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74章 修无境,道无涯!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语毕之后,张元化抬起右手,摸向佩戴在左手尾指上的金戒,其后但见那金戒之上豪光一闪,那柄通体湛然的碧水刀,已被其抓握在手。

    不过,与日前的波动惊人、蓝光四射相比,此时的碧水刀,却是光滑内敛、毫无波动,除了其湛然通体的刀身之外,再看不出丝毫的特殊之处。

    取出碧水刀后,张元化面上神情一肃,而后改成双手托刀,步履稳健的走向轩辕洪斌。

    在步至轩辕洪斌的案前时,张元化身形一顿,在案前一尺外停立下来,而后双手举刀前伸,微微俯首的说道:“前辈,此刀便是碧水。”

    见状,轩辕洪斌顿时神情一肃,而后从席位上挺身站起,神情庄重的伸出双手,将碧水刀接掌入手。

    在轩辕洪斌接刀之后,其旁的李鸿飞和韩天霸也一同站起,聚目看向轩辕洪斌手中的碧水刀。

    同一时间内,在场的众多来客,也纷纷目光一闪,而后纷纷调转目光,看向轩辕洪斌手中的碧水刀。

    “此刀,确是碧水无疑……”轩辕洪斌左手在上、右手在下的斜托住碧水刀,神态严谨的打量着碧水刀的刀身,目中渐渐泛起点点精芒。

    李鸿飞神态严谨的望着碧水刀,目光微闪的说道:“传言,碧水刀由水系魔兽六翼天目蟒的完躯所制,以其魔核化为能源,囚封此兽活魂化为器灵,持此刀者,等同于化身此兽,可控封周遭天地内的同源之力,更可促升修士的修行之速,又何是区区断流引水可能囊括,实为水系第一灵器……”

    闻言,张元化顿时心中一振,而后慢慢的挺起心胸,嘴角更是不自觉的上扬而起。

    尽管张元化,对碧水刀的具体根由,不曾了解多少,但听闻李鸿飞暗含惊叹、褒扬的话语,看来此刀之内,还隐藏着自己未曾破解的隐秘。

    在张元化看来,李鸿飞既然能明了其中根由,自然也能道破解封之法。是以,张元化在心生自豪之时,也不由得振奋难当。

    然而,就在张元化心神振奋之时,李鸿飞却是突然摇了摇头,而后叹声说道:“可惜……”

    闻言,张元化面色神情一顿,而后面容微垂的看向李鸿飞,眉头微皱的说道:“前辈何出此言……”

    闻言,李鸿飞默然的摇了摇头,而后垂目望着碧水刀,捋着长须说道:“此刀,不知经历何种变故,其内的魔兽魂灵已经消亡,便是其内的魔核也已破灭,如今,只是徒留了一具刀尸而已……”

    闻言,张元化目中瞳孔一缩,而后陡然失声道:“什么!”

    “竟只是一柄残刀!”与此同时,场内的众来客,也同时面色一变,而后纷纷转目看向张元化。

    “呵呵……”赵德忠的下位,一名须发皆白的黄袍老者,笑眼微眯的望着张元化,嘴角微扬的说道:“难怪此刀,竟会被摆上卖场,原来只是一柄残缺之器。”

    在这老者低语出声之时,场内各处各角,也相继的响起窃窃私语声。

    “原来如此,难怪那盗刀之人,不将其留为己用,而是寄售到交易场中。”

    “呵呵,若非如此,我等又怎会有幸一见?”

    “啧啧,没想到张元化,花费了十五亿的灵币,只买来一柄残品。”

    “那又如何?即便残缺,但此刀曾经也是神兵谱中之物,其珍贵的程度,又怎可以钱财衡量!”

    “要我说……”

    在窃声私语之时,场内的众人,望向张元化的目光和神情,也变得丰富多样起来,其中嘲讽、怜悯、摇头、叹息等等不一而足,正所谓人生百态,在其中皆可寻之。

    听闻耳畔传来的议论之言,张元化声息一窒,而后微微垂下面容,目光阴沉望着身下的地面,牙根紧咬、满目恶毒的在心中嘶吼道:“秋……子……枫,你敢戏耍我!”

    在场的众人,或许未曾察觉到张元化目中的阴沉,但其前方的韩天霸,却因自身的先天优势,和视角的偏差,得以一窥其貌。

    看到张元化目中的恶毒与阴沉,韩天霸微微一皱眉头,而后狠狠的刮了一眼摇头暗叹的李鸿飞,继而微微一笑、举目看向碧水刀,语气淡然的说道:“你可知,灵器,为何会被称为灵器?”

    闻言,张元化脑袋一僵,而后深吸了一口大气,强压下心中的火气,继而转目看向韩天霸,嘴唇微抿的说道:“拥有器灵、极具灵性,可汇聚天地灵力、拥有强大的破坏之能……”

    闻言,韩天霸微微一笑,而后转目看向张元化,目光微闪的说道:“那器灵,又是如何诞生?”

