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77章 不醉不休,不尽不归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砰!

    在酒泉重新汇入酒团中时,赵德忠顿是身躯一晃,而后用突然躬伏下身、以双手撑着客案,大口的喘息起来。

    “哈!哈!”

    赵德忠面色红中泛紫的撑着客案,目光迷眩、舌头发直的说道:“前、前辈请……”

    然而,赵德忠话未说完,却是突然身躯一晃,而后无力的瘫坐在了席位上。

    “秋、秋兄……”

    赵德忠神情麻木的瘫坐在席位上,白眼微翻的望着上方,口舌略感不清的说道:“若是下次,再以此酒摆……摆宴,赵某说什么……也不会再来!”

    “呵呵。”

    “哈哈哈!”

    听闻赵德忠所言,非但秋子枫摇头失笑,轩辕洪斌等人与场内众客,也都顿时失笑出声。

    至于项回等少年,则是一个个目瞪口呆的望着空中的酒团,在面面相窥的无语之下,也暗自在心中大吐舌头。

    “呵呵。”

    轩辕洪斌笑眼微眯的望着赵德忠,而后微微扬首、语气豪迈的说道:“既然如此,那老夫也不会出尔反尔,免得世人说老夫倚老卖老、以大欺小!”

    语毕之后,轩辕洪斌突然目光一闪,而后突然抬起右手,向着空中的酒团紧紧抓握。

    在轩辕洪斌右手握拳之时,但见那空中的酒团,突然通体一颤,而后开始飞速的向内压缩,仅仅片刻之间,便聚缩成一颗三寸大小的酒珠!

    嗡!

    在那酒珠形成的一瞬,但见其体微微一震,其外顿时传荡出一层透明的涟漪。

    那涟漪之内,蕴含着浓郁至极的酒香,在其传荡而出之时,众人案上的三春泣血花,竟突然的松软下来,仿若是被那涟漪中的酒气,熏陶而醉。

    呼!

    与此同时,但见轩辕洪斌突然微张开嘴,而后轻轻一吸,那空中的酒珠,顿时如同受到牵引,向着轩辕洪斌急飞而去。

    嗖!

    那酒珠的速度颇快,眨眼便飞临轩辕洪斌的近前,但见其在临近轩辕洪斌的海口之时,突然形体一震,而后骤然化成一道指细的清光,飞射入轩辕洪斌的口中。

    在将酒珠吸入口中之后,轩辕洪斌闭上方口,而后将其一口吞下。

    咕!

    在将酒珠吞下之后,轩辕洪斌只是面色突有一瞬的涨红,而后便再无异态。

    “好!”

    “前辈海量!”见状,场内众人顿时目光一凝,而后纷纷拍手叫好。

    见状,轩辕洪斌微微一笑,而后微微颔首的说道:“酒之一物,少饮舒身悦神,多饮伤身乱神,超限狂饮,则醉身醉神!”

    话语间,轩辕洪斌突然摇头一笑,而后轻笑着说道:“但此时,也是心极平、神极静之时,若尔等能够抵御酒气熏神、酒劲攻神之力而修,却能取得事半功倍之效!”

    言及此处,轩辕洪斌话语一顿,而后接着说道:“此中之理,与灵乏力脱、超脱自身极限而修,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超脱极限而修!”

    闻言,场内众人顿是目光一闪,双目中渐渐闪烁起点点振奋的精芒。

    见状,一旁在座的李鸿飞,突然捋须一笑,而后从席位上站起身来,转目看向下方的秋子枫,嘴角微扬的说道:“子枫贤侄,不知你这百叶花琼,还有多少珍藏?”

    闻言,秋子枫面色神情一怔,在反应过来之后,其心中顿时泛起无边的苦涩,在心中暗叹道:“苦也……”

    但明面上,秋子枫却是微微一笑,而后从席位上站起,向着李鸿飞微微点头,接着大义凛然的说道:“只要诸位前辈不倒,此酒断然供而不绝!”

    闻言,轩辕洪斌九人顿时嘴角高扬而起,但见李鸿飞目光一闪,而后转目环顾着场内众人,义正言辞的说道:“美酒佳酿,又岂能一人独享!再者言,此番既是酒宴,那我等又岂能坐看旁观,只让当中几人尝尽美滋、出尽风头!”

    言及此处,李鸿飞突然一改往日的淡然随和,而后豪气万丈的震声说道:“今日我等既有缘在此相聚,定无完好而归之理,当时未尽兴而不休、未带醉而不归!”

    闻言,场内众来客顿是心头一颤,观李鸿飞这等势头、和其旁几人高扬的嘴角,其能其力即便不敌轩辕洪斌,也绝然差不到哪去!要是与这几人对饮,绝然讨不到好处,因为先前轩辕洪斌和赵德忠的先例,还犹在耳目……

    见众人突显不自然的神态,李鸿飞的嘴角微微一动,而后微微扬首的俯视着场内众人,语气淡然的说道:“怎么……莫非尔等不敢?”

    闻言,场内众人顿时目光一闪,不少人更是微垂下头,面红耳赤了起来。

    若李鸿飞另出他言责问,众人即便仍是不能推脱,但起码还能暗自的有所保留,但如今,李鸿飞的一句不敢,无异于是对众人的挑衅!

