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54章 斗笠人再现!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秋月!”

    闻言,韩雪松顿时目中一亮,但见其小脑袋微微一摇、又微微一顿,而后笑眼微眯的赞言道:“秋夜圆月……深秋本就美妙,又添绝色美月,当真是稀世奇景!”

    “不错!好名字,妙哉,妙哉!”一连串的赞言过后,韩雪松突然面色一正,接着将左手负于身后、右手横陈在腹,而后向着秋月微微俯身、轻点其头,面带微笑的说道:“月儿小姐,我乃韩家后辈子孙韩雪松,今日你我有缘一见,雪松颇有一见如故之感,若日后月儿小姐空有闲暇,或是路经百淼浮陆,一定要提前知会雪松,也好让雪松提早准备,大尽地主之谊才是。”

    “……”见状,秋月的眉头不自然的一挑,额头顿时升起一片黑线。

    虽说项回在之前,并未对秋月提起过众少年的身份来历,但其实,秋月对众少年,早已有了大致的了解。只不过这了解,也仅限于字面罢了。

    如今,终于得见众人真身,秋月自是在心中,将众人与自己脑海中的虚构之形对比,但两相比较之下,其他几人倒是还好,但唯独这韩雪松,却着实是让秋月,在心中暗感汗颜。

    “你好啊,月儿姐姐。”

    李怜儿轻轻点了点脑袋,而后大大咧咧的向着秋月抱拳一示,笑眼微眯的说道:“我叫李怜儿,是李家的长女哟!”

    李怜儿说着话语一顿,而后斜眼瞥了一眼李元弘,嘴角微撇的说道:“这是我那不成器的孪生胞弟,李元弘。”

    “你好。”闻言,秋月微微一笑,而后点头说道:“初次见面……”

    然而,未等秋月把话说完,但见李元弘眉头一皱,而后沉声说道:“怜儿妹妹,请注意你的措辞!”

    语毕之后,李元弘面色一正,而后向着秋月郑重抱拳,声音朗朗的说道:“秋月姐,我是李元弘,乃是李家的嫡系长子,以后若有所需,还请多予关照!”

    话语中,李元弘将那“长子”二字,重重的突显而出。

    “这……”见状,秋月面上神情一怔,而后转目看向身旁的项回,目中满是疑惑之色。

    “你说什么!”

    然而,未等项回开口解释,但见李怜儿秀眉一拧,而后转目看向李元弘,目光不善的说道:“明明我才是姐姐,你这个爱哭鼻子的弟弟!”

    “哼!”闻言,李元弘眉头微皱的发出一声冷哼,而后声音低沉的说道:“你休要多言,今日看在秋月姐的面子上,我暂且不与你争论此事!”

    闻言,李怜儿先是眉头一皱,接着又是目中一亮,而后将双臂环抱于胸前,居高临下的斜视着李元弘,趾高气扬的说道:“哼,既然如此,那姐姐我,就给秋月姐一个面子。”

    话及此处,李怜儿斜侧过去的嘴角上,不自觉掀起一丝畅快的弧度……

    “怜儿妹妹,请注意你的措辞,莫要与族中的弟妹们一般,傻傻分不清大小长幼,因为我才是哥哥!”哪知,李怜儿话语刚落,先前还说暂且不争的李元弘,却是立马反口相向……

    “你是弟弟,我是姐姐!”

    “我是哥哥,你是妹妹!”

    “我才是……”

    “呵呵。”见状,项回咧嘴干笑一声,而后面皮抖动的说道:“他们就这样,习惯就好了……”

    “……”闻言,秋月的嘴角僵硬一牵,而后微微摇了摇头,忍不住在心中大翻白眼。

    “唉。”

    在李元弘兄妹二人,争论的愈发激烈之时,轩辕紫萱无奈摇头的发出一声轻叹,接着转目看向秋月,向着对方微微福身示礼,而后微笑着说道:“秋雅姐,我叫轩辕紫萱,是轩辕家的后辈族人,若姐姐不见外的话,叫我紫萱便可。”

    “轩辕家?”闻言,秋月顿时目中一动,在妙目轻眨的打量了一眼轩辕紫萱后,但见其突然展演一笑,而后点头轻笑道:“原来,你就是项回口中所说的紫萱妹妹啊……”

    听闻秋月所言,项回脑袋微微一动,而后将目光从李元弘兄妹身上收回,继而转目看向轩辕紫萱,点头轻笑的说道:“不错,我与紫萱妹妹幼年相识,至今已有十年了。”

    闻言,轩辕紫萱面色微微一红,而后微微垂下面容,用手指缠绕着衣角,细声细语的说道:“哪有十年,才九年零六个月,又三天而已……”

    “哦……”闻言,秋月眉头一挑,而后大有深意的看向项回,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呃……”与此同时,但见项回面上笑容一僵,而后干笑着说道:“我又不是黄历,哪里记得那么清楚……”

    “哼。”听闻项回所说,轩辕紫萱绕指的动作一顿,而后素唇微抿的发出一声细哼,却是将头别过了一旁。

    见状,项回神情一愣,而后莫名其妙的嘀咕道:“怎么了……”

    ……

    轩辕洪斌眉头微皱的望着前方的缺口,语气低沉的说道:“上古之地诡变万千、凶险莫测,连我等都没有十足的把握安然而退,但这些散乱之修,却如此迫不及待的冒然而入……”

    “哼!”

