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64章 菲儿的本体!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巨响声中,那九十九道灭雷,发出漆黑的电火,而后慢慢的融汇成一。但那作为主体的灭雷,在将其余灭雷尽数融汇后,其体非但没有膨胀,反而在急速的缩小。

    轰!

    那灭雷凝缩的速度极快,仅仅眨眼间,便散去庞大的身躯,而后化成一道丈许的黑色雷电。

    轰……

    在那丈许灭雷出现的一瞬,但听一声极其悠远、厚重的轰鸣之声,那丈许的灭雷,在微微的震颤中,竟诡异的转变成猩红之色!

    轰!

    在那黑雷转血之时,轩辕洪斌身外的剑阵屏障,顿时剧烈一震,而后在轰然缩拢中,其内的万柄古剑,顿灭七千!菲儿身外的彩障,也在同一时间,惊现出无数裂痕、几近破灭!

    而那冲天而起的项回,也在那黑雷转血之时,就被其上散出的滔天之威,瞬时的镇压而下!

    “全力护阵!”

    轩辕洪斌等十数名化境之修,目光颤抖的望着那血色雷电,而后将自己的修为,疯狂的注入剑阵之内。

    轰!

    在汇聚众人之力后,那仅余的两千余柄古剑之上,顿时散发出浓郁的紫黑之气,而后在飞速的旋绕中,形成一片紫气缭绕的剑影屏障,将其内众人尽数笼罩在内。

    “哼!”

    见状,菲儿神情凝重的发出一声冷哼,而后迅速抬起左手,按压在身前的彩障之上。

    嗡!

    下一刻,随着菲儿目中彩瞳的微微一扩,那裂痕密布的彩障,瞬时便愈合如常。非但如此,那彩障较之先前,无论是其厚度、还是彩光,都厚重了数倍不止。

    在将彩障修复之后,菲儿动作平缓的收回左手,而后神情凝重的凝视着那道血雷,声音略微干涩的低喃道:“苍茫沥血,噬魂血雷……”

    话语中,菲儿突然抬脚迈步,而后穿透身前的彩障,在彩障之外停立下来。

    菲儿转目扫了一眼前方的天坑,而后抬目凝视着血雷,声音波澜不起的低喃道:“极丹,乃是与苍茫争命的极端之物,想要将其抹杀,只有在其孕生之初方可,一旦其形体汇聚,再无法灭除……可这灭雷,却在极丹成形之后才出……”

    “事至于此,再降这噬魂血雷,除了能将此子抹除之外,就只会沦为极丹的补品罢了!”

    思绪变动间,菲儿的双眸渐渐闪烁起来,而后将目光投向巨坑内,那奄奄一息的项回,心绪丛生的低喃道:“既如此,这到底,是欲毁丹,还是予其造化……”

    与此同时,但见裂缝内,那丈许的血雷,突然形体一颤,而后如同一柄倒悬的血箭般,向着坑内的项回极速坠下。

    嗡!

    那血雷降临的速度,虽说与先前的灭雷相比有所不见,但却同样不慢,因为未到一息,其体便已骤降三千丈。

    在那血雷降临的一瞬,非但谷内的地面,在剧震中节节下沉,场内还悄然降临了一股,让人灵魂颤粟、心神静止的威压!

    砰砰砰!

    与此同时,只听一串密集的闷响声,轩辕洪斌身外的剑阵屏障内,那两千余柄古剑,顿时碎灭近半!

    “该死!”

    见状,韩天霸牙关一咬,而后但见其抬手一挥,那剑阵屏障的上空,顿时凝现出一尊巨大的青铜古钟。

    那古钟悬浮在剑阵之下,在飞速的自转中,急剧的膨胀外扩,眨眼间便化成十数丈大小,而后轰然落地,将剑阵内的众人镇守在内。

    嗖!

    与此同时,在那青铜古钟落地的一瞬,李鸿飞突然飞身而出,飞至古钟的钟壁前。

    钟壁前,李鸿飞迅速的抬起双手,掌心向上的在胸前十指交叉,而后双手拇指交触、掐成方底三角的山印诀。

    嗡!

    在那印诀形成的一瞬,但见李鸿飞目中金光一闪,其双手之上、那山印诀内,顿时散发出刺目的金光。

    在那金光出现的一瞬,古钟内的虚空微微一颤,境内所有残存的物质,都顿时为之一静!便是其内众多化境修士,也在声息一窒间,目中出现了短暂的静止!

    “凝!”

    在那金光浓郁至极之时,李鸿飞双目怒睁的发出一声低喝,而后双臂的猛地前推而出。

    呼!

    下一刻,但听呼的一声轻响,李鸿飞山印内的金光,顿时从其内爆射而出,融入古钟的钟壁之内。

    咣!

    在那金光融入后,青铜古钟顿时为之一震,而后在钟鸣回荡间,其上陡然闪烁其耀眼的金光。在那金光亮起的同时,那古钟却是形体一虚,而后在突然的通透中,其壁障的内外,分别凝现出一层丈许的金色光障。

    见状,其余中修也顿时出手,在古钟内挥散出层层的界障,而后祭出自身的法宝,幻化成道道防护。

    这一切说来话长,但实则用时极短,在众人祭宝完成防护后,那血雷也才骤降四千丈而已。

    “哼!”

    与此同时,但见彩障外的菲儿,突然目中一凝,而后竟是突然的飞身而起,向着那道血雷迎空冲去!

