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69章 心事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无尽星空之上,无名宫殿之内。

    此时此刻,在这暗的近似沉寂、宽近庞然的殿堂之内,仅有两人在内。

    这两人,一在上、一在下,一在座、一在跪。

    那跪伏在地之人,正是从蛮兽山内,归来的舜;那威严在座之人,正是舜的父王——烬。

    而在烬的身前、三尺外的空中,那颗炙与菲儿所化的黑珠,赫然的悬浮在目。

    烬双手扶座的靠坐在王座之上,目光古井无波的望着眼前的黑珠,声音听不出悲喜惊怒的说道:“退下。”

    闻言,本就静默无声的舜,顿时声息一窒,而后在微微沉默了片刻后,叩首说道:“是。”

    叩首之后,舜动作平缓的站起身来,在深深的望了一眼烬身前的黑珠后,便沉默转身,脚步平稳的向着殿外走去。

    呼……

    在舜离去之后,这无门的殿堂内,本就昏暗的光线,仿若也被舜带离而去,致使其内,变得愈发黑暗了下来。

    “……”烬面无表情、静若雕塑的望着身前的黑珠,其本就微不可察的声息,也渐渐的沉寂下来。

    ……

    客厢外,庭园小亭。

    “项回哥哥……”

    轩辕紫萱双臂抱膝的坐在台阶上,神情怔然的望着脚下地面,目光闪动的呢喃道:“紫萱不想看到你,变成那样……”

    此时已是深夜,夜空中繁星漫天,却并无圆月,昏暗的夜色下,轩辕紫萱独坐在台阶之上,多少显得有些,形单影只、清冷落寞……

    嗒嗒。

    片刻后,就在轩辕紫萱,将思绪沉入心神之时,突闻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中,但见韩雪松,从厢房的廊道内走出,而后步履轻盈的穿过亭台,在轩辕紫萱的身侧停立下来。

    韩雪松目光闪烁的望着眼前,那毫无所感的轩辕紫萱,而后轻声唤道:“紫萱?”

    闻声,轩辕紫萱目光一动,顿时从思绪中回过神来,但见其向着韩雪松微微一笑,而后轻声说道:“雪松哥哥。”

    此时,轩辕紫萱目中已经恢复平静,只是其面上的笑容,却多少有些牵强。

    见状,韩雪松的面上,也露出一丝僵硬的笑容,而后在轩辕紫萱身旁坐下,仰望着上方的星空,轻声的说道:“放心吧,蛔虫他福大命大,是不会有事的!”

    “恩!”闻言,轩辕紫萱目中一动,而后嘴唇微抿的应了一声,也将目光,转向上方的星空之上。

    轩辕紫萱仰面不语,韩雪松也闭口不言,两人就这般静默的坐在台阶上,目光闪动的望着星空,思想着自己的心事……

    “雪松哥哥……”

    良久之后,轩辕紫萱突然慢慢垂下面容,而后望着脚下的台阶,言辞闪烁的说道:“你在那里,看到了什么……”

    闻言,韩雪松神情一怔,而后转目看向轩辕紫萱,呐声的说道:“什么……”

    闻言,轩辕紫萱微微沉默,而后慢慢的抱紧双膝,轻声的问道:“在那菲儿的梦境里,你遇到了什么?”

    “呃!”闻言,韩雪松又是一愣,而后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略显尴尬的呐呐道:“我嘛……我遇到了一……一只魔兽!”

    “魔兽……”

    轩辕紫萱神情一怔,而后转目看向韩雪松,目露疑惑的问道:“什么魔兽?”

    “对!就是魔兽!”

    见状,韩雪松神情慎重的点了点头,而后眼睛急转、表情夸张的描述道:“那魔兽长着无数手臂!那些手里,拿着各种各样的宝壶和磨盘!只要那魔兽一挥手,那些宝壶和磨盘,就会自行的飞出,而后演变成各种各样的美……神通术法!”

    “那是什么……”见状,轩辕紫萱眉头慢慢隆起,目中的忧虑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却是一抹犹疑的不信之色。

    见状,韩雪松心中一紧,而后神态肃穆的说道:“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魔兽,不过那魔兽,实是我见过的,最恐怖的家伙,没有之一!”

    “……”轩辕紫萱疑目打量着韩雪松,片刻后突然展颜一笑,而后转目仰望着星空,面带轻笑的说道:“雪松哥哥,肯定是梦到了许多美味……”

    “这……”闻言,韩雪松眼角一跳,在面色涨红之时,心中之尴尬,顿时滔天而起……

    “呵呵。”察觉到韩雪松的异样,轩辕紫萱轻笑出声,而后慢慢的站起身来,同时轻声说道:“雪松哥哥,我要回去了。”

    “呃!”韩雪松故作镇定的轻咳一声,而后若无其事的说道:“那好吧。”

    “恩。”轩辕紫萱轻应了一声,而后转动身形,向着自己的住房走去。

    “……”韩雪松静静的望着轩辕紫萱,直至对方消失在夜色中,韩雪松才舒了一口淤气,而后转身迈步,向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陆号客房。

