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67章 落幕……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呼轰!

    浓郁的紫炎,从炙的双目中翻涌而出,迅速的向着炙的身躯蔓延,仅仅片刻之间,炙的上半身,就被那浓郁的紫炎所覆盖。

    与此同时,就在那紫火夺目而出之时,舜猛然睁开其闭合的双目,而后双目怒睁的望着被紫火包裹的炙,心神震怒的怒吼道:“你做什么!”

    怒吼出声之时,舜霎时挥拳而起,轰击在身前的彩障之上。

    轰!

    震耳欲聋的轰鸣中,那五彩屏障剧烈的颤抖,其上瞬时裂现出无数裂缝,眼看就要碎裂当场。然而下一刻,那剧烈震颤、几欲崩解的屏障,却突然的燃烧起彩色的火焰!

    呼轰!

    那彩焰,并未散出炙热之息,但却将其四周的虚空,瞬息的烧灼成漆黑的空洞!

    “找死!”见状,舜目中狞光一闪,而后再度挥拳而出,向着那彩火屏障直轰而下。

    吼!

    与此同时,但听一声撼天动地的巨吼,舜的身外,骤然扩散出一尊庞足万丈的狼形虚影!

    咔咔咔!

    在那狼形虚影出现的一瞬,整个山谷内的虚空,竟在轰然剧震中,裂现出无数鸿沟般的裂缝!

    那狼形虚影在出现后,猛然垂下巨大的狼首、盯向舜身前的彩障,而后抬起其庞大的前爪,与舜的右拳结合为一,拍向菲儿散出的彩焰屏障。

    电光火石之间,就在舜的右拳骤然临近、那巨爪轰然拍落之时,那孤立的彩焰屏障,却是在突然剧烈一震后,其上本就浓郁的彩焰,竟在眨眼间,骤然的厚重百倍,而后如同一道冲天的火光、又似火山口中的岩浆般,猛然的喷发而起。

    于此一瞬,舜拳临,巨爪落!

    轰!

    在一声强到让人无法听闻的巨响声中,以舜和那屏障的交触点为中心,整座蛮兽山谷,骤然开始了无声的崩解!

    悄无声息中,舜和菲儿身外、方圆三丈内的厚土,瞬时泯灭十丈之深,形成一个环形的深渊;二人身外的虚空,更是在剧震中,轰然的崩解坍塌,显露出其后漆黑的空洞!

    那环形的深渊,以瞬息百丈的速度,向着八方急速扩展;那坍塌的虚无,眨眼便扩展数十丈,将那裂缝狰狞、如同镜面般的虚空,急速的吞噬抹消!

    然而,在这崩天裂地的轰击之下,菲儿身外的彩焰屏障,却仅仅是在剧震中,裂现出数十道裂缝,根本未有丝毫碎灭的现象。且就连那裂缝,也在彩焰的翻涌焚燃中,快速的愈合于完好!

    而此时,那浓郁的紫炎,已经将炙的身躯尽数包裹,而后向着趴伏在炙双膝之上的菲儿,迅速的蔓延覆盖。

    “没用的……”

    菲儿目中的彩瞳,燃烧着璀璨的彩焰,对身外包裹而来的紫炎视若无睹,但见其,神色低迷的趴伏在炙的双膝之上,声音平静的低语道:“你梦中没有此障,又如何能够破除……”

    话语间,菲儿慢慢抬起面容、举目注视的炙的双眼,而后微微牵唇一笑,目露憧憬的低语道:“你说你活的很累,不想为了那寥寥无望的使命了此余生……你说想找一处隔世良地,而后寻一知己,每日坐在云巅之上,看日出日落、看云来云往……”

    言及此处,菲儿目中又是一黯,而后慢慢抬起右手、抚摸着炙的面庞,神色悲殇的低喃道:“彼岸之桥下,奈何不识君……既不能相亲,何苦与君逢……”

    呼轰!

    与此同时,但听轰的一声沉闷之响,菲儿与炙身外的紫炎,在色彩愈发浓郁中,骤然的暴涨而起!但在那紫炎暴涨之时,炙双目中的紫炎,却是在悄然无声中,迅速的泯灭于无……

    “混账!”

    舜面目狰狞的望着屏障内的炙,目呲欲裂的怒吼道:“你敢断送哥哥的轮回之路!”

    怒吼声中,舜顿时挥拳再起,在身外的狼兽虚影,突然开始飞速的凝实中,开始疯狂的轰击着身前的屏障。

    轰!轰!

    随着舜的轰击,谷内的深渊,开始阶阶爆扩,其深度也愈发的高深莫测;那虚空的空洞,也在剧震中,以极快的速度,覆盖整个苍穹!

    但让舜目呲欲裂的是,无论其如何的轰击,其身前的彩焰屏障,却始终不灭……

    呼……

    紫火焚燃中,菲儿目中的彩焰渐渐消散,两人的躯体,也开始渐渐的虚化……

    “轮回漫漫,我怕寻你不到……但在轮回外,我会永伴你身,直至苍茫破灭,直至天荒地老……”

    菲儿神情萎靡的凝视了炙许久,而后慢慢的闭上双眸,将脸枕在炙的双手之上,其动人的嘴角处,渐渐的浮现出一抹满足的轻笑……

    呼轰!

