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65章 斗笠人再现!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天道之梦,梦乱时空,剥离!”

    电光火石间,但听一声无迹可寻的、清冷的低喃之声,那自项回眉心探出的玉指前方,陡然亮起一点针尖大小的彩色光点。

    在那光点出现的一瞬,那道血雷也刹那来临,而后悄无声息的……没入了那玉指前方的光点之内。

    呼……

    在那血雷没入光点之后,但听呼的一声微响,那玉指也在微微一颤间,与那光点慢慢的消散于空。

    “呃……”

    在那血雷、玉指和光点消失的同时,项回目中的瞳孔,顿时为之涣散,而后身躯僵硬的向下坠落……

    轰隆隆……

    在那血雷消失之后,苍穹之上的裂缝,也在轰隆剧震中,渐渐自愈并和,不消片刻,苍穹之上便恢复如初……

    若非众人亲眼所见、亲身经历,根本看不出此方苍穹,曾发出现过坍塌裂陷的痕迹。

    地面上,右侧的巨坑内。

    “吭!”

    在那血雷消失的同时,已经恢复人形的菲儿,突然面色一白,其动人的嘴角内,悄然的溢出一丝彩色的血液。

    ……

    与此同时,蛮兽山上方,数百万丈的虚无之上。

    此时此处,在这万般俱寂的虚无中、世修所能飞升的至高点之上,正有一名青年男子,向着蛮兽山极速降临!

    那青年身着黑色战袍,其人黑发黑眸,面相坚毅硬朗、眉宇暗含冷煞;在此人的身外,燃烧着遮天的黑火,那黑火庞足万丈,在其体外模糊的构造出……一尊庞大的狼形虚影!

    此人,正是那无名宫殿内的青年——舜!

    “哥哥……”

    舜目光坚定的凝视着下方,那在眼中极速扩大的岛屿,语气沉静的低喃道:“我带你回家!”

    舜的速度极快,眨眼便是千里而过,如同一道黑色的陨石般,从星空之上,向着蛮兽山谷直落而下。

    ……

    蛮兽山内。

    嗖……

    略有刺耳的音鸣中,项回毫无所动的、愈发快速的自高空坠落。

    此时此刻,项回的目中没有丝毫光彩,听闻不见丝毫的声息之气,其面上的神情,也保持着前一刻的狰狞……其人,已经完全陷入了假死状态。

    但随着项回进入假死,其丹田内的极丹,那外散的青黑之芒,却开始更加频繁的交替!甚至在某一瞬,那交替不休的青黑之芒,竟产生了那么一瞬的交融!

    见状,轩辕洪斌兀自颤抖的目光,顿时为之一凝,而后从原处飞身而起,向着坠空的项回疾飞而去。

    嗖!

    轩辕洪斌的速度极快,瞬息之间,便横渡了千丈虚空,接近了急坠而下的项回。

    在接近项回身外一丈之时,轩辕洪斌身形一顿,而后动作平缓的伸出右手,就要接住落来的项回。

    “这!”

    然而,就在轩辕洪斌的右手,即将触碰到项回的身躯之时,轩辕洪斌却是突然瞳孔一缩,而后迅速的收回手臂,转而在身前挥手凝现出一个紫色的光罩,将落来的项回笼罩在内!

    轩辕洪斌瞳孔收缩的盯着自己的指尖,心神震荡的低喃道:“这是……寂灭之息!”

    此时此刻,轩辕洪斌的食指指尖,正在由血气十足的红润,慢慢的变成病态的惨白!

    呼!

    与此同时,就在菲儿口溢血丝、轩辕洪斌接掌紫色光罩之时,在那名因为彩障破灭、而被孤立出来的轮椅男子的身前,却突然浮现出一道身着黑衣、头戴斗笠的身影!

    “……”

    斗笠人斗笠微垂的望着身前的男子,而后突然抬起右手,用食指快速的点向对方的眉心。

    在那斗笠人现身的一瞬,菲儿顿时目光一颤,而后猛的转过身形,望着斗笠人的背影,声音惊颤的呼喊道:“不要!”

    声未远扬,菲儿已经从原地消失,骤然在那斗笠人身后的百丈外,闪现而出!

    但此时,那斗笠人的指尖,已然触碰到那男子的眉心。

    “不!”菲儿目光颤抖的望着斗笠人的指尖,发出撕心裂肺的惊呼声。

    呼!

    在斗笠人的指尖,触碰到那男子眉心的一瞬,突闻呼的一声轻响,在那斗笠人一触即收的指尖前、那男子的眉心处,突然的燃起一团紫黑色的火炎!

    那紫炎虽说是火,但却毫无火温,其体颇有质感,乍一看下,倒是更像流沙多一些。

    呼……

    那紫炎在男子的眉心中,飞速的翻涌汇聚,仅仅在眨眼之间,便交织汇聚成一枚紫黑色的繁杂符纹,悄然的刻印在男子眉心之上。

    “焚魔虚火,是我的……”见状,斗笠人强压住心中的振奋,而后再度伸出右手,手指微颤的扣向那枚火纹。

    然而,就在斗笠人将要扣住火纹之时,那男子原本微合的双目,却在突然的微微一颤间,骤然的怒睁而起!

