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85章 后行之修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秋叶城百里外,南部林地前。

    此时此刻,在这踏印成坑、裂土成沟的林地上,也有一支修士队伍赫然在目!

    这支修士队伍,或八九成群、或三五聚堆,各自相隔一到数丈不等的距离散聚在林地前,细数之下,此地所站之修,已然不下三百之众。

    在这三百名修士的前方,一身蓝色缎袍装扮的赵德忠,赫然占居着中首位置。

    赵德忠双手背负的伫立在地,目光沉静的遥望着秋叶城,在其身周的一丈范围内,除了站在其右手一侧、身着白色锦袍的赵回外,便再无他人。

    “哼。”

    赵回双臂抱胸的眺望着前方的烟尘之柱,接着突然撇嘴发出一声轻哼,而后斜眼扫视了一眼身周的众人,继而下巴微扬的说道:“这张元化倒也有几分手段,竟能引动魔兽前来攻城。”

    闻言,赵德忠目光微微一闪,但却并未开口出声,而是依旧保持着沉默。但从其闪烁不止的目光中,倒是不难看出,此时赵德忠心中纷杂的思绪。

    不过,虽然赵德忠沉默未语,但场内,却有一人不甘寂寞的张口出声。

    “没想到,区区一炉凶神香,便可引发一方兽乱……”

    这说话之人,位于赵回的右下方,与赵回相隔了十丈左右的距离,正双臂抱胸的依靠在一颗大树上。

    此人壮年之貌,身着一身血红色的劲袍,腋下夹着一柄无鞘长剑;其人吊睛暴眼、浓眉如帚,鼻根低窄、唇薄腮平,其肤略黑、体型较瘦,其眉宇攒动间,给人一中鲜明的阴冷之感。

    但见此人,在突然开口出声之后,又突然摇头一笑,而后嘴角微扬的说道:“不过可惜,此香只对灵智未生的凶兽有效,若是对妖兽使用,那两人能否活着逃出来还是二话,更遑论引兽攻城了。”

    “原来是激发兽类凶性的香药……”

    闻言,赵天目中一动,而后微微点了点头,嘴角微扬的说道:“看来此药,多半是张元化那个不成器的丹师弟弟,所炼制传出的了。”

    “张家的丹师?”

    闻言,那红衣修士顿时目中一动,但见其在微微一默之后,突然轻点其头的说道:“原来如此,想不到昔日修为不堪的张元彪,如今成了一名受人推崇的丹师……”

    “受人推崇?”

    闻言,赵回顿时发出一声嗤笑,而后转目看向红衣修士,目露玩味之意的说道:“若是你欲逢迎攀结,大可前往拜会便是了,只要你送上几个绝色美女,说不得那张元彪,在心欢意满之下,还会送你几份灵丹妙药!”

    闻言,那红衣修士的眉宇,顿时为之一凝,但当其看到赵回的目中,那毫不隐藏的戏谑之后,其人却又突然咧嘴一笑,而后张口说道:“哦?原来只要送上几个凡俗女流,便能换的几多灵丹妙药……”

    言及此处,红衣修士突然眼角一眯,而后目露精芒的望着赵回的双眼,语气渐渐森冷的说道:“那不知,若是岳某,给其送上一个贵族子弟,又能换得何等的报酬呢?”

    闻言,赵回顿时面色一变,而后抬手怒指着岳姓修士,目露火光的沉喝道:“岳撇子!你敢羞辱本少爷!”

    听闻赵回所言,场内注目观望的众修,顿时目中一动,其中不少人,在经过一瞬的错愕之后,皆是慢慢的扬起嘴角,露出一抹隐晦的笑意。

    “岳撇子……”

    岳姓修士眼角微眯的凝视着赵回,而后向着对方轻轻点了点头,笑眼微眯的说道:“虎父犬子,有你一子,实乃赵德忠之不幸……”

    言及此处,岳姓修士突然目光一闪,而后陡然的抬起左手,在左手虚握成拳之际,向着远处的赵回,迅猛的挥臂而下!

    呼!

    与此同时,只听呼的一声轻响,但见岳姓修士夹于腋下的长剑,突然微微一震,而后陡然的消失不见!

    啨!

    于此一瞬,突闻一声清脆的剑鸣之音,岳姓修士的长剑,竟突兀的在赵回的头顶上方闪现而出!

    此间的变故极其突然,但除了赵回之外,场内注明观望的众人,却连目光都未变动一下,仿若岳姓修士的出手,本就在众人的预料之内。

    嗖!

    说时迟那时快,在赵回目中惊变之时,岳姓修士隔空虚握长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向着赵回当头劈下,眼看就要一剑将对方劈成两半。

    “够了!”

    然而,就在那长剑的剑锋,将要触碰到赵回的脑门之际,突闻一声暴怒的震喝之声,赵回的身旁,陡然闪现出一道高大的身影。

    砰!

