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70章 秋叶城客宴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呼!”

    见状,秋月在心中大出了一口心气,而后嘴角微撇的说道:“若非本小姐的悉心照料,你想醒来,哪有这般容易!”

    “呃……”闻言,项回微微一怔,而后轻咳一声,嘿嘿干笑着说道:“是,多谢秋大小姐关照……”

    “哼。”闻言,秋月眼角带笑的发出一声轻哼,而后轻点其头的说道:“这还差不多……”

    “……”李元弘和李怜儿沉默的望着项回,二人虽未开口,但目中的欣喜之情,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

    “呵呵,没事就好!”秋子枫微微一笑,而后张口说道:“项回刚刚醒来,我们还是不要过多的打扰为好,就让他休息一下吧。”

    “好吧!”闻言,众少年神情一窒,而后齐齐点头赞同。

    见状,秋子枫莞尔一笑,而后转目看向项回,轻笑着说道:“明日晌午,府内会聚客设宴,不过以你如今的状况,看来是注定无缘了……”

    “设宴?”项回闻言一愣,而后目露疑惑的说道:“设什么宴……”

    “什么!”

    与此同时,但见韩雪松目中一亮,而后目光灼灼的盯着秋子枫,神情凝重的说道:“此事当真!”

    “呃!”

    见状,秋子枫神情一顿,虽然心中莫名其妙,但明面上却是微微一笑,而后张口说道:“近日来,无幽之地的各家族势力和散修,频频递来信件,皆想前来拜会诸位前辈,不过求见之人确实太多,所以在征求过诸位前辈的意见之后,本府打算集中举办一次宴席……”

    “恩!”闻言,韩雪松目光闪亮的点了点头,而后老神在在的说道:“不错,此事当该如此!”

    “……”见状,秋子枫神情一僵,竟是突感无话可言……

    “我说雪松,你这饭桶的臭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掉……”

    听闻韩雪松所言,项回顿时白眼一翻,而后吧唧着嘴说道:“天霸前辈,或许会对你这毛病视而不见,但此事,要是传回你那老顽固的二爷爷耳中,可就有得你受了……”

    “嘶!”

    闻言,韩雪松顿时倒吸一口冷气,顿感脊背发凉,但在暗自心凉了片刻之后,韩雪松却是突然眼角一眯,目光翻转的扫视了场内众人一眼,而后目露危险之芒的说道:“谁若敢在背后偷我捅刀子,我定饶不了他!”

    “……”

    一日无话,在第二天晌午之时,秋叶城的城主府内,开始宴席大摆、人影穿行不断,但见那众多衣着整洁统一的侍仆,抬椅架桌、抱瓶插花,将城主府内,装饰的隆重堂皇之余,又不失清新的雅韵。

    而在城主府外,更是门庭若市、早已聚满了人潮。但见其外宾客盈门,官道两侧座驾成排,数百名在无幽之地,有头有脸的散修势力,早已齐聚在城主府外,静待着城主府的召唤。

    砰砰砰!

    不多久后,就在门外之众愈发密集,诸多散修势力齐聚门前、静默以待之时,但听一阵沉重的闷响之声,那宽敞官道上,突然驶出两辆高大的座驾,而后并驾齐驱的向着此处赶来。

    在这两个高大的座驾后侧,还尾随着两支规模相差无几的马队,那马上之人,个个身躯挺拔、目含精光,再加上各自统一的服饰,和座下的高头大马,实在是好不威风。

    那左侧的座驾,以棕色的木料为主体,其构造相当大气,其门为拱形,高达六尺、宽有三尺,四壁镂空、雕琢着精致的花纹;其两侧的侧壁之上,本是壁窗的位置,被一面圆形的木雕覆盖。

    那木雕的边沿,同样刻画着精美的花纹,但在其正中心之处,所刻画的却是一个固体大字——赵!

    除此之外,还值得一提的是,此车的驾骑不是凡民所养的骏马,而是一只凶兽!

    那妖兽皮糙肉厚、通体亮银,除了体型更大、且额生三根银角之外,基本上与犀牛无异。

    此兽,其名银角战犀,是土系的变异之兽。

    银角战犀力大无穷、皮糙肉厚,其额上银角堪比金石、极难摧毁,成年的银角战犀,体型可比战船,所以此兽也常常被用作攻城拔寨之物。

    但以此兽充当驾骑,倒是让人觉得,这车内之人略有风骚。

    那右侧的座驾,相比于其旁的战犀座驾,更是不可一世。

    因为其,除了形体更为高大、装饰更显奢华之外,其前侧的驾骑之兽,乃是一只妖兽!

