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63章 死撼!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轰隆隆……

    在降下千丈灭雷后,苍穹中的裂缝内,传出低沉深远的轰鸣之音,却是并未再有缩动,而是慢慢的平息下来。

    “……”

    天坑中央,项回头颅低垂、双手撑地的跪伏在地,其发成灰散落,其体焦枯如尸,其人声息,已经微弱的将近断绝……便是其体内,那刚刚愈合如初的经脉和脏腑,也都变得残破不堪、焦枯欲灭。

    “项回哥哥!”轩辕紫萱花容失色的望着项回的身影,心中急如火烧、忧心在焚,若非轩辕洪武在旁牵制,其早已飞身而出。

    “项回!”秋月目光颤抖的望着项回,娇躯微颤的发出一声惊呼。

    “蛔虫!”韩雪松瞳孔收缩的望着项回,而后猛的转过目光,目露担忧成怒的看向坠地的韩天霸,声音急促的大喊道:“天霸爷爷,求你救他!”

    “住口!”闻言,韩天霸的细眉,顿时倒竖而起,而后目露火光的震喝道:“若能救他,还用的着你来多言!此雷乃灭世之物,若旁人擅自干预,只会引发更大的灾变!”

    “可……”闻言,韩雪松心中一急,就要开口反驳,但却在韩天霸目中精芒一乍间,顿时收声不言,而后牙关紧咬的转目望向项回,双拳渐渐紧握而起。

    韩天霸目光阴沉的望着苍穹裂缝,牙关紧咬的在心中默道:“老项头,你别怪我,老夫实在是有心无力……”

    ……

    菲儿目光闪烁的望着项回的身影,声音复杂的低喃道:“极丹,又岂是寻常之辈,可以凝结之物……”

    语毕之后,菲儿默然的摇了摇头,而后抬手挥散身外的屏障,转目环顾向一片狼藉的山谷。

    “唉……”

    片刻后,菲儿神情黯然发出一声轻叹,而后语气怅然的说道:“你们,好自为之罢。”

    语毕之后,菲儿慢步走到轮椅之后,而后推动轮椅,转身向着北方的山壁缓步走去。

    轰隆隆!

    然而,就在菲儿转身离去之时,那震天的轰鸣之声,却是再度响起!与此同时,那本已平息的裂缝内,又再度浮现出一道黑雷!

    那道黑雷庞足万丈,其最宽之处,赫然达到九丈之粗。相较于前两道黑雷,此雷不但形体更大,其上散出的毁灭之息,更是第一道黑雷的千倍不止!

    轰!

    在那黑雷浮现的一瞬,非但谷内地表轰然下沉,就连轩辕洪斌等人栖身的屏障,也在剧颤中惊现无数裂痕!而轩辕紫萱等数名少年,更是身躯猛地一僵,而后砰然的栽倒在地!

    砰!

    与此一瞬,转身离去的菲儿,突然娇躯一震,而后连同那轮椅上的男子,砰然的坠落在下沉的地面之上。

    嗡!

    在落地一瞬,菲儿的身外,顿时扩散出一片浓郁如浆的五彩屏障。

    在散出屏障之后,菲儿猛地转过目光,望向苍穹的裂缝,眉宇微凝的咬牙说道:“怎么可能……那孩子,分明已经灵消魂散、生机俱毁,根本不可能再有存活之道,为何灭雷还会降临!”

    轰隆隆!

    裂缝中,那万丈黑雷在出现后,形体略有一震,而后轰然调转锋芒,遥遥的锁定向项回的立身之处。

    轰!

    在那黑雷震颤之际,其上骤然传出一股绝强的压迫之力。

    呼!呼!

    在那压迫之力降临的一瞬,突听数声轻微的闷响之音,轩辕紫萱等少年的身上,却纷纷散发出各色的光芒。

    那些光芒,在众少年身外极速的交错盘绕,仅仅在眨眼间,便凝现出一个微型的屏障,将几人分别的笼罩在内。其中,轩辕紫萱身外的屏障,竟在成型之后一分为二,将其身旁昏厥的秋月,也守护在内……

    与此同时,在众少年身外屏障成型的一瞬,那灭黑上的压迫之力,也轰然的降临而下。

    轰!

    此力之强,足将谷内的地表,生生的压沉十丈;轩辕洪斌等人所在的屏障,更是在骤然一震中,轰然的破灭成空!甚至其中有不少人,在那重压临身之下,顿时烂成一滩肉泥的迸溅而开!

    嗡嗡……

    与此一瞬,轩辕紫萱等人身外的微型屏障,也闪烁其刺目的光芒、荡起微弱的涟漪和波纹。若非得益于这些微型屏障,相信轩辕紫萱等人,也定然难逃化成肉泥的下场。

    嗡!

    在那压迫之力下,菲儿身外的彩障,也泛起强烈的涟漪,便是身处其内的菲儿,也在面色突然一白间,被那重力震退数步!

    砰!

    踉跄后退中,菲儿脚尖一踏地面,强行的止住身形,而后猛地抬起面容,死死的盯着空中的灭雷,贝齿紧咬着下唇、声音艰涩的低喃道:“威压……”

    轰!

    说时迟、那时快,但听轰隆一声撼天巨响,那裂缝内的灭雷轰然降临,瞬时的轰击在项回身上。

    “凌天剑域!”

