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68章 希翼……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天界七雄?”

    闻言,李鸿飞面上神情一怔,而后转目看向韩天霸,眉头微皱的说道:“这是什么东西,我怎地从未听说过?”

    “哼!”见状,韩天霸狠狠瞪了一眼李鸿飞,而后语气低沉的说道:“项老头要是知道,你如此诅咒他的孙子,你李家的族地,又岂有完好之理!”

    闻言,李鸿飞顿时瞳孔一缩,而后目现火光、吹胡子瞪眼的怒声道:“那老匹夫他敢!”

    “哼!”见状,韩天霸撇嘴发出一声冷哼,而后将目光转向项回,嘴唇紧抿的说道:“万物相生相克,你李家的镇封之力,不能奈何此物,又怎知这世上,没有可以制衡这寂灭之息的灵物……”

    “什么!”

    “真的吗?”闻言,场内众人顿时目中一凝,而后纷纷转过目光,目露期盼、闭气凝神的看向韩天霸。

    闻言,李鸿飞神情一怔,而后眉头紧拢的沉吟道:“这寂灭之息凶邪至极,凡触及……”

    见状,韩天霸眉头一皱,而后口舌不动的传音道:“你这老匹夫脑子有坑不成,怎地丝毫不顾及这些小辈!”

    韩天霸的话语,如同旱天的闷雷般,轰鸣在李鸿飞的心神之内,直将李鸿飞震的神情一顿、哑口无言。

    见状,韩天霸在心中发出一声冷哼,而后垂目看着床上的项回,目光幽深的说道:“一年之后,神武圣地将再度开启,若此子能够拜入其门,说不得,会寻得解救之法……”

    “神武门……”

    闻言,轩辕紫萱等人顿时目中一亮,而后纷纷转目看向项回,在目露坚信之时,沉重的心绪,也渐渐的振奋起来。

    见状,韩天霸微微一笑,而后语气平和的说道:“好了,你们先下去吧,我二人还要再探讨一番,看看有无其他良策。”

    “是。”闻言,众人面上神情一顿,在微微沉默片刻后,纷纷点头称是,慢慢的退出房内。

    嘎吱。

    片刻后,在一声轻微的摩擦声中,房门被秋月从外侧带上,致使房间内的光线,昏暗了少许。

    见状,韩天霸的目中,突然泛起一抹幽光,而后突然回转目光、盯向床榻的边角外侧,语气冰冷的说道:“你便是此子的护道者?”

    闻言,李鸿飞也转过目光,面色渐沉的看向那空荡荡的床角。

    此时此刻,韩天霸与李鸿飞的目光所视之处,除了那沉默的床帘之外,根本就再无其他事物。此情此景,如同韩天霸对空自语,当是让人觉得莫名其妙。

    但,在经过短暂的寂静之后,就在韩天霸眼角微眯、李鸿飞目露凌厉之时,那空荡荡的床角外,却突然传出一句,同样冰冷的话语!

    “不错。”

    此声,正是项二十一的声音!

    只是,项二十一虽然出声,但却并未显出自身的身形。

    “哼!”见状,韩天霸眼角微眯的发出一声冷哼,而后言辞渐冷说道:“既如此,那此子身陷危机之时,你为何始终潜藏暗处,而不现身相救!”

    闻言,项二十一微微沉默,而后再度冰冷出声:“家主曾言,非死不救,非亡不回,我只是奉命行事罢了。”

    闻言,韩天霸二人声息一窒,面色顿时阴沉下来。

    “哼!”

    片刻后,韩天霸拂袖一甩,而后面沉如水的发出一声冷哼,声音淡漠的勒令道:“你先退下吧,我等二人有要事相商!”

    “……”

    闻言,项二十一再度沉默,但在经过短暂的沉默之后,项二十一却是冷漠出声道:“家主曾言,若无其令,寸步不离、誓死相守。”

    “竖子……”闻言,韩天霸眼睛一瞪,心中顿起无名之火,当下就要出手相攻。

    此时此刻,在韩天霸看来,这项二十一简直可恶至极!此人不但礼数全无的藏身不现,还诸多因由在口,屡屡为自己开脱辩解,此行次举,直将韩天霸心中潜藏的、无处可泄的怒火,刺激的暴涨而起。

    呼!

    竖子二字出口的一瞬,但听呼的一声闷响,韩天霸突抬的右掌之上,顿时燃起丝丝赤火、升腾起阵阵白烟,其娇小的身体之上,更是已经散出一股,极其暴躁的炙热之息。

    “天霸!”见状,李鸿飞眼角一跳,急忙出声喝止道:“你这是作甚,此子神魂受创,如何还能受此侵扰!”