    闻言,韩天霸神情淡漠的发出一声冷哼,而后目光灼灼的盯着山壁的缺口,语气淡然的说道:“旁分之下,生死无关,自命如何,天早已定,我等又何必多管闲事。”

    闻言,轩辕洪斌微微沉默,而后轻提了一口轻气,在与李鸿飞等人对视一眼后,转而震声喝道:“进!”

    “是!”众人闻声而动,而后迈着尚算整齐的步伐,渐渐消失在缺口之内。

    在轩辕洪斌等人进入山谷后,蛮兽山外,也渐渐归于平静,重新恢复了往日的平和。

    只是,这种平和,相对于往日的内含生气而言,却多了一丝清冷的死寂!

    ……

    呼!

    在轩辕洪斌等人,进入山谷约一炷香后,但见山壁缺口前的虚无,突然出现一瞬的虚晃,而后突兀浮现出一道高挑的身影。

    那人身着黑色劲装,头戴黑色斗笠,其全身上下,除了那麦色的粗糙双手外,再无半点其他的色彩。

    此人,正是日前,从项二十一手下潜逃的斗笠人!

    斗笠人静默的伫立在缺口前方,而后发出一句略显沙哑的低喃:“焚魔虚火,万邪之克……”

    片刻后,但见斗笠人身形一虚,而后慢慢扭曲淡化,如同轻烟般消散于空。

    ……

    山谷内。

    前行中,轩辕洪斌突然抬手一挥,而后沉声喝止道:“停!”

    闻声,其后的众人,同时神情一愣,尽管心中存有不解,但还是听闻其令,瞬时的停下脚步。

    轩辕洪斌眼角眯眼打量着四周的花海,目中渐渐浮现出淡紫之光,而后语气沉凝的说道:“外界所观,此谷里数不过区区数十里,以我等当前之行速,不说进至其中部,起码也已穿过外围……”

    话语间,轩辕洪斌的神情愈发凝重,而后接着说道:“可当下看来,我等根本就还在其边缘徘徊。”

    闻言,其后众人神情一动,而后纷纷将灵气灌注双目,细细打量着四周的花海。

    但无论众人如何观望,都难以发现什么端倪。而且在众人看来,此时自身,已然身处在花海的中部,因为在他们的视线中,根本就看不到来时的花海边界,只能模糊的看到,四周那矮小的山壁。

    韩天霸眼角微眯的盯着脚旁的红花,声音淡漠的低喃道:“在我等之前,那数千散修和弱族势力分沓而至,即便众修尽都御空而行,这脆弱花枝,也当在灵力的冲击下,粉碎断折……”

    闻言,轩辕洪斌等人顿时目光一凝,而后猛然垂下目光,望向身下的花枝。

    事实上,却是如韩天霸所言,这谷内无数的红花,非但没有丝毫受损,其上的色彩,反而更为鲜丽!其枝摇曳,其色如血!

    “如实似虚,亦真亦假……因心不存,故感知不及……”

    片刻后,就在众人心中猜测纷纷之时,但见李鸿飞突然目光一闪,而后瞳孔渐渐收缩的自语道:“这是……神幻之道!”

    李鸿飞的声音虽小,但其身旁众人,无一不是修为高深之辈,在其话出一瞬,当下便是被众人听闻。

    “神幻之道?”闻言,场内众人同是目中一凝,而后齐齐转目,将视线投向李鸿飞。

    轩辕洪斌眉头微皱的看着李鸿飞,在微微沉思片刻后,目中渐起精光的说道:“鸿飞兄所言,莫非是幻之意境……”

    闻言,李鸿飞微微摇了摇头,而后捋着长须,模棱两可的说道:“是,也不是。”

    “哼!”闻言,韩天霸眉头微皱的发出一声冷哼,而后语气低沉的说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老夫最看不惯的,就是你这副牛鼻子老道的模样!”

    “粗鄙……”闻言,李鸿飞白眼微翻的摇了摇头,而后垂目看向身前的花枝,语气深幽的说道:“神幻之道,却属幻之意境无疑,但此意境,却并非寻常之幻……”

    李鸿飞说着话语一顿,而后慢慢抬起面庞,遥望着前方无边的花海,一字一句的沉声说道:“因为其……乃是幻之鼻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