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53章 上古洞天启!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

    半个时辰之后。

    此时,营帐内一片凌乱,地上满是酒迹菜渍,那几个微微晃动的酒坛,散乱的横陈在地、发出咕噜的滚动之声。而先前,那精神焕发的几人,此时犹如走火入魔……

    “项回哥哥……”轩辕紫萱面如红霞、双臂抱膝的靠坐在帆帐边,目眩神迷的望着前方的项回,怔然出神的低喃着什么……

    “我才是姐姐……”李怜儿面色微白、双目微闭的趴在桌案上,低声嘟囔着什么……

    “嘿……嘿嘿……”项回舌头发直的外露出口,四仰八叉的趴在桌子底下,咧嘴傻笑个不停……

    “呼噜噜……”李元弘脸埋菜盘、双臂下垂在桌下,此时已然不省人事……

    “走……走开,这是我的……”韩雪松舌头发直,脚下迈着奇异的步伐,东倒西歪的向着角落处的花瓶走去……

    “谁!”

    然而,就在韩雪松即将触碰到花瓶之时,但见伏案的李元弘,突然耳朵一动,而后陡然睁开眼白上翻的双目!

    李元弘眼白上翻的挺身而起,而后摇摇晃晃的转动身体,指着直奔花瓶而去的韩雪松,口齿不清的说道:“酒……我的……谁与我抢……我就杀谁……”

    话语间,李元弘突然抬腿迈步,而后手指花瓶、脚下画圈的向着韩雪松走去。

    砰!

    然而,李元弘步未过三,却又突然脑袋一扬,而后仰面栽倒在地……

    “嘿嘿……”韩雪松紧紧的抱住花瓶,用其无神的双眼,谨慎的扫了一眼墙角,而后在痴笑中沉睡过去……

    ……

    在项回等人的昏睡中,帐外时辰飞逝,转眼便是日过云消,夜幕遮空。

    长夜降临,在这宁和的月夜中,帐区内的众修,或打坐潜修,或假寐于榻。而蛮兽山林,也终于得以片刻的喘息。

    子时四刻。

    在众修静心休整之时,夜空中,那轮皎洁的弦月,却在无声中,悄然的填充为满!

    呼……

    在满月当空之时,那藏于夜幕中的云层,如同被一只遮天之手,生生抹去般悄然消散。

    在那漫天云层消散之际,但见那洁白无暇的圆月,突然形体微微一颤,而后陡然从其内,投射下一道洁白的光柱!

    那光柱速度之快难以形容,其上一瞬还远在苍穹,但下一瞬,却已如一盏巨大的聚光灯般,将整个蛮兽山都照射在内。

    呼!

    但那洁白的光柱,却只停留了一瞬的光华,便尽数没入了蛮兽山内部的山谷之中。而在那光柱,没入山谷之后,夜空中的满月,突然形体一虚,而后在无声中,缺成新月。

    与此同时,在那满月归缺之时,蛮兽山的山谷内,那鲜丽的花海和清池,也瞬时为之静止。

    咕!

    片刻后,但听咕的一声轻响,那静止的清池内,突然泛起一丝涟漪,而后从其内,悄然的升浮出一颗五彩的光珠!

    那彩珠,无声的悬浮在清池上方,其体只有婴儿拳头大小,其上散发着璀璨的彩光,为整个山谷,渲染上一片迷幻的色彩。

    嗡!

    仿佛过了许久,又仿若只是过了一瞬,那彩珠突然微微一颤,而后骤然的膨胀而起!

    轰!

    那彩珠扩张的速度极快,仅仅眨眼间,便形成一个庞大的五彩屏障,将整座山谷,都完全笼罩在内。

    那五彩屏障,如同一口天锅般倒扣在山谷内,其上流溢着通透如水的彩光,看起来极其的绚丽夺目。

    ……

    林外帐区,中央巨帐内。

    此帐坐北朝南,其内所有之物,除了中央那块方形的柔毯之外,便只有三张红木所制的床榻。

    那三张床榻,分别靠放在正北、正东、正西的帆帐中央,其上分别盘坐着轩辕洪斌、轩辕洪武和轩辕敬文三人。

    此时,轩辕洪斌正在运灵疗伤,轩辕洪武兄弟二人,也在闭目调息。但就在那五彩屏障生成之时,轩辕洪斌兄弟三人,却是同时的睁开双目!

    轩辕洪斌目含紫光的望向蛮兽山的方向,声音沉凝的说道:“护界屏障已出,古府即将现世!”

    话语间,但见轩辕洪斌兄弟三人,同时身形一虚,而后慢慢的虚化消失!

    小半柱香后,蛮兽山,百丈缺口外。

    嗖!

    寂静的夜幕中,但见那彩障外的一处虚无,突然微微一朦,突兀的挤出三道紫色的身影!

    这三人,正是轩辕洪斌三兄弟无疑。

    嗖!嗖!

    与此同时,就在轩辕洪斌三人现身之际,但听一连串的破空之音,又有十五名修士,紧随其后的出现在三人的周遭。

    那十五名修士,相隔着不同的距离、姿态不一的悬浮在空中,众人衣着不尽相同、高矮也参差不齐,但无一例外的是,众人目中闪现的精光,都同样的锋锐逼人、刺人眼目。

    见状,轩辕洪斌眼角一眯,而后突然身形一晃,竟是化成一柄十丈大小的紫剑,向着那五彩屏障爆射而去!

