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86章 敢坑害林某……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轰轰轰……

    秋叶城外,在地面剧烈的震动中,伴随着阵阵颤人心魄的兽吼之声,南北两方的兽群,也转眼奔袭而来,距离秋叶城的城墙,已不足三里。

    “凶神香……”秋月眼角微眯的凝视着兽群的前方,那名掠空疾驰的林姓修士手中的熏炉,杏目中满是阴云。

    吼……

    时如白驹过隙,在秋月目中阴云密布之时,那名林姓修士,“带领”着身后暴、动的兽群,转眼临近城外三百丈。

    “哼!”

    见状,秋月眉头紧锁的发出一声冷哼,而后声音低沉的说道:“客卿先行待命,炮卫架晶石炮轰击兽群,灵弩手备箭,一旦此人临近百丈,齐力开弩将其射杀!”

    “恩!”闻言,那百余名手持灵兵的修士,纷纷点头回应,而后齐齐后退一步,将身前的位置,让将出来。

    “是!”与此同时,那百余名手持灵弩的城卫,也齐齐点头称是,而后纷纷踏步上前,将手中的巨弩,搭放在墙槽之内,接着拉起机栝、搭箭上弩,将目标锁定在那名林姓修士身上。

    骨碌碌……

    在灵弩手准备待毕之时,但听一阵木轮的滚动之声,在众人的身后,那门洞开九的城楼内,慢慢的开出九座晶石炮台!

    而在这九尊炮台之后,则分别有一人在后推移。

    这九座炮台样式一致,但除了中间的那一座,巨若马车之外,其余的八座,皆只有一个成人的身躯大小;其体黝黑无光,只有一根黝黑的炮筒,和一个同样漆黑、附带调节装置的轮式底座。

    骨碌碌……

    在黑轮的滚动声中,这九座炮台,被其后的城卫推移至墙头之上,而后调转方位,对向下来愈来愈近的兽群。

    在那九名城卫,将炮台架设完毕之时,但见那中间的门洞内,突然黑影一晃,从其内又有一人迈步而出。

    此人年近中年,身躯高大挺拔,头戴红色的金缨云翼盔,身着一身红色的将铠,腰间佩挂着一柄红鞘长刀,看起来好不威武;其人天庭圆润、眼大眉浓,箭头鼻、四方口,蓄着八字小胡,再加上其衣着打扮,颇有一番大将的威严之风。

    此人,乃秋子枫的二弟,也是秋叶城城卫军的统领——秋平。

    “恩?”察觉到身后的响动,秋月目中微微一动,而后转目看向身后。

    见来人正是秋平,秋月微微一笑,而后张口叫道:“二叔。”

    “恩。”闻言,秋平微微点头回示,而后迈动大步,向着秋月走去,在秋月的身旁停立下来。

    “秋兄!”

    “秋统领!”见秋平出来,场内众修纷纷转目往来,而后向着对方点头示意。

    见状,秋平微微一笑,而后转身向着众人抱拳一示,神情肃穆的说道:“此番我城遇此一难,幸得诸位道友相助,若此番能败敌而胜,事后定有重谢!”

    “秋兄客气。”闻言,场内众修纷纷报以一笑,却也无人过多的客套,只是向着秋平郑重点头回示。

    而此时,城外的兽群,也已奔袭而来,距离城墙已不足一百五十丈。

    见状,秋平目中精芒一闪,而后当仁不让的抢过指挥权,振臂震喝道:“开炮!”

    “是!”

    闻言,那九名架炮的城卫,顿时闻令而动,而后纷纷抬手摸向腰间的乾坤袋,从其内取出一枚婴儿拳头大小的兽晶。而那中间炮台后的城卫,则是取出了一枚成人拳头大小的妖晶!

    在将兽晶取出之后,那九名城卫纷纷声息一窒,而后纷纷运转体内的灵力,将其灌注入手中的兽晶之内。

    呼!

    在灵气注入的一瞬,那九名城卫手中的兽晶,顿时散发出耀眼的各色光芒。

    见状,那九名城卫顿时面色一正,而后迅速的抬起手掌,将手中的兽晶,按压在炮筒那圆形的膛底上。

    嗡!

    在兽晶与底膛接触的一瞬,但听嗡的一声闷鸣之声,那黝黑无光的底膛之上,竟也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那光芒在亮起的一瞬,突然从底膛内弹射而出,而后化成一团不断翻涌的白色光团,将城卫手中的兽晶包裹在内。

    呼……

    在光团的翻涌中,其上的光华愈来愈盛,而那光团的形体,也与此同时的进行着快速的转换。

    呼……

    但见那光团,在急速的涌动中,开始快速的向中压缩,而后在转眼之间,便从一个光团,转化成一面薄如镜面的圆形阵图!

    那圆形的阵图,以其所在兽晶的颜色相同,由八个纯色的方块,组成一个急速旋转的中空圆阵,将其内的兽晶包括在内。

    呼……

    在阵图不断的旋转中,那八个纯色的方块之中,突然分离出两个逐个递小的同色方块,而后以与内外两层的方块,截然相反的方向,开始飞速的旋转起来。

    嗡!