    此兽通体红亮、形体似蛇,脊背与腹侧生有无数钩刺,其鳞甲方长红亮、却仅有两道,生在脊背的两侧;其首颇为狰狞、大体似鹰,吻部两根尺长的齿刺,散发着森冷的红光,其内的根根利齿,让所视之人,不由一阵心底发凉;尤其是此兽的尾部,那一尾三尺有余的勾形尾刺,更是让人头皮发麻。

    此兽,乃火系妖兽——赤目腹钩兽。

    而在这座驾之内的所乘坐之人,正是乌木城的城主张元化。

    砰砰砰!

    随着这两支队伍的前行、那两只凶兽的奔腾,其所造成的响动,非但让府外的众多散修为之侧目,也将府外的官道,震动的微微震颤。

    “是黑石城和乌木城的座驾!”

    在看到那两只巨兽之时,场内绝大多数散修,顿是目中一凝,其中不少人,更是在心惊之下,纷纷退让几步,将自身所占的位置让将出来。

    砰!砰!

    片刻后,随着那战犀的扬蹄落地、腹钩兽的巨尾拍地,那两辆座驾,在人群前方三丈外,同时的停立下来。

    嘶溜溜!

    与此同时,其后的两队护卫人员,也同时急急勒停下来,其上之人也纷纷翻身下马,而后成队上前,各自停留在自家家主的座驾两侧。

    乌木城一方,一名身躯高瘦、身着青色制式锦袍的中年男子,在来至座驾之前后,并未与其余之人一般停留,而是转步走到座驾旁,双手抱拳的俯首说道:“城主,秋府已到。”

    与此同时,黑石城一方,也有一名身着制式黑袍的中年男子,转步来到黑石城的座驾旁,同样双手抱拳的俯首说道:“府主,秋府已到。”

    咔!

    在二人回报过后,突闻咔的一声轻响声,但见乌木城的座驾,那两侧的刻有“张”字的壁窗位置,突然微微一动,而后竟是慢慢的向外落下,变成两道没有台阶的木梯……

    “恩。”

    在木梯落地之时,在座驾内人影晃动之时,一身华贵的青色锦袍装扮的张元化,双手背负的顺着木梯落步而出。

    与此同时,黑石城一方的中年男子,在简单的回报过后,突然抬起右手,抓向门前的驾板。

    咔!

    在一声轻微的声响中,那里部为梯的驾板,被中年男子掀开,而后折扣在地,形成一个接地的梯台。

    “到了?”

    在梯抬落地的一瞬,其内顿时传出一声略显稚嫩的话语,紧随其后而出的,是一名眉清目秀的少年。

    那少年从座驾上一跃而下,而后举目望着前方的众修,眉头微皱的嘟囔道:“居然花了这么久,银角战犀的速度,确实是慢了些……”

    这少年身骨却略显瘦弱,身着青纹白底的锦袍,其人俊眉大眼,鼻梁挺直、口正唇薄,细观之下便可发现,在其眉目之间,还蕴含着一抹浓浓的傲气。

    此人,是黑石城的二少——赵回。

    在赵回下车之后,姿色尚佳、衣着翩翩的赵天,也抬手掀开帘幕,而后从中迈步而出。

    啪!

    在穿出帘幕后,赵天微微一笑,而后收起手中的纸扇,却是并未下车,而是退居旁侧,抬手掀起座驾的帘幕。

    赵天右手掀举着帘幕,面带轻笑的望着车内,恭声说道:“父亲、赵叔,秋府已到,快快下车吧。”

    “恩。”

    在赵天语毕之后,但听一声内含笑意的回应声,帘幕后先是走出一名身着白袍的老者。

    这老者鬟染银、喜眉笑目,正是日前,随赵天一同前往红叶交易行的老者。

    此人,其名赵有为,是黑石城城主赵德忠的堂兄。

    不过,虽说赵有为与赵德忠实属同辈,但二人的年龄,却是相差甚远,若单论年纪来算,赵有为的年纪,足足超了赵德忠大半个甲子!

    而像赵有为与赵德忠的这种情况,倒也并未特例,因为修士的寿命,要远远超过凡俗之民,所以古往今来,修士的婚姻嫁娶之事,除非个人所愿,否则多被延缓许久。

    在赵有为顺梯下车之后,赵天微微一笑,而后微微垂首的说道:“父亲。”

    “恩。”在赵天话语落地之后,帘幕内再度走出一人。

    此人貌似壮年,身躯颇为高大,身着一身蓝纹镶边的白色锦袍;其人虎目眉浓、口方唇正,天庭圆润、眉骨微突,面相坚毅硬朗,如墨黑发整齐的束隆在后,给人一种鲜明的沉稳之感。

    此人,正是黑石城的城主——赵德忠!

    赵德忠面带轻笑的向着赵天微微点头,而后转身踏上梯台,神色从容的落步下地。

    在赵德忠脚步着地之后,赵天微微一笑,而后松开帘幕,从另一侧跳将下来。

    “秋府……”

    赵德忠举目望着城主府的门庭,面上渐渐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而后感怀的说道:“真是许久未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