    相对于其他的客间,此间客房的内部空间,还要宽阔上不少,因为此房,乃是一间双住房。

    此房内,置有两张女子用的绣床,那两张绣床的装饰,以温馨的淡粉色为主,分别靠设在南北两侧的里墙下;在客间的中央,置有一套红木所制的圆形桌椅,除此之外,凡是卧室应有之物,其内一应俱全。

    此时,在那南侧的绣床上,李怜儿正倚靠在绣床的边沿,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既有所思,便有所梦……”

    李怜儿神情怔然的望着地面,心不在焉的低喃道:“可真的,会变成这样么……”

    嘎吱。

    在李怜儿怔然出神之时,但听一声轻微的木具摩擦之音,此间客房的房门,被一双妙手从外推开,露出房门外的轩辕紫萱。

    “恩?”闻声,李怜儿目中一动,而后转目看向门口。

    在看清来人之后,李怜儿微微一笑,而后轻笑着说道:“紫萱姐姐,你回来了。”

    “恩。”轩辕紫萱轻笑着点了点头,在反手带上房门后,莲步轻移的向着李怜儿走去。

    “呵呵。”见状,李怜儿向着边角挪动了些许,将轩辕紫萱让坐在自己的身旁。

    待轩辕紫萱坐下后,李怜儿微微沉默了一下,而后眼目微垂的望着地面,轻声的说道:“你放心吧,项回他……是不会有事的!”

    闻言,轩辕紫萱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在微微沉默片刻后,突然目露坚决的说道:“等此番回去之后,我会去求祖爷爷,祖爷爷他神通广大,肯定能治好项回哥哥的!”

    “恩!”闻言,李怜儿重重的点了点头,但在表示了肯定和坚信之后,其人却是声息渐平的沉默下来。

    对于李怜儿的异状,轩辕紫萱并未有所察觉,但见其微微一笑,而后张口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早些休息吧。”

    语毕之后,轩辕紫萱轻笑着向李怜儿点了点头,而后扶膝起身,向着北侧的绣床走去。

    “好。”

    李怜儿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而后慢慢褪掉绣鞋,翻身躺在床上,慢慢的闭上眼睛……

    午夜悄至,城主府内,除了少数几处要地,还燃着瞩目的灯火之外,其他各处,皆陷入了宁和的夜幕之中。

    只是,在这夜深人静之时,那玖号客房内,却突然响起一声低弱的惊呼声。

    “啊!”

    熟睡中的李元弘,脑袋突然不自然的晃动了两下,而后双目眼皮一颤,骤然从睡梦中惊醒。

    “哈!哈!”李元弘双手按着床榻,呼吸急促的坐在床上,额头之上冷汗密布,其目中的瞳孔,因后怕而微微颤动。

    “不会的……不会的!”

    李元弘用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脑袋,目光颤抖、神情痛苦的喃喃道:“那只是一场梦而已,我怎么会杀她……我怎么可能会杀她!”

    ……

    三日后,柒号客房内。

    “呃……”

    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木窗照射在房内之时,但见卧床上,那双目紧闭的项回,突然眼皮微微一颤,而后慢慢的睁开双眼。

    项回双目无神的望着上方的床梁,声音沙哑的喃喃道:“我在哪……”

    呼!

    与此同时,就在项回睁开双眼之时,但听呼的一声轻响,韩天霸的身形,陡然自卧床旁浮现而出!

    韩天霸目光深邃的望着项回,在微微沉默片刻后,语气平静的说道:“这里,是秋叶城。”

    “秋叶城……”

    闻声,项回目中渐渐回神,而后僵硬的转动脖颈,目光微闪的看向韩天霸,嘴角牵动的涩声说道:“韩前辈……”

    与此同时,壹至伍号客间内。

    就在项回苏醒之时,但见那闭目打坐中的轩辕洪斌等人,几乎同时眉目一动,嘴角慢慢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片刻后,在韩天霸的传音告之下,项回醒来的消息,转瞬传遍众人的耳畔,将早已苏醒的众人,引动而来。

    柒号客房内,卧床旁。

    此时,除了那围堵在床外的众少年外,秋子枫父女,也赫然在站其旁。至于那最先到来的韩天霸,则在众人来临之时,便已经转身离去了。

    “项回哥哥……”轩辕紫萱眼眶微红的望着项回,喜在心间的说道:“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闻言,项回眼角微眯的发出一声低笑,而后动作平缓的抬起右手,摸了摸自己被绷带缠缚的光头,笑咧着嘴说道:“不用担心,我没事的!”

    话语间,项回还抬起绷带缭绕的手臂,示威般的在众人面前,轻轻晃动了一下。

    “哼。”

    见状,韩雪松喜形于色的发出一声轻哼,而后笑咧着嘴说道:“我怎么说来着,这蛔虫的命可硬的很,哪那么容易嗝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