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80章 李元弘和李怜儿的心结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柒字客房内。

    此时此处,除了仰躺在床上的项回之外,面色绯红的轩辕紫萱,也醉眼蒙蒙的坐在床畔上。

    “嘿嘿……”

    项回四仰八叉的躺在卧床上,醉眼眯成细缝的望着床顶上方,嘴巴笑咧、言辞不清的说道:“本、本少爷……才不要……不要做那样的家主……”

    低语中,项回被绷带遮掩过半、眯成细缝的双目,突然闭合而上,而后就此倒头睡去了。

    见状,本在怔然出神的轩辕紫萱,顿是目中一动,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

    “项回哥哥,还是这么没风度……”看着项回睡倒的怪异姿势,轩辕紫萱顿时展颜失笑,而后望着项回被绷带缠缚的面庞,嘴角挂着浅笑的说道:“难怪南峰爷爷一说到他,就这么头疼……”

    言及此处,轩辕紫萱迷蒙的双眸内,突然浮现出一抹柔光,而后但见其,在微微沉默了片刻后,突然慢慢的伸出右手、触摸向项回的面庞。

    “项回哥哥……”轩辕紫萱轻轻的抚摸着项回的面庞,感受到从绷带下传来的温热,轩辕紫萱的嘴角上,慢慢的露出一抹浓浓的笑意。

    片刻后,轩辕紫萱突然微微一笑,而后慢慢的凑身上前,双眸微闭的吻向项回的脸颊。

    那一吻,并不沉重、也不长久,只是轻轻的一触,但却让轩辕紫萱纤睫一颤,而后慌忙的背过身来,不敢再去多看项回一眼,而其本就涨红的脸颊,在此之后,也顿时再红三分。

    轩辕紫萱用双手捂住自己通红的面颊,目光迷蒙、又颇为慌乱的望着身下的地面,语气娇羞的说道:“都怪项回哥哥,连我也变得那么不害臊了……”

    “诶?”

    在轩辕紫萱语出之时,但见床上那早已昏睡过去的项回,突然眉头一皱,而后两眼不睁、身体不动、言辞模糊的嘟囔道:“谁!敢在背、背后……说本少爷的坏话!”

    闻言,轩辕紫萱顿时目中一惊,而后用手纠缠着一角,嗫嚅的说道:“紫萱没有说项回哥哥的坏话……”

    呼!呼……

    但回应轩辕紫萱的,却是项回逐渐起伏有律的酣睡声……

    闻声,轩辕紫萱脑袋一僵,在瞬时反应过来后,但见其面红耳赤的发出一声闷哼,而后嗔怒的说道:“哼,就知道吓人!”

    语毕之后,轩辕紫萱顿时站起身来,而后气鼓鼓的向着门外走去。

    吱……

    在一声弱不可闻的木具摩擦声中,轩辕紫萱动作极轻的将房门拉开一道缝隙,接着转头对着项回发出一声低哼,而后就要开门而出。

    “咦?”

    但,在轩辕紫萱欲要打开房门之时,却见其突然目光一动,而后通过门缝,美目微眯的看向外侧,声音略感错愕的低喃道:“元弘?”

    此时,若通过轩辕紫萱的视线外望,便可发现:那衣着整齐、面色涨红的李元弘,正眉紧锁的站在陆字客房的门前台阶上,一副迟疑不定、抬步欲止的样子。

    见状,本就酒劲上头的轩辕紫萱,顿感莫名其妙,但见其在微微沉吟了片刻后,突然微微一笑,而后轻轻的合上房门,再度返回了房内。

    “哼。”

    返回房内后,轩辕紫萱径直的走向室内的圆桌,但见其在坐落下来后,再度转头对着床上的项回发出一声轻哼,而后以双臂环抱为枕的在桌上趴伏下来。

    但在趴伏了片刻之后,轩辕紫萱却又突然螓首一动,而后转过面容,向着床上的项回看去。

    “项回哥哥……”

    轩辕紫萱趴伏在桌案上,头枕臂弯的注视着项回,目光微闪的低喃道:“紫萱不会让你变成那样的……”

    思绪变动中,被轩辕紫萱暂且压下的酒劲,也渐渐的发作开来,致使其目光渐渐的迷蒙,而后慢慢的闭上眼睛,就此在桌睡去了。

    ……

    与此同时,陆字客房外。

    但见李元弘在迟疑了良久之后,突然目中一定,而后深吸了一口大气,抬步向着陆字客房的房门走去。

    李元弘在房门外停立下来,在抬手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衣装后,便抬起右手,轻轻的叩向房门。

    噔!噔!

    “谁啊?紫萱姐姐吗?”

