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83章 三城动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唉……”

    话语间,赵有为摇头发出一声长叹,而后疲惫的闭上双目,幽幽的说道:“秋叶城,虽然只是秋族众多旁支中的小脉,但其每年所供的族资,却位居秋族众多旁脉之首,此番秋族族军困守洪城、不得脱身,族内的长老也都尽数外出求援,正是无暇他顾之时,本家又岂会错失如此良机……”

    闻言,赵天微微一默,而后目光阴沉的说道:“三家族军同驻洪城一带,如今秋族被困,本家和张家自然也无法脱身……”

    言及此处,赵天突然话语一顿,而后转目看向身后的供桌,嘴唇紧抿的说道:“身处强敌蹄下,不思御城败敌之计,却反倒处心积虑的祸害同族……此事若遭披露,不单本家难逃刑罚,就连我等也难逃其咎!”

    “不……”

    闻言,赵有为神色怅然的摇了摇头,而后摩挲着手中茶盏,目光微闪的说道:“本家,会把所有责任,都推到黑石城身上的……”

    “什么!”闻言,赵天顿时瞳孔一缩,如遭重击的呆愣在原地。

    “怎么可能!”

    在经过片刻的惊怒之后,赵天突然牙根一咬,而后双拳紧握、满目不甘的怒声说道:“本家,竟要以黑石城一脉的存亡,来换取秋叶一城之利……”

    “唉……”

    见状,赵有为苍首微摇的发出一声叹息,而后端起案上的茶盏,神色怅然的灌了一口茶水,继而慢慢的闭上眼睛,陷入了沉默之中。

    见状,赵天也为之沉默,在经过短暂的沉默之后,赵天突然苦涩一笑,而后颓然的坐在座椅上,目光闪烁的望着地面,声音沙哑的说道:“既然如此,父亲为何还要听从……”

    闻言,赵有为微微一默,而后慢慢的睁开双眼,目光幽深的望着杯中的茶水,声音低沉的说道:“婶娘每次归族祭祖,最长不过两月,最短仅有半月,而如今,其归族已有两月有余,却仍然不归……”

    言及此处,赵有为话语一顿,而后牙根渐渐紧咬、目光渐渐阴沉的说道:“想必德忠,之所以顶罪应承,多是源于此事了……”

    咔……

    在赵有为话语传出之时,突闻一声微弱的脆响之声,赵有为手中茶盏之上,陡生出众多细密的裂纹。

    “什么……”

    闻言,赵天先是神情一怔,而后但见其身躯陡然一震,继而猛地抬头看向赵有为,目呲欲裂的怒吼道:“他们敢挟持奶奶!”

    ……

    七日后,无幽之地南界,天河河畔。

    此时此刻,在这璀璨的河畔旁,泊有一艘堪称巨大的战船!

    此船无帆无桨,其体长足十六丈、宽达十二丈,其最高处,也赫然达到六丈之高。

    在此船的船尾处,坐落着一栋横倒的凹字形的船楼。

    此楼高三丈有余、与船体齐宽;此凹形船楼的中空部分,是一处红木梯台,此梯台长有三丈,其体南接平板、北进船楼的厅堂;至于船楼的两侧部分,则是船员的住处。

    在船体的正中央处,开有一深有半丈、长宽三丈的方形凹槽,槽内建有一个长宽两丈、高达一丈,开设四门的木制堡垒。此垒与船的平板,同样以梯台通行,是通往底舱的通道。

    除此之外,颇为醒人眼目的,还是此船那高大的船头之上,嵌挂着的一块巨大的红叶标识。

    而与这标识相得映彰的,则是那杆耸立在船头甲板中央的一杆巨旗。

    此旗,旗面火红、边纹金黄,其内书有一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秋。

    此船,正是秋叶城秋家的战船。

    此时,在这艘战船上的各处边角上,围列了众多身着制式红衣、腰挂佩剑的秋家侍卫,粗略一数之下,其上之人多达百余名。

    而在这战船之下,一身白色锦袍装扮的秋子枫,正双手背负的伫立在河岸旁,目光沉静的望着脚下的“河水”。

    噔,噔……

    随着一阵轻微的闷响声,一名高头大马、相貌敦实的壮年侍卫,从战船上沿梯而下,快步的向着秋子枫走去。

    此人,是秋叶城城主府的侍卫队长——刘英。

    “城主。”

    片刻后,刘英在秋子枫的身侧站定,而后向着对方抱拳垂首,语气恭敬的说道:“诸事已毕,可以出发了。”

    “恩。”闻言,秋子枫轻轻点了点头,而后将视线从天河内移开,转目看着躬立在旁的刘英,语气平和的问道:“城卫那边,可传达了本府的指令?”

