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61章 苍穹裂!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还愣着作甚!”

    见状,轩辕洪斌目里含威的发出一声震喝,在将心惊神楞的众人震醒后,其身躯之外,陡然扩散出一个三丈大小的紫色光罩,将身遭的众人尽数的笼罩在内。

    呼!

    与此同时,韩天霸等人的身外,也同时扩散出各色的光罩,将身周众人守护在内。

    嗖!

    下一刻,但听一声刺耳的破空之声,众人的数百丈开外,李鸿飞身外散发着刺目的金光,向着地面飞落而下。

    在其怀中,面色苍白、周身伤口遍及的赫拉,赫然在目!

    落地后,李鸿飞将赫拉放在地面,而后直起腰身,抬手挥散出一片百丈大小的金色屏障,向着轩辕洪斌等人震喝道:“速来!”

    李鸿飞声如惊雷,即便是在风暴的轰鸣中,也清晰的传进众人耳内。

    “走!”闻言,轩辕洪斌目中一凝,而后带着身遭众人,向着李鸿飞径直冲去。

    见状,场内的十数名化境之修,顿时闻声而动,纷纷操控着身外的屏障、带着其内的存活之修,穿过风暴狂猛的吸撤和旋绞之力,向着李鸿飞所在位置飞落而下。

    片刻后,就在轩辕洪斌等人,降身落入金色屏障之时,那擎天的灵力风暴,却在突有一刹的静止后,骤然的回缩聚拢!

    轰!

    前一瞬,那风暴尚与蛮兽山同巨,但下一刹,那风暴却在眨眼间,尽数的缩入项回体内。

    风暴的消散,带走了山内的古堡,瓦解了蛮兽山大半的山壁,吞噬了山内的天地之力,也将蛮兽山内的地表,生生的刮消十丈……唯独留下场内,那一彩一金两个炫目的光罩,和一道僵硬在立的身影……

    呼……

    随着风暴的消散,蛮兽山内,也瞬时陷入了令人窒息的沉寂中。

    “灵气转化之时,修士确实需要承受灵气蜕变之刑……”

    轩辕洪斌目光闪烁的望着项回的身影,心中惊疑不定的喃喃道:“可此事,仅仅只是针对修士自身,又怎会引发如此狂暴的变动……”

    砰!

    就在轩辕洪斌等人暗自惊疑之时,沉寂无声的场内,却突然响起一声沉重的闷响之音!

    那闷响极其厚重,听起来似是放大了无数倍的心跳之声,在整个山谷内轰鸣回荡。

    此声,源自项回!

    在那闷响突起之时,地面上那无数的尘粒沙土,顿时为之一震,而后被那轰鸣之声震离地面。那无数沙尘散而不聚、粒粒清晰,如同一层尘幕般,诡异的漂浮在地面之上。

    砰!

    在第二声闷响传出之时,轩辕洪斌等人突然瞳孔一缩,而后大惊失色的低呼道:“什么!”

    此时此刻,除却菲儿与轩辕洪斌等化境之修外,场内众人的心神内,不约而同的生出一股莫名的惊慌之感!

    因为他们发现,自己体内的灵力,竟在那闷响声下,如同产生共鸣般,开始突然的震动起来!非但如此,那灵力还共鸣中,开始诡异的悄然流逝!

    “何故……”轩辕洪斌神情凝重的望着项回,目光慢慢变得闪烁起来。

    李鸿飞白眉紧锁的凝视着项回,目光闪烁不止的低喃道:“此子明明乃是风修,怎会滋生出暗的吞噬之力……”

    “哼!”闻言,韩天霸冷眉冷目的发出一声冷哼,而后侧目扫视了一眼菲儿,语气低沉的说道:“还不是你干的好事,若非你擅自破除此女的幻界,我等又如何能沦落至此。”

    语毕之后,韩天霸挺胸深出了一口大气,而后在地面上盘坐下来,散出全部的心神,压制体内愈发躁动的灵力。

    “这……”闻言,李鸿飞声息一窒,而后张口发出一声轻叹,也在原地盘坐下来。

    见状,场内众人顿时从惊变中回神,而后纷纷在原地盘坐而下,倾尽全力的压制着体内,那流逝的愈发快速的灵力。

    只是,无论众人如何压制,也只是让其体内的灵力,流逝的速度略有减缓罢了,根本不能做到阻止。

    “项回哥哥……”轩辕紫萱盘坐在轩辕洪斌的身后,神情怔然的望着项回,相比于其余众人的惊慌,其心中反倒是担忧更盛。

    “该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韩雪松盘坐在轩辕紫萱的身旁,目露忧怒之色的望着项回,心中的惶恐,逐渐的高攀而起。

    “项回……”秋月与李元弘兄妹二人,盘坐在韩雪松的左侧,但见三人,在目露担忧的深深望了一眼项回后,便立时闭上双眼,将意识沉浸入心神之内。

    “这不是道丹!”

    菲儿眼角微眯的凝视着项回的身影,惊疑不定的在心中低喃道:“道丹,根本不会身具这等,吞噬天地之力和他人灵源的异能!”

    ……

    项回双目无神、瞳孔涣散的望着自己的腹部,声音哑涩的低语道:“这……是什么……”

    此时此刻,项回体内的灵力风暴,已然消散无形,但在其丹田世界的中心、那灵力风暴曾经狂涌而至的地方,却悬浮着一颗凹凸不平的青色丹丸!

