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76章 如此饮酒……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呵呵。”

    望着场内议论纷纷的众人,轩辕洪武微微摇头一笑,而后接续着主题说道:“而身之一化,说其艰难倒也艰难,说其简单却也简单。”

    “身之一化,也是时下所称的肉身成圣,欲要达成身之一化,需以灵力淬炼根骨肉身,将其转化成更加适修行的灵体。”

    轩辕洪斌说着话语一顿,而后有意无意的扫了一眼角落的项回,嘴角微扬的说道:“此化,说其简单,是因为其只需要足够的灵力和恒心便可达成,而说起艰难,是因为这一过程中,修士要不断的承受炼身淬骨的痛苦……”

    “至于神之一化,则与身类同,但却更加艰难……”言及此处,轩辕洪斌突然摇头一笑,而后端起案上的酒杯,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砰!

    在将酒杯重重的掷放在案上后,轩辕洪斌又神态从容的背负起双手,而后环顾着场内的众人说道:“神魂,乃人存活之本、行之主导,所谓意由心生,即是魂之所思所想,也就是世人的意识。”

    “尔等修行之时,皆可平定心神,以自身意识操控灵力运转,此之意识,即是神魂意识。”

    “只要以此意为引,而后顺藤摸瓜、追根溯源,便可感知到神魂所在,从而以灵淬之,将其凝炼神!”

    言及此处,轩辕洪斌的嘴角微微一动,而后微微摇首的说道:“但这,也仅仅只是开始罢了……”

    “只是开始……”

    “借意溯魂……”

    闻言,场内众人纷纷皱起眉头,但却并未有人出声质疑,而是凝神以待的望着轩辕洪斌,静等对方的后言之辞。

    见状,轩辕洪斌微微颔首,在心中暗自点了点头,而后神态微肃的说道:“想要灵神圆满,凝炼灵神只是第一步,其后还需经历养神、炼神、悟神三步。”

    话语间,轩辕洪斌微微话语一顿,而后神态渐渐昂扬、语速逐渐增快的说道:“所谓养神,是以自身灵力温养、进一步的完化灵神之体。而后以灵化火、炼去神中之凡根杂质,继而悟魂之道、开神之灵智,从而成就灵神之体、自成一脉,达到身死魂不消、身亡神不灭之境!”

    言及此处,轩辕洪斌微微一笑,而后嘴角挂笑的说道:“这,便是进至化境的历程,至于尔等日后能达成何境,还是看自己的机缘造化罢……”

    语毕之后,轩辕洪斌向着众人微微点头示意,而后抬起右手、轻拂起衣摆,便在席位上坐落下来。

    见状,场内的众来客也纷纷点头回示,而后相继的垂下目光,或眉头紧锁、或心平气和、或目露了然的暗自沉思起来。

    “养神、炼神、悟神……”

    项回目光微闪的望着身前客案,眉头渐渐紧锁的低语道:“说了半天,本少爷一句话也没听懂……”

    嗝!

    在项回皱眉腹诽之时,但见后方的韩雪松,突然含胸打了个饱嗝,而后笑眼微眯的望着手中的酒壶,满面红光、嘴角高扬的低笑道:“什么灵神灵魄,本大少才懒得想……嗝!反正有二爷爷……”

    砰!

    然而,韩雪松话未说完,却是突然脑袋一歪、趴倒在了客案上……

    “嗝……”

    韩雪松右手提着酒壶、斜抱着身下的客案,侧脸贴在一盘糕点上、目眩神迷的望着案上的花瓶,笑咧着嘴嘟囔道:“反正……反正二爷爷,不会置之不理的……嘿嘿……”

    “呵呵。”

    在韩雪松醉卧席间、众人沉思不语之时,端坐在席位上的秋子枫,突然微微一笑,而后张口说道:“看诸位的面貌神情,莫非是家中突逢了紧要之事?”

    “什么……”闻言,场内众人同是神情一怔,而后纷纷转目看向秋子枫,颇感莫名其妙和耐人寻味。

    见众人望来,秋子枫微微一扬嘴角,而后神态怅然的叹声道:“既非如此,那为何诸位只是埋头自想,而将这桌上美酒佳肴置之度外而不理……”

    “这……”闻言,众人面上神情一僵,在反应过来之后,顿时哄然失笑。

    “哈哈,秋兄倒是风趣!”

    “秋兄此言甚是!即便只是我等平聚,若只是埋头苦思,而不举杯共庆,传出去也未免贻笑大方!更莫说,还有诸位前辈在此!”

    在众人畅怀出声之时,赵德忠在微微一笑之后,从席位上拈杯而起,而后转身面向轩辕洪斌等人,手持持杯前举的说道:“先前闻前辈一席话,德忠自感获知良多、颇感茅塞顿开,在此德忠欲敬酒一杯,以谢前辈指点之恩,还望前辈莫要推却。”

    闻言,场内众人的笑颜笑语,顿时截然而止,而后纷纷转目看向轩辕洪斌,在心中盘算起了自己的小九九。

    见状,轩辕洪斌微微一笑,而后转动目光,目光锋锐的看着赵德忠,嘴角微扬的说道:“若说恩情,实算不上,但若你想与老夫对饮,可莫怪老夫以大欺小!”

    闻言,赵德忠目光一闪,但见其在微微一默之后,突然深吸了一口大气,而后目光灼灼的直视着轩辕洪斌,语气沉凝的说道:“论修为,德忠自认拍马不及,但若说到喝酒,德忠自感还有几分肚量!”

