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59章 梦中梦,恶狱轮回!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砰!

    乱石堆下,韩天霸面目阴沉的抬起右掌,重重的一拍地面,那些盖压在其身上的巨石碎块,竟是被其一掌拍地生成的力道震飞而起!

    轰!

    在身外石块纷飞四散之时,韩天霸右掌微微一震地面,顿时从地面上直挺挺的倒竖而起。

    砰!

    与此同时,在韩天霸立身而起之时,但听砰的一声闷响,在一片碎石纷飞四溅中,轩辕洪斌也从乱石中破土而出。

    此时,轩辕洪斌除了面色略有苍白、衣衫颇显凌乱外,倒是看不出有多重的伤势。

    “加纳老鬼的孙女……”轩辕洪斌目隐担忧的扫了一眼赫拉所在的石堆,而后举目看向空中的菲儿,目中渐渐露出瘆人的精光。

    韩天霸目光阴沉的扫了一眼轩辕洪斌,继而转目看向空中的菲儿,语气阴沉的说道:“老夫六百年前,便已三化圆满……你能禁我修为之力、锢我灵身之能,又可能禁我元神魂体!”

    话语间,韩天霸那看似娇小可人的身躯之上,却突然散发出一股……令人窒息的压迫之力!

    呼!

    在韩天霸话语完结之时,但听呼的一声闷响,只见韩天霸目中火光一闪,而后在身躯陡然僵硬时,其身体之内,竟慢慢的分离出一道火红的灵体!

    那灵体栩栩如生、惟妙惟肖,更是灵动非凡、神韵鲜明,其体通透如晶、厚实若玉、赤红如血,其外燃烧着如烟的赤火,如同一套赤焰战衣,那火温之强,竟将周围的虚无,都焚燃的扭曲萎缩!

    这灵体,无论是五官面容,还是神韵体态,都与韩天霸一般无二,若将其外赤焰抹去,再为其披上衣袍,当让人怀疑这就是韩天霸本身。

    呼轰!

    与此同时,但听轰的一声滔天闷响,轩辕洪斌的身外,也顿时暴涨起滔天的紫气。

    见状,菲儿目中一凝,而后凤目微眯的打量着轩辕洪斌,语气淡然的说道:“鸿蒙紫气?”

    闻言,轩辕洪斌目中一动,却并未有何言辞,而是慢慢的虚握起垂在腰间的右手。

    呼轰!

    在轩辕洪斌右手虚握的一瞬,起身外的滔天紫气,顿时如同怒潮般蜂拥而至,尽数的聚集在轩辕洪斌的拳心之内。

    呼……

    低弱的闷响声中,轩辕洪斌拳心内的紫气,在飞速的汇聚中急速凝实,而后慢慢的凝聚成一柄古剑!

    那古剑,通体为黄铜所铸,其上散发着微弱的淡紫豪光;其柄约有一尺,其上繁纹凸铸、攀柄而上;剑格宽厚,为方鼎造型;剑身长达三尺、宽近半尺,其体无锋、雕铸着晦涩的古纹,看起来颇为古朴厚重。

    “轩辕剑?”见状,菲儿眉头微微一扬,而后垂目凝视轩辕洪斌手中的古剑,嘴角微牵的说道:“原来,你是轩辕族的小辈。”

    闻言,轩辕洪斌目中一闪,在目光闪烁的沉默了片刻后,沉声应道:“不错!”

    闻言,菲儿微微一笑,而后轻抬起右手,挽将耳畔的发丝挽到耳后,接着神态自若的说道:“呵呵,若是此剑的本体在此,你或许还有可能,对我造成些许阻隔……不过,也仅仅只是阻隔罢了。”

    轩辕洪斌眼角微眯的凝视着菲儿,心中一时也拿不定对方的念头,但见其,在目光闪动的沉默了片刻后,语气低沉的传音向韩天霸的灵体道:“随后若有机会,你能逃则逃,我等不能尽数交代在这里。”

    闻言,韩天霸灵体的眼角,微微缩动了一下,而后在沉默了片刻后,语气低沉的回音道:“那雪松他们,又该如何……”

    闻言,轩辕洪斌微微沉默,而后面无表情的传音道:“这是他们的劫数,若能渡过,也理所应当,若不能过……仅唯一死尔。”

    闻言,韩天霸的灵体,目光微闪的沉默了片刻,而后深吸了一口灼热的气息,语气低沉的说道:“老夫修为浅薄,恐怕难当如此大任……”

    话语间,韩天霸灵体的目中,突然焚燃起两团赤焰,而后但见其双膝一挺,顿时化成一道惊天的火光,飞冲向空中的菲儿。

    “其实,你们根本犯不着为此事纠结……”

    在韩天霸飞冲而起的同时,但见空中静默而立的菲儿,突然微微一笑,而后若无其事的说道:“因为,你们谁都逃不出去。”

    话语间,菲儿突然双目一凝,而后迅速抬起双手,在胸前合十交握,接着轻声叱喝道:“梦中梦,恶狱轮回。”

    嗡!

    下一瞬,随着菲儿目中的彩瞳,突然诡异的微微一震,场内顿时降临下一股奇异的波动!

    这波动无体无形,却又让人觉得其无处不在、无所不覆,仿若在心中、在魂中,也在神中!

    在那波动出现的一瞬,那飞冲而出的韩天霸,突然火目一颤,而后竟是神情呆滞的停立了下来。

    “坠梦。”菲儿面无表情的望着台下众人,在其目中彩光一掠而过之时,其目中的彩瞳,竟开始诡异的自转起来!