    在那男子怒睁的双目中,燃烧着奇异的紫炎,将其双目映衬的如同火炉。

    轰!

    在那男子怒睁双目的同时,但听轰的一声闷响,那斗笠人突然身躯一震,而后顿如遭受重击的倒飞而出。非但如此,在斗笠人倒飞而出之时,其身躯之上,竟诡异的燃起一团紫火!

    那紫火在燃起一瞬,便轰然的暴涨而起,如同一张火口般,将斗笠人整个身躯都吞噬在内。

    这一切说来话长,但自斗笠人出现,直至此刻附火而飞,也就短短一息而已。不过,那斗笠人实在运背,因为其倒飞而出的方向,正是菲儿急冲而来之处……

    砰!

    下一刻,但听一声沉闷、并伴有骨骼碎裂的闷响,那倒飞而出的斗笠人,突然身躯剧烈一震,而后在腰腹畸形的曲折间,被愤怒而至的菲儿,一袖扫飞至千丈之外。

    呼……

    在菲儿退敌归来之后,那轮椅男子的身上,竟也毫无预兆的燃起浓郁的紫火。

    “不,不!”

    菲儿蹲立在男子身前,双肩颤动的抓着对方的手掌,目中痛苦泛滥、面上泪痕如帘,其悲其痛,直让人为之心碎。

    与此同时,千丈外的半空中。

    砰!

    倒飞中,斗笠人突然身躯一挺,而后抬脚一踏虚空,在身躯前倾的向后滑行出十丈后,才强行停下身形。

    “噗!”

    在稳住身形后,那斗笠人身躯一震,其斗笠的帘幕内,陡然射出一道血箭!

    但那鲜血还尚未远离,其上却陡然燃起紫色的火炎,而后被那突起的紫火,焚燃殆尽的消散于空!

    此火,竟如此诡异!

    但令人感到惊异的是,那身处紫火之内的斗笠人,却根本毫发未损!

    在鲜血焚灭之时,斗笠人突然抬起右手,而后双指成剑的竖在胸前,低音低沉的叱喝道:“化!”

    呼!

    下一刻,但听呼的一声闷响,斗笠人体外那翻涌不止紫火,竟在突然的微微一颤后,开始缓慢的熄灭!

    见状,斗笠人慢慢垂下手臂,而后微微垂下目光,遥望着那轮椅上的男子,声音沙哑的低喃道:“无火之温,却能燃魂烧神、焚欲灭魔,焚魔虚火果然名不虚传!”

    话语间,斗笠人目光偏转,望向蹲在那男子身前的菲儿,而后语气低沉的轻喃道:“洪荒之兽,白骨苍狸……”

    “此事已不可为……”

    片刻后,斗笠人摇头发出一声叹息,而后在身形渐渐的虚幻间,慢慢遁入虚空之中。

    ……

    呼……

    紫火焚燃中,那男子整洁的战袍,开始慢慢的扭曲褪化;其血气方刚的面庞,渐渐变得苍白,慢慢显现出,众多的血印和伤痕;其下身的黑裤,在模糊扭曲中,渐渐裂开无数的血口!

    片刻后,那男子上衣尽消、下身衣着也回归残破,露出其下,那血痕密布、伤口累累的健壮上身,和同样伤痕密布的下身……

    见状,菲儿目中露出深深的绝望,而后仰面朝天的发出一声痛苦的长啸。

    “呀啊!”

    “……”望着远处,那扬天痛啸的菲儿,在场的天界之修,尽都沉默下来。

    “原来此前,我等一直都处于她的幻境之中……”轩辕洪斌神色复杂的望着菲儿的背影,其早已冰冷淡漠的心境,悄然泛起一丝伤感的涟漪。

    初入山谷之时,轩辕洪斌对菲儿,有的只是愤恨,和被其潜藏在心的恐惧!这恨,源自那些被杀的散修;这惧,源于菲儿的强大……

    灭雷降临时,菲儿那句既往不咎的“好自为之”,在让轩辕洪斌心中高悬的重石,得以重新落地之时,也将其心中的愤恨,逐渐的淡化隐藏……

    因为在轩辕洪斌内心深处看来,尽管其不愿意承认,但己方之所以陷入如此境地,这一切的源头,归根到底还是在,自己等人的身上。

    而在众人生死攸关之际,菲儿的突然出手,在让轩辕洪斌愤恨尽消的同时,也让轩辕洪斌对菲儿,由衷的产生出一股……敬畏之心!

    古往今来,以强凛弱之辈数不胜数,恩将仇报之人更是多如牛毛,但能在不计前嫌之后,还肯出手相救之人,又有几何?

    此时此刻,轩辕洪斌脑海中,仿若又浮现出不久前,菲儿在举目环顾这残败之谷时,其目中那潜藏不住的落寞,和悲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