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48章 黑炎狂狮!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见李元弘二人如此状况,李宗仁微微摇头一笑,而后转目看向李鸿飞,神态谦和的说道:“此番,元弘与怜儿就托付给五位族叔了。”

    “家主放心。”闻言,李鸿飞轻笑点头,而后捋着长须说道:“虽说我等已经半步入土,但还是有些浅薄的道行的。”

    闻言,李宗仁微微一笑,而后点头说道:“如此,宗仁也就放心了!”

    语毕之后,但见李宗仁面色一肃,而后抬手引路道:“族叔请!”

    “恩。”见状,五人面带笑意的点了点头,但见李鸿飞面色一正,而后张口说道:“家主不必远送,若有机缘造化,我等定当竭力争取!”

    语毕之后,李鸿飞五人齐齐抱拳示意,而后带着李元弘兄妹御空而去。

    天域极东部。

    此处,横浮着一座红色的大陆。

    此陆陆土暗红,其上林地繁茂、山脉纵横,其南北宽有两万里,东西长达八万三千里,是天域十大主陆中,最长的一处大陆。此陆,乃九族之一的朱庇特家族的生息之陆,其名——朱庇特。

    朱庇特陆,是典型地广人稀之陆,其上的建筑结构和人文风格,与天界主流的传统风格截然不同,因为其内居住的,尽是上古天界的西部氏族。

    但见其上,那无数风格迥异的古堡连片成群、联结为城,这些古堡之城遥隔四立,或位于山林、或居于谷地,将整个浮陆,切划成无数个大小不一区域。

    而在这众多古堡之城中,有一座庞大的暗金色大殿,尤为醒目!

    此殿,位于朱庇特陆中部的一座密林内,其占地面积并不广袤,仅有一座凡俗小城大小。之所以说起醒目,是因为其内,有一座冲天的圆形高塔!

    那高塔高逾数千丈、粗达百丈,其外无棱、浑圆如柱,其体暗金、外放华光,如同一根巨大的金柱般,赫然耸立在此殿的中央。

    此处,正是朱庇特家族的族领之地——邦殳。

    若将其译成天界通用文字,既是——众神殿!

    而那座金塔,则是朱庇特族的祖灵之地,其名未有深意,是为祖塔。

    此时此处,在这祖塔前方的地面上,也有一男一女两人相视而立。

    那男子内着宝蓝缎袍、外披黄金战甲,身躯高大魁梧、孔武修长,一头金色长发整齐的梳拢在后;其人眉骨前突、虎目金瞳,鼻似鹰钩、口正唇薄,其面相体貌,皆有着西部氏族的鲜明特色。

    此人,正是朱庇特家族的当代族长——朱庇特·冯·多米。

    那女子柳眉纤长、秀目红瞳,鼻梁高挺、红唇如霞;其烈焰短发中分旁梳,在额畔的两旁,分别垂下两缕发丝,而后齐整的归拢在后;其人身躯高挑惹火,身着一袭塑身的红色皮裙,将自身完美的曲线大胆展露而出,使其异美迷人之时,又平添一份飒然的精炼之感。

    此女,正是朱庇特·冯·多米的小女——朱庇特·赫拉。

    冯·多米双手背负的挺立在祖塔前,目光平静的望着赫拉,语气淡然的说道:“此番变数颇多,你自己好自为之。”

    闻言,赫拉目中一动,接着抬起右手,以拳心贴肩的向着冯·多米俯首一拜,而后恭声说道:“是,父亲。”

    冯·多米轻轻点了点头,而后张口说道:“去吧,看看你与你的同辈们,到底有多少差距。”

    闻言,赫拉微微沉默,而后挺胸深吸了一口大气,目光灼灼的看着冯·多米,语气沉凝的说道:“赫拉,不会输给任何人!”

    见状,冯·多米神情默然的摇了摇头,而后语气平静的说道:“胜败强弱,不过是一时之分,或许他们现在不如你,但以后却未必不如你,所以,不要小看你身旁的任何人。”

    闻言,赫拉声息一窒,而后垂首说道:“是,赫拉铭记父亲教诲。”

    话虽如此,但赫拉目中昂扬的斗志和自信,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加强烈。

    见状,冯·多米的嘴角微微一动,而后轻声说道:“雷利正在进行第二次的血脉觉醒,所以无法与你一同前往,不过,他让我转告你……”

    冯·多米说着话语一顿,而后转目望向身后的祖塔,嘴角微扬的说道:“待他出塔之时,若你还因顾忌美貌,而未唤醒血脉之力,他会亲自把你丢进……狱火熔池内!”

    闻言,赫拉目中瞳孔一缩,而后头皮发麻的吐了吐舌头,硬着头皮的答道:“是,赫拉绝不会让父亲和哥哥失望的!”

    “呵呵。”见状,冯·多米眼角微眯的发出一声淡笑,而后目露期许的说道:“去吧,为父期待你的归来!”

