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71章 场面……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哼!”

    在赵德忠感怀出声之时,但见那早已下驾、负手驻足的张元化,突然眼角微微一眯的发出一声冷哼,而后面带冷笑的说道:“如今的秋家,可是今非昔比,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是人可访、为族可结的秋家了,若非我等不在盟中,两者相见之下,尔等可敢不在其面前俯首称臣?”

    “……”闻言,赵德忠顿时声息一窒,却是为之沉默下来。

    见状,赵天目光一闪,而后微微一笑,突然张口说道:“张城主此言差矣……”

    啪!

    语毕之后,赵天突然拨开手中的纸扇,而后举目望着秋府的门庭,目不斜视的说道:“秋族本家,确为上盟的一方要领,但秋叶城,只不过是其本家的一脉分支,只能算作战盟之下的世俗势力,并不直接受到战盟的管辖,也就算不得盟中的军臣……无论秋族本家,在盟中位居何等高位,那也仅是其本家之事,又与秋叶城一脉何干?”

    话语间,赵天微微一笑,而后转目看向张元化,眼角微眯的说道:“再者言,叩君王、拜将帅一事,仅针对担当权位之人,莫不是在张城主看来,只要是与担当权位者,有所干系之辈,我等便要俯首称臣、行叩拜之礼?”

    言及此处,赵天的嘴角微微一扬,而后再度回转目光、看向秋府的门庭,语气平平的说道:“如此一说,恐怕即便是轩辕殿主,也难以苟同吧。”

    听闻赵天所言,张元化声息微微一窒,而后面带冷笑的冷哼道:“哼,胎毛未脱!”

    见状,赵德忠微微一笑,却是并未出言相对,而是转目看向秋府的门口,好整以暇的静等迎宾之时。

    嗒嗒……

    与此同时,突闻一串欢快的脚步声,秋府的府门内,突然快步走出一名身躯高瘦的老者。

    此人,正是日前在红叶交易行内,主持拍卖的秋子山。

    今日,秋子山身着一身庄重的红色锦袍,其人容光焕发、笑容可亲,看起来平易近人之余,又给人一种鲜明的意气风发之感。

    秋子山停立在门口左侧,面带微笑的环顾了一眼门外的众人,在简单的抱拳示意之后,红光满面的说道:“诸位久等了,因此番宴席不同以往,所以准备的慢了一些,还请诸位莫要见怪。”

    秋子山的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遍场内各处,将场内的数百名散修和各势力的代表,尽数的唤过神来。

    “原来是秋老。”见来人乃是秋子山,场内的相熟之人,顿时抱拳回应。

    “哈哈,想不到以秋老的身份,今日竟是当起了迎宾之人。”

    “秋老客气,今日能够前来入宴,实乃我等之幸事也。”

    “不错……”

    “哼!”看到秋子山的笑脸,张元化顿时眉头一皱,心中突生出一股无名之火。

    “嘿嘿。”赵天笑眼微眯的望着秋子山,在听闻张元化的冷哼之时,其嘴角不自觉的微微扬起。

    “呵呵。”与此同时,赵德忠身旁的赵有为,也是微微摇了摇头,而后发出一声低笑。

    “恩?”听闻张元化饱含郁怒的冷哼,和赵有为二人的低笑,赵德忠的眉尾微微一动,心中顿感莫名其妙。

    见状,秋子山微微一笑,而后向着张元化和赵德忠二人,轻轻点了点头,继而退居一步、将府门让将出来,朗声高呼道:“迎客!”

    “哼!”见状,张元化再度发出一声冷哼,而后抬手一甩衣摆,当先的向着府门走去。

    而其身后的那些护卫,却是并未跟随而去,而是静默的站列在座驾旁。

    “张城主。”

    在张元化步至门前之时,秋子山微微一笑,而后双手抱拳一示,抬手引路的说道:“请。”

    “哼!”闻言,张元化目光阴沉的发出一声冷哼,而后理也不理秋子山的客套,直接跨过门槛,向着府内走去。

    见状,秋子山微微一笑,对张元化的态度,根本毫不在意。

    赵德忠眉头微皱的望着张元化的背影,而后微微摇了摇头,语气淡然的说道:“走吧。”

    “赵城主。”

    见赵德忠几人前来,秋子山双手抱拳的颔首一笑,而后抬手引路的说道:“诸位请。”

    见状,赵德忠微微一笑,而后抱拳回示道:“前辈客气。”

    与此同时,赵有为也微微颔首一笑,而后轻笑着说道:“秋老头,多年不见,你倒是越活越年轻了。”

    在赵德忠兄弟语毕之后,赵天兄弟二人也是抱拳一示,而后微微俯首的恭声说道:“秋前辈。”

    “你这一声前辈,可是折煞老夫了。”见状,秋子山微微摇了摇头,而后张口说道:“我与子枫乃是平辈,轮你与子枫的交情,叫我一声兄长便可。”

