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51章 项回哥哥……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轰!

    在那黑炎瞬息回没之时,黑炎狂狮静止的身躯上,突然传出一股令人窒息的波动!

    在那波动传出的一瞬,轩辕洪斌所化的紫剑,也瞬息而是,径直的刺在黑炎狂狮的额心之上。

    咔咔咔!砰砰砰!

    然而,那威势惊人、锋锐裂空的紫剑,却在刺中黑炎狂狮额心的瞬间,骤然崩裂瓦解!

    “吭!”在紫剑碎灭之时,其内的轩辕洪斌面色一苍,顿时不受控制的喷血而飞,足足倒飞出十丈开外。

    急速倒飞中,轩辕洪斌抬手一拍身下虚空,在将身下虚空震裂之时,其人又连续翻转数周,才将身上附着的冲力卸下。

    “咕!”在停下身形后,轩辕洪斌面色再度一白,嘴角外悄然溢出一缕紫血。

    紫血溢出之时,轩辕洪斌猛然抬起面庞,瞳孔颤动的望着那毫发未损的黑炎狂狮,声音艰涩的低喃道:“毁灭之力!”

    与此同时,在轩辕洪斌举目望来之时,那原本沉寂如死的黑炎狂狮,其目中的金瞳突然一动,而后狮口微动的低喃道:“兽族……宁死……不为奴……”

    语毕之后,但见黑炎狂狮目中的金瞳,突然微微一颤,而后扬天发出其生命中的……最后一声嘶吼。

    吼!

    巨吼出,尘土扬,厚土裂,巨木连根起!那嘶吼震天动地,如同风暴般向着前方横扫扩散,其力之强,就连远处,那双腿扎地、外散屏障护体的轩辕洪斌,也不受控制的向后滑行!

    在嘶吼震天之时,黑炎狂狮的本体,却是突然沉寂下来,再无丝毫的声息。但是,在黑炎狂狮沉寂之后,其额心之处,竟突然燃烧起漆黑的火炎!

    那火炎漆黑如墨,只有拳头大小的一团,但在其出现之后,场内的虚空却突然一沉,紧随而来的,是一股突然降临的、让生灵为之悸动颤抖的气息!

    嗡!

    那黑炎在出现后,突然形体一颤,而后从其内,慢慢的浮现出一枚黑色的晶体!

    那晶体状若枣核、约有成人的拳头大小,其体漆黑如墨、但却通透如水,其上黑气如烟、似火焚燃,其周遭的虚空,更是尽数坍塌凹陷,仿若根本无法承受这晶体的力量!

    “这是……魔核!”轩辕洪斌目光颤动的盯着那颗晶体,心神震动、牙关紧咬的在心中低吼道:“该死,这孽畜明明是妖,怎会有孕生魔核!”

    与此同时,就在轩辕洪斌心神轰鸣之时,那悬浮在黑炎狂狮额前的魔核,突然微微一震,其上陡然扩散出一层黑色的波纹。

    嗡!

    刺耳的嗡鸣声中,那波纹瞬息便扩散百丈,而后向着四面八方远扬而去。在那波纹扩散同时,场内那股令人心悸的气息,瞬时的成倍攀升,而后形成以一股极其恐怖的压迫之力!

    轰!

    重压之下,方圆百丈之内的地面,在骤然剧震中,轰然下沉三尺,蛮兽山的山壁,也在被那波纹触及之时,在轰隆剧震中,开始缓慢的崩解,场内那些参天的巨木,更是在那重压降临之时,便被瞬息碾碎成尘!

    呼轰!

    轩辕洪斌散出无穷的紫气,在身外凝聚出一柄长达九丈、锋芒前指的紫剑,在艰难的抵抗住冲击后,牙关紧咬的自语道:“该死!若任由此物自爆,这整个蛮兽山林,恐怕都要覆灭于此!”

    嗡!

    与此同时,但听嗡的一声闷鸣,那魔核突然通体一颤,其上骤然散发出无尽的黑光!

    呼!

    在那黑光散出的一瞬,黑炎狂狮的巨躯突然一虚,而后化成一道粗大的黑炎,瞬时钻入那魔核之内。

    轰!

    在将黑炎狂狮吸纳之后,那魔核仿若化成一颗黑阳,其上深沉的黑光,顿时滔天而起。在那黑光的普照之下,四周的残桩碎土,在无声中飞速消弭,那高耸的山壁,在剧震中瓦解为尘,方圆百丈内的天地灵气,更是在瞬间枯死消亡!

    “孽畜!”见状,轩辕洪斌牙关一咬,而后带着那巨大的紫剑,向着高空飞冲而起。

    高空中,轩辕洪斌双手托天,目射紫芒盯着那颗魔核,声音低沉的震喝道:“轩辕紫气,御天结界!”

    轰!

    下一刻,但听一声沉闷的轰鸣,轩辕洪斌身外的巨大紫剑,陡然炸散而开,而后化成无数的紫气流,向着那浮空的魔核冲去。

    那无数道紫气流,在魔核魔核的八方各处汇聚集结,形成一个方圆百丈的巨大气罩,将那魔核,连同其散出的气息,都尽数封锁在内。

    “凝!”轩辕洪斌衣衫鼓动、白发飞扬的凝视着罩中的魔核,而后迅猛的伸出右手,向着下方的光罩遥遥紧握。

    在轩辕洪斌的右手,紧握成拳之时,那紫色的光罩通体一震,而后在飞速的自转中,急速的向内聚拢收缩。

    轰!

