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66章 舜临!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片刻后,轩辕洪斌深吸了一口大气,将心中复杂的思绪收起,而后神情郑重的抬起双臂,向着菲儿的背影抱拳一拜,由衷的低声说道:“前辈此恩,洪斌铭刻心中,他日若有所需,轩辕宗上下,定当义不容辞、悉听尊便!”

    轩辕洪斌的声音不大,也并未灌注修为之力远传,就如同常人的耳畔低喃。仿若此言,并非是说给菲儿听闻,而是轩辕洪斌告诫自己……

    “……”见状,其余之人纷纷目中一动,但却并未张口出言,仍是保持了沉默。

    只是,众人目中的复杂,却愈发的浓郁起来……

    片刻后,轩辕洪斌慢慢挺立身躯,在举目远望了一眼菲儿后,平静的张口说道:“走罢,此间之事,就此作罢。”

    话语间,轩辕洪斌抬手一挥,在身外凝现出一个将身遭的众人尽数笼罩在内。

    闻言,韩天霸目中一动,而后深深的望了一眼远处的菲儿,慢慢的闭上双目说道:“老夫无议。”

    “我等,也无异议。”见状,另外十余名化境修士,也都纷纷应声附和。

    见状,李鸿飞的嘴角微微一动,而后眉头微皱的说道:“那人又如何论处……”

    闻言,轩辕洪斌微微沉默,而后目光幽深的说道:“所谋不成,必会回头,所取不得,定有他动……且此事,也并非我等之命。”

    闻言,李鸿飞也微微沉默,而后转目看了一眼身旁的韩天霸,轻点其头的说道:“如此也罢。”

    闻言,轩辕洪斌微微点了点头,而后轻抬起右手,在身前平平一挥。

    呼!

    下一刻,但听呼的一声微响,场内顿时凝现出一个紫色的光罩。

    那光罩约有十丈方圆,其上闪烁着淡紫色的豪光,将那十余名化境修士,包括那数十名昏厥在地之人,都尽数的囊括在内。

    在那光罩出现之后,轩辕洪斌轻抬起右掌,在身前向上平平一举,那光罩顿时升空而起,而后带着其内众人,向着外界急飞而走。

    嗖!

    那光罩飞行的速度极快,如同一颗出膛的炮弹般,不消片刻便消失在天际线上。

    呼轰!

    在轩辕洪斌等人,消失天际的还不到一息之时,但听轰的一声闷鸣之音,九天之上,瞬时降下一道挺拔的身影!

    此人,正是那横渡星空而来的舜!

    呼轰!

    轰然闷响中,伴随着场内尘土的骤然飞散,舜从苍穹直落而下,平稳的落在了菲儿的身后。

    “哥哥……”

    舜站在菲儿身侧一丈外,目光闪动的望着那轮椅上的男子,面上的神情,逐渐的黯然下来。

    “对不起……是我不好……”

    菲儿将脸埋在男子的双手内,泪流满面、双肩颤动的哽咽出声道:“都怪我,都怪我……”

    此时,一片废墟、满目狼藉的山谷内,未有旁人,仅有菲儿、舜,和那轮椅上的男子。

    但这三人,却是一个掩面啜泣,一个沉默伫立,一个毫无声息……

    而场中悲凉的气氛,也因此,而变得有些怪异起来。

    “命不由我……死亦何憾……”在静默的注视了轮椅男子良久之后,舜闭目发出一声黯然的叹息,当其再度睁开双眼时,目中已经恢复了平静。

    舜面无表情的望着菲儿的背影,声音冷漠的说道:“你走吧,我要带哥哥回去!”

    闻言,菲儿的双肩微微一颤,而后贝齿紧咬着下唇,声音哑涩的说道:“我不走,炙也不想回去……”

    “哼!”

    闻言,舜的长眉顿时倒竖而起,而后目露冷芒的低喝道:“若非是你,哥哥又怎会惨死于此!我未杀你,已是念及哥哥的情分,你休要再无理取闹!”

    话语间,舜抬手一甩衣摆,就要动身上前。

    “我为什么要走!”

    然而,就在舜迈步而动之时,但听嗡的一声闷鸣,菲儿的身上,却陡然的扩散出一个五彩屏障。

    那屏障凝如实质,其上彩芒汇聚如浆,外在看去,根本就看不到其内的任何情形。那屏障,如同一个巨大的彩蛋般,将菲儿与炙笼罩在内,也将踏步欲来的舜,强行的阻隔在外。

    见状,舜冷峻的双目中,顿时燃起诡异的黑火,而后长眉倒竖的怒视着菲儿,怒声震喝道:“你……”

    然而,舜话未出口,菲儿却猛然起转身形,而后隔着屏障,怒视着舜的双目,神情悲切的怒声说道:“该走的是你,是你们!是你们让他变成这样!你们才是害死他的罪魁祸首!”