    俗话说,世间险道万千,独修之一途为最,众人既能踏入修途,已是对勇敢二字的最好诠释。若是放在平时,有人质疑自己的胆魄,众人定将其视为对自己尊严的最大挑衅,从而出手将其手刃当场!

    但眼前之人,非但对己怀有指点之恩,更是修为高深、己欲高攀逢迎之人,若就此服输认弱,颜面尽失不说,先前在对方面前营造的良好形象,也将荡然无存。

    念念相交之下,场内众来客顿是牙根一咬,当下便是出声喝应。

    “有何不敢!”

    “白某既敢踏入修途,又岂会畏惧区区酒水!”

    “喝!唯一死尔!”

    “喝!不醉不休,不尽不归!”

    “谁怕谁!”

    见状,李鸿飞笑眼微眯的点了点头,而后大手一挥,面带畅怀之笑的轻喝道:“上酒!”

    在李鸿飞话语传出之后,那百余名衣着统一、守候在远离客宴区外各处的府役,顿时闻令而动,纷纷向着酒窖狂奔而去。

    约莫小半盏茶的功夫后,但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那些府役人手抱着两坛足有半臂之高的酒坛,而后分成三队的向着客宴区疾步走来。

    在将酒坛放下后,那百余名府役慢慢的退出客宴区,而后结成一道整齐的长队,再度向着酒窖疾行而去。

    嘣!

    在府役离去之时,李鸿飞动作娴熟的扒开坛塞,而后右手抱坛在侧,嘴角微扬的说道:“酒在人在,酒尽乃休!”

    言及此处,李鸿飞突然神情一肃,而后右手提壶高举过头,震声低喝道:“喝!”

    见状,轩辕洪斌、项回等人和场内众来客,也纷纷起身站起,而后高举酒坛的高呼道:“喝!”

    呼喊过后,除却轩辕紫萱等女辈是举坛细酌,和醉倒在案的韩雪松外,场内众人同是提坛灌口,大口大口的共饮起来,既然是先前醉态醺醺的赵德忠,也不例外。

    咕!咕!

    一时间,场内尽是酒水的咽肚之声,其声原本杂乱无章,但却在某一瞬当中,尽数的齐聚一起,谱成一首颇显怪异的声奏……

    “噗……”

    片刻后,在场内众人仍在仰面灌饮之时,项回却是突然目光一闪,而后猛然放下手中的酒坛,撑扶着身前客案,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

    “咳!”

    项回一手撑着桌面、一手按着酒坛,龇牙咧嘴的说道:“区区酒水,也敢于本少爷叫嚣!”

    语毕之后,项回猛然挺直身体,而后仰面提坛,再度的灌饮起来。

    砰!

    片刻后,但听砰的一声齐声闷响,场内众人几乎同时的放下酒坛,将其重重的拍压在桌面上。

    在将酒坛放下之后,李鸿飞突然咧嘴一笑,而后抬起衣袖一抹嘴角,豪气万丈的高声说道:“畅快!”

    闻言,场内众人的嘴角,皆是不自觉的上扬而起,而后在面面相窥了一番后,同时的大笑出声。

    “哈哈哈……”

    在众人开怀大笑之时,场内突有一名衣着质朴的青年才俊,从席位上一飞冲天,同时震声欢笑道:“今日能够在此与诸位前辈共饮,黎某倍感荣幸,在此以一式炎龙破空,为诸位前辈、道友助兴!”

    呼轰!

    在那青年的话语回荡场中之时,但听轰的一声巨响,那青年的身外,顿时爆散出滔天的烈火!

    那烈火略显昏黄,在那青年的身外飞速的凝聚,仅仅片刻之间,便凝聚成一条长足十丈、粗达一丈的黄色的火龙。

    吼!

    那火龙盘踞在黎姓修士的身外,其体惟妙惟肖、栩栩如生,但见其在凝现之后,突然龙头一抬,而后在扬天发出一声震人心魄的长啸后,竟是向着上方的长空飞冲而去。

    呼!

    但见那冲天而起的火龙,在飞升起千丈之后,突然身外黄光一闪,而后竟是轰然的爆散开来。

    轰!

    轰然巨响中,那火龙爆散出无数细小的火陨,而后向着四面八方爆散而去。

    在那火龙爆散的一瞬,整个城主府内的晴空,顿时如同火烧、变的一片绯红。再加上那爆散而出的、犹若火花的火陨,此情此景,从府外看去,如同有人在城主府内,点燃了一尊巨大的烟花。

    “真美……”轩辕紫萱仰面望着上方的火空,其动人的双眸中,清晰的映射出那无数爆散而出的火陨。

    此时,轩辕紫萱面色绯红、神态迷离,再加上周遭火空赤云的衬托,让轩辕紫萱本就倾城的容颜更显绝伦,其静立在站的身姿,也让其旁在站之人,不由生出一种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感觉。

    片刻后,待那火陨虚化消散、空中恢复如常之后,轩辕紫萱微微一笑,而后慢慢的垂下面容,看向前方双手撑案的项回,目中渐渐闪现出点点柔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