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52章 故友重逢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呼喊过后,但见轩辕紫萱,突然脚尖一点虚空,顿时从空飞降而下,向着项回落将而去。

    “紫萱!”见状,轩辕洪武眉头一皱,而后急忙动身相随,生怕对方出了什么意外。

    “誒?”闻声,项回面上神情一愣,而后惊疑不定的调转目光,看向那迎面而来的少女。

    “你是……”但在看清对方的音容笑貌后,项回却是瞳孔一缩,而后在原地呆愣了下来。

    呼!

    轩辕紫萱飞落在项回的身前半丈外,而后神情雀跃的快步上前,径直的扑进项回的怀中,而后环抱着项回的后背,喜笑颜开的说道:“项回哥哥,我们又见面啦!”

    “这……”见状,紧随其后的轩辕洪武,顿时声息一窒,而后目瞪口呆的望着轩辕紫萱,心中又是惊疑,又是错愕。

    因为,在轩辕洪武已算长久的记忆中,根本就没有,关于项回这一号人物的影像。

    项回神情呆滞的望着怀中的女子,声音错愕的喃喃道:“紫……紫萱妹妹?”

    “恩!”闻言,轩辕紫萱笑眼微眯的点了点头,而后抬眼笑望着项回的眼睛,喜滋滋的说道:“嘿嘿,想不到吧?”

    “呃!”感受到怀中的温软,项回心神恍惚的低应一声,而后下意识的抬起手臂,轻轻的搂抱住对方的腰身,在嘴角不自觉的微扬而起之时,呵呵呆笑着说道:“确实没有想到……”

    “啊!”

    在项回的手臂,触到轩辕紫萱的腰身之时,但见轩辕紫萱突然娇躯一颤,而后大惊失色发出一声惊呼,顿时挣脱开项回的怀抱,仓皇的躲到轩辕洪武的身后。

    “不害臊!”轩辕紫萱在轩辕洪武身后,探出小半个脑袋,而后面红耳赤的望着项回,气鼓鼓的说道:“项回哥哥还是以前那副德行,真是一点面皮都没有!”

    “这……”轩辕洪武神情呆愣的杵在原地,对于此间的变故,和二人之间的对话,轩辕洪武着实百思难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呃……”听闻轩辕紫萱的话语,项回神情一僵,而后尴尬的挠了挠太阳穴,嘴角掀起僵硬的弧度,干笑着说道:“这个……这个,真是好久不见了!”

    闻言,轩辕洪武目中一动,而后眉头微皱的打量着项回,语气低沉的说道:“紫萱,此子是谁?”

    “哼。”闻言,轩辕紫萱鼻头微皱的发出一声轻哼,但其面色却略有好转,而后张口说道:“他是项……”

    嗖!

    然而,就在轩辕紫萱张口欲言之时,但听嗖的一声轻响,场内突然降下一道紫色身影!

    此人,正是轩辕洪斌。

    此时,轩辕洪斌的面色苍白无血,面上的神情萎靡不振,衣衫凌乱破损、白发散乱如麻,尤其是其胸前衣襟上,那片深紫色的血渍,尤为的吸人眼目!

    “大哥!”见状,轩辕洪武目光一凝,急忙上前托住对方的右臂,而后眉头紧锁的问道:“到底发生何事?”

    “洪斌爷爷!”见状,轩辕紫萱心中一惊,而后快步上前,扶着轩辕洪斌的左臂,目露关切的说道:“你没事吧!”

    “无妨。”闻言,轩辕洪斌神情萎靡的微微摇头,而后抬目看了项回一眼,接着声音低沉的说道:“先回驻账,事后再言其他。”

    闻言,轩辕洪武神情凝重的点了点头,而后挥手散出一个高大的紫气屏障,将己方三人防护在内,便带着轩辕洪斌二人飞空而起。

    轩辕洪武的速度极快,仅仅瞬息之间,便化成一个紫色的光点,而后迅速的消失在高空之上。

    “项回哥哥,紫萱暂住在林外帐区中央,你记得要来找我……”高空中,远远传来轩辕紫萱略显急促的话语。

    “御空而行……”项回目光灼灼的望着对方瞬息消隐的身影,在静默的伫立片刻后,项回若无其事的耸了耸肩,而后调转方向,向着秋叶城的方向疾驰而去。

    ……

    三日后,蛮兽山林外,营帐区。

    此时此地,放眼望去,此地方圆数百丈内,尽是大大小小的帐篷。

    那众多的营帐,造型不一、颜色不同,按照大在中、小在外的结构布局,彼此相隔一到数丈不等的距离,整齐的扎根在密林之外。是以,尽管此处的营帐,多的琳琅满目,让人眼花缭乱,但其内却并不杂乱。

    而在这营帐区的中央、那众多的大帐之间,有一顶体型相对娇小的黄色营帐,颇为引人侧目。

    那营帐长宽约有三丈,其四侧的帆墙之上,印有圆形的青色图纹,除此之外,其外体之上,再无其他的装饰。

    营帐内的地面上,铺设了一层花纹交错的黄毯,帐内正中处,置有一套木制的桌椅;在帐内的四个角落上,还分别置有一张展台,其上分别摆置着一副青瓷花瓶,其内插花数支、以作点缀。

    此时,在这顶营帐内、那方形的木桌之旁,正有五名少年围案而坐。

    其中两人,正是项回与轩辕紫萱。

    至于那另外三人,则是一名少年,和一对孪生兄妹。

    此时,项回与轩辕紫萱相对而坐,同是面带笑意的望着身旁的之人。但不同的是,轩辕紫萱目光所视,是其身旁的一名少年;而项回的目光所视,则是其身侧,那对纠缠不休的兄妹。

    那一男一女眉宇神似、身高齐平,连衣着也大体相同。此二人,正是李家当代的族子——李元弘、李怜儿。

    李怜儿双臂抱胸的坐在正北一侧,下巴微扬的斜视着身旁的李元弘,嘴角微撇的说道:“父王曾说,若非出生时,有我抱着你的脑袋,你肯定会哭成鼻涕虫,所以我才是姐姐,元弘弟弟!”