    “哼!”闻言,韩天霸神情一顿,但见其在微微沉默片刻后,面沉如水的拂袖一挥,便将凝结在手的神通散去。

    “……”对于韩天霸的动作,项二十一依旧沉稳如山,非但没有出声,便是连丝毫的气息都未散出。

    韩天霸目光阴冷的盯了一眼项二十一的藏身之处,接着眼角微眯的点了点头,而后转目看向床上的项回,再不理会那匿空的项二十一。

    ……

    “呼……”

    良久之后,韩天霸目中余怒未消的出了一口淤气,而后面无表情的移动目光,凝视着项回的腹部,语气低沉的传音之李鸿飞道:“天末之后,仙脉断绝、道统破灭,修士一脉早已名存实亡……”

    话语间,韩天霸的目中,渐渐闪烁起深邃的光芒,而后接着传音道:“可事逾万载之后,这唯有成修之士,才能凝结的道丹,却又突现于世……此事,到底是我辈之幸,还是灾祸又临之兆……”

    “话虽如此,可你我之辈,又何曾停止过,对成修一事的探求……”闻言,李鸿飞微微沉默,而后目光闪烁的望着项回,语气怅然的传音而出,却是与韩天霸,在心神内展开了对话。

    呼!

    与此同时,但听呼的一声轻响,在韩天霸的身侧,突兀的浮现出轩辕洪斌的身影。

    在蛮兽山一行中,除了项回和那些死去之人外,轩辕洪斌无疑是受伤最重的一个。之所以如此,除了菲儿的特殊关照之外,更多的,却是那灭雷之劫所致……

    但此时,轩辕洪斌除了面色还略有苍白外,根本就看不出其他的伤情。

    见状,韩天霸和李鸿飞目中一动,但见韩天霸微微侧转过面,而后目光沉静的看着轩辕洪斌,轻声问道:“如何?”

    闻言,轩辕洪斌微微摇了摇头,而后侧转目光,在扫了一眼项二十一藏身之处后,声音平静的说道:“无碍。”

    语毕之后,轩辕洪斌微微垂目、看向项回的腹部,在凝目细观了片刻后,神情凝重的传音向二人道:“此丹,或许并非只是……寻常的道丹!”(此后三人对话,皆为心神之语。)

    “什么!”

    闻言,韩天霸二人同是目光一闪,而后猛然的回转目光,目中骤然泛起金、红之芒,直勾勾的盯着项回的腹部。

    但无论二人如何观探,却始终看不出项回体内之丹,有何悖于常论之处。

    轩辕洪斌目光幽深的看着项回,而后语气低沉的说道:“本宗之内,遗有一块无字天碑,十六年前,此碑之上,惊现出古始时期的碑文……”

    “此事,我等各自知晓……”闻言,李鸿飞二人目中光芒一顿,在目中光芒渐隐之时,微微的点了点头,而后转目看向轩辕洪斌,静等其后续之言。

    见状,轩辕洪斌微微垂下目光,而后目光闪烁的望着地面,语气低沉的说道:“但那碑文之上,却带有未知的禁制,其文分明铭刻在碑、却无法感触,明明可察、却不能深究,是以,即便本宗倾尽全力,也始终无法将其破译……”

    轩辕洪斌说着话语一顿,而后接着说道:“但刚才,在我打坐疗伤之时,宗内却传出消息说,那自出现之后,便毫无异动的碑文,其首列的字文,却于今日……突然的黯淡下来!”

    “恩?”闻言,韩天霸二人目光一闪,沉静的目中,渐渐亮起锋锐的精光。

    见状,轩辕洪斌微微沉默,而后轻提了一口轻气,目光深沉的望着韩天霸二人,一字一句的说道:“而那碑文异变的时刻,正是今日此子……涅成道丹之时!”

    “什么!”闻言,李鸿飞二人瞳孔一缩,心神震动之下,差点惊呼出口。

    见状,轩辕洪斌微微摇头示意,而后语气沉重的说道:“我会将此事,上禀本宗,事后如何,已非你我能够论断。”

    闻言,李鸿飞目光一闪,而后凝声问道:“那此子,又该如何?”

    闻言,韩天霸声息一窒,而后目光闪烁的望着项回,嘴唇紧抿的说道:“项老头,是不会同意的……”

    “……”见状,轩辕洪斌顿时沉默,望着项回的目光,也渐渐的沉静下来。

    片刻后,轩辕洪斌突然神情一松,而后深出了一口浊气,偏转话锋的说道:“若被世修发现,此子体内结丹,定当引起滔天之祸……”

    “你是说……”闻言,韩天霸二人,顿时心中一沉,眉宇也慢慢的皱拢而起。

    见状,轩辕洪斌摇头一笑,而后声音平静的说道:“将此丹封禁,使外人不得窥探。”

    闻言,韩天霸和李鸿飞神情一顿,在相互对视了一眼后,异口同声的说道:“此事尚可。”

    见状,轩辕洪斌微微点头,而后转目看向项回,目光幽深的说道:“那寂灭之息,尽管已经沉寂下来,但却在与道丹融合……”

    话语间,轩辕洪斌的目光,渐渐幽深下来,而后接着说道:“待两者完全融合之时,此子能否存活,就看其自身造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