    与此同时,就在菲儿闭目之时,但听轰的一声滔天闷响,菲儿和炙身外的紫炎,顿时滔天而起!

    紫炎暴涨间,那彩焰屏障,顿时泯灭被噬,其外挥拳狂轰的舜,也在狞目发出一声震塌虚无的怒啸后,被那滔天而起的紫炎,吞没在内……

    ……

    良久之后,待紫炎散灭,在那独树一帜的柱台上,已不见了菲儿和炙的身影,独留下一座冰晶轮椅,和一道挺立的身影……

    “哥哥……”舜静若顽石的僵立在柱台上,神情木然的望着自己的右手,目中渐渐泛起晶莹的涟漪……

    而在舜微抬的右手中,赫然静立着一颗紫黑色的玉珠!

    那玉珠圆润晶莹、色泽深沉如墨,其体约有婴儿的拳头大小,在其中心之处,蕴含着一道紫黑色的光源。

    那紫黑色的光源,宛如一个微小的黑洞,外在看去,其形体极其黯淡,仿若只要微微一触,便会散灭归墟,但在其脆弱的形体之上,却散发着一股摄人眼目、噬人神魂的诡异波动!

    而在那光源之外,还有一道柔和的白色气流,正缓慢的环游在外……

    “这是我一生中,所收到的……最差的礼物……”舜神情木然的望着手中的黑珠,俊朗的双目中,悄然滑落两行热泪……

    ……

    秋叶城,城主府西侧客院,柒号客房内。

    此间客房颇为敞亮,其内部构造非常传统,其内的布设虽不奢华,却有着别具一格的简约和古雅。

    此时此刻,在这间客房正厅的南侧,那东西横陈、靠墙而设的卧床前,正有七人赫然在侧。

    这七人,分别是李鸿飞、韩天霸二老,轩辕紫萱等少年和秋月。

    至于那只身前来的赫拉,却是在苏醒之后,便谢绝了秋子枫等人的挽留,向轩辕洪斌等人告离了……

    而在众人目光汇集之处、那宽窄适宜的卧床上,则平躺着一名被绷带缠缚全身的人儿。

    此绷带人,正是项回无疑。

    “……”李鸿飞倚坐在床案边,右手掐成剑指的贴在项回额头上,其苍白的长眉,渐渐的皱拢而起。

    在李鸿飞身侧,那童子模样的韩天霸,正双手背负注视着项回,面上看不出丝毫的情绪。

    而在床榻的另一边,秋雅和轩辕紫萱等少年,正围堵在床榻之前,目含担忧的望着床上的项回。

    “项回哥哥……”轩辕紫萱目光闪烁的望着项回,动人的双眸中,渐渐泛起点点莹光。

    “死蛔虫,你若就这般死了,我绝对饶不了你……”韩雪松牙根紧咬的望着项回,渐渐的握起双拳。

    “……”李元弘兄妹二人神情怔然的静立在床前,沉默的如同两尊雕塑。

    “项回……”秋月忧心忡忡的望着项回,心中思绪乱如粗麻。

    秋月虽说与项回相识不久,平日里也不将对方放在眼里,甚至偶尔,还会对其冷嘲热讽,但那都是明面上的表象,其实在内心深处,秋月早已认可项回,将其当做弟弟一般看待。

    此时,看到项回变成如此模样,秋月在暗感心痛之时,也不由生出浓浓的自责之意。

    片刻后,韩天霸目中微微一动,而后张口说道:“如何?”

    闻言,李鸿飞动作平缓的收回剑指,而后苍首微摇的说道:“暂时不会有什么大碍。”

    “呼!”闻言,除却韩天霸之外,其余众人,顿时在心中舒了一口大气。

    但韩天霸却是眉头一皱,而后语气低沉的说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你少给老夫卖关子!”

    闻言,李鸿飞的眉尾,微微的向下一压,在斜眼扫了一眼韩天霸后,又将目光重新放在项回的身上,而后眉宇微凝的沉声说道:“他的神魂,遭受了极大的创伤,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其受损的神魂竟在自行修复……”

    “什么!”闻言,韩天霸目中瞳孔一缩,而后脱口而出的失声道:“神魂一旦受创,便再难修复,更遑论自行修复一说,这到底事出何故!”

    “此事,也超出了老夫的认知……”闻言,李鸿飞神情凝重的摇了摇头,而后垂目看向项回的腹部,心情沉重的说道:“此事暂且放下不论,那寂灭之息已经融入其体,即便他伤势痊愈,此后也会随时面临着……身寂魂枯的危境!”

    “什么!”闻言,轩辕紫萱顿时娇躯一震,而后如遭重击的望着项回,双目渐渐湿润的说道:“怎么会这样,洪斌爷爷明明说过,项回哥哥不会有事的……”

    “……”闻言,秋月声息一窒,而后贝齿紧咬着里唇,神情黯然的沉默下来。

    “我不信!”与此同时,但见韩雪松面色一变,而后目露忧怒的望着项回,牙关紧咬、言辞凿凿的说道:“我们天界七雄中,就数他的命最硬,他怎么可能会死!”

    “没错!”

    闻言,一直未曾开口的李怜儿和李元弘,顿时目中一亮,而后不约而同的张口附和。

    但下一刻,李元弘和李怜儿,却又同时神情一僵,而后慢慢的垂下面容,再不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