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84章 兽群!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此时,在这支船队中间战船的船舱内,赵有为与张元化隔案而坐,正好整以暇的品味着手中的茗茶。

    张元化呷了一口杯中的茶水,在闭目回味了片刻后,突然嘴角微扬的说道:“茶是好茶,但与烈酒相比,还是少了些豪爽,所以却也显得有些寡淡。”

    闻言,赵有为微微一笑,而后将茶盏放在身前的案台上,嘴角挂着淡笑的说道:“两者所表心境不同,更要区分场合而定,如此又怎能相提并论。”

    闻言,张元化微微一笑,而后放下手中的茶盏,抬目看着赵有为的双眼,语气平静的说道:“不知有为兄,对此番之事有何高见。”

    闻言,赵有为先是微微一默,接着又突然垂目一笑,而后垂目望着案上的茶盏,目光深沉的说道:“过程如何老夫不知,但结果如何,你我早已心知肚明,你又何必再问……”

    闻言,张元化目光微微一闪,而后张口说道:“有为兄此言差矣……”

    “哦?”闻言,赵有为目中一动,而后抬目看向张元化,嘴角微扬的问道:“此话怎讲?”

    见状,张元化微微一笑,而后语气淡然的说道:“无幽之地,虽说没有幽族蛮夷,但其内却有无数的魔、幽之兽……”

    言及此处,张元化话语一顿,而后慢慢的垂下眼目、望向案上的茶盏,目光灼灼的说道:“若有朝一日,这兽群暴起而动,有为兄认为,以我等三城之力,可能与之抗衡?”

    闻言,赵有为顿时双目一闪,心中自是明了了对方计划。但,在明了了对方的计划后,赵有为却是突然声息一窒,而后选择了沉默下来。

    察觉到赵有为的异常,张元化目中一动,而后抬目看着赵有为的双眼,声音沉静的说道:“有为兄,如今你我两家,可是拴在同一根绳上的蚂蚱,此番之事,更是关乎你我两家的生死存亡、兴盛败衰,所以张某希望你,还是莫要心存妇人之仁为好……”

    闻言,赵有为的嘴角微微一动,却是并未立即开口出声,而是抬手端起案上的茶盏,轻呷了一口茶水。

    “罢了……”

    在闭目回味了片刻后,赵有为突然发出一声轻叹,而后神色怅然的摇首叹息道:“与本族的存亡相比,外人之命,又算的了什么……”

    呼!

    与此同时,就在赵有为叹然出声之时,但听呼的一声微响之时,在二人面前的空中,突然凝现出一张乌青色的符箓!

    “恩?”见状,张元化顿时目中一凝,而后猛然探手而出,一把将那符箓抓在手中。

    “……”闻声,赵有为也从闭目中睁开双眼,而后转动目光,默然的看向张元化握符的右手。

    张元化凝视着手中的符箓,在探听过其内的传言之后,张元化微微点了点头,而后右手微微用力一握,便将手中的符箓,震成一缕轻烟消散了。

    在将符箓握散之后,张元化向着赵有为轻轻点头,而后神色略有凝重的说道:“探报无误,结合本家传来的消息,此番秋子枫,确是归族代理族事无疑!”

    言及此处,张元化猛然转头向外,震声高喝道:“全速前进!一旦发现秋家的战船,无须任何指令,自行开炮射击!”

    ……

    秋家战船,船楼正中的厅堂内。

    此时此处,在这颇显宽大、敞亮的厅堂内,仅有秋子枫与刘英二人在内。

    此时,秋子枫与刘英二人,并非是端坐在正中的厅堂内,而是盘坐在厅堂西侧、与厅堂以屏风分隔的茶案旁。

    “刘英。”

    秋子枫轻抿了一口清茶,而后抬目看向对面的刘英,目光平静的说道:“在你而言,秋某可有待你不诚之处?”

    闻言,刘英先是神情一怔,而后语气恭敬的说道:“城主待我如同亲族,不但信任有加、委以重任,且还频频提拔,就连日常的所封所赏,也比他人优厚许多……”

    言及此处,刘英突然双手抱拳而起,向着秋子枫郑重抱拳一拜,而后接着说道:“城主厚爱,刘英无以为报,唯誓死遵从、赴汤涛火来偿!”

    茶案旁,刘英俯首胸前、双手抱拳在上,其首、其臂遮下的阴影,将其面孔完全的覆盖,使人看不清其具体的神情。但,也正因如此,刘英也难以通过察言观色,预知到秋子枫的心思!

    “哦?”闻言,秋子枫的眉尾微微一扬,而后慢慢的放下手中的茶盏,声音平和的说道:“不过可惜,我并没有在你身上,看到这一点……”

    话语间,但见秋子枫突然目光一闪,而后猛然的抬起右手,虚握成爪的抓向刘英的胸口!

    呼!

    与此同时,但听一声刺耳的音鸣之声,秋子枫急出的右爪之上,陡然散发出刺目的金光!

