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56章 婚典进行时……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话语中,轩辕洪斌的双目中,渐渐泛起淡紫之芒,而后偷眼凝视着菲儿的身形,语气渐渐平定的说道:“我等,代表南天诸族,恭祝前辈与夫君白头偕老、寿与天齐。”

    “原来是南天一界的贵客。”闻言,菲儿微微一笑,而后抬手引座的说道:“无妨,入座吧。”

    菲儿的笑容,虽然极其淡弱,但却犹若寒冬之阳般,绽放在众人眼目中,让所有窥视之人,在顿感目眩神迷之时,心中也顿起无边的涟漪。

    闻言,轩辕洪斌面上的凝重,微微松缓下来,但其心中的慎重,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愈发厚重。因为,在其先前的探视下,根本就未曾发现丝毫的异象。

    在微微沉默了片刻后,轩辕洪斌慢慢直起腰身,在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四周的宾客后,斟字酌句的说道:“前辈,我等……”

    “恩?”闻言,菲儿顿时凤目一凝,而后也未见其有何动作,只听砰的一声闷响,台下张口欲言的轩辕洪斌,便突然胸前一陷,而后如遭重的倒飞而出!

    砰!

    “前辈!”见状,场内众人同时瞳孔一缩,纷纷大惊失色的惊呼出声。

    “大哥!”

    “洪斌!”在轩辕洪斌倒飞而出的一瞬,但见韩天霸双目一凝,而后身形一晃,抢先轩辕洪武的身前,当先的飞冲而出,将轩辕洪斌接落而归。

    噗!

    落地后,轩辕洪斌面色一白,继而张口喷出一口浓郁的紫血。

    在喷出紫血之后,轩辕洪斌面上的神情,顿时萎靡下来,便是其目中的瞳孔,也都略微涣散!

    “如何?”见状,韩天霸目中火光一闪,而后抬手抓住轩辕洪斌的手腕,将自身灵力注入对方体内。

    经过韩天霸灵气的滋养之后,轩辕洪斌的面色略微好转,但见其微微摇了摇头,而后目光低垂的传音道:“此女之强,恐怕即便是那刑帝遇到,也要避让三分……”

    菲儿目光沉静的望着轩辕洪斌和韩天霸,语气波澜不起的说道:“诸位远道而来,若就如此离去,未免显得菲儿,有待客不周之嫌了。”

    “欺人太甚!”

    闻言,轩辕洪武两兄弟,顿时白眉一竖,而后在周身紫气滔天而起间,向着菲儿飞冲而去。

    见状,轩辕洪斌目中一惊,而后双目怒睁的震喝道:“住手!”

    “哼。”

    然而,就在轩辕洪斌震喝出口之时,但见菲儿的嘴角微微一牵,其动人的双目中,骤然掠过一抹璀璨的五彩之芒!

    嗡!

    在菲儿目中彩芒一掠而过之时,但听嗡的一声闷鸣,场内轰然降临一股恐怖的压迫之力。

    噗!

    在那压迫之力降临的一瞬,但听噗的一声闷响,轩辕洪武两兄弟,顿时瞳孔一缩,身外紫气,也同时的爆散无形!

    非但如此,在身外紫气爆散后,轩辕洪武兄弟二人,更是不受控制的倒飞向身后的客席,而后如同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捏住般,硬生生的丢在客客席之上!

    砰!

    在轩辕洪武兄弟二人,被“丢落”在座的同时,但听砰的一声闷鸣,除却轩辕洪斌和韩天霸二人之外,但见场内的天界众修,尽数身躯一震,而后齐齐的砰然落座!

    “我的灵气!”

    在被迫落座后,项回等人目中的瞳孔,几乎同时一颤,若非身不能动、口不能言,此时绝大多数人,恐怕早已惊叫出声。

    因为此时,在他们的体内,那曾经引以为傲的修为,竟是丝毫不存,根本无法感知!

    “怎么……可能!”项回目光颤动的遥望着菲儿,心中从未有过的,生出一股恐惧和慌乱。

    “修为……消失了!”韩天霸眼角缩动的凝视菲儿,其袖中的双手,在微微发颤中,渐渐的紧握而起,发出阵阵指节的脆响声。

    天界一方,客席的前排见左,一名身着蓝色锦袍的魁梧之修,嘴角僵硬的牵动了一下,而后神情僵硬的转动目光,扫视了一眼那众多的奇人异兽,继而在心中苦涩的叹息道:“吾命休矣……”

    在众人暗自心神颤抖之时,菲儿微微展颜一笑,抬指将耳畔的发丝挽向耳后,而后语气平和的说道:“菲儿此举,也是事出无奈,还望诸位莫要见怪。”

    “……”闻言,轩辕洪斌微微沉默,但见其,先是斜目望了一眼身后的众人,而后深吸了一口大气,向着菲儿抱拳拱手,语气低沉的说道:“多谢前辈……不杀之恩!”

    见状,菲儿微微颔首一笑,而后张口说道:“婚典将启,尔等还是静心入座吧。”

    语毕之后,菲儿轻转过身,举目看向红毯尽头的大殿,目中渐渐浮现出一抹紧张之意。

    “……”韩天霸目光阴沉的扫了一眼菲儿的背影,而后深吸了一口浊气,继而扶着轩辕洪斌,在客席内坐落下来。

    ……

    不多久后,随着菲儿目中的紧张散去、期待后临之时,平台上的那尊巨鼎,在突然微微一震后,传荡出一声悠远浑厚的钟鸣之音。

    咣!

