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73章 我强我为尊,尔弱沦为蚁!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在众人相继落座之后,秋子枫转目环顾了一眼左右众人,而后向着轩辕洪斌等人点头示意,继而微微颔首、面带和笑的说道:“此番,我等难能相聚于此,若单单只是饮酒闲谈,未免显得太过乏味……”

    言及此处,秋子枫突然一拍桌案,从席位上飞跃高空,同时轻笑的震声道:“秋某不才,愿以一式辉夜金莲助兴!”

    嗡!

    在秋子枫飞身而起的一瞬,但听嗡的一声闷鸣之声,秋子枫的身躯之上,骤然散发出无穷的金光。

    那金光虽说耀眼、却并不刺目,反而给人一种极其柔和感觉。但见那无穷的金光,在秋子枫的身外,飞速的凝聚汇拢,迅速的勾勒出一颗花蕾的形态。

    嗖!

    此时此刻,秋子枫不断的飞空直上,其身外的无穷金光汇聚成蕾、愈发凝实。

    此情此景,如同秋子枫化身一颗金阳,由地面直飞向宴区的中央上空,欲要在众人目光的汇聚之处,散发出瞩目世间的光华。

    呼轰!

    秋子枫的飞空极其突然,在众人举目望来之时,其身已经停留在十丈高空。而其身外的金光花蕾,也在其停立高空的一瞬,骤然的从模糊转化成实体。

    此时,空中已经见不得秋子枫的真身,入眼所见之物,只有那朵悬浮在空、巨足三丈大小的金色花蕾!

    那花蕾光滑内敛,其体极其精致,其上丝脉纹路分外清晰,蕾中花瓣纤薄透影,看起来仿若是一名绝代金匠,用一块巨大的金石,精雕细琢出的绝代精品。

    在那金色花蕾凝成的一瞬,突闻呼的一声微响,那浮空静立的花蕾,竟突然开始了绽放。

    呼……

    在那花蕾绽放的一瞬,其内如同藏纳了一颗金阳、又如同打开了一个宝匣般,散发出刺人眼目的金光。

    呼!

    那花蕾绽放的过程,初始一看颇显平缓,但却在人一眨眼后,已经完成了绽放,从一朵精致的花蕾,衍变成了一座精致绝伦、散发着无尽金光的金莲!

    “辉夜金莲……”

    李鸿飞举目望着空中盛开的金莲,轻捋着白须说道:“倒也有几分奇妙……”

    闻言,韩天霸微微一笑,而后张口说道:“灵之一力变化万千,表象形态,只是对灵气运用的一种体现,关键还是要看其潜质,否则形态再威、声势再强,也无多少实际的功用。”

    听闻二人所言,轩辕洪斌也是微微一笑,而后嘴角微扬的说道:“金之力、锋之极,此子能将金之锋锐化散无形、而徒留虚表之象,在如此年纪算来,已是出类拔萃。”

    呼轰!

    与此同时,就在场内的众人,或聚目观望、或窃声指点之时,但间那盛开在空的金莲,突然形体剧烈一震,而后骤然的爆散开来!

    那金莲的叶片并不甚多,但却在爆散之时,分裂成数百道菱形的金光瓣片,带起阵阵刺耳的破空之声,向着在场众人爆射而去!

    嗖嗖嗖!

    那数百枚金光瓣片,闪烁着刺目的金光,以极快的速度爆射向场内众人,其所经之处的虚空,竟被其内蕴含的锋锐之力,切割出尾尾黑线!

    “恩?”

    见状,场内众人顿时目光一凝,但其中绝大多数之人,却并未有所举动,仍是如常的端坐在客席之上。

    而对于秋子枫的举动,轩辕洪斌等人,则是连目光都未曾闪动一下。

    “什么!”

    但场内之人甚众,也并非人人都能如此沉稳,但见其中不少心境不稳之人,顿时面色大变的低呼出声,而后纷纷起身出手,或散出屏障、或发动术法神通,抵御那爆射而来的金片。

    呼……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少数惊慌之人,纷纷出手抵御之时,那爆射而下的金片,却尽是骤然形体一虚,而后化成一片紫金色的五掌秋叶,轻飘飘的飘落在众人的桌案之上。

    呼!

    与此同时,但听呼的一声风动之声,高空中的秋子枫,也从空而落,神色从容的飞落在自己的客席上。

    “这……”

    见状,那些许起身自卫之人,顿时面色一僵,尽都瞠目结舌的呆立下来。

    “呵呵。”见状,秋子枫微微一笑,而后向着场内众人抱拳一示,继而颔首说道:“此叶,乃我城贵客信物,与案上花、帕同属,是送予诸位的参宴之礼。持此信物,除却红叶交易行外,在本城所属的所有商会之地,皆可平享八成的折扣。”

    言及此处,秋子枫又向着那呆立在站的众人轻轻点头,在那呆立的众人,纷纷点头回示、面露尴尬的重新落座后,才接着说道:“且,若诸位日后遇逢难处,也可持此信物,前来本府寻助。”

    闻言,张元化目光一闪,而后微微垂下面庞,眼角微眯的望着案上的金叶,语气低沉的在心中默道:“秋子枫,你好大的心机!”