    叩门之声过后,在经过短暂的安静之后,房内传出李怜儿略显哑涩问询之声,紧随其后的,是一串轻微的脚步声。

    闻声,李元弘声息一窒,而后挺胸深吸了一口大气,目露坚定的说道:“是我,我是元弘。”

    在李元弘话语传出之时,房内的脚步声顿时为之一停,其内的李怜儿,也顿时陷入了沉默之中。

    见状,李元弘微微沉默,而后张口说道:“怜儿妹……妹,我有话要对你说。”

    在李元弘的话音,落地了好一会儿后,房内断停的脚步声,又重新的响起,而那紧闭的房门,也在那脚步声再次停顿之时,被李怜儿从其内打开。

    在将房门打开后,李怜儿微微垂下面容,而后偏转身形、让出门路,嘴角露出一丝笑弧的说道:“进去说吧……”

    看到李怜儿的神情,李元弘顿时声息一窒,其原本准备好的言辞,也顿时遍寻不及,不知该如何开口。

    见李元弘沉默不言,李怜儿也不再出声,两人就这般沉默的隔着门槛相对而立。一时间,两人之间本就怪异的氛围,也渐渐变得有些压抑起来。

    在身旁氛围愈发压抑之时,沉默如石的李元弘,却是突然闭上了双眼,而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浊气。

    “呼……”

    这口气,吐的颇为“漫长”,仿若李元弘吐出的,不仅仅只是空气,还有其心中的结。

    在深呼吸过后,当李元弘再度睁开双眼之时,其明亮的双目中,已经看不到任何的躲闪与慌乱,有的只是定人心神的坚决。

    李元弘神情郑重的望着李怜儿,语气坚定的说道:“我们是亲人,所以我不会伤害你!更不允许别人伤害你!”

    闻言,李怜儿顿时娇躯一颤,而后深深的垂下面容,将自己的神情面貌,藏入了阴影之中。

    见状,李元弘话语一顿,而后在微微一默之后,接着说道:“倘若有一天,你我之间因争执和矛盾,而引发难以决绝的恶变之局,那么该站出来承当罪过之人,也应当是我!”

    言及此处,李元弘突然深吸了一口大气,而后沉声说道:“因为,我是哥哥!”

    对于李元弘的言辞,李怜儿虽然依旧垂首沉默,但其略显瘦小的双肩,却在李元弘话语结束之时,而突然微微的颤动起来。

    见状,李元弘微微一默,而后垂目看向身下的地面,目光微闪的说道:“我不想知道,你在那妖女梦境中的遭遇……也不想知道,你心中的念想……”

    言及此处,李元弘突然抬起目光、直视着李怜儿,目光轻柔的说道:“我只想知道,你到底,还认不认……我这个哥哥……”

    听闻李元弘的言辞,李怜儿仍是垂首胸前、沉默不语,只是其双肩,却颤动的更加明显起来。

    在静等了片刻之后,见李怜儿仍是垂首不语,李元弘顿时目中一黯,而后面前苦笑的转动身形,神情失落的向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然而,李元弘抬起的脚步还未落下,那沉默在站的李怜儿,却是突然的夺门而出,扑抱向前方的李元弘。

    砰!

    随着一声微弱的碰撞之声,李怜儿从房门内一跨而出,从后面搂抱住举步欲落的李元弘。

    “认!”

    李怜儿紧紧的抱住李元弘,将脸深埋在李元弘的后背上,点头如捣蒜、声音哽咽的说道:“我认……我认!”

    在李怜儿抱住自己之时,李元弘身躯一震,而后慢慢的放下脚步,其原本苦涩的嘴角,也慢慢的上扬而起,露出释然的笑意……

    一日无话,翌日清晨。

    在清晨用过早膳之后,轩辕洪斌等人,便婉拒了秋子枫的挽留,而后在秋子枫父女和秋子山的迎送之下,带着轩辕紫萱等少年与石坚,来到了秋叶城外。

    秋叶城外。

    秋子枫微微垂首的看着轩辕洪斌等人,面带微笑的说道:“既如此,子枫就恕不远送了。”

    在秋子枫身旁,一身白袍装扮的秋子山和秋月,赫然与其并列在站。

    而在秋子枫的对面,轩辕洪斌、李鸿飞和韩天霸三人并列首位,其后分别是轩辕洪武、李金栋等人,而石坚,则是站居在李金栋的身后。

    至于项回和轩辕紫萱等少年,则是聚拢在两者的右侧三丈外,正在聚首相谈。

    “无妨。”

    闻言,轩辕洪斌微微一笑,而后转目看向秋雅,语气平和的说道:“老夫已经知会盟务处,你还是尽早动身吧。”

    闻言,秋月微微一笑,而后向着对方深深福身的行了一礼,继而螓首微垂的恭声说道:“前辈指引之恩,秋月铭记心中。”

    见状,一旁的李鸿飞捋须一笑,而后向着秋子枫轻笑点头,神态随和的说道:“子枫,若日后能够脱身于此,别忘了前往李陆,去探望你的姨母。”

    闻言,秋子枫顿时目中一黯,但却转瞬又被其深藏在内,但见其在微微一默之后,而后向着李鸿飞轻轻点头,微微垂首的说道:“还请前辈转告姨母,只要子枫得有闲暇,定当前往拜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