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81章 离别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唉……”

    韩雪松双手背负的站在项回的右侧,眉宇微凝、神色怅然的望着秋月的身影,叹然的说道:“今日一别,不知何时再能相见……”

    “是啊……”

    闻言,站在项回左侧的轩辕紫萱,顿时点头附和,而后目露不舍的说道:“以后想要再见,恐怕要等很久之后了……”

    “嘿嘿,顶多也就一年而已!”

    见状,站在韩雪松身旁的李元弘,突然微微一笑,而后轻笑着说道:“再说了,你们想见我们还不容易?就算是项回,也能通过我们互留的心血玉简,寻到其具体行踪的……”

    话语间,李元弘微微颔首一笑,而后嘿嘿轻笑道:“若是能够运用传送大阵,那就更简单了,到时候他就算想躲,也躲不了!”

    “就是。”

    听闻李元弘所言,其旁的李怜儿顿时点头附和,而后双手抱胸的斜视着韩雪松,嘴角微撇的说道:“不过依我看啊,这饭桶不是不舍我们,而是不舍得某位玉面佳人。”

    “嘿嘿。”闻言,项回咧嘴一笑,而后点头附和道:“我看也是!”

    闻言,韩雪松面上神情一僵,但其却并未出言反驳,而是摇头晃脑的说道:“你管我不舍谁人,总之就是不舍就是了……”

    然而,韩雪松话未说完,却是突然眉头一挑,而后豁然转目,颇感惊讶的看向李元弘和李怜儿。

    见韩雪松看来,李元弘顿时眉头一皱,心中颇感莫名其妙,而后张口说道:“怎么了……”

    与此同时,李怜儿也是秀眉一皱,而后撇着嘴角说道:“干嘛?”

    见状,韩雪松顿时干笑的摆了摆手,而后张口说道:“啊!没什么,没什么……”

    语毕之后,韩雪松突然偏转身形,而后抬目看向秋叶城的城墙,神态自若的传音向项回说道:“诶,我说蛔虫,你有没有感觉到,这两个家伙有点不正常?”

    闻言,项回被绷带缠缚过半的双目,突然微微一凝,而后镇定如常的回音道:“怎么说……”

    “没什么,只是觉得奇怪……”

    闻言,韩雪松微微摇了摇头,而后接着传音道:“难道你没有发现么?这两个家伙,竟然从早饭出现,到现在足足半个时辰了,期间竟然没有任何的争论!”

    闻言,项回脑袋一僵,但见其在微微一默之后,突然若无其事的耸了耸肩,而后回音说道:“谁知道,说不定这两个家伙,这次是真的病了……”

    项回与韩雪松虽然是传音私聊,且动作也不甚明显,但让被其旁一直聚目相视的李怜儿,顿时心中一动,没由来的突生一种“两人正在作祟”的预感。

    “恩?”

    看到项回与韩雪松二人的动作,李怜儿顿时眉头一皱,而后目光不善的说道:“你们两个家伙,在悄悄议论些什么!”

    闻言,项回顿时目光一怔、韩雪松也是为之神情一僵,但未等二人出声回应,却见另一边的轩辕洪斌,在向着秋子枫等人点头一笑后,突然转目看向几人这边,而后张口说道:“紫萱,我们该走了。”

    虽说先前,项回和李元弘兄妹三人,还对韩雪松的不舍之言出声调侃,但那只是时辰未到之下,几人不想谈及的缘故,真到分别之时,却又另当别论。

    是以,在听闻轩辕洪斌的传唤之后,项回等人俱是声息一窒,目中纷纷流露出浓浓的不舍之意。

    看到几人目中的不舍,项回在微微沉默片刻后,突然咧嘴一笑,而后微微一扬脑袋,轻笑着说道:“今日的短暂离别,只为他日更好的相聚,别忘了,一年之后,我们天界七雄,还要在神武门重新聚首的!”

    闻言,轩辕紫萱等人顿时目中一动,但见韩雪松在微微一默之后,而后微微一笑,轻点其头的说道:“不错,到时候天界七雄相会,定少不了一番大聚!到时候,本大少要大摆宴席,以庆七雄聚首!”

    “正是!”闻言,李元弘重重的点了点头,而后嘿嘿奸笑着说道:“不过,到时候不该你来摆宴,而是该由文强、如龙、泽敬和沐晨来摆才是!”

    闻言,轩辕紫萱顿时展颜而笑,而后点头轻笑道:“看来,沐晨哥哥他们是在劫难逃了……”

    见状,李怜儿嘴角一撇,而后语气不屑的说道:“哼,什么天界七雄,整天就知道挑事生非、逼人决斗,分明就是不务正业的纨绔……”

    言及此处,李怜儿突然脑袋一扬,而后噘着嘴说道:“尤其是文强,整天坐山围观、就知道干瞪眼,还不及我跟紫萱姐姐!”