    在冲击扩散的一瞬,但见轩辕洪斌身躯一颤,其体内骤然爆散出,上万柄紫气缭绕的轩辕古剑。

    那万柄古剑,在轩辕洪斌等人身外飞速盘绕,组成一个巨大的剑体屏障,密不透风的将轩辕洪斌等人圈守在内。

    轰……

    在那灭雷的余波冲击下,谷内的地面,在深远的轰鸣中消失数丈,而那展露而出的新土,也在那冲击扫过之时,悄然的覆上了一层腐朽的灰白之色!

    ……

    天坑正中。

    “呃……”

    项回双手撑地的跪伏在地,而后焦躯一震,猛地呛出一口黑血。

    此时此刻,外在看来,项回已经不成人形,完全就是一具腐朽的焦尸!

    而在项回丹田内,那已经圆润饱满的青丹,也在将新生的灭雷吞噬后,愈发的凝实起来。

    嗡!

    那青丹在不断的凝实中,其上散发出无尽的青光,在那青光的普照下,项回体内破灭殆尽的脏腑血肉,眨眼间便要又凝聚而出,宛如新生一般。

    但,那青光却仅仅持续了一瞬,便在骤然一闪间,瞬息的转化成吸人眼目的黑光!与此同时,那颗青丹,竟也同时的化成了黑丹。

    在那黑光散出之时,项回体内新生的脏腑血肉,顿如遭遇烈阳的冰雪般,开始迅速的消融,又在眨眼之间,恢复了先前的灭亡之象。

    嗡!

    然而下一瞬,就在项回体内血肉生机殆尽之时,那黑光却又骤然一黯,而后转眼恢复成青色。与此同时,项回体内的血肉,又再度的开始飞速的愈合。

    但下一刻,那青光却又瞬息消散,被重新归来的黑光,尽数吞噬……

    青光起,血肉生,黑光散,生机焚,项回的经脉血肉,在那青黑两光,愈发频繁的交替中,在不断的枯死、又飞速的愈合中,渐渐散发出一股……寂灭的气息!

    ……

    轰隆隆!

    苍天剧震中,那苍穹的裂缝,突然剧烈一震,其内骤然浮现出,三十三道万丈的黑雷。

    轰!

    随着黑雷的浮现,谷内的地面,在剧震中轰然下沉,菲儿身外的彩障,在剧震中泛起更加强烈的涟漪,轩辕洪斌身外的剑阵屏障,骤然的缩拢三分之一……

    菲儿目光微闪的凝视着坑中的项回,声音略有艰涩的自语道:“怎么可能……他竟凝出了极丹的雏形!”

    轰隆隆!

    轰然巨响中,裂缝中的三十三道黑雷,突然齐齐一震,而后遥遥锁定向下方的项回,就要降临而下。

    “你……是谁……”

    项回双手伏地的跪伏在地,其涣散黯淡的瞳孔内,渐渐亮起一点幽芒,而后口中黑血四溢、声音艰涩沙哑的低喃道:“凭……什么……让我下……跪……”

    话语间,项回目中的神光陡然聚拢,而后十指紧扣地面,面目狰狞的扬天嘶吼道:“凭什么!”

    怒吼中,项回突然抬起双拳,猛地一捶地面,竟单凭肉体之力,从深达数十丈的巨坑中……飞冲而出!

    砰!

    砰然闷响中,项回身下一丈内的地面,瞬时的碎裂塌陷,而那焦黑如尸的项回,则如同一道冲天的炮弹般,向着那苍的穹裂缝直冲而上。

    轰隆!

    在项回突然冲出的一瞬,那裂缝中的灭雷,仿佛受到挑衅般,顿时发出一声撼动天地的轰鸣,而后瞬时降临在项回的身上。

    轰!

    震天巨响中,那飞冲而起的项回,顿如一道黑色的流星般轰然坠地。其落地产生的冲撞之力,竟在天坑内,又轰炸出一个百丈方圆的巨坑。

    漫天风沙中,百丈巨坑下。

    “咳呃……”

    项回双手撑着地面,口中不断涌出幽青色的血液,其双腿的膝盖,仅差一寸便触碰在地。

    “我项回……从来……都不遵守世规……”

    项回双目无神的望着自己的双膝,嘴角挂着僵硬的苦涩,奄奄一息的低喃道:“我这……一生中,未……拜过苍天……未叩过大地……也未……跪过家祖……”

    低喃中,项回目中涣散的瞳孔,陡然的再度聚合,其焦枯的躯体,也在震颤中迅速饱满的鼓起。

    “以前如此……以后,也是如此!”

    与此同时,项回突然扬天发出一声沙哑的嘶吼,而后再度冲天而起,迎向那裂缝内蓄势待发的,六十六道万丈的灭雷。

    轰隆!

    震天巨响中,轩辕洪斌身外的剑阵屏障,顿时再缩一半,其内的万柄古剑,顿时碎灭数百柄;菲儿身外的彩障,在剧震中惊现众多裂痕;而项回,也再一次的,被那灭雷轰落在地……

    “这世间……”

    项回双手撑地,身躯痉挛的趴伏在巨坑内,意识模糊的低喃道:“没有人……能够让我……跪拜……”

    “也没有人……值得……让我跪拜!”

    片刻后,但听一声震扬起沙尘的嘶吼之声,项回又再度的冲出巨坑,向着苍穹的裂缝迎面冲去。

    轰隆隆!

    在项回冲出巨坑之时,那苍穹的裂缝,突然剧烈一震,而后在其范围轰然缩拢间,其内慢慢的凝现出,九十九道万丈的灭雷!

    但那九十九道黑雷,在出现后却并未降临而下,而是在轰鸣游走中,向着正中心的那道灭雷并拢汇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