    闻言,轩辕洪斌目光一闪,而后笑眼微眯的向着赵德忠点了点头,嘴角高扬的说道:“既如此,那老夫今日,就先试试你的肚量!”

    语毕之后,轩辕洪斌突然目光一闪,而后突然抬手一拍桌案,从席位上站起身来。

    砰!

    与此一瞬,在轩辕洪斌拍案而起的一瞬,场内所有人案上端放的酒壶,以及候守在远处的府役手中,那半臂之高的酒坛,突然在微微一震之后,其上的壶盖、坛盖,竟自行的弹飞而起。

    呼……

    在壶盖飞出落案之时,那两百余个酒壶、百余个酒坛之内的酒液,顿时从其内飞升而起,而后化成道道泉流,从四面八方向着客席去中央的空中汇集而去,凝聚成一颗足有七尺见圆的酒水之团!

    “这……”

    见状,场内众客顿时目中一惊,纷纷转目看向空中的酒团,不约而同的发出倒吸冷气的声响。

    “呵呵……”

    李鸿飞笑眼微眯的望着空中的酒团,手捋长须的轻笑道:“想来今日,洪斌是打算开怀畅饮一番了……”

    听闻李鸿飞所言,其旁的轩辕洪武兄弟二人相视一笑,但见轩辕敬文嘴角挂笑的说道:“呵呵,族中事务繁杂,宗内又常有要务相召,再加上修行悟道,兄长又哪有闲情雅致和空暇饮酒……”

    闻言,韩天霸微微一笑,而后轻点其头的说道:“算起来,距离上一次我等如此聚酒,还是我等出师之后的事了……”

    轩辕洪斌嘴角带着略显狰狞的笑意,神情略显倨傲的看着赵德忠说道:“小杯小碗,难以尽兴,如此饮来,才够畅快!”

    在看到那酒团之时,赵德忠顿是面皮一抖,在听闻轩辕洪斌的话语之后,赵德忠顿时陷入了沉默之中,直在心中暗自咧嘴,后悔自己不该硬抬腔调、暗自托大。

    见赵德忠沉默,轩辕洪斌咧嘴一笑,而后嘴角微扬的问道:“怎地,敢是不敢?”

    闻言,赵德忠的嘴角微微一动,但见其在微微沉默了片刻后,突然挺起胸膛,而后气宇轩昂的说道:“有何不敢!”

    语毕过后,赵德忠又抬眼瞅了一眼上方的酒团,而后张口问道:“前辈,不知这酒,是如何个喝法?”

    闻言,轩辕洪斌微微一笑,而后张口说道:“若按照我等几人的喝法,则是论团,至于规则,则只有一条,就是不能以灵气化解酒劲。”

    “什么!”

    闻言,非但是赵德忠瞳孔一缩、面皮一抖,场内的众多来客,也都尽数瞳孔收缩的惊呼出声。

    “苍天!这是什么喝法!”

    “别看此团酒形体不大,但若实际称量下来,恐怕至少也有万斤!”

    “若不用灵力化解酒劲,这要是一口吞下,即便修士的身体能够消受,魂也要被这酒劲冲散!”

    “此种喝法,实在闻所未闻、骇人听闻!”

    “如何?”见赵德忠突显苦楚的面色,轩辕洪斌的嘴角微微上扬而起,而后背负着双手,神情淡然的问道:“喝是不喝?”

    “喝!”

    闻言,赵德忠还未开口,一旁坐看好戏的张元化顿时一拍桌案,而后强忍笑意、掷地有声的沉声说道:“赵兄,俗话说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说得出就要做得到!若你就此退却,轻则有损颜面,重则为日后涅灵槃道留下心结!如今酒水已备,又岂有不喝之理!”

    “对!喝!”

    见状,场内众来客纷纷一愣,在反应过来之后,顿时纷纷起哄出声。

    “喝!”

    “喝!”

    一时间,场内众来客纷纷起身站起,而后颇有节奏的齐声呼喊,为嘴巴大咧的赵德忠呐喊助威。

    赵德忠面色苦楚的望着空中酒团,在听闻众人的呼喊声时,其干咧开的嘴角,已经快要扯到后耳根上。

    “唯一死尔!”

    片刻后,赵德忠突然牙关一咬,而后在狠狠刮了一眼张元化后,转目看向首座上的轩辕洪斌,语气让人倍觉沉重的说道:“既然如此,那晚辈就先行敬上!”

    语毕之后,但见赵德忠突然目中狠辣之色一掠,而后猛然抬起右手、虚握成爪的抓向空中的酒团。

    呼!

    在赵德忠抬手虚抓酒团之时,但听呼的一声微响,之间那悬浮在空的酒团,突然形体微微一动,而后从其中分离出一道拇指粗细的酒泉,向着赵德忠直飞而去。

    见状,赵德忠又是一咬牙根,而后仰胸张口成巨鲸吸水状,将那直飞而来的酒泉吸入口中。

    咕!咕!

    随着赵德忠的喉结滚动,那空中的酒团,开始缓慢的缩小,而赵德忠的面色,也在那酒泉不断的入喉中,变得越发的涨红……

    “好!”

    在众人的起哄声中,空中的酒团不断的缩小,赵德忠的面色也愈发涨红,已经由最初的微红,慢慢的变得有些红中透紫……

    但让人感到奇异的是,赵德忠虽然有酒入腹,且入量也堪称巨大,但其腹部,却一点也不见鼓隆……

    直至小半盏茶的功夫过后,在空中酒团骤缩四分之一之时,随着赵德忠涨红的面色突然一白,其身前不断涌来的酒泉,顿时为之一静,而后突然的倒退而回,再度汇入空中的酒团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