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50章 元凶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呼!”

    见身外赤火消散,项回重重的出了一口大气,而后抬起右手平平一挥,将身外残缺的火刃挥散成灰。

    “乾坤镯……”在将火刃挥散后,项回先是心有余悸扫了一眼远处的孙姓修士,而后惊魂未定的垂下目光,惊疑不定的看向腕上的乾坤镯。

    在刚才火浪临身的一瞬,项回在恍惚间,仿佛看到腕上那龙形的乾坤镯,真的化成一条巨龙,而后从自己的腕上飞出!但在自己陡然惊醒之时,那乾坤镯却又与以往一般,根本未有丝毫的变化。

    “怎么可能……”项回瞳孔微微颤动的盯着乾坤镯,口干舌燥的低喃道:“神兽一脉,向来妄自尊高、桀骜孤傲,怎么可能甘愿沦为器魂……且,还是一个储物之宝的器魂……”

    “咕!”片刻后,项回突然咽了一口吐沫,看向乾坤镯的目光,愈发的闪亮,而后语气振奋的低喃道:“可若……真是如此,那我不是发了……”

    “嘿、嘿嘿……”念及此处,项回的嘴角,不自觉的慢慢笑咧开来,而后旁若无人的傻笑起来。

    好半晌后,项回才从遐想中回过神来,而后嘴角挂笑的转动目光,看向远处那死去的孙姓修士。

    目光所至之时,项回嘴角的笑意,渐渐消隐不见,面上的神情,慢慢变得淡漠下来。

    “……”驻足静望了片刻后,项回慢慢抿起嘴唇,而后动身向着孙姓修士的尸身走去。

    片刻后,项回在孙姓修士的眼前停下脚步,而后面无表情的垂下目光,望向孙姓修士丧如死灰的侧脸。

    “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项回目光淡漠的望着孙姓修士,语气平静的低喃道:“但是,我对你的声音,和你嫁祸于我的行为,却是记得相当清楚。”

    原来这孙姓修士,正是日前,在滨海城中,用空无一物的乾坤袋,栽赃项回的黑衣人!

    得益于孙姓修士的陷害,让项回蒙受了“莫大”的冤屈,尝到了绝无仅有的羞辱。是以,项回对于孙姓修士的记恨,绝对还要远高于那万姓男子。

    但此时此刻,看着眼前死不瞑目的孙姓修士,项回的心中,却毫无报复所得的快感,有的只是,一抹没由来的复杂和怅然……

    项回面目低垂的望着孙姓修士,目光微闪的低喃道:“窃人财物,谋害于人,也是死有余辜……”

    然而,项回话未说完,却是突然目光一动,而后偏转目光,看向孙姓修士的腰侧!

    那里,有半根展露在外的黄绳……

    “……”项回静默的望着那根黄绳,在沉默片刻后,慢慢的躬伏下腰身,伸手将那半根黄绳抓在手中。

    噌……

    在一声微弱的摩擦声中,那半根黄绳,被项回从孙姓修士身下扯出,露出其完整的模样。

    此物,正是孙姓修士的乾坤袋无疑。

    “乾坤袋……”项回眉宇微凝的盯着手中的乾坤袋,在沉默片刻后,但见其突然舔了舔嘴角,而后散出一丝灵气,汇入乾坤袋内。

    这乾坤袋上,本有孙姓修士的灵力印记,但此时,孙姓修士已死,那印记早已若不可挡,在项回的灵气汇入之时,那残存的灵力印记,顿时便被抹除消散。

    “这……”在感知到乾坤袋内的情景之后,项回目中瞳孔一缩,而后脱口而出的低呼道:“这是什么情况!”

    此时此刻,若能内视这乾坤镯内的场景,便可发现:在其内,那方圆十数丈空间内的四周,整齐的摆列着众多的货架和货柜,那些货架和货柜内,区分码放着各式各样的物品,其中灵兵利刃、丹药锦盒、符箓画卷等等不一而足,单是其内所存的兵器,至少也有数十件!

    而在这方内空的中央区域内,还堆摞着白、金、紫三堆,高矮不齐的灵币。

    其中,那白色的一堆,底宽约有一丈、高三尺有余,粗略估算,其总数大致也在五十万上下。

    那金色的一堆,体积只有白色的二十分之一,至于那紫色的一堆,已不能算堆,只有一捧数十个而已。但这两者相加的等值,却远非那白色可比!

    “咕!”项回目光灼灼的盯着乾坤袋,而后通过灵气的连接,来回扫视着乾坤袋内的物品,口干舌燥的低喃道:“单是这些灵币,就不少于半亿之数,再加上那些器物……”

    话语间,项回突然目光一凝,而后抬手一拍乾坤袋,但见那乾坤袋上豪光一闪,项回的手中,已经多出了一张紫晶所铸的晶卡!