    在菲儿目中彩瞳自转之时,场内几乎所有人,皆是声息一窒,而后目光呆滞的沉寂下来。

    片刻后,除却项回之外,场内所有人的眼眸,都如同与菲儿的彩瞳产生共鸣般,在悄然亮起绚丽的彩光之时,其目中的瞳孔,也开始缓慢的转动而起!

    呼……

    轩辕洪斌身躯僵直的站在原地,其身外那翻涌的滔天紫气,骤然为之一静,而后瞬息缩入轩辕洪斌的体内。

    韩天霸的灵体,声息皆无、面无表情的浮立在空中,其身外的赤焰,也在无声中渐渐的消泯。

    “无知至极……”

    在众人陡然沉寂之时,菲儿突然转动目光,眼角微眯的凝视着风暴中的项回,嘴角微撇的低语道:“没有同源之力,也妄想凝结道丹。”

    ……

    “怎会……如此……”

    项回目光狰狞的盯着自己的身体,其周身各处传来的撕裂之痛,已快要将项回的神智崩溃.

    此时此刻,项回的面庞之上,裂口遍布、皮肉外翻;外露的皮肤之上,筋络外现、血肉狰狞;其皮表之下的鲜血,自那无数裂口内淋漓而出,将项回整个人,瓢泼的如同血人!

    此情此景,已不是惨不忍睹,而是瘆人可怖、震颤人心!

    只不过,相对于体外的皮肉之伤,项回体内的伤情,却是更加糟糕。

    此时,若是能够内视项回的体内,便可发现:

    其内经脉裂痕无数、膨胀欲碎,脏腑之上,血肉模糊、血沫纷飞,其内骨骸,更是惊现出无数的刮痕。

    而造成这一切的元凶,不是其他,却是项回体内,那奔涌如注的灵气之流。

    那灵气之流,浓郁如水、深沉似墨,如同巨蟒钻管般,在项回的经脉内横冲直撞,而后又如海中怒浪般,暴、动的向着项回的丹田之处狂涌而去。

    项回的经脉,正是被此流冲裂,项回的脏腑骨骸,正是被那溢出的灵力,生生刀刮。

    可在这刮骨撕筋的痛苦之下,项回非但没有临界昏厥,其意识反而更加的清晰,而由此对项回造成的痛苦,更是成倍的暴增。

    而在那灵气之流汇聚的地方,也就是项回的丹田部位,正有一场恐怖的灵气风暴,逐渐的汇聚成型。

    那风暴状若龙卷,浓郁的如同实质,其体在急速的自转间,猛然的向外扩张,而后又瞬间归缩如初!

    如果将项回的丹田,比喻成一个世界的话,那么此时,那股灵气风暴,最大的扩张范围,已经占据了这片世界的三分之一。

    轰!

    随着项回体内,那风暴的不断扩张和收缩,场外的狂风也愈演愈烈,且不知何时,项回的头顶上空,已然惊现出一个巨大的灵气旋涡。

    那灵气旋涡,如同漏斗般倒悬在项回的头顶,其內散出的吸撤之力,在瞬息之间,便将方圆百丈内的天地之力吸纳一空,而后源源不断的灌入项回的体内。

    轰!轰轰!

    在外界的天地之力汇入之后,项回体内的灵气风暴,也愈发的狂猛暴躁,其收缩与扩张的频率,也变得更加频繁。

    ……

    嘿嘿……

    嘎嘎……

    桀桀……

    咕咕……

    这里,因为没有光明,所以显得昏暗无比;因为那无数的熔浆炼狱、油锅死牢,所以其内焦金流石、显得酷热烧心;因为那无数在天飞旋的怪形,和遍及八方的鬼哭狼嚎,所以显得瘆人可怖、惧人肝胆……

    这里,是炼狱!

    而这样的炼狱,足有上百座。

    这百余座炼狱,重叠在不同的空间,将天界百余名修士,分隔而开的囚禁在内,而后施以惨绝人寰的酷刑!

    “哇啊!”

    一名青衣修士,瞳孔涣散的趴在地上,双手颤抖的扒拉着地面,挣扎着向前爬行,声音颤抖的喃喃道:“不要杀我……我不想死……”

    在其身后,血迹成径、脏腑狼藉,在那血径的尽头,横陈着一把锈迹斑斑的大锯!在那大锯后的血滩中,赫然陈列着一具……自腰腹而断的人身下体!

    ……

    滋!

    “啊!”

    赤红如血的烙柱上,一名寸丝不挂的青年男子,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嚎,接着脑袋突的歪垂而下,而后再无声息……

    ……

    咕咕……滋……

    岩浆翻滚涌动中,其内的火流侵袭而至,缓慢的灼噬着轩辕洪斌的躯体,发出阵阵刺耳的腐蚀声。

    熔浆内,轩辕洪斌舌头外伸、被长钉死死的钉在下巴上;其左眼的眼眶内,血洞模糊、筋丝毕现,其中之睛,已被生生挖出。

    而轩辕洪斌那浸没在熔浆下的躯体,更是血肉全无、脏腑俱消,仅剩下一副紫玉般的骨骸!但,即便是那骨骸,也被一条赤红的火链束缚着……

    咕!咕!

    “老夫一生所造杀孽无数,所屠生灵亦屈指难数……”

    轩辕洪斌左目眼皮耸拉、右眼目光平静的望着身前的岩浆,其口舌未动,却是发出低沉的话语:“如此罪孽,又岂是区区炼狱之刑,可以偿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