    如同金铁交击般的沉闷声响中,那急劈而下的长剑,硬生生的停在了赵回脑门上方的半寸之处!

    而那阻止长剑下落之物,赫然是一只烈火狂燃的手掌!

    那烈火手掌,抓握在长剑剑格的前方,其上散出的火浪之气,直将惊楞在地的赵回,硬生生的逼退数步!

    赵德忠拦手抓握住岳姓修士的长剑,目里含威的凝视着岳姓修士的双眼,语气森寒的说道:“岳老三,我儿如何,还轮不到你来多管闲事!”

    语毕之后,但见赵德忠猛然挥臂一甩,其手中的长剑,顿是应声而飞,向着岳姓修士爆射而去。

    嗖!

    那长剑的速度极快,眨眼便飞掠过十丈距离,而后向着岳老三的眉心直射而去。

    “哼!”见状,岳姓修士目光一凝,而后竟是直接抬起左手,用掌心按向飞射而来的长剑。

    呼!

    下一刻,但听呼的一声微响,那飞射而出的长剑,竟在刺中岳老三掌心的一瞬,化成一道黄光,钻入岳老三的掌心之内。

    与此同时,但见岳老三突然瞳孔一缩,而后猛然抬起右脚,抵踏在身后的树干之上。

    砰!

    下一刻,在岳老三脚触树干之时,但听砰的一声闷响,其身后高大的树木,竟突然毫无预兆的爆碎开来!

    噗噗噗!

    那树木爆碎的残枝木片,如同无数怪异的飞镖般,向着后方爆射而去,而后为些许树木和地面,装嵌上一片残枝装饰。

    见状,岳老三眼角微微一眯,但见其,先是向着赵德忠轻轻点了点头,而后转目看向赵回,嘴角微扬的说道:“小子,今天就卖你老子一个薄面,但若再有下次,可别怪岳某心狠手辣、不念旧情了!”

    语毕之后,岳老三嘿嘿冷笑两声,而后又寻了一颗树木,双手抱胸的依靠在其上,好整以暇的遥望着远处的秋叶城。

    此时,赵回正如遭重击的僵立在赵德忠的身后,虽说先前,那长剑并未劈中赵回,但依旧将其吓的魂飞魄散,心神震荡的不能自已。

    在听闻岳老三的话语之后,赵回目中顿时一颤,而后僵硬的转动脖颈,目光颤抖的看向赵德忠,声音略有发颤的说道:“父亲……”

    “收声!”

    见赵回如此模样,赵德忠顿时两眼一瞪,心中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但见其目露火光的看着赵回,怒声震喝道:“你何时才能与你哥哥一般,让我少操几分心思!”

    闻声,赵回顿时心头一颤,而后慢慢的低垂下脑袋,声音微颤的说道:“我……”

    “”

    只不过,未等赵回话语出口,赵德忠却又突然抬手一挥,而后出声喝止道:“好了!”

    轻喝过后,赵德忠突然微微一默,而后抬手拍了拍赵回的肩膀,声音平和的说道:“有什么事,等回去之后再说吧……”

    语毕之后,赵德忠又摇头发出一声轻叹,而后回转过身、看向秋叶城的方向,沉声轻喝道:“出发!兽群虽强,但却毫无理智,根本对他们造成不了多大的伤害,待兽群一亡,便是我等出击之时!”

    语毕之后,赵德忠抬手一掀一百,而后当先向着秋叶城迈步走去。

    见状,场内众人微微一笑,而后纷纷动身跟上。

    “为什么……”

    在众人举步前行之时,赵回却并未动身跟上,而是嘴唇紧抿的望着赵德忠的背影,双拳渐渐紧握的站在原地未动。

    赵回沉默的望着赵德忠的背影,目中渐渐浮现出浓重的怨恨之色,而后牙关紧咬的在心中怒吼道:“为什么你总是偏向他!他不过是一个有娘生没娘养的野种!他到底哪里比我好!”

    ……

    与此同时,在赵德忠一方动身前行之时,尾随在北方兽群后的一众修士,也几乎不分先后的动身而行。

    不同于赵德忠一方修士的势力分明、分散而聚,北侧的这方修士,虽然并不是列队前行,但相互之间,却并无多少戒备,而是相隔一到两尺的距离聚众前行。

    而之所如此,则是因为,此地之修,皆是黑石城赵家的护院与客卿。但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此地之修的数量,也要远少于南方一众,仅有百余名左右。

    而此方队伍的带队之人,也未有他人,而是赵天。

    此时,赵天正盘坐在银角战犀的后背上,带领着身后的众修,向着秋叶城缓慢前行。

    “秋叶城……”

    赵天目光闪烁的遥望着秋叶城,嘴唇紧抿的在心中默道:“父亲,这么做,真的值得么……”

    思绪变动间,赵天抓握纸扇的右手,渐渐的紧握而起,而后垂目望着自己的双手,目光渐渐平静的在心中默道:“你明明知道,他们不会把奶奶如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