    闻言,刘英轻轻点头,而后脑袋微垂的抬目看着秋子枫,面带轻笑的说道:“城主放心,我已亲自前去告之秋平大哥,且秋平大哥,也是拍着胸口保证,说不会生出任何的差错。”

    闻言,秋子枫微微一笑,而后轻点其头的说道:“如此甚好。”

    见状,刘英也是微微一笑,而后但见其转过目光,扫了一眼秋叶城的方向,继而摇头轻笑的说道:“这族贡之事,往年都是由小姐操办,城主亲力亲为之时,可是并不多见。”

    闻言,秋子枫微微摇头一笑,而后转目遥望着天河对岸,语气惆怅的说道:“世事多变,计划总赶不上变化的……”

    话语间,秋子枫突然轻轻一叹,而后目光微闪的说道:“如今本家脱战不得,族内已无主事之人,我身为秋族一员,此时又怎能置身事外……”

    闻言,刘英目中一动,而后微微垂首的说道:“是属下多嘴了。”

    “无妨。”见状,秋子枫微微摆了摆手,而后张口说道:“走吧。”

    语毕之后,秋子枫抬手掀起衣摆,而后抬腿迈步,踏上了前方的船梯。

    “是。”在秋子枫登船之时,刘英微微垂首称是,而后尾随着秋子枫,一步一步的走上战船。

    噔、噔。

    刘英面带淡笑的跟在秋子枫的身后,随着秋子枫一同登上了战船。

    “城主。”

    在秋子枫上船之后,两旁在站的众侍卫,顿时俯首见礼。

    “恩。”见状,秋子枫微微点头示意,而后背负着双手,径直的向着船楼走去。

    在秋子枫离去之后,船梯旁一名青年侍卫,突然微微一笑,而后转身走到船梯前,接过刘英手中拉起的船梯,笑咧嘴说道:“队长,收梯这等小事,交给我们就行了。”

    闻言,刘英微微一笑,而后摇头轻笑道:“既然是小事,谁来做还不一样?”

    闻言,那青年侍卫神情一怔,而后抬手挠了挠脑门,迟疑的说道:“这不太好吧……”

    吱……

    在青年侍卫语出之时,刘英已经将船体拉起,只待翻转归位、插上卡笋,便可完事了。

    与此同时,听闻青年侍卫所言,刘英顿是微微摇头一笑,而后嘴角微扬的说道:“好了,这等小事有我就行了,等日后遇逢不可挽回的大事,我再来此召你前往!”

    闻言,青年修士面色一僵,心中顿时为之一惊,而后干咧着嘴呐呐道:“这……不太好吧……”

    闻言,刘英微扬的嘴角,顿时高扬而起,但却又被其转瞬收起,而后低声呵斥道:“那还不滚!”

    “是!”见状,那青年修士顿时脑袋一缩,而后急忙飞奔归位,腰杆笔直如松、神情肃穆至极的站在岗位上,目光警备的扫视着四周,尽职尽责的不能再好。

    见状,刘英微微一笑,而后慢慢伸出右手,摸向船梯的卡笋。

    咔!

    在一声清脆的脆响声中,船梯四方的卡笋,顿时反弹而起,将船梯牢牢的反扣在内。

    在将船梯归为之后,刘英慢慢收起面上的笑意,而后突然垂下眼目,望着船外的天河,目光微闪的在心中默道:“别怪我,我也是被逼无奈……”

    此时此刻,若有人在刘英的身旁躺地上望,便可发现:在刘英右手的袖筒之内,正有一张乌青色的符箓,在无火焚燃的情况下,慢慢的消散成烬!

    ……

    天河之广,难以具体衡量,为了便于区分具地,世人将天河,以其所覆之陆的陆名为名,划分成众多的河域。

    北月浮陆。

    北月浮陆,位于无幽之地的正南方,与项陆西南侧的古华浮陆相邻,其所在的虚空位面,与无幽之地相距约两千余里,是天界众多的小型浮陆之一。

    北月浮陆的星空位界,是天域所有浮陆中,虚空位界最低的浮陆,其所处的虚空位界,即便是比之九幽主陆,也还要低上千余丈。

    与此同时,在秋子枫所乘的战船起航之时,在北月河域的北部沿岸上,也有一支船队,已经整装待发!

    这支船队的规模不大、只是七艘小型的战船,其上没有装载货物之流,也未插挂着惹眼的旗帜,其单个战船的形体,也比秋叶城的小上数筹。

    但其上,却站列着一排排神情冰冷、杀气森森的修士,摆列着一尊尊通体幽黑、巨若马匹的晶石巨炮!

    粗略一数之下,这起手战船之上所有之人,绝然不下三百之数!而那或排列在船头、或从战船两侧的舷壁内,探出的晶石巨炮,也足有六十三尊!

    这七艘战船,并成一线的停泊在河岸旁,其上渗出的杀气,将周遭山林中栖息的凡尘鸟兽,都尽数的惊退飞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