    闻言,项回、韩雪松和李元弘顿时神情一僵,而后嘴角微牵、异口同声的说道:“你们两个,还不是只会坐板凳……”

    在三人话语落地之时,但见另一边的韩天霸,突然微微摇了摇头,而后张口轻喝道:“雪松!”

    闻声,韩雪松顿时面色一僵,而后嘿嘿干笑的催促道:“嘿嘿,我们快走吧,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

    见状,项回几人顿是翻了个白眼,而后在相识一笑之后,转身向着轩辕洪斌等人走去。

    “前辈。”在来至众人旁侧时,项回向着轩辕洪斌等人微微点头,而后转步走向秋子枫一方,在秋子山身旁站立下来。

    在轩辕紫萱几人归来后,轩辕洪斌突然微微一笑,而后转目看向项回,神态如常的传音道:“放心吧,老夫说话算话,绝对不会向那老匹夫,透露一丝关于你的消息。”

    闻言,项回顿时眉开眼笑,而后不动声色的传音说道:“多谢前辈!”

    闻言,轩辕洪斌的嘴角,不由扬起一丝笑弧,而后接着传音道:“不过,老夫对你所言之事,你定要时刻谨记于心!”

    闻言,项回声息一窒,在目光微闪的沉默了片刻后,语气轻平的传音道:“前辈放心吧,此事项回会时刻注意的……”

    见状,轩辕洪斌微微点头,而后突然转动目光,抬目看向仍然在空的庞字,神色怅然的说道:“既如此,那我等,便就此分别罢……”

    见状,秋子枫的嘴角微微一牵,而后轻提了一口轻气,继而微微垂首、抬手引路道:“请。”

    轩辕洪斌举目遥望着空中的庞字,在目光深沉的凝视了片刻后,突然洒然一笑,而后张口说道:“我们走罢……”

    语毕之后,但见轩辕洪斌抬手一挥,众人的身外,顿时凝现出一个淡紫色的光罩。

    在光罩笼罩众人之时,轩辕洪斌向着秋子枫几人微微点头,而后张口说道:“无幽之地,乃九幽旧土,若是再生异动,尔等切勿暗自托大、自行论处,还是上报本家,以传战盟为好。”

    闻言,秋子枫微微一笑,而后点头说道:“前辈放心,此事晚辈谨记在心。”

    闻言,轩辕洪斌微微点头,而后再不多留,挥手御起身外紫罩,带着众人御空而去。

    呼!

    轩辕洪斌等人的速度极快,其前一刻还犹在目中,但下一刻,却已然远在天边、化作一点紫芒了。

    而在轩辕洪斌等人,消失在天际之时,那空中昭示一日的字体,也慢慢的淡化消散了……

    “再见了……”

    项回笑眼微眯的望着众人离去的方向,目中的不舍慢慢散去,却而代之的,是对下一次会面的期待。

    无幽之地外界,虚空之上。

    轩辕紫萱垂目遥望着后方,在视线内极速骤缩的浮岛,目光微闪的低喃道:“项回哥哥……”

    见状,轩辕洪斌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后突然微微一笑,嘴角微扬牵的说道:“好了紫萱,那小子跑不了,待你修行有成、整装待嫁之时,老夫定会将其亲自擒来,入我轩辕家为婿!”

    闻言,轩辕紫萱面上神情一僵,其精致的俏面之上,顿时浮现出两片桃红,而后面红耳赤的嗔怒道:“洪斌爷爷!”

    ……

    时间如指尖滑沙,穿指而过,距日前上古洞天之事,已经过去一月有余。而其当日所受的创伤,也在十日前,便已恢复完好。

    在这一个月内,项回除了三餐之外,极少会走出住处,将全部的精力,都沉浸在修行、和巩固自身突涨的修为当中。

    秋叶城,城主府,柒字客房。

    项回盘坐在床榻之上,目光沉静的望着自己的右手,低声自喃道:“灵化道三修,尽管境界不同、但所修之力却是相同……”

    而在其虚握平抬的右手之上,正有一枚巴掌大小的碧青色风刃,在兀自的旋绕自转。

    望着手中的风刃,项回的沉静的目中,慢慢的显露出困惑之色,而后在心中默道:“可我为何,从未听闻过这体内生丹一说……”

    关于自己体内的伤情,轩辕洪斌在离去的前夜,便已尽数告之项回,但对其体内的极丹,轩辕洪斌却是只字未提。

    而项回,也没有主动开口问询。因为其,虽然不知体内的极丹,是为何物、又有何不同寻常的用途,但其却对体内之丹,没由来的感到一丝莫名的熟悉之感!

    这种莫名的熟悉颇为玄乎,就似有些人在看到一件事物时,恍惚间竟察觉好像在梦中或是何时遇见过,但若仔细回想,却又无法追溯根源,记不清具体。

    且在项回的认知之中,无论是其所知所遇之修、还是所知所熟之人中,都没有体内结丹之人。而如今,自己的体内,却突生出如此异物,这让项回暗感惊异之时,也从其中品味出一种强烈的危机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