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79章 席散……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见众人纷纷沉默不语,轩辕洪斌目中不由掠过一抹隐藏极深的失望,而后语气平静的说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相信这等唇亡齿寒、巢倾卵破的道理,尔等心中自明……”

    言及此处,轩辕洪斌微微摇了摇头,而后突然转身离座,向着西侧的客厢区走去。

    见状,韩天霸顿时眉宇一凝,而后转身看向轩辕洪斌,张口轻唤道:“洪斌……”

    与此同时,李鸿飞等人也笑颜顿收,而后纷纷转过身来,望向前方的轩辕洪斌。

    闻声,还未走出多远的轩辕洪斌,顿时身形一顿,但见其在微微沉默片刻后,声音轻平的说道:“今日,尔等为求自在,而甘愿落居于此、不愿共抗强敌侵战,他日,若我盟战败,尔等那所谓的自由,又可能保守?”

    语毕之后,轩辕洪斌再不多留,而是背负着双手,步履沉重的向着前方迈步走去。

    见状,韩天霸等人目中一动,而后在相互对视了一眼之后,同时的抬腿迈步,跟上了前方的轩辕洪斌。

    “前辈!”

    然而,在韩天霸等人邻近轩辕洪斌、正要与其一同离去之时,随着一声沉重的呼唤之声,但见那名沉默在站的石姓修士,突然目中一定,而后快步走出席位,向着轩辕洪斌等人抱拳俯首,语气坚定的说道:“前辈,晚辈愿投身上盟!”

    闻言,前方迈步而行的轩辕洪斌等人,顿时身形一顿,但见几人,在微微一默之后,纷纷的微扬起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在轩辕洪斌等人嘴角微扬之时,其中的李金栋微微一笑,而后轻点其头的说道:“走罢。”

    在李金栋语毕之后,几人再不停留,纷纷的迈步前行。

    “是!”

    见状,石姓修士目中一喜,而后深吸了一口大气,转目看向一旁的秋子枫,双手抱拳的说道:“石某先行一步,还望秋城主莫要见怪。”

    见状,秋子枫微微一笑,而后轻点其头的说道:“石兄客气,既是李前辈相邀,秋某自无阻挡之理。”

    闻言,石姓修士顿时咧嘴而笑,在向着秋子枫轻轻点头之后便豁然转身,疾步跟上前方的轩辕洪斌等人,尾随在众人的身后三丈外,与轩辕洪斌等人一同消失在了廊道之内。

    “……”场内众人目光微闪的望着石姓修士消失的背影,目中渐渐闪现出各种不一的复杂光芒。

    “回……我们也、也回去……”

    在轩辕洪斌等人离去之后,迷醉在案的韩雪松,突然眼皮一抬,而后声音含糊不清的说道:“本……本大少喝饱了,要回去……回去睡觉……”

    闻言,前座双手撑案、左摇右摆的项回,顿时目光一闪,而后摇头晃脑的说道:“好!回去……睡、睡觉!”

    语毕之后,项回左手一推客案、动作迟缓的走出客座,而后身体前倾后仰的站在客案旁,在醉眼朦胧的辨认了一眼方向后,继而突然抬腿迈步,东倒西歪的向着前方走去。

    “项回哥哥!”

    见项回如此状况,轩辕紫萱顿是目中一急,而后急忙动身跟上项回,托付住项回的手臂。

    感觉到右臂之上传来的温热,项回脑袋一歪、转目看向轩辕紫萱,而后米炎成缝、笑咧着嘴说道:“紫、紫萱妹妹啊,我没事……”

    “哼!”见状,轩辕紫萱顿是眉头一皱,而后气鼓鼓的发出一声冷哼,继而紧紧的抓住项回的手臂,将其强行的带离场中。

    “这个酒棍,到底喝了多少酒!”

    在轩辕紫萱拉走项回之时,李元弘也将韩雪松从案上拽起,而后将韩雪松的右臂,抗拉在自己的肩上,与醉眼蒙蒙、沉默无言的李怜儿,一同跟上项回和轩辕紫萱,一前一后的离开了场内。

    “……”

    在项回等人离去之后,场内本就因众人的沉默,而悄然无声的氛围,顿时更显寂静。

    片刻后,见众人依旧保持沉默、未有他动,秋子枫突然微微一笑,而后偏转身形、双手抱拳的向着众人环示一圈,接着面带轻笑的说道:“既然诸位已经离席,而诸位也心生去意,那么秋某,也就不再过多的挽留了。”

    闻言,张元化目中一动,而后深吸了一口浊气,在转身向着众人抱拳一示后,神色平静的说道:“既如此,那张某就先行一步了。”

    语毕之后,张元化向着秋子枫轻轻点头示意,而后再不多留,离案向着府门的方向走去。

    在张元化离去之后,一旁瘫坐在椅的赵德忠,突然目光一闪,而后但见其周身上下,突然红光一闪,其身躯之上,顿时震散出一片淡弱的气浪。

    那气浪并不刚猛,但其内却蕴藏着辣眼的酒气、和醉人的酒香,此情此景,却是赵德忠动用灵力,将体内积藏的酒劲逼迫而出所致。

    在将体内的酒劲逼出之后,赵德忠的面色顿时好转,仅仅片刻之间,便恢复了往日的红润,变得容光焕发起来。

    “呼!”