    闻言,张元化心中一动,但却并不知晓韩天霸具体所知,于是在微微沉默了片刻后,默然的摇了摇头,而后向着韩天霸抱拳示敬,语气诚挚的说道:“还请前辈明示。”

    闻言,韩天霸微微一笑,而后张口说道:“器灵,乃兵之灵识,其之所成,无非有三……”

    言及此处,韩天霸突然斜眼瞥了一眼李鸿飞,而后声音沉凝的说道:“其一,先天自成;其二,活魂祭炼;其三,后天孕生……而碧水刀的器灵,正是由活魂祭炼。”

    话语间,韩天霸又调转目光,看向轩辕洪斌手中的碧水刀,而后接着说道:“对器灵一说,兵道中言:神兵皆天成,灵兵皆后生,活魂祭炼虽有灵、更契兵躯,但却无灵之道,反生恶魂噬主之事。魂灵若善、能堪大用,可归善兵、称作魂器;魂灵若恶,当须灭灵、以孕新灵,否成魔兵。”

    言及此处,韩天霸话语一顿,而后转目看向张元化,微微颔首的说道:“那六翼天目蟒,乃水系恶兽、嗜杀嗜血,老夫不知这锻器之人,是以何等手段让其活魂屈服,但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恶魂之中又岂有善类?”

    话语间,韩天霸神情微微一肃,而后目光微闪的说道:“如今,此刀器灵消亡,也算是消除你之大患……”

    “这……”闻言,张元化声息一窒,顿时为之沉默下来。

    “不错。”

    与此同时,一直未曾出声的轩辕洪斌,突然微微一笑,而后在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秋子枫后,神态如常的说道:“此刀虽说器灵消亡、源核破灭,但其刀躯却是完整如初,只要张城主精心温养,定可孕生出新的器灵。”

    话语间,轩辕洪斌轻轻抬起右手,动作平缓的从碧水刀的刀身上拂过,同时语气淡然的说道:“相信这新生之灵,定会更加契合此刀,充分发挥出此刀的威力,比以往更加强大……且,此器灵因你而生,只要器灵不灭、尔不断灵,此刀终生,不会再有二主。”

    闻言,张元化目中一凝,而后神情凝重的问道:“前辈此言当真!”

    “呵呵。”

    闻言,轩辕洪斌微微点头一笑,而后颔首说道:“刀身虽然无暇,但却仍有恶灵之息,刚才老夫,已用本命灵力将其净化,只要你日后静心温养,器灵诞生之时,便是真正的碧水灵兵面世之时。”

    闻言,张元化目中一亮,而后突然后撤一步,向着轩辕洪斌郑重的抱拳一拜,声音诚敬的说道:“多谢前辈!”

    “举手之劳罢了。”见状,轩辕洪斌微微一笑,而后改换双手托刀,在将刀递向张元化的同时,面带淡笑的说道:“收去吧。”

    “是。”见状,张元化急忙点头称是,而后抬起双手,郑重其事的将刀收入囊中。

    在张元化将刀收回后,轩辕洪斌微微一笑,而后微微点头、示意张元化回座。

    见状,张元化微微俯首示意,而后回转身形,神色从容的回到了席位之上。

    在张元化回座之时,李鸿飞和韩天霸也微微一笑后,相继的重新坐落下来,独留轩辕洪斌一人在战。

    在李鸿飞和韩天霸重新落座之后,轩辕洪斌微微一笑,而后转目看向在场的众人,嘴角挂着淡笑的说道:“诸位的来意,你我都心知肚明,无非是看在我等几人,多修几栽、修为略高之下,欲要前来一问,寻求提升修为之法。”

    “前辈英明!”闻言,场内众多的来客,先是声息一窒,而后在微微沉默了片刻后,纷纷起身离座,相继的出声回应。

    “前辈高见,我等修行多年,但始终进境缓慢,不知是何处出了差错?”

    “前辈,朱某十五岁悟灵而修,如今已有四十栽,但自身修为,却仍停留在化境之初,仅仅达成了灵体入化,莫非真是灵脉所限!还望前辈指点迷津!”

    “前辈,郑某同求!晚辈已经修行一甲子,却仍未迈出化境第二步!”

    “前辈……”

    见状,轩辕洪斌微微摇头一笑,而后轻轻摆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

    见状,场内众人顿时神情一顿,而后纷纷止住在口待出的言辞,相继的沉静下来。

    在众人安静下来之后,轩辕洪斌的嘴角微微一动,而后背负着双手、神情怅然的轻叹道:“修无境、道无涯,未成修者,难触其道,未悟道者,亦不算修……”

    轻叹过后,轩辕洪斌轻出了一口气,而后环顾着场内众人,语气轻平的说道:“尔等欲求修之捷径,又可知,修之一途中,从无捷径可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