    噗!

    说时迟那时快,但听噗的一声轻响,轩辕洪斌所化的紫剑,在接触到五彩屏障的一瞬,便顺畅无阻的刺入其内。

    嗡!

    然而,就在那紫剑,即将没柄而入之际,那屏障之上,却是突然闪现起刺目的彩芒,而后从其内,轰然爆发出一股恐怖的反震之力!

    砰!

    在那反震之力生出的一瞬,轩辕洪斌所化的紫剑,顿时被震飞而出,足足飞出百余丈外!而那片被紫剑刺出的缺口,却在眨眼间,便愈合如初!

    “什么!”见状,场中众人无不皱起眉头,面上的神情,也渐渐凝重起来。

    “形存于空,却又无法感知……”众人中,一名发丝斑白、鼻似鹰钩的黄袍老者,慢慢从闭目中睁开双目,而后举目凝视着五彩屏障,眉头微皱的低喃道:“明明是虚幻之物,为何又能同实体一般,抵御反击洪斌的攻击……”

    此人,正是李家此番探寻之行的主导之人——李鸿飞。

    而在李鸿飞的身后,那四名李家的族老,也赫然并列在空。

    此处值得一提的是,在李鸿飞五人的右侧半丈外,还站有一名身着白色道袍的童子。

    那童子模样清秀、稚嫩可人,看起来,真如同一名人畜无害的幼子一般。

    此人,乃韩家上一代的大长老——韩天霸!

    “洪斌的修为,早已步至化境圆满,但此障,在遥隔无数岁月后,却仍能轻而易举的将其震退……”韩天霸目**光的凝视着那五彩屏障,双手指尖微颤的在心中默道:“能设下如此界障者,唯有……道境之修!”

    啨!

    就在场内众修心思变动之时,但听啨的一声音鸣之声,空中那倒飞而出的紫剑,在急急一顿的止住退势后,在急速的升空中调转尖峰,再度向着那五彩屏障爆射而去。

    轰!

    那紫剑在前冲中,其体陡然膨胀至百丈大小,其上剑身之上,更是轰然暴涨起滔天的紫气,直将方圆十里的夜空,都染成紫色。

    在夜空染紫之时,那擎天的紫剑内,也传出轩辕洪斌凝重的沉喝之声:“诸位同族道友,还请助老夫一臂之力!”

    “轩辕兄客气!”闻声,李鸿飞苍首一点,而后脚尖一点虚空,在飞冲而出的同时,抬手挥散出无尽的金光,如同一尊金阳般,向着缺口内的彩障轰撞而去。

    “哼!”在李鸿飞动身的一瞬,韩天霸目中瞳孔一张,而后但见其身形一虚,竟是在高空中,化成一片赤红的滔天火海,将正东部的整座山壁,都笼罩在内!

    “喝啊!”

    与此同时,在场的十数名修士,也纷纷闻声而动,各自带起惊天的威势,轰向蛮兽山的护界屏障。

    轰隆隆!

    夜深月隐,空中乌云卷、红霞飘,蛮兽山外,五光十色,飞沙走石,轰鸣震天地。

    ……

    翌日清晨,蛮兽山外。

    此时,蛮兽山外的五彩屏障,已经消失不见,而日前那片因黑炎狂狮自爆形成的深渊,也被一名化境之修施法填平,独留出一道宽近两百丈的巨大缺口。

    此时此处,在这巨大的缺口前,正有一支百余人组成的队伍整装待发。

    这支队伍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其大体可分为三个层次:

    那位居前排之众,正是轩辕洪斌等十八名化境之修,其中,轩辕洪斌、李鸿飞与韩天霸三人,位列正中之处。

    而在轩辕洪斌等人之后,则是项回和轩辕紫萱等少年。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在几名少年所处的区域内,一身红色旗袍装扮的秋月,也赫然在列。

    至于项回等人的后方、那占据队伍成员的大半之人,则是那十名化境修士,所属之族的精英子弟。

    “项回哥哥。”

    轩辕紫萱眉宇微凝的打量着,站在项回身旁的秋月,素唇微抿的说道:“这位姐姐是谁,你还没给我们介绍呢。”

    “恩!”闻言,众少年不约而同的大点其头,但见韩雪松虎目闪亮的望着秋月,面带含蓄之笑的颔首说道:“是啊兄弟,不知这位小姐姓甚名谁、芳龄几何?”

    “呃!”闻言,项回面上神情一愣,而后轻轻眨了眨眼睛,轻点其头的说道:“你们不说,我倒是忘了,都怪你爷爷,集结个队伍搞得这么匆忙……”

    话语间,项回微微一笑,而后转目看了一眼秋雅,轻笑着向众人引荐道:“她叫秋月,是秋叶城的少城。秋月虽说对外人略有倨傲、不冷不热,但对朋友,可是平易近人、热情满满,还是相当不错的!”

    项回说着话语一顿,而后笑咧着嘴说道:“若是你们,去她那里购买器物之类的话,肯定会有巨大的优惠!”

    听闻项回所言,秋月的眉头微微一扬,而后目露诧异的审视着项回,在心中默自说道:“这真是那个呆钝木楞、眼色全无的小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