    “怜儿妹妹,请注意你的措辞!”李元弘眉头微皱的看着李怜儿,神情肃穆的说道:“事实就是我比你先生,所以我才是哥哥!”

    “我是姐姐!你是弟弟!”

    “不,我是哥哥!你是妹妹!”

    “……”

    暂且抛开这二人,再说坐于正南侧的那名少年。

    那少年身躯壮实、皮肤略黑,身着一身深蓝色的锦袍,其人眼大眉浓、嘴唇略厚,相貌阳光俊朗,此子给人的第一感觉,便是平易近人,恰好相处。

    此人,是天界韩家的嫡系子孙——韩雪松。

    天界的九大战帅,乃是世袭相承,自天界战盟成立以来,从未有过变更。

    不过,天界战盟中的十八个副帅之职,却在数千年来走马观花、易名了一个又一个的家族。但韩家,却是那仅有的一个,无论众族竞争的如何激烈,都一直稳妥在位的家族!

    是以,虽说韩家的整体实力和底蕴,相较于九族还有所差距,但韩家,在除却九族之外的天界众族中,却是当之无愧的强门旺族,可谓是:九人之下、亿万人之上。

    话不多言,回及场中。

    “唔!”此时,韩雪松正埋头在桌案上,大快朵颐着桌上的菜肴,根本无暇理会身旁之事。

    “啧啧!”项回右手托着下巴,目露无奈的看着那对争吵不休的兄妹,而后嘴角挂笑的低语道:“十年争锋,竟然还未分出胜负,真是一对冤家……”

    “恩!”听闻项回所言,韩雪松扫盘的双手轻轻一顿,而后颇感认同的点了点头,神情严肃的小声说道:“他们两个脑子有问题,从小我就看出来了!”

    语毕之后,韩雪松深吸了一口大气,而后再度垂下面庞,虎视向桌上所剩不多的菜肴,再度的埋头苦干起来。

    但哪知,韩雪松的声音虽小,却仍被李元弘二人听闻,但见李元弘与李怜儿的眼睛,几乎同时一瞪,而后猛的转过目光,怒视着韩雪松,异口同声的低吼道:“韩雪松!”

    “唔!”闻声,韩雪松胡吃海塞的点了点头,而后口齿不清的嘟囔道:“你们不用管我……唔……快点分出谁是哥哥姐姐,才是最重要的……”

    “……”

    良久之后,在轩辕紫萱的劝说下,李元弘和李怜儿才终于休战,而后两不情愿的坐在长凳上,大眼瞪小眼儿的瞪着对方,闷闷不乐的不言不语。

    “哼!”

    片刻后,李怜儿扭头发出一声冷哼,而后眉头微皱的看向狼藉的餐桌,神情不满的嘟囔道:“这怎么吃嘛!”

    此时,餐桌上可谓是一片狼藉,其上的菜肴,也已经十去八九,其中可食用之餐,更是有近于无了。也直至此时,韩雪松才停止其风卷残云、行云流水的动作……

    “这……”见状,轩辕紫萱狠狠的刮了一眼韩雪松,心中顿感一阵无力。

    “嗝!”韩雪松张口打了个饱嗝,而后抬手抚摸着自己的肚皮,颇有些意犹未尽的摇头暗爽,全然不顾其余四人的神情目光。

    “嘿嘿!”片刻后,韩雪松突然悠哉一笑,而后环顾着众人说道:“不如……我们喝点酒吧!”

    “酒?”闻言,李元弘与李怜儿的眉头同时一挑,在转目对视了一眼后,异口同声说道:“那是什么东西?”

    “我也未曾见过。”轩辕紫萱闻言也是一愣,而后轻轻眨了眨眼,转目看向身旁的项回。

    “这个我倒是见过。”见轩辕紫萱望来,项回抿嘴扬眉的耸了耸肩,而后张口说道:“老……我爷爷说,酒是天地间最神奇的东西,具有无上之力,可驱散人性的懦弱,激发人的胆气和血性。”

    项回说着话语一顿,而后眉头微皱的说道:“当时,那老……爷爷还怂恿我尝试一番,我当时以为他要算计于我,所以就……”话至一半,项回悄悄撇了撇嘴,而后在心中暗道:睿智如我,怎会上了那老家伙的当!

    闻言,韩雪松目中奇芒一闪,而后舔着嘴唇说道:“其实我也没有尝过啊,不过听别人说,那滋味可是不一般!”

    闻言,李元弘眉头一挑,而后转目与众人,一一对视了一番,试探性的问道:“那我们……要不要试试?”

    “这……”闻言,轩辕紫萱与李怜儿妙目一眨,而后犹疑不定的说道:“倒也无不可……”

    见状,项回微微沉吟片刻,而后环顾着在场众人,语气漂浮不定的说道:“那试试?”

    “试试就试试!”见状,韩雪松目中一定,而后突然站起身来,向着帐外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