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60章 坠梦……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这是什么地方……”

    轩辕紫萱神色迷茫的望着眼前的山谷,眉头微凝的低喃道:“好熟悉的感觉,好像曾经来过这里……”

    眼前那谷,山明水秀、花红柳绿,其上烟雾缭绕、晴空湛蓝,其貌虽没有人间仙境的奇矫,却别有一番畅释心怀的宁和。

    在轩辕紫萱迷茫伫立之时,山谷的谷口内,突然悄无声息的飞出一只彩蝶。

    那彩蝶约有一指长短,其双翼之上,生有红紫二色的彩斑,彩斑内夹杂着绿黄两色的横纹。随着其双翅的挥舞,那绚丽的斑点,在愈发的鲜丽中,倾洒下片片彩色的粉尘,看起来颇为炫人眼目。

    那彩蝶挥舞着绚丽的翅膀,轻飘飘的从山谷内舞空而出,而后飘舞着飞向轩辕紫萱。

    “咦?”见状,轩辕紫萱发出一声轻咦,而后抬起左掌,动作轻缓的放在那彩蝶的身下。

    那彩蝶也不怕生,在轩辕紫萱抬指之际,便振翅上前,而后轻落在轩辕紫萱的指尖之上。

    彩蝶趴伏在轩辕紫萱的食指上,而后抬起其小巧的黛额,打量着身前的女子。

    “呵呵。”见状,轩辕紫萱展颜一笑,而后目露新奇的打量着指尖的彩蝶,轻笑的低语道:“真可人……”

    话语间,轩辕紫萱抬起右手,而后伸出食指,慢慢触向那彩蝶的翼翅。

    然而,就在轩辕紫萱的指尖,将要触碰到那彩蝶之时,那彩蝶那细小的双目中,却陡然闪现出一抹幽光!

    “呃……”

    在那彩蝶目现幽光之时,轩辕紫萱伸出的守手掌,顿时为之一顿,其动人的双眸中,迅速的弥漫上一抹浓郁的迷茫。

    在轩辕紫萱目中迷茫渐重之时,那彩蝶双翅微微一震,而后舞空而起,向着山谷内悠悠飞去。

    轩辕紫萱双目无神的望着飞去的彩蝶,而后慢慢的抬起脚步,跟上前方的飞舞彩蝶,向着山谷走去……

    ……

    这里,是一处郊野。

    在这空旷的郊野内,有一口干枯的古井,在那古井外,有一男一女两名少年,正在怒目争执。

    “我才是姐姐!”

    李怜儿双臂抱胸的站在古井旁,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李元弘,俏面涨红的说道:“这是父王亲口承认的!”

    “哼!”

    李元弘同样双臂抱胸,但却将头别过一旁,没有去看对方的脸色,但见其,面色铁青的望着地面,语气低沉说道:“母后早已明言,本就是我先出生,所以我才是哥哥!”

    “父王才是家族的主事者,父王说的话自然是最正确的,所以我才是姐姐,你是弟弟!”

    “哼,那只是父王对你的偏爱之词,私下里,包括父王在内,都是称我为长子!”

    “你胡说……”

    ……

    “这!”

    韩雪松目中精光四射,心神震动的望着眼前的场景,身躯激动的竟在微微颤抖。

    此时此刻,在韩雪松身遭,正有无数佳肴凌空悬浮,无数佳酿御空滑行。

    此处,赫然是一处酒食构成的世界!

    “我不是在做梦吧……”韩雪松目光闪亮的望着从眼前飘过的酒肉,口舌生津的低声自语道:“即便今日是我的生辰,二爷爷也不用如此大花手笔吧!”

    思绪变动间,韩雪松干咽了一口吐沫,在微微凝目细观了片刻后,便再不迟疑,而后抬脚一踏地面,飞身扑入那漫天的酒肉佳肴之中……

    ……

    与此同时,外界平台。

    “可……恶……好痛苦……”

    项回目光低垂、双目怒睁,牙根紧咬、目中血丝密布、愈显疯狂的狞视着自己血肉淋漓的身体,在心中挤出生硬的字词。

    此时此刻,僵硬在座的项回,已经如同血染、完全变成了一个血布人偶,但其身下的地面,却是诡异的整洁如初,未见丝毫血迹。

    但见其体肤之上,皮开肉绽、筋骨毕现,其内的血肉,如同被一把无形之刃刮拭般,慢慢的、层层的消融成血……而后夹杂着血沫,从“血沟”内流淌而出,而后又通过他处的血沟,流入项回的体内……

    剧痛蚀心中,项回狰狞的双目中,突然显露出一抹疯狂,而后在心中怒吼道:“既然你想要,那就全部都给你!”

    怒吼发出之时,随着其目中瞳孔的突然一顿,项回将心神内的最后一丝挣扎,和意识中的主导瞬时撤去,任由体内躁动的灵气自行运转。

    轰!

    在项回散去意识的掌控之后,其体内的灵气风暴,顿时更加狂暴起来。

    呼呜!

    与此同时,外界肆虐的狂风,也在短暂的一静之后,突然疯狂的涌向项回上方的灵力旋涡。在狂风的涌入之后,那灵力旋涡的形体,顿时膨胀至十丈大小,而后以更快的速度自转起来。

    砰砰砰!