    那丹丸仅有一节食指大小,其外散发着柔和的碧光,其体在有律的震颤中,逐渐的圆润饱满。

    砰砰!砰砰!

    随着那丹丸有规律的震颤,场中回荡的闷响之声,在共鸣中也愈发的密集;地面的沙尘,在随声震颤中层层拔高,众修在惊慌不定中,体内灵力不断流逝……就连场内的虚无,也在那轰鸣中,开始微微的震颤而起。

    轰!

    某一瞬,那闷响之声骤然一顿,而后轰然转化成一声震天的轰鸣。此声沉重如雷,直将整个无幽之地,都震动的微微一颤!

    呼!

    片刻后,但听呼的一声闷响,在场内的众人,顿感呼吸一窒之时,整个无幽之地的天地之力,竟在刹那间消失一空!

    与此同时,乌木城,城主府内。

    张元化双目紧闭的盘坐在床榻之上,在其体外,赫然盘绕着数十道水流。

    那水流透澈湛蓝,其上散发着丝丝凉意,如同灵蛇般盘绕在张元化身外,而后在张元化心神的控制下,一道接着一道的汇入……横陈在张元化双膝上的碧水刀内!

    随着那水流的汇入,那碧水刀上,渐渐亮起湛然的蓝光,而后慢慢散发出一股彻骨寒心的冰寒之力!

    而在那冰寒之力出现的同时,张元化的身体之上,也慢慢的升腾起阵阵寒气。那寒气内的寒力之强,足将张元化身周三尺内的空气,都化成冰雾!

    噗!

    然而,就在那最后一道水流,也即将汇入碧水刀的刀身之时,张元化却是突然身躯一震,而后在双目陡然怒睁间,张口喷出一道湛蓝的血箭!

    砰!

    那湛蓝的血箭,激射至张元化对面四丈外的墙体之上,在将那厚达一尺的墙壁轰碎后,化成一滩湛蓝的寒流,将墙体上那巨大的窟窿,慢慢的冰封。

    而此时,正是无幽之地内,天地灵力的消失之时!

    张元化面沉如水、目光阴冷的望向蛮兽山的方向,面上渐渐覆上一抹狰狞,而后咬牙切齿的恨声说道:“不管你是谁,这扰修断悟之仇,张某记住了!”

    ……

    蛮兽山内。

    嗡!

    就在那天地之力消失之时,但见项回僵硬的身躯,突然剧烈一震,而后从其体内,骤然的传出一股让人惊心动魄的波动!

    那波动无形、目不能视,却让盘膝在地的轩辕洪斌等人,在心神陡然悸动间,猛的睁开瞳孔微颤的双目。

    菲儿眼角收缩的凝视着项回,声音干涩的低喃道:“这气息……”

    与此同时,项回体内。

    嗡!

    嗡鸣回荡间,那丹丸骤然停止了震颤,而后散发出刺目的青光。

    在那青光中,那弹丸的形体,开始飞速的饱满,仅仅是片刻间,那弹丸已经大半圆润。而随着那丹丸的变化,项回体外散出的波动,也愈发厚重起来。但随着那丹丸的饱满,其外那刺目的青光,却也在飞速的暗淡消逝。

    呼!

    片刻后,那迅速饱满的丹丸突然一颤,而后在陡然静止中,其上刺目的青光,也瞬时的消逝殆尽。在那青光消散之后,那已七分饱满的丹丸,也仿佛失去了支撑的能源,瞬时的沉寂下来。

    嗡!

    但在经过短暂的沉寂之后,那弹丸却又再度一震,而后陡然散发出一声,传遍整个无幽之地的嗡鸣之音!

    呼!

    下一刻,在整个无幽之地内的所有修士,纷纷大惊失色、心神震动之时,无幽之地的外界、那方圆千丈内的虚空,在骤然的微微一震后,其内所存的天地之力,瞬时为之一空!

    在其内灵气消失之后,那方圆千丈的虚空,顿时为之一黯,此情此景,如同有一张无形的巨口,在悄无声息的咬合中,将其内本就淡弱的色彩吞入口中。

    在无幽之地外界的灵气消失之时,项回体内丹丸,突然微微一颤,而后再度散发出刺目的青光。

    呼……

    刺目的青光中,那丹丸飞速的饱满,仅仅片刻后之间,其体便已饱和至九成,看其状况,怕是不出几个弹指,便能完全的圆润饱满。

    轰隆隆!

    然而,就在那丹丸形体圆润、将近饱满之时,但听轰隆一声撼天巨响,蛮兽山上方的苍穹上,却突然的惊裂出一片庞大的裂洞!

    那片裂洞庞足万丈,其内漆黑无比、难视其内所存,其外漆黑的裂隙,如同如沟壑江流,其内散发出的气息,让无幽之地内的所有生灵,都顿感心神悸动、灵魂震颤!

    见状,菲儿目中的彩瞳,顿时为之一缩,接着突然抬手抓住身旁的轮椅,而后但见其形体一虚,两人连同身外的彩障,顿时从原处消失不见。。

    呼!

    下一瞬,但听呼的一声闷响,菲儿与那轮椅男子,赫然在千丈外闪现而出!

    菲儿眼角收缩的凝视着苍穹的裂缝,贝齿轻咬着下唇,心神内渐渐覆上一层阴云。

    “苍茫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