    在那钟声回荡之际,整个古堡内,顿时声息全消,就连空中的烟丝和那飘舞的红陵,都赫然停顿。

    “炙……”菲儿目含期待的望着大殿的殿门,面上慢慢遮掩上一抹羞红。

    咣……

    “我的修为……”逐渐悠远的钟鸣声中,项回神情僵硬的垂下目光,瞳孔颤动的望着膝上的双手,心中惶恐难安、乱念如麻。

    曾经,无论是灵气,或是修为,都并不被项回看重。因为在其而言,这些不过是附属之物,有或没有,自己都能完好的生存下去。

    可自离开家族以来,在经历了种种的险境和危机之后,项回才恍然察觉:原来,想要无忧无忌的行走于世,竟也需要足够的资本作撑!

    而在项回看来,这种资本,除了钱财之外,就是强大的修为。

    是以,不知从何时起,项回已把“更强的修为”,当做了自己的第二追求,和目前自己,唯一的可依赖之物!

    而那问天和渡舟人的出现,在让项回自感渺小之时,也彻底激起了项回,对于成为强者的渴望。

    但如今,灵气消散、修为不再,此时项回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被折断双翼的飞鸟,本能翱翔九天,如今却只能伏地待毙……

    那种至关之物被夺、自重之能被剥,却又无能为力的恐惧和痛苦,在其心中,悄然衍变成一种强烈的不甘和怨怒,疯狂的撩拨着项回的神经。

    咣……

    巨鼎震动间,钟鸣之音悠扬而起,而后化成一圈圈无形的声浪,悠远扩散……

    “为什么感知不到……”

    项回垂下的双目中,渐渐浮现出狰狞之色,而后不断尝试着感知沟通体内、外的灵气,但在无论其如何尝试,却始终难有所获。在其感受,就仿佛有一层无形的屏障,将自己与灵气,完全的剥离开来。

    咣……

    钟鸣起伏有律,其声悠远飘荡,将场中的喜庆冲散,而后覆上一抹浓重的庄严。

    咣……

    巨鼎震,钟鸣起,声浪飘扬间,场中的氛围,也愈发的庄重。

    在这庄重的氛围下,包括轩辕洪斌等人在内的天界之修,心中的烦乱和惶恐,慢慢的消散而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平静的祥和。

    咣……

    “该死……”在那愈发悠远、却又逐渐厚重的鼎鸣声中,目中狞光毕现的项回,突然声息一窒,其目中的狰狞,也渐渐的散去,慢慢不再挣扎,而是与他人一般,心平气和的静坐下来,举目望向平台上的巨鼎。

    片刻后,项回的心境,慢慢的趋于平和,而后在鼎声中,慢慢的闭上双眼,将意识沉入心神之内……

    咣……

    鼎鸣之下,万般俱籁,场中庄严高攀,安静的落针可闻,即便是那目露期待的菲儿,也慢慢换上一副庄重的神情。

    咣……

    片刻后,在第九声钟鸣,也远扬飘散之后,场中庄严的氛围,顿时为之一缓。

    呼!

    在第九声钟鸣飘散之后,堡内红陵再舞、彩灯再动,场中的众人,也尽都从庄重的沉默中,缓过神来。

    而与此同时,平台上的那尊巨鼎,却是突然形体一虚,而后在渐渐的隐没于空之时,将台上缭绕的烟丝,也都尽数带离。

    轱辘噜……

    在那巨鼎消散之后,突闻一阵清晰的、木轮的滚动之声,那红毯尽头的大殿内,慢慢的显露出一个高大的黑影!

    那是,一张晶体通透的轮椅。

    那轮椅,凭空悬浮在红毯的上空一尺,其体通体湛蓝,竟如烈日下的寒冰般,蒸腾起阵阵淡蓝色的寒气。

    而,在那冰晶所铸的轮椅上,赫然端坐着一名壮年男子!

    那男子黑发披肩、双目微微闭合,身着一套血纹缕边的黑色战袍,脚踏血纹缕边的黑色战靴,其胸襟微微敞露、露出其内厚壮的胸膛;其人浓眉如剑、斜插入鬓,鼻梁挺直、口正唇薄,此人五官犹如刀削、面庞棱角分明,其貌本是俊朗,却被其眉宇间,那浓重至极的狂傲,映衬的桀骜毕现、狂野不羁。

    呼!

    在那轮椅男子现身的一瞬,菲儿面上溢起羞涩的浅笑,而后即刻飞身上前,继而停落在轮椅之后。

    菲儿手扶着轮椅的推手,面上洋溢着幸福的笑意,而后目光柔和的望着身前的男子,语气轻柔的说道:“炙,你看到了么?今日,是我们的大婚之礼哦!”

    “……”

    然而,对于菲儿所问之言,那男子莫说开口回应,便是连目光,也都未有丝毫的波动。

    此时此刻,若是近观此人,便可发现:虽然其目中,依旧神光湛然,但却毫无灵动可言。且在此人的身上,根本就察觉不到丝毫的生息之气。

    此人,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