    与此同时,赵德忠也是目光一凝,但见其在微微沉默片刻后,突然摇头一笑,而后微微垂下面容,再为有所举动。

    “这……”

    闻言,在场的来客,也尽是目光一凝,其中绝大多数之人,都是目光闪烁的望着案上的金叶,却是并未将其收入手中。

    在场众人,也都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秋子枫此举,看似礼仪所致、慷慨相赠,但其内,却实有拉拢之心。

    俗话说,吃人嘴短、拿人手短,今日若是收下此物,日后秋叶城若有寻求之事,自己、以及自己身后的势力,定然无法拒绝。

    不过,在场之人鱼龙混杂,也并非人人都有势力牵挂,更有不少人,本就青睐于秋叶城一方,所以在微微沉吟了片刻之后,这少数人便不再迟疑。

    但见场中一角,一名衣着鲜丽的高头大汉,突然洒然一笑,而后起身离案,向着秋子枫抱拳说道:“哈哈,秋城主如此美意,林某就却之不恭了!”

    “既如此,那我等就却之不恭了。”

    有人带头之下,其余早已心动之人,也不再思虑,纷纷起身抱拳回敬,而后将金叶收入囊中。

    粗略一数之下,这收取金叶之人,已占了来客的四分之一,多达五六十人。

    见状,张元化嘴唇微微一抿,而后举目看向秋子枫,语气平平的说道:“秋兄如此盛情,实在是让我等,倍感惶恐……”

    “诶……”然而,未等张元化把话说完,秋子枫却是微微一笑,而后面带轻笑的说道:“张兄此言差矣,诸位远道而来参加府宴,虽说乃是仰仗诸位前辈之福……”

    言及此处,秋子枫微微转身,向着轩辕洪斌等人点头示意,而后接着说道:“但秋某才是本地之主,于情于理来说,本府也当略有表示,总不能让诸位前辈盛情出席之下,又代秋某回礼吧。”

    “……”闻言,张元化声息一窒,顿时沉默下来。

    见状,秋子枫身旁的赵德忠,突然目中一动,在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首席上,那默不作声、含笑静观的轩辕洪斌等人后,赵德忠微微一笑,而后抬目看向对面的张元化,突然张口说道:“张兄,听闻日前,你在红叶交易行中,有幸拍得一件灵兵,恰逢今日诸位前辈在此,何不献上一观,也好让我等见识一番。”

    “灵兵!”闻言,一只默不作声的轩辕洪斌等人,顿时目中一动,纷纷转目看向张元化。

    听闻赵德忠所言,张元化眉头微微一皱,但其还未有何言辞,但见李鸿飞突然眼角微微一眯,而后语气沉凝的说道:“神兵谱中的诸般灵兵,已遗落各方良久岁月,其中所有的出世之兵,都已各有其主,不知张城主这一件,是属何类?是近日新出、还是旁人猎夺?”

    闻言,张元化心中一沉,但明面上却是面色一正,而后从席位上立身站起,向着李鸿飞抱拳俯首,不卑不亢的说道:“前辈明鉴,此器乃由秋兄处拍购所得,至于其来由为何,晚辈并不知晓具体。”

    闻言,李鸿飞微微一皱眉头,不过未等其有何言辞,一旁的秋子枫,却是微微一笑,而后向着李鸿飞抱拳一示,神色从容的说道:“前辈有所不知,此刀其名碧水,乃是神兵刀谱中兵,至于其来处……”

    话语间,秋子枫转目看了一眼张元化,而后接着说道:“此刀,倒并非本府杀人夺宝所获,而是一名无名散修,抢夺了一方的商船所获。”

    “碧水刀!”闻言,轩辕洪斌等人同是目中一凝,但见李鸿飞眉头一皱,而后神色略显凝重的低喃道:“我记得此刀,乃是未曾出世之物……”

    闻言,韩天霸微微一翻白眼,而后不咸不淡的说道:“什么来由去处,便是杀人越货所得又何妨?常言道,诸般灵宝,有缘者得之,只要能够得手,杀缘也是缘。”

    闻言,李鸿飞面上神情一怔,而后转目看向韩天霸,眉头紧皱的斥责道:“你这老匹夫,杀人夺宝乃是恶行,人人得而诛之,若人人都抱有你这种心思,那这世间公道,还去往何处寻求!”

    闻言,韩天霸声息一窒,而后嘴角微撇的说道:“修行界,本就是弱肉强食,古往今来,从来都是我强我为尊,尔弱沦为蚁,又何有绝对的公道正义一说?”

    见状,身处两人中间的轩辕洪斌,突然摇头一叹,而后插口说道:“好了好了,你们两个有完没完……”

    话语间,轩辕洪斌转目看向张元化,而后颔首说道:“张城主,可否将此刀借来一观?”

    闻言,张元化微微一默,而后点头说道:“既然前辈欲观,晚辈自无推脱之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