    呼!

    迎空而起中,但见菲儿的娇躯,突然产生一刹的虚幻,而后眨眼从空中消失。

    可下一瞬,山谷内,却突然传出一声震荡虚无的巨吼之声!而在那巨吼传出之时,在那极速降临的血雷、斜下方的千丈外,却突兀的闪现出一只……庞若高山的巨兽!

    吼!

    那巨兽长近千丈、高足数百丈,其形体修长,形如白狐、面似狸猫,周身毛发白若柔雪,其目中的双瞳,赫然是五彩之色!

    除此之外,在此兽的眉心处,还嵌着一块相对小巧、状似狐首的白色骨片。

    此兽,正是菲儿所化!

    吼!

    虚无震颤中,菲儿獠牙外露的发出一声嘶吼,其庞大的身躯外,骤然散发出无尽的彩光。

    此时此刻,那血雷带着无尽威势,从天极速而降,其所经之处,虚无开裂、威压震天;菲儿化身为兽,带起遮天的彩光直冲而上,其所经之处,虚空震颤、气流四溢!

    此情此景,如同两颗彗星夹角相逢,即将产生瞩目世间的碰撞。

    轰!

    与此同时,在菲儿化身为兽的同时,但见轰的一声闷响,那天坑内,轰然冲出一具衣不遮体的焦尸。

    此人,正是项回无疑。

    嗡!

    项回面部狰狞的望着那道血雷,而后但见其右拳一握,其身外周遭,陡然凝现出数万道丈许的风刃。

    那风刃通体碧青,其上青黑两色光芒交替闪现,在极速的飞旋中轰然聚拢,而后形成一道庞大的风钻,带着项回向着那血雷直冲而去。

    吼!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项回冲出巨坑之时,菲儿巨大的右爪,已与那血雷转瞬相触。

    在两者相触之时,菲儿与那血雷同时一静,但在短暂的静止之后,两者相触的中心处,却散发出一股透明的波纹。

    咔咔!

    那波纹斜斩在高空之中,如同湖面涟漪般,将菲儿与血雷分割而开,其所过之处,虚无剧烈震颤,裂现出无数裂缝!那裂缝如同鸿沟,其内不断的外溢出,细若烟丝般的灰白色气流。

    那气流之内,蕴含着恐怖的破败和腐朽之力,但见那气流溢出之时,其周遭的虚无骤然黯淡,而后在扭曲中,开始诡异的瓦解消失。

    嗡!

    那波动扩散的速度极快,转瞬便蔓延万丈,其斜向下扩散的一端,瞬时斜斩在蛮兽山的山壁之上。

    扑!

    但听一声刀刺皮革般的闷响,那阻挡风暴、隔绝灭雷的五彩山壁,竟被那扩散而下的波动,斜削而断、轰然滑落!

    吼!

    波纹回荡中,菲儿兽目怒睁,在身躯剧颤中,被那血雷散出的威压,缓慢的镇压下降。而此时,项回所化风钻,才刚刚邻近两者下方的千丈……

    嗡!

    两方对持中,那血雷突然微微一震,其上散出的威压,顿时暴增千倍不止!

    “什么!”

    在血雷之上威压暴增之时,菲儿目中瞳孔一缩,其庞大的身躯,顿时从高空中消失不见。

    啨!轰!

    下一瞬,但听轰的一声震天巨响,在那巨坑旁的地面上,顿时扬起一道庞大的尘柱。

    轰!

    同一时间内,在那尘柱突起之时,但见地面上,那彩色屏障形体一颤,瞬时的消散无形;轩辕洪斌等人身外的剑阵,也瞬时的破灭当空,而后露出其内的青铜古钟。

    咣!

    但那青铜古钟,也在剧烈的震颤中,惊现出无数的裂纹,而后在三息之后,砰然崩解!随后是其内,那十数名华境修士散出的层层屏障,和那五光十色、波动惊人的法宝……

    呼……

    直至最后,待那冲击之力消散之时,轩辕洪斌等人的身外,就只剩下一道薄薄的光幕……

    与此同时,在失去菲儿的阻挡之后,那血雷顿时降临而下,以更快的速度向着项回爆射而去,仅仅眨眼之间,此雷便骤然邻近,项回所化风钻的上方十丈。

    “想杀我,没那么容易!”见状,项回目中狞光一掠,而后迅速的右手握拳,向着那血雷迎面轰去。

    呼轰!

    在项回挥拳直上之时,但听轰的一声滔天闷响,项回身外的庞大风钻,顿时爆射而出,轰撞在那血雷之上。

    轰轰!

    两者相触的一瞬,那庞大的风钻,在通体剧震中,其内飞旋的风刃,顿时破灭大半。而后又在下一个瞬间内,骤然的爆散于空,化成一股狂猛的气浪,从两者的交触点内激射而出。

    此情此景,如同一个巨大木钻,在钻磨一根细针时,非但没有将对方钻毁,反而自身尽数的消磨殆尽。

    于此一瞬,在那风钻破灭之际,那血雷再无所阻,瞬间的擦过项回的右拳、逼临项回脑门的前方一尺,眼看就要刺到项回的眉心。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原本面目狰狞的项回,却在突然产生一刹的静止后,其怒睁的双目中,竟突然散发出浓郁的彩光!

    而在那彩光浮现的同时,项回的眉心之内,更是诡异的探出一根纤细的玉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