    “……”闻言,舜面上的神情一顿,顿时为之沉默。

    见对方沉默,菲儿的声息也是一窒,但见其慢慢垂下面容,而后双肩微颤、双手渐握成拳的哽咽道:“你们灭他神魂、碎他魔基,将他残念囚封死身,放逐出轮回之外,如今……你们又要把他从我身边带走,为什么……凭什么!”

    话语间,菲儿突然抬起头来,神色痛苦的咆哮道:“凭什么!”

    滴答。

    菲儿双目怒睁的怒视着舜,目中彩瞳散出锋锐的彩光,其面旁滑落的泪珠,发出清脆的声响,慢慢融入地面之内。

    见状,舜的声息微微一窒,而后下意识的避开菲儿的目光,偏转视线的看向菲儿身后的炙,语气低沉的说道:“这是祖训,无人能违……”

    “祖训……”

    闻言,菲儿目中的光彩,顿时为之一黯,但片刻后,菲儿的嘴角边,却慢慢扬起一抹嘲弄的笑意,而后神色黯然的低语道:“呵呵,与炙相比,祖规又算的了什么……”

    “……”闻言,舜又是声息一窒,而后慢慢的垂下目光,再度的沉默下来。

    “呵。”

    见状,菲儿苦涩一笑,接着回转过身,慢慢的蹲下身形、趴伏在炙的双膝之上,而后抬手握着炙的双手,将脸侧贴在炙的手背上,继而神色悲凉的说道:“他纵有万般罪过,但始终是你们的血脉同族,更是你族的王选,你们怎能如此狠心……”

    闻言,舜的嘴唇慢慢紧抿,但见其在沉默片刻后,突然目光闪烁的张口说道:“炙他,是自愿受罚的……”

    话语间,舜慢慢闭上双目,而后声音沙哑的说道:“若他不愿,又有何人能够伤他性命……”

    “自愿……”闻言,菲儿双手微微一颤,而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只是,即便菲儿闭上了眼睛,却仍然阻挡不住,那满溢而出的泪珠……

    此时此刻,菲儿不言,舜亦未语,两人同是闭目,却都是在炙的面前,选择了沉默。

    良久之后,菲儿慢慢的睁开双眸,而后举目注视着炙的双眼,自言自语的轻声呢喃道:“那时,我身负厄疫之毒,族长婆婆说,只有天火魔莲能够救我,但此物,乃是黑炎魔狼一族至宝,根本无法换取。可我不甘等死,于是用梦境控制了一只穿天兽,悄悄的潜入魔狼堡,准备窃取天火魔莲……”

    “……”舜双眼闭合,静若顽石的伫立在屏障之外,不知其,是沉入了自己的心绪,还是在……聆听着菲儿的倾述。

    “我自以为此计巧妙、无人能察,但在我即将得手之际,却被一个自大狂傲、桀骜无礼的家伙发现……”话至于此,菲儿的嘴角处,慢慢浮起一抹莫名的笑意,其看向炙的双目,也渐渐的迷离起来。

    “那家伙极其无礼,非但对我大肆嘲讽、大加贬低,还将我打回原形、踢出门外,便是那穿天兽,也被其夺取、判为玩宠……”

    “我心怀不甘,又不想栖身等死,于是便潜伏在外,伺机再盗……”

    “但那家伙,不知是实在警觉敏锐,还是故意为之,每每在我将要得手之际,他总会现身而出,在对我大肆嘲讽一番后,再将我打回原形、扫地出门……”说到这里,菲儿的语气中,突然多出了一丝咬牙切齿的味道。

    “直至我疫毒深种的无力盗莲之后,我终于面对现实、不再坚持己见,而是在虚无中寻了一处静地,栖身待死……”

    “可在我疫毒蚀魂之时,他却又带着那只穿天兽,出现在我的面前……这一次,他没有再嘲讽贬低我……”言及此处,菲儿目中的迷离渐渐消散,其绝世的面容上,悄然绽放出一抹幸福的笑意。

    “他驻足观望了我很久,久到我神魂开始消散,久到我已能看到往生……”

    “但在我消亡殆尽之时,他却将那将穿天祭炼,换取我短暂的喘息……”

    “可在我得以残喘之后,他却走了……走了很久、很久……久到穿天兽的生机也都消散,久到我终于闭上双眼……”言至于此,菲儿面上的笑意顿时瓦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浓重到挥之不去的悲戚。

    “但当我再次睁开双眼时,他却又回来了……”

    话语间,菲儿慢慢将脸深埋在炙的手心,而后双肩颤动,声音哽咽的抽泣道:“他死了……”

    嗒、嗒……

    璀璨的彩泪,从菲儿的面颊滑落,而后发出清脆的声响,滴落在炙的手背之上……

    呼轰!

    在那彩泪,干涸在炙的手背上时,突闻呼的一声闷鸣,炙双目内的紫炎,竟突然的翻涌而起,而后……夺目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