    语毕之后,秋子山向着赵有为含笑点头,而后轻笑着说道:“我等来日方长,今日并非我等闲谈之时,诸位还是快快入席吧。”

    “既如此,那我等就先行入宴了。”闻言,赵德忠和赵有为相识一笑,而后转步迈过门槛,带着赵天二人向着府内走去。

    “秋老。”

    “秋前辈。”

    “秋兄,别来无恙。”

    在赵德忠几人入府之后,门外的众人,也分沓而至,在与秋子山简单的客套之后,便纷纷步入府内。

    城主府内。

    此时,秋府的会客堂外、那方形的中央广场之上,只在正中间处,空出了一道三丈有余的通道,在这通道的两侧,整齐的排列着众多的单座客席。

    而在那通道的尽头、广场的北侧正中处,还置有九张略大的桌案。

    那众多的客席之上,搁置着丰盛的酒菜、果品和点心,在客案的右下角的边角上,平整的搁置一条洁白的手帕。

    那众多的手帕洁白无瑕,看不到丝毫针线接缝的痕迹,其上绣画着三朵形似雪莲,但叶片略薄、碧蕊青心的灵花。

    除此之外,在客案的右上角处,还置有一个青瓷花瓶。

    那花瓶高近一尺,瓷质晶莹洁白、造型优美,胎薄如纸、透光透影,其上以天然的青色钴料绘制成纹,看起来色泽鲜丽分明、令人爱不释手。

    在这精美的瓷瓶之中,插有九朵一束的红花,此花色质血红、犹若鲜血泼染,虽说如此,但其上却毫无血的腥甜,而是散发着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

    话不多言,回及场中。

    随着众客的来临,不消多久之后,场内两侧的客席之上,除了右侧一方的首排中的首座、连同其右侧往后的六章客席,还无人在座之外,其余的客席,已经座无虚席、人人在座了。

    一时间,整个客宴区内的氛围,也变得热络起来,在重要人物还未露面之下,场内的众客,纷纷与身旁的相熟之人,窃声交谈起来。

    “好大的手笔。”

    左侧一方的首位之上,张元化端坐在客座之上,垂目望着身前的客案,目光微闪的在心中默道:“竟以冰潭雪莲绣帕、三春泣血花为饰……”

    右侧一方,赵德忠端坐在首位之后的次座上,嘴角微扬的低喃道:“论到做场面,秋子枫当是无冕之王……”

    而在赵德忠的身后,则依次坐着赵有为、赵天和赵回三人。

    赵天瞳孔收缩的望着眼前的客案,震惊莫名的低喃道:“我本以为,日前张元化老贼,已经够疯了,但与这秋子枫相比,张元化根本再正常不过……”

    话语间,赵天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而后转目看向秋府的会客堂,声音艰涩的说道:

    “这……这是三春泣血花!”

    与此同时,就在张、赵二家思绪变动之时,场内的各处角落中,突然传出道道惊呼之声。

    “什么!竟是补血造髓的三春泣血花,和可静心镇神、化解百毒的冰潭雪莲!”

    “秋家好大的手笔,单是这九花三莲,至少也价值三百万上下!”

    “苍天!今日来人可是达到两百余数,如此岂非只要也要花费十亿!”

    “果然财大气粗……”

    “单价三百……”张元化本在静坐养神,但在听闻那不知何人报出的单价之后,张元化却是突然身躯一震,而后猛然睁开瞳孔收缩的双目。

    张元化面色阴沉的盯着案上的手帕和花瓶,在暗自沉默了许久后,目露火光、咬牙切齿的低语道:“秋……子……枫,你竟把张某拍刀的钱财,换成这等不堪大用的东西!”

    与此同时,就在张元化怒火中烧之时,场内突有一人目中一凝,而后转目看向会客堂的方向,声音振奋的低呼道:“来了!”

    闻言,场内众人纷纷一怔,而后陡然从先前的惊愕中回过神来,纷纷转目看向会客堂的方向。

    在场内众人转目望来之时,在那会客堂的大门内,包括轩辕洪斌、韩天霸、李鸿飞等九名三族的化境之修、秋子枫父女,项回和轩辕紫萱等五名少年,也从会客堂内迈步而出,停立在厅门之外。

    其中,秋子枫与轩辕洪斌、韩天霸、李鸿飞三人并列前排,轩辕洪武兄弟与李家的四名族老位居第二,而项回等人,则是尾随在众人之后。

    在走出厅门之后,秋子枫微微一笑,而后抬手引路道:“诸位前辈请。”

    见状,轩辕洪斌微微摆了摆手,而后微微摇首的说道:“你乃此城之主,我等占居首位已是不妙,你就不用如此客气了。”

    闻言,秋子枫微微一笑,而后轻点其头的说道:“是。”

    见状,轩辕洪斌微微颔首,而后转目与李鸿飞和韩天霸二人对视了一眼,同时向着前方迈步而动。

    见状,秋子枫淡然一笑,而后与身后众人一同动身,跟上三人的步伐,向着客宴区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