    一息之后,但听轰的一声闷响,那百丈大小的紫色光罩,瞬息凝缩成一颗人头大小的紫黑色光球,将那魔核,连同其散出的气息,完全的封存在内。

    呼……

    然而,就在那紫黑色的光球,将魔核完全封锁之时,但见其内的魔核,突然微微一颤,而后竟如同一颗花蕾般,开始无声的绽放!

    咔咔!

    在那魔核绽放的一瞬,那紫黑色的光球剧烈一震,其上骤然惊现出数道裂痕!而在那数道裂痕内,则悄然的溢出一股,令人神魂颤粟的气息!

    “轩辕剑气,灭神斩!”见状,轩辕洪斌瞳孔一缩,而后迅速的双手合十高举,向着那震颤的光球力劈而下。

    嗡!

    在轩辕洪斌双手下劈之时,其合十的双掌之上,骤然爆射出一道紫黑色的剑气。

    那剑气宽仅两指,其上翻涌着紫黑色的气焰,如同一道被紫火包裹的晶光般,向着那逐渐崩解的光球爆射而去。

    在那剑气斩下之际,但见轩辕洪斌身形一虚,而后慢慢的淡化消散。

    呼!

    就在轩辕洪斌形体模糊的一瞬,那道紫黑色的剑气,也瞬时斩在光球之上。

    那剑气在触碰到光球之后,略有一刹的停顿,而后又在眨眼间渗入光球内,径直斩在那盛开的黑莲之上。

    那剑气在斩中黑莲之时,并未发出任何的声息,而是在经过短暂的径直后,尽数的没入黑莲之内。而在那剑气没入之后,那黑莲的盛开,也顿时为之静止!

    在黑莲的静止中,其上散出的黑光,也渐渐的黯淡,而在那黑莲的中央处,却慢慢浮现出一道纤细的紫线。那紫线竖切在黑莲中间,其体极其黯淡,却将黑莲清晰的分成两瓣。

    嗡!

    然而,就在那紫线刚刚浮现之时,那本黯淡的黑莲,却诡异的散发出噬人眼目的黑光!

    呼……

    如轻风呢喃,如空气私语,在那黑光出现的一瞬,那黑莲通体一震,而后突兀的消失当空。

    在黑莲消失的瞬间,蛮兽山那高耸的山壁,在无声中,突兀的出现一个百丈之宽的缺口;那山壁的前方,方圆千丈的林地,悄无声息的化成一处,深不见底的深渊……

    与此同时,深渊三十里外的高空。

    “噗!”

    在那深渊形成的一瞬,紫虹中的轩辕洪斌,突然面色一灰,而后在口喷紫血之时,身体歪栽的从空栽落……

    ……

    蛮兽山林,中外围林地上空。

    呼!

    与此同时,就在那魔核自爆之时,但见在空疾驰的轩辕洪武,突然目中瞳孔一缩,而后在空中急停下来。

    见状,轩辕紫萱面色一紧,而后心神忐忑的望着对方,局促不安说道:“怎么了洪武爷爷?”

    “没有……”闻言,轩辕洪武微微摇了摇头,而后回转过身,望向蛮兽山的方向,心情沉重的在心中默道:“毁灭之息……到底发生何事……”

    思绪变动间,轩辕洪武挺胸轻提了一口气,而后再度回转身形,就要带着紫萱离去。

    “恩?”但轩辕洪武,才刚刚转过身来,却又突然目中一动,而后垂下面庞,望向下方的林地。

    那里,除了焦痕密布、凹坑处处的地面外,还有一具兽尸、一个土包,和那土包前的一名少年。

    那兽尸之上,焦痕累累、血污遍布,独存的右首也焦黑如碳;那土包不大,只小小一堆,其上斜插着一根枝繁叶茂的树枝;那少年皮肤略黑,身着青色劲装,虽说其身躯还略显瘦弱,但其身姿,却是修长挺拔。

    那亡兽,自是被孙姓修士所杀之兽;那少年,也自是项回无疑;至于那土包,则是项回在“收受”他人钱财之后,于心有愧之下,动手为孙姓修士搭建的栖身之地……

    “恩?”在轩辕洪武垂目下望之时,项回脑袋微微一动,而后若有所感的偏转过身,仰头看向空中的轩辕洪武二人。

    见项回望来,轩辕洪武眉宇微微一动,而后语气淡然的告诫道:“前地甚危,小友若无要事,还是尽早离去罢……”

    “恩?”闻言,轩辕紫萱神情一怔,而后细眉微皱的转动目光,顺着轩辕洪武的视线,望向下方的项回。

    “什么?”项回也是一怔,接着将欲要转向轩辕紫萱的目光,回转到轩辕洪武的身上,而后眉头微皱的说道:“怎地前辈,莫非前方发生什么异变不成?”

    闻言,轩辕洪武一默,而后默然的摇了摇头,语气低沉的说道:“异变倒是谈不……”

    “啊!”然而,轩辕洪武话未说完,却见其旁的轩辕紫萱,突然妙口微张的发出一声低呼,而后惊喜交加的高呼道:“项回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