    那金光浓郁的如同实质,但见此光,在散发出一瞬的光华之后,又突然转瞬内敛,尽数的回缩入秋子枫的手掌之内。

    嗡!

    在经此一变之后,秋子枫的肉爪,竟如镀了一层真金般,化成了一只金爪!

    “恩?”突闻异声之下,刘英顿是脑袋一僵,而后慢慢的放下双臂、抬起面庞,目露疑惑的看向秋子枫。

    下一刻,在刘英举目上望之时,只听噗的一声闷响,秋子枫急出如风的金爪,也瞬息来临,而后擦着刘英下放的双拳,整个的没入了刘英的心口之内!

    噗!

    “呃!”突遭重击之下,刘英顿时身躯一震、瞳孔一缩,而后神情惊愕的低垂下目光,看向胸前那齐腕没入自己体内的手臂。

    “原来……你早已知晓……”望着胸前的手臂,刘英目中的惊愕慢慢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深深的空洞,和一抹深藏在内的解脱……

    秋子枫面无表情的望着刘英,声音平静的说道:“我予你荣华富贵、高职厚禄,保你修习无忧、无敌敢扰,但你,却勾结外党、欲谋我命……你太让我失望!”

    语毕之后,秋子枫目中微微一黯,而后慢慢的收回手臂,将手爪从对方胸口内,缓缓抽出。

    呲……

    在秋子枫将手抽出之时,刘英胸前的血洞,顿如同旱泉通水般喷射出一蓬热血。

    那血鲜红,其上热气蒸腾,将二人中间的席案,尽数的泼染成红!但那血,却在即将喷射到秋子枫的身上之时,却如同遇到一道无形的屏障般,突然的从中分开,向着两侧喷射而去。

    “呃……”

    与此同时,但见刘英,突然你喉结滚动的发出一声的叹息,而后目中光芒散尽,向着后方,直挺挺的栽倒下去……

    ……

    秋叶城,南门。

    此时此刻,秋叶城城门紧闭,城墙之上人头耸动、兵甲林立,百余名手持灵弩的城卫,和百余名手持各式灵兵的修士,一个个神色肃穆的挺立在城楼上,俨然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而在众人的前侧,一身红色旗袍装扮的秋月,赫然的位于中首之位。

    而在秋叶城的北侧城墙上,也与此处的情景如出一辙,而那领头之人,正是秋子山无疑。

    “兽群……”

    城墙上,秋月目光阴沉的远方,那一道扬空而起的尘土之柱,其动人的红唇,慢慢的紧抿而起。

    轰隆隆……

    此时此刻,秋叶城外空无一人,但在其南北两方的城墙外,却各有一道横拦百丈、滚地而起的尘土巨龙!

    吼!哞!唳!

    大地震颤中,那道尘土巨龙内,传出种种不一而足的嘶吼啼鸣之声,向着秋叶城的城墙,急速的逼近靠拢。

    若能透过那不知厚达几许的尘土,便可发现其内,那众多形体惊人、相貌峥嵘的巨兽!

    这些巨兽,或是在地狂奔、或是飞冲在空的,其种类也庞杂不一。其中有形似黑狼、却生双首者,也有体似巨像、去身披金色藤条者,也有样似秃鹫、却生蛇头蛇尾者……粗略一数之下,单是南侧一方的凶兽,就不下两百只!

    此时,这些巨兽尽都双目赤红、空中涎液四溢,嘶吼咆哮着向着秋叶城急冲而去。

    或者,更恰当的来说,这些巨兽,不是冲向秋叶城,而是在追赶自己所在之队的前方,那名在前亡命飞驰的修士!

    此时此刻,在那两方兽群的前方,分别都有一名修士在前飞驰。

    那两名修士,南侧一人身着黑衣,北侧一人身着黄衣,其人相貌身形都尽不相同,但唯有一点,就是在二人的手中,都抓握这一个熏炉。

    那熏炉为黄铜所铸,仅有巴掌大小,其其浑圆、缕空着众多的园孔,其炉盖状似草帽,上铸宝塔尖顶、侧铸着云翼双耳,看起来颇为袖珍。

    “该死!”

    掠空飞驰中,那额头冷汗密布的黑衣修士,突然回首望了一眼身后的兽群,而后目光微颤的恨声说道:“该死的张元化,竟敢坑害林某做此等险事!若此番事成,酬金说什么也要再涨一倍!”

    语毕之后,林姓修士突然牙根一咬,而后散出自身的灵力,通过右臂灌注入紧抓在右手中的熏炉之内。

    呼……

    在受到林姓修士的灵力灌注后,但见那熏炉突然微微一颤,而后竟从其内,散发出丝丝红烟!

    那红烟从熏炉的缕洞内飘散而出,其体细弱灯芯、色泽淡红,而后在林姓修士的操控下,凝而不散的向着后方的兽群飘去。

    在那红烟,在兽群中飘散之时,其内的众多凶兽,顿时凶目猛的一胀,而后在目中凶芒更盛的同时,扬天发出阵阵瘆人的嘶吼之声。

    吼!哞!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