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57章 灵源界!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我知道你能看见的……”

    自问过后,菲儿又低声自答,接着微微一笑,而后抬手楼抱住那男子的脖颈、将侧脸轻靠在对方的头上,面带淡笑的低声自语道:“就像当初,你能在虚无中,看到我一样……”

    话语中,菲儿微微抬起面容,而后举目眺望着远方的虚无,目露憧憬的低喃道:“你那时说,想找个无人能寻的角落,而后寻一知己良人,每日坐在云巅,看日出日落,看云来云往……”

    话语间,菲儿目中的憧憬慢慢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厚重如云的落寞……

    “哼……”良久之后,菲儿微微一笑,而后松开双臂、直起腰身,继而莲步轻移的推动轮椅,与那男子慢慢的走向平台。

    轱辘噜……

    红毯上空,冰轮转动,菲儿的面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而后推着那名男子,走过红毯、跨过平台,最终在平台的中央停立下来。

    唰!

    在菲儿与那男子,停在平台中央之际,但听唰的一声轻响,平台上空的中央和两侧,陡然毫无预兆的凭空垂下一副巨大的对联:

    右空竖书:八方来贺祝新婚

    左空竖书:携子之手至白头

    上空横幅:天长地久

    那对联颇为高大,其体以空为布、以气凝字,其字古雅质朴,闪烁着淡淡的豪光。

    “好!”

    “妙哉!”见状,场内那众奇人异兽,顿时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喝彩之声,而后纷纷献上自己的祝词。

    “本皇代魔蚁一族,祝二位海枯石烂同心永结,地阔天高比翼齐飞!”

    “本道,恭祝菲儿仙子和魔君大人喜结良缘,愿二位意深若星河,情比苍茫高!”

    “我等,恭祝菲儿仙子……”

    然而,对于众人山呼海啸般的祝贺,菲儿却是不闻不问、置之不理,而是动身走到那男子的身前,而后注视着对方的脸庞,慢慢变得沉默起来。

    在经过片刻的沉默之后,菲儿突然展颜一笑,而后微微踮起脚尖,在原地旋转了一圈,在其发丝飘扬、嫁衣旋舞之时,俏皮的喜笑说道:“菲儿今天漂亮么?”

    “……”

    旋停之后,菲儿慢慢止住身形,而后动作轻盈的扑进那男子的怀中,将脸贴在对方的胸口上,满足的轻笑道:“我知道,你肯定会说,菲儿真美!”

    语过之后,菲儿却是突然目中一黯,面上的笑容也渐渐消散,但见其慢慢闭上双眸,而后将头深埋在男子的怀中,语气苦涩的低喃道:“菲儿知道的……”

    “……”

    望着平台上的菲儿,和四周那犹自山呼海喝的宾客,轩辕洪斌等人顿时沉默下来,目中的愤懑也渐渐隐没,慢慢覆上一层复杂的闪烁之芒。

    轩辕紫萱目光迷离的望着菲儿和那名男子,心绪复杂的在心中默道:“他们,肯定都彼此深爱着对方吧……”

    思绪变动间,轩辕紫萱的目中,慢慢露出一抹憧憬的希翼,而后神情僵硬的转动目光,望向身旁双目紧闭的项回,僵硬的面容上,慢慢浮现出一抹淡红……

    “我……看到了!”

    与此同时,就在轩辕紫萱转目望来之际,但见项回紧闭的双目,陡然的怒睁开来!

    项回双目大睁的望着身前世界,心神振奋的在心中低喃道:“九主灵源……”

    此时此刻,尽管项回依旧身不能动、口不能言,但在其双目中,这周遭世界,已然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身前木案,犹若翡翠;瓶中之花,绿的纯粹;脚下厚土,温如黄玉……

    眼前世界,各色交织、绚丽斑斓,刚金、青木、湛水、赤火、黄土、碧风、金雷、白光、幽暗……万物所成遍布其影;身遭众人,晶莹剔透,仿若尽成了由晶体雕琢的彩塑。

    天无形、地无边,人无五官、植无具貌,万物有形、其体斑驳;整个天地,仿若化成一座,恢弘惊世的彩玉之雕。

    世人皆知,凡人只要成功悟灵,便可脱凡为修,而这悟灵,便是感知灵源所存。

    灵源,乃是构成天界的本源之一,是天界万物得以孕生的根本,所以在最初之时,天界又被称为——灵源界。

    灵源无形,却切实存在于万物之中,只要能够感知其存在,便能窥见灵源界,从而掌控其力,获得参天之大能。

    但这窥灵一事,只会发生在,凡人最初悟灵而修之时,此后若无机缘,则再难洞察其貌。

    而项回,之所以能够,在成修之后再见灵源界,是因为其,在修为全消、灵力剥离之下,赫然选择了重修!

    “项回哥哥……”

    轩辕紫萱神情僵硬的斜视着项回的侧脸,心中不知怎的,竟莫名的浮现出一抹不安之感。

    与此同时,魔狼堡外。

    “很奇怪的波动……”

    赫拉双目微闭的站在古堡的入口前,眉头微皱的低喃道:“如此浓厚的灵力,却为何,又给人一种腐朽的感觉……”

    片刻之后,赫拉慢慢睁开眼睛,在微微沉吟了片刻后,接着脚尖一点地面,向着古堡之内疾驰而去。

    ……

    蛮兽山上方,无尽星空之上。

    在这幽暗的星空下,在这无人可临的虚无中,静默的漂浮着一座庞大的黑影。

    尽管此处幽暗无光,但若近观之下仍可辨清,那庞大的黑影,赫然是一座巨殿!

