内便只有一盏灯架和一张长榻了。

    那长榻靠着里侧的墙壁,其上摆设着一席茶案,那茶案方长、横立在长榻的中央,将长榻隔成两个坐席。

    此时,在这长榻右侧的坐席之上,一身白袍装扮的项南峰赫然在座。

    而在项南峰身前六尺处的半空中,有八面菱形的光镜,赫然悬浮!

    那八面光镜,呈内弧状环浮在项南峰身前,其体看似金晶,却又如同活水般不时泛起涟漪。这八面光镜之上,闪烁的淡淡的金光,其内清晰的折射出八名男子的身影。

    这八人衣着相貌不一而足,其中最年轻者,是正中的那名壮年男子。

    那壮年男子,身着金纹缕边的紫色帝袍,头戴紫金云翼冠,其人龙眉凤目、口正鼻直,面相坚毅、天庭饱满,其容不怒自威、英武内敛,眉宇间暗含一抹尊贵的淡紫之气。

    此人,乃轩辕家族的当代家主——轩辕文朗!

    而其他七镜内的诸人,同样也是天界九族中的各族主脑!

    项南峰面色肃穆的扫视了一圈镜中之人,而后将目光转向轩辕文朗,声音沉凝的说道:“据黑衣卫探报,那处遗境存世已逾百万年,乃是上一纪元的遗物,其上一次的开启之时,可能是九幽的大动荡末期。”

    闻言,轩辕文朗目中一闪,而后眉宇微凝的说道:“无幽之地,乃九幽灾变之下被迫分离,若说此境内未有重物,对方又怎会在时隔万年后,秘密的遣人暗往……”

    闻言,其余众人纷纷目中一凝,而后齐齐转动目光,目光微闪的望向轩辕文朗。

    见状,轩辕文朗微微一笑,而后神情凝重的说道:“想必此境之内,恐怕有着对九幽、或者对天界整个战局,都至关重要的秘宝!”

    闻言,项南峰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而后张口说道:“老夫原本也是如此认为,但若其内,真有那所谓的秘宝,对方又怎会只派遣两名弱修前往?”

    项南峰说着话语一顿,而后环顾了一眼众人,接着说道:“如若那潜逃之人,身无异禀或未携有决胜之物,恐怕此事,多是幽贼的欲盖弥彰之举!”

    “……”闻言,场内众人眉头一皱,顿时沉默下来。

    “哼,便是欲盖弥彰又有何妨!”

    就在众人皱眉沉吟之时,但见轩辕文朗右侧的镜面内,那名身着血红战袍、发丝斑白的中年男子,突然嘴角一撇,而后不屑的说道:“莫不是,这些鸡贼还敢决战不成!”

    “……”闻言,场内众人神情一僵,嘴角扯动间,额头顿起一片黑线。

    项南峰嘴角僵硬的一牵,而后目露无奈的说道:“我说战老鬼,你就不能说点切合实际的话,或给点建设性的意见?”

    “怎地?”闻言,那红袍男子眉头一扬,而后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项南峰,撇着嘴角说道:“你有意见不成?”

    见状,项南峰白眼微翻的摇了摇头,而后唉声叹气的说道:“在你战大统帅面前,老夫怎敢有什么意见!”

    闻言,那红袍男子嘴角挂笑的点了点头,而后淡淡的说道:“既然没有,那就给本帅夹紧。”

    “……”闻言,场内众人纷纷眉尾一跳,面上露出无奈之时,也有不少人在心中摇头暗笑。

    “好了,多说无益。”见状,轩辕文朗摇头一笑,而后张口说道:“九幽的大动荡,与天末之战牵丝挂藤,有着捉摸难定的关联,此境既是动、乱时期之物,说不得其内,会存有与两乱相关的蛛丝马迹,所以不管其内有无重宝,都要前往探查一番!”

    “恩!”闻言,众人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见状,轩辕文朗微微一笑,而后轻笑着说道:“既如此,那么文朗,也就不叨扰各位叔辈了。”

    “无妨。”

    闻言,众人还未出生,那红袍男子已经轻笑点头,而后神态自若的说道:“老夫府上来了贵客,若无他事,老夫就先行告退了。”

    话语间,那红袍男子所在的镜面,顿时虚幻黯淡,眨眼间便消失无影……

    “……”见状,场内众人顿时哑口无言。

    见状,轩辕文朗摇头一笑,而后颔首说道:“既如此,那小侄也先行离去了。”

    语毕之后,轩辕文朗所在镜面,也渐渐虚幻消散。

    呼!

    在轩辕文朗隐退之后,场内众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后向着项南峰抱拳示意,纷纷隐退消失。

    在众人离去之后,项南峰轻笑着摇了摇头,而后叹然说道:“这战老鬼……”

    片刻后,项南峰扶案而起,而后抬腿迈步,双手背负的向着门墙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