    就在那灵力旋涡膨胀之时,但听一连串的沉重闷响,平台下那被禁锢的众人,竟被那旋涡骤然的外扩,而产生出冲击之力,给冲撞而飞!

    轰!

    轰隆闷响中,那飞速自旋的灵气旋涡,突然形体一震,而后瞬时下压,在将项回完全笼罩在内之时,又转瞬化成一道风暴之柱,轰然的冲天而起。

    那风暴深青近墨、厚重如云,其体粗达十丈、高足千丈,真如擎天之柱般,狂暴的耸立在平台之下。

    “讨厌……”见状,菲儿目光一凝,而后突然双手一分,接着玉指轻抬前伸,轻轻的点向风暴中的项回。

    轰!

    与此一瞬,项回体内的灵气风暴,在将急剧的外扩和归缩中,其最大的扩张限度,已将项回的丹田世界完全占据。而在那风暴扩张临界之时,其形体却是骤然一静,而后轰然爆散!

    但那爆散的风暴,却并未轰碎项回的丹田世界,也未顺着项回的经脉回流,而是向着丹田世界的中心,急速的汇集聚拢!

    而此时,也正是菲儿抬指点下之际!

    “呃啊!”

    就在菲儿指尖将要点下之时,却见那风暴中的项回,却是突然双目猛地一张,而后在其目中双瞳,骤然的缩同针尖之时,竟是冲破了身外的禁锢、从坐席上立身而起,扬天发出一声震颤天地的嘶吼!

    “什么!”

    见状,菲儿目中瞳孔一缩,顿时收手飞退至那轮椅男子的身前,而后抬手挥散出一道厚实的五彩屏障,将自己二人防护在内。

    下一刻,就在那五彩屏障凝现之时,项回身外的灵气风暴,骤然的产生一颤,而后向着八方轰然扩张!

    砰砰砰!

    在一连串的闷响声中,场内那迷失梦境的天界之修,顿时被那爆扩的风暴冲飞而起,而后又被其内的回旋之力吸撤上天,被那风暴强行拉扯着在高空中急速飞旋。

    嘶!

    与此一瞬,但听一阵密集的、细微的轻响,那被吸撤而上的众人,其衣衫发肤之上,也豁然惊现出一道道细微的伤口。

    那伤口内,倾洒出点滴鲜血,而后被狂风吸撤而去,为那墨色的风暴,再添一抹猩红的狰狞。

    那风暴扩散的速度极快,前一息,那风暴的风壁还在台下,但下一息,其风壁却轰然撞到了……蛮兽山的山壁之上!

    轰!

    那风暴的色泽浓郁如墨,与蛮兽山同粗,其高更是穿云直上,其外围的风壁,如同绞肉机般,疯狂的切割着蛮兽山的山体。

    轰隆隆……

    在风暴狂暴的回旋中,蛮兽山的山壁,在剧震中开始飞快的崩解,那原本宽达数十丈的山壁,仅仅片刻间,便崩解近半!

    此情此景,如同蛮兽山化作了一座火山口,而后喷涌出一道接连天际的黑色风暴。

    嗡!

    片刻后,就在那风暴,即将崩碎蛮兽山之时,但见蛮兽山的山体,突然通体一震,而后陡然散发出刺目的五彩之光。

    那五彩之芒浓郁的近乎实质,在将蛮兽山转化成彩之时,也将那风暴牢牢的阻隔在内。

    与此同时,风暴内,平台上。

    菲儿蹲伏在轮椅前方,右掌按压在地面之上,将自身的灵力,通过按地的手臂,平缓的注入身下的地面。

    此时此刻,除了菲儿与那男子,还安然在地之外,场内众人皆在空中飞旋,四周的宫殿楼阁,也早已荡然无存,皆化成漫天碎石,山谷内的地面上,更是如同如同刀刮般,被足足刮掉一丈。

    “没有道源的气息……”

    菲儿眉头微皱的凝视着远处的项回,语气沉凝的低喃道:“既如此,那又为何生此异动……”

    轰!

    风暴轰鸣中,其外散出的撕扯之力,将整个蛮兽山内的天地灵力都旋搅粉碎,而后将之吞噬一空。

    在无尽的天地之力汇入之后,那风暴在剧震中,其高度骤然拔高至万丈,而后开始不断的凝实。

    “修为,恢复了!”

    与此同时,但见风暴内,那随风而旋的轩辕洪斌,突然目中精光一闪,竟是从那梦境中苏醒过来。非但如此,其先前消失的修为,也在瞬间回归!

    非但是轩辕洪斌,其内几乎所有人,都在身躯一震后,陡然的睁开双目,从菲儿的术法中脱离出来。而那些,曾在炼狱中死亡的修士,非但没有苏醒,反而在现实中,开始了真实的死亡!

    随风而旋的人群中,但见一名青衣修士,突然身躯一震,而后其身躯,竟自其腰腹之处,悄然的断为两半……

    一名相貌俊逸的白衣修士,身躯骨血渐渐消弭,而后化成一具白骨,被身外狂风撕搅粉碎……

    一名相貌忠厚的中年男子,身躯在飞旋中渐渐血肉模糊,而后化成一滩肉酱,被狂风吸撤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