    闻言,赫拉心中一暖,而后面带暖笑的应道:“是。”

    语毕之后,赫拉深深吸了一口大气,而后脚尖一踏地面,化作一道火虹飞天而去。

    冯·多米目光柔和的望着快速远去的赫拉,面上渐渐露出浅笑的低喃道:“老友们,就让这些孩子,去决出我等千争难定之事吧……”

    片刻后,冯·多米突然怅然一叹,而后转目望向天域的中部方向,语气复杂的低语道:“百年期至,神武又启,不知这一遭,又有谁能傲视群英……”

    心绪变动间,冯·多米垂目发出一声轻笑,而后怅然的感慨道:“师尊,两百余年不见,您老人家可还安好……”

    ……

    在各方势力集结出发之时,天界的时节也悄然转换,慢慢的春褪夏至。在最后一缕春风,也拂过大地之后,天域绝大多数浮陆的气候,也开始进入炎热的夏季。

    但在这初夏时节,相比于其他浮陆的温凉而言,无幽之地内,却是燥热的有些让人难以承受。

    这种燥热,并非因为气候形成,而是那众多络绎不绝、接踵而至的修士造就。

    无幽之地,蛮兽山。

    蛮兽山,位于无幽之地的西南角,紧邻无幽之地的西南边陆,坐落在一片枝繁叶茂的密林之内。

    此山虽说是山,但却毫无山的形体,因为其内部乃是中空,只有一圈嶙峋高耸的山壁。那山壁高达百丈、宽三十丈有余,如同一个巨大的围墙般,将那方圆百里有余的谷地圈立在内。

    相对于那山壁的芜秽而言,蛮兽山中的谷地,却是犹如一处世外桃源般,让人赏心悦目、心驰神往。

    但见其内,云烟缭绕、红花成海,无数色彩斑斓的灵蝶点花飞舞,将那缕缕青烟撩拨成丝、飞绕成旋;花海中心,那一汪清池清澈见底、透亮如境,将周边的红花绿叶映落在内,伴那众多灵鱼游耍嬉戏……

    蛮兽山,山外密林。

    此间,距日前消息散出之日,已过去整整十日。在这十日中,那众多汇聚而来的家族和散修,渐渐从三城内转移至蛮兽山外,在炎热的气温中,静候着上古洞天的开启之日。

    得益于此,蛮兽山东半部的外围密林,在锐减中腾出一块巨大的空地,而后生长出顶顶帐篷。

    那众多帐篷大小不一、形色不同,密密麻麻的平铺在密林的外围,为那平凡的密林,平添了一抹绚丽的色彩……

    十日中,来临的各族势力、散修队伍,日夜不断的派出人手入山探寻,可那些前往探查之人,却始终无法靠近蛮兽山的山壁。因为,在那山壁前的密林之内,栖息着众多强悍的妖兽!

    连日来,众修与蛮兽山内的妖兽厮杀不断,在付出惨重的损失之后,众修终于将己方的前境,推进到山壁的三百丈外。

    而蛮兽山内的妖兽,也在修士的推进中,急速的锐减。如今其内,已只剩下数十只强大的妖兽,和不多的一些凶兽罢了。但那仅存的数十只妖兽,却将那数千修士,死死的阻挡在外,令其陷入不得存进的窘境。

    不过,随着后续之修的到来,尤其是那十数名化境之修的到来,这种窘境,在顷刻间便宣告终结!

    蛮兽山,东部山壁前。

    此时此刻,除却轩辕敬文之外,轩辕洪斌与轩辕紫萱、轩辕洪武三人,皆在场中。

    只不过,轩辕紫萱与轩辕洪武二人,却是悬空站立在,轩辕洪斌身后的十丈开外。而在轩辕洪斌的前方十丈外,赫然卧伏着一只体型惊人的巨兽!

    那巨兽形体为狮、毛发皆黑,其体高近六丈、长达八丈,其目赤红如血、兽瞳淡金,躯体强健壮硕,周身之上翻涌着滚滚黑炎,看起来凶煞逼人、威不可言。

    但此时,这身怀煞天之威的巨兽,却是神情萎靡的瘫倒在地,连起身都难以做到。因为在其脖颈之上,斜插着一柄巨大的紫色光剑!

    那光剑深紫近黑、长足十丈,其上如烟紫气缭绕流转,如同一道光柱般,从黑炎狂狮的脖颈刺入,将这巨兽的躯体贯穿,从而生生的钉在地面之上!

    虽然被那紫剑贯穿禁锢,命已不由己控,但那巨兽赤红的双目中,却看不到丝毫的惊惧之意,有的只是近似于无情的平静。

    轩辕洪斌目光平静的望着前方的巨兽,声音淡漠的说道:“想不到,以黑炎狂狮之狂傲,竟也会甘愿受人布控,在此看守门户。”

    闻言,那被称为黑炎狂狮的巨兽,顿时赤目一动,而后直勾勾的盯着轩辕洪斌,口吐人言的说道:“吾命生于此,死亦与其同葬。”

    此兽的话语极其低沉,如同旱天闷雷般轰隆作响,但见其话语传出之际,此兽身前的尘土,竟被震撤的脱离地面,而后随声远扬。

    “如此愚忠之兽,倒也少见……”闻言,轩辕洪斌目中一动,却是并未开口,而是选择了沉默下来。

    “洪武爷爷……”

    轩辕紫萱神色紧张的注视轩辕洪斌的背影,目露担忧的说道:“洪斌爷爷他,该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呵呵。”闻言,轩辕洪武微微一笑,而后颔首说道:“放心吧,即便此兽再怎么强悍,也伤不了兄长一根汗毛。”

    “恩!”闻言,轩辕紫萱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而后将目光投向卧地的黑炎狂狮,屏气敛息的关注着对方的一举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