    此殿藏身黑暗中,不知其具体大小,其体漆黑如墨、外无光泽,造型古拙、外无装饰铭刻,看起来死寂沉沉,给人一种令人窒息的压抑之感。

    此时,在这无名宫殿的殿堂内,正有十数道身影俯首而立。

    那十数人,分列在殿堂的两侧,其人身形尽都高大挺拔,身着同样的、血纹缕边的黑色战袍,如同雕塑般,静默的伫立在梁柱的阴影中。

    而在这十数人的前方、两列队伍正中的地面上,赫然有一名青年男子跪伏在地!

    那男子的衣着,与那十数人大致相同,唯其袍上的血纹更加粗重,且其双肩之上,多了两个狼兽的头骨护肩。

    那男子黑发后拢披肩,其人天庭饱满、长眉俊目,鼻梁厚实、嘴唇略厚,目中之瞳漆黑如墨、其内之光深沉若潭,此人眉宇暗含冷煞,使其坚毅硬朗的气质中,多出了一份刺骨的锋芒。

    除了这名男子、那十数名站立者,和那犹如擎天之柱的十八根梁柱外,在这殿堂的里侧正中处,还置有一座巨大的王座!

    那王座极其高大,其高足有三丈、其宽也有一丈,其体森白刺目、造型特异,赫然是由一具巨大的狼骸打造而成。

    而在那高大的王座之上,赫然有一名中年男子靠椅而坐。

    那中年男子身着紫黑战袍、脚踏紫黑战靴,腰束狼脊骨带、肩卧森白狼骸;其人肩宽背阔、身躯高大挺拔,其貌英武俊朗、不怒自煞;此人仅仅只是坐在那里,便给人一种强烈到,让人灵魂震颤的压迫之感!

    “父王!”

    在赫拉穿过魔狼堡入口的同时,那跪地的青年男子,也从跪伏中抬起头来,而后举目望着王座上的中年男子,声音低沉的说道:“万年已过,即便哥哥犯下再大的过错,也足以赎过了!”

    那王座上的男子,右拳微握的撑着脸侧,目光波澜不起的望着跪地的青年,语气平淡的说道:“舜,你可知他罪责何在。”

    闻言,那名为舜的青年微微一默,而后嘴唇微抿的沉声说道:“是,他不该戮取吞天一族的族人性命……“

    “不。”然而,舜的话语尚未说完,却被那中年男子拦声打断。

    那中年男子目光沉静的望着舜,而后声音微沉的说道:“他错在,擅取天火魔莲之子!”

    “……”闻言,舜的声息一窒,顿时沉默在地。

    见状,那中年男子将目光从对方身上收回,而后转动目光,看向左肩上那森白的狼首护肩,语气淡漠的说道:“天火魔莲,乃我族至宝,关乎我黑炎魔狼一族的生死存亡……”

    话语间,那中年男子的目中,渐渐变得幽深莫测,而后接着说道:“祖训有言:非王不见,非死不取,便是其莲子,也只能由当代狼王摄取。”

    话及此处,那中年男子漠然转目,而后审视着舜的双眼,里目含威的说道:“可炙他,却违背祖命,擅自摄取魔莲之子,去救那只狐狸!”

    在那中年男子的目光下,舜顿感面上火辣生疼,心神内,更是陡生出一股强烈的锋芒在背之感。非但如此,就连其神魂,仿佛也在窒息中,开始微微的发颤!

    然而,那中年男子的目光,却并未让舜退缩,但见其在沉默片刻后,而后双拳紧握、牙关紧咬的说道:“可是,哥哥他作为王位继承者,那天火魔莲终将属他所有,他只是在未至期限前取用,如此又以承受这断魂碎魄之罚,甚至连祖地都不得入葬!”

    “哼!”闻言,那中年男子目光一凝,而后目光凌厉的盯着舜的双眼,语气低沉的沉喝道:“他身为王位继承者,却公然违背祖训,我未断他轮回,已是仁念所至……”

    闻言,舜紧握的双拳内,发出阵阵骨节的脆响声,面上同时愤然渐起,而后从未有过的打断了对方的言辞。

    砰!

    就在那中年男子话语停顿之时,舜突然一咬牙关,而后砰然叩首在地,沉声大喊道:“父王!”

    唰!

    与此同时,但见那十数名黑袍战将,同时右脚后撤一步,而后单膝跪地的齐声呼喊道:“王!”

    “……”见状,中年男子目光一闪,顿时沉默在座。

    那中年男子闭口不言,舜跪地叩首不起,其余众人也无人出声,一时间,场内本就压抑的氛围,更是沉重的让人窒息。

    “罢了……”

    良久之后,那中年男子闭目发出一声叹息,而后动作平缓的扶座而起,双手背负的望着仍旧伏地的舜,语气怅然的说道:“去吧,带回炙的遗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