    在三层方块飞速的旋转中,那中间的兽晶,突然通体一震,竟开始飞速的消融,而后融化成八道光丝,延伸入外围那三层逆乱旋转的方块之中。

    嗖!

    在那光丝完全汇入方块之中的一瞬,那圆形的阵图突然通体一震,而后骤然的缩拢成一颗指尖大小的光点,继而翁然爆射入底膛之内。

    嗡!

    在那阵图重归底膛的一瞬,但听一声刺耳的音鸣之声,那黝黑无光的炮筒,竟突然散发出刺目的光芒!

    在那光芒突起的一瞬,场内众人顿感心中一悸,但还未等众人再有所感,那晶石巨炮却在骤然一静之后,喷射出一道粗达一尺的光柱!

    但在那光柱喷射而出的同时,那晶石巨炮上的光芒,也骤然消隐不见,仿若那兽晶所凝化的力量,仅够射此一发。

    这一切说来极慢,但自城卫拿出兽晶,到此时光柱射出,期间所用也就仅仅一息而已。

    啨!

    那光柱的速度极快,其上一舜,还刚子城头射出,但下一瞬,却已经穿过百丈距离,轰射入城外奔袭的兽群之内,而后如同九颗炮弹般,在兽群中爆炸开来!

    轰!轰!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那九道光柱,或爆散成一片火团、或爆散成一片金屑、或形成一颗水弹和各色的冲击波,将城外奔袭的兽群,轰炸的四分五裂、人仰马翻。

    其中不少形体较小的凶兽,更是被爆散的冲击掀飞出去,而那些本被光柱直接命中的魔兽,更是被直接炸成一片血肉碎块,随着冲击迸溅开来!

    吼!

    但这种恐怖的轰击,对于理智早失的兽群而言,非但没有让其畏惧,反而让其凶性更盛!

    但见那些没有受到损伤的魔兽,在爆炸而起的一瞬,突然凶目猛的一胀,而后或是张开血口、或是挥动翼翅、或是甩动巨尾,向着前方喷吐挥散出无数火弹、石刺、水柱……

    即便是那些被掀飞出去的魔兽,也在砰然落地之后,凶性大发的嘶吼出声,而后向着攻击袭来的方向,发出自己的攻击。

    此情此景,秋叶城外真如同末世降临,但见那无数火柱、巨藤、毛针……等等不一而足的事物,携带着阵阵尖锐的破空之声,从地面上,向着秋叶城暴涌而去。

    只是,这些魔兽距离秋叶城实属不近,再加上其兽理智已失,根本不能掌控自如,是以,这些攻击,大多都是轰击在了前方的地面之上,将城外的地面,轰击的地裂石崩……

    但,这些魔兽的攻击,也并非真的毫无成效,因为其,不但震颤了城墙上众人的心魄,也将前方亡命疾驰的某人,吓的魂飞魄散、胆战心惊……

    “该死!”

    林姓修士瞳孔收缩的在前飞驰,一边不断左右腾飞的躲闪着来自后方的攻击,一边满头大汗、头皮发麻的怪叫道:“张元化!你老匹夫敢如此坑害林某!老子跟你没完!”

    说时迟那时快,在林姓修士因躲闪攻击、而前速顿缓之时,城墙上的晶石巨炮,再度降下了九道光柱。

    啨!轰轰轰!

    震天动地的轰鸣声中,那九道光柱再度落入兽群爆炸,形成各式的轰击扩散;而你受击的兽群,也在乱象四起之后,一边向着前方怒冲狂奔,一边发出自己的反击,要将那敢于挑衅自己之辈和阻挡自己之物,尽数的摧毁一空。

    “他娘的!”

    林姓修士面色赤红的在前左右躲闪、上下腾飞,其心中之屈之怒,若是能够转换成修为释放出来,简直可将天地摧毁。

    嗡!

    眼见城头上,又一片光柱即将轰射而下,林姓修士突然一咬牙关、目中狠辣之芒一掠,而后猛然抬脚一跺地面,竟是放弃了掠空飞驰,而是向着秋叶城的城头飞冲而去。

    在飞冲而出的一瞬,林姓修士的速度顿时暴涨数倍不止,眨眼便将身后的兽群,抛之数十丈开外。

    事实上,若非是为了不出差错的引动身后的兽群,这区区几百丈的距离,对于林姓修士来说,根本就算不上什么距离,只需几个呼吸便能转瞬即过。

    林姓修士的速度颇快,转瞬便已临近城外百丈以内,但见其人,一边由下而上的冲向城墙,一边面目狰狞的望着城头上的秋月,语气森然的怒吼道:“该死的小娘皮!竟敢如此坑害林某!”

    “去死吧!”怒吼声中,林姓修士突然抬起右手,将手中的熏炉,扔向城头上的秋月。

    与此同时,但见秋月微微一皱眉头,而后冷声说道:“放箭!”

    “是!”

    闻言,那些待命良久的灵弩手,顿时点头称是,而后纷纷扣动灵弩的扳机。

    嗡!嗖!

    在那上百根粗达一指、长足三尺的弩箭,从城头上飞射而出之时,林姓修士扔出的熏炉,也正好飞来,与弩箭擦肩而过飞向城头上的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