    在面色回归如常之后,赵德忠深深吐了一口心气,而后向着秋子枫抱拳一示,摇头苦笑的说道:“既如此,那赵某也就不再多留了。”

    见状,秋子枫微微一笑,在抱拳回示了一礼后,面带轻笑的说道:“如此也好,还请赵兄,代子枫问候令堂安好。”

    闻言,赵德忠微微一笑,而后轻点其头的说道:“家母月前归族祭祖,如今尚未归来,待其归来之后,赵某定会亲自传达秋兄的好意!”

    闻言,秋子枫点头一笑,而后面色微微一肃,抬手引路的说道:“赵兄请。”

    见状,赵德忠微微一笑,而后在抬手抱拳一示后,便再不多留,带着赵有为和赵天兄弟二人,离开了此处。

    “秋兄,若无他事,邓某也就此离去了。”

    “秋城主,你我来日方长,后会有期。”

    “秋城主,于某就此告退,若日后有所差遣,于某绝无二话、定当全力相助!”

    “秋城主……”

    在赵德忠几人离去之后,场内众人也都转目看向秋子枫,纷纷的抱拳告离。不消多久,场内的众人,便相继离去,徒留下秋子枫父女二人。

    而先前,那山呼海喝的盛宴之景,和那“不醉不休、不尽不归”的豪迈欢呼,也随着众人的离去而烟消云散,徒留下一地的空席……

    “哼!”

    在众人离去之后,秋月突然双臂抱胸的发出一声闷哼,而后嘴角微撇的说道:“论到逞凶斗恶,这些人一个赛一个,但洪斌前辈一说上阵御敌,这些却连屁都不敢放一个,真是羞与为伍!”

    “呵呵。”

    闻言,秋子枫摇头一笑,而后嘴角微牵的轻叹道:“不过是所求不同罢了……”

    轻叹过后,秋子枫微微一笑,而后转目看向远空中,那凝而不散的庞字,嘴角挂着微笑的说道:“回去吧,今日之事,就到此为止。”

    语毕之后,秋子枫悠然转身,而后背负着双手,向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天局乱,生不安,我辈之修,谁与共战……”

    秋月嘴角微牵的望着秋子枫的背影,在听闻从对方口中发出的叹然之言后,秋月若无其事的摇了摇头,而后张口轻喝道:“收宴!”

    ……

    客厢院,壹字客房。

    此时此处,除了李金栋之外,轩辕洪斌、韩天霸等人皆在其内,围坐在房中的圆桌边上。

    “呵呵,你又何必如此在意?”

    察觉到轩辕洪斌目中潜藏的失落,李鸿飞微微一笑,而后幽声说道:“你我皆知,他们并非不明大义,只是心念不同、所以才不愿去思,所求不同、才不想身入其内……”

    言及此处,李鸿飞微微摇头一叹,而后接着说道:“再者言,即便这些散修,暂时愿意投身战盟、共卫天土,以其本心天性,也难以长久为战,心生畏退之下,说不得还会引发些许忧乱。”

    “哼。”

    闻言,韩天霸眼目微垂、嘴角微牵的发出一声低哼,而后张口说道:“即便放在宗、族为尊的往昔,这等闲散野修,也常是滋生祸乱的因由,更遑论如今大局动荡?若盟中不予重视、不加制约,任由其自生自灭、自兴自旺,终会造成覆巢之祸!”

    闻言,轩辕洪斌微微一默,而后摇头一笑,转目看着韩天霸问道:“制约?如何制约?”

    闻言,韩天霸微微一皱眉头,但还未等其开口出声,轩辕洪斌却是微微摆手打断,而后微微摇首的叹声说道:“天域大小的陆地、浮岛不下数千,再加上那些无灵死地,总面积几欲八千亿里,这其中所存之散修,又何其之众?再加上散修行踪多变、少聚一地,想要对其加以制约,又怎是简易之事……”

    “这……”闻言,韩天霸顿时声息一窒,而后眉头紧皱的沉默下来。

    见状,轩辕洪斌突然洒然一笑,而后垂目看向桌上的茶盏,目光幽深的说道:“若有一天,盟军战败……这些散修,或将决定我天的……生死存亡!”

    拾字客房内。

    此时此处,在这颇显宽敞的客房中,只有两人在内。

    这两人,正是李金栋,与那名石姓修士。

    李金栋端坐在圆桌外侧的圆凳上,目光平静的望着前方,那跪伏在地的石姓修士,嘴角挂着浅笑的说道:“石坚,从今天开始,你便是老夫的亲传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