    那晶卡色泽深沉、两面互不通透,其体呈长方形,比拳面略大一分、厚度仅有半寸,看起来,更像是一张略厚的纸片。

    在这晶卡的正反两面,那四周的边角之上,调绘着精巧的细致花纹,其背面的中央位置,刻画着一副貔貅蜷身图;而在正面的中心,则刻画着一枚中空的方心圆钱。

    项回把玩着手中的晶卡,目光闪亮的自语道:“这是什么东西……”

    片刻后,细观无果、自忖难解之下,项回默然的摇了摇头,而后翻手将晶卡纳入乾坤内。

    “嘿嘿!”在将晶卡收起后,项回垂目看向手中的乾坤袋,而后眼角微眯的说道:“想不到这家伙的身家,竟如此丰厚,真不枉做贼一生……”

    念及此处,项回的嘴角,再度不自觉的笑咧开来,而后嘿嘿痴笑着自语道:“这回可发达了……”

    语毕之后,项回舔了舔嘴角,而后将乾坤袋内的事物,一件一件的取出,尽数的转纳入自己的乾坤镯内……

    与此同时,轩辕洪斌所在之处。

    在经过不多久的沉默后,轩辕洪斌微微垂下目光,凝视着黑炎狂的赤目,语气平静的说道:“若你肯归顺老夫,你不但能够免除一死,且只要机缘乃至,老夫还会倾力助你成魔!”

    “成魔……”闻言,黑炎狂狮的狮口微微一牵,而后狮目微眯的凝视着轩辕洪斌的双眼,目露不屑的低嘲道:“呵呵,尔等愚昧之人,又怎知我兽之高尊!”

    闻言,轩辕洪斌目中冷芒一闪,而后寒声说道:“你什么意思……”

    “嘿咯!”黑炎狂狮龇齿一笑,而后语气狂傲的说道:“兽族,以强者为伍,以自命为尊,只有那些贪生怕死之辈,才会屈于尔等这般虚谀伪善之人下!”

    话语间,黑炎狂狮慢慢的高扬起狮首,居高临下的睥睨着轩辕洪斌,面目狰狞的说道:“你区区化境之修,也妄图奴役吾身,如此也未免太过……惹人生笑!”

    “找死!”闻言,轩辕洪斌目中寒芒一乍,而后猛然抬起右手,向着黑炎狂狮颈上的紫剑隔空紧握。

    嗡!

    随着轩辕洪斌的动作,但见那紫剑通体一震,其上浓郁的紫气,顿时暴涨而起。

    滋滋!

    在那紫气暴涨成火之时,黑炎狂狮身外的黑炎,顿时发出刺耳的消融声,竟是在短短片刻之间,便被那浓郁的紫火焚燃吞灭!

    呼轰!

    在黑炎消散的一瞬,那紫火瞬息扑临而至,如同一顶庞大的紫色火炉般,将黑炎狂狮完全包裹在内!

    浓郁的紫火中,黑炎狂狮体外的毛发皆燃,其躯体上的血肉,更是在紫火的焚燃中,逐渐的焦化萎缩!非但如此,黑炎狂狮体内,那原本厚重如山的生机之息,也在快速的消减!

    “哈哈哈……”但那黑炎狂狮,却仿若感触不到那焚身之痛,而是发出阵阵颤人心魄的大笑。

    紫火中,黑炎狂狮面目狰狞的睥睨着轩辕洪斌,酣畅的狞笑道:“假仁假义,也改变不了尔等贪婪的本性!”

    话语中,黑炎狂狮身躯剧颤的挣扎而起,接着转动赤瞳,虎视了一眼后方的轩辕紫萱二人,而后声音阴冷的狞笑道:“贪婪,恶欲,这是你们人类的千古祸根!终有一天,尔等会自食恶果!”

    呼轰!

    在黑炎狂狮语出之时,但听一声沉闷的轰鸣之音,黑炎狂狮庞大的身躯之上,陡然暴涨起滔天的黑炎!

    在那黑炎滔天而起的一瞬,那包裹烧焚着黑炎狂狮的紫火,顿时散灭无形,那柄贯穿黑炎狂狮的紫火之剑,更是当场破灭于空!

    见状,轩辕洪斌瞳孔一缩,而后头也不回的大喝道:“老二,带紫萱走!”

    “你自己小心!”闻声,轩辕洪武神情凝重的点了点头,接着但见其拂袖一挥,其人与轩辕紫萱,便突然形体一虚,而后便突兀的消失在空!

    “洪斌爷爷!”轩辕紫萱目露焦急的望着轩辕洪斌的背影,尽管知道对方修为高深,但其心中的担忧与焦虑,却仍是难以抑制。

    “哼!”在轩辕洪武离去的同时,轩辕洪斌发出一声冷哼,而后但见其身形一晃,其人在眨眼间,便化成一柄丈许的暗紫光剑,爆射向黑炎狂狮的额心。

    呼!

    那紫剑的速度极快,眨眼便临近黑炎狂狮的额前一尺,其上散出的锋锐窒息,竟将剑身周围的虚无,都割出道道黑痕!

    黑炎狂狮目光平静的扫了一眼,轩辕紫萱二人消失的地方,而后垂下赤瞳,望向飞临眼前的轩辕洪斌,狮口微动的低喃道:“你们逃不了,便是那自誉为天地灵长之尊的神兽,和那舍弃灵魂、甘愿为奴的幽兽,也会为自己的叛离,付出代价……”

    低喃中,但见黑炎狂狮的巨躯微微一震,在其身外的黑炎,陡然一顿之时,其目中的金瞳,也瞬时失色静止。

    呼轰!

    电光火石间,就在轩辕洪斌所化长剑,逼临黑炎狂狮的额前三寸之时,但听轰的一声滔天闷响,黑炎狂狮身外的滔天黑炎,在微微一顿之后,竟在眨眼间,便尽数的没入黑炎狂狮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