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87章 混乱相杀的兽群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哼!”

    见对方将熏炉扔来,秋月眉头微皱的发出一声冷哼,而后迅速的抬起左手,就要向那直飞而来的熏炉抓去。

    砰!

    然而,就在秋月即将抓中那熏炉之时,却见那熏炉突然微微一震,而后竟是骤然的爆碎开来。

    嗖嗖嗖!

    刺耳的破空声中,那熏炉爆散的碎片,夹杂着其内那枚婴儿拳头大小的红丸,以极快的速度,向着秋月倾射而去。

    见状,秋月目光一闪,但见其急爪而出的手掌,突然微微一收,而后反手一掌推向前方爆散而来的熏炉碎片。

    呼轰!

    下一刻,只听轰的一声闷响,秋月温软如玉的掌心内,竟暴涌出一道锥型的火柱!

    砰砰砰!

    砰然闷响中,那熏炉爆碎成的碎片,还未击中秋月,便被其掌心内喷出的火柱,轰成一蓬飞灰消散。

    但,那枚红色的丹丸,却在被火柱击中的一瞬,被火柱上蕴含的高温,催发成一片浓厚的红雾,而后随着火柱上喷涌的气浪,向着城外的兽群冲散而去。

    “哼!翻海柱!”

    与此同时,但见城头下的中空中,那名被百箭直指的林姓修士,突然目中碧波一荡,而后迅速抬起双掌,按向前方迎面射来的弩箭。

    下一刻,但听轰的一声闷响,那林姓修士的双掌之内,竟喷射出两道飞速自旋的水柱。

    呼轰!

    那两道水柱,在喷射而出的一瞬,开始相互的交错盘绕,而后交融成一道粗达三丈的怒水漩柱,向着那上百根弩箭爆射而去。

    砰砰砰!

    说时迟那时快,那上百根闪烁着各色光芒的箭矢,在被那水柱轰击中的一瞬,突然形体一震,其前射之速骤将数倍不止,其上蕴含的冲势和锋锐之息,也骤然的消失大半。

    但,这些箭矢尽管速度骤降,却并未偏离轨迹,仍是向着林姓修士集射而去。

    弹指一瞬间,在箭矢冲破水柱、骤临林姓修士身前一尺之时,林姓修士突然双掌一收,而后在身形一退一进间,猛然的挥举起右拳,向着飞临眼前的箭矢轰去。

    嗡!

    在林姓修士的拳面,与第一根箭矢相触的一瞬,只听嗡的一声闷鸣之声,林姓修士的拳头之上,竟陡然扩散出已成涟漪般的波纹。

    砰砰砰!

    在那波纹猛然前扩的一瞬,那本就被削弱大半的箭矢,顿时齐齐一震,而后在那波纹的冲击下,骤然的逆转锋芒,随着那道先行而出的怒水漩柱,反向着城头之上倒射而去。

    这一切说来话长,但自林姓修士飞身墙下,到此时双方各有一拼,也仅仅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而已。

    “找死!”

    见状,秋平顿是目光一闪,而后抬手一拍墙头,竟是从城墙上飞跃而出,向着怒水漩柱迎面飞去。

    电光火石间,秋平眨眼临近怒水漩柱,而后面无表情的挥举起右拳,迅猛的击在怒水漩柱之上。

    轰!

    下一刻,只听一声沉闷的轰鸣之声,那道由下至上斜冲而来的怒水漩柱,竟被秋平那平平无奇的一拳,给直接的轰散开来!非但如此,便是那百余根随后而来的箭矢,在同一时间内爆碎开来。

    “林涛鼠辈!”

    在轰散林姓修士的灵技之后,秋平却并未退身回城,而是向着林姓修士直飞而去。

    砰砰!

    飞冲而下中,只听砰砰两声闷响,但见秋平垂在两侧的双臂之上,突然黄芒一闪,而后在秋平的双手紧握成拳之时,竟是砰然的转化成两只,由厚实的土块堆摞而成的土臂!

    “哼!”

    见秋平攻来,林姓修士目光一凝,而后不退反进,在周身碧光荡漾间,从乾坤袋内取出一柄青色的长剑,目光阴沉的向着秋平迎面冲去。

    说时迟那时快,二人眨眼相近,但见秋平虎目圆睁的望着林涛,而后双手交握高举,向着林涛当头砸下。

    见状,林涛眼角微微一眯,而后迅速的改换双手持剑,挥起手中突然蓝光暴涨的长剑,向着秋平砸下的巨拳斩去。

    砰!

    两者接触的一瞬,二人同是身躯一震,而后但听轰的一声闷响,那拳剑相接的中心内,突然爆散出一股强劲的气浪。

    轰!

    在气浪传出的一瞬,二人顿是飞身而退,而后又几乎同时的飞身上前,却是在城头下方的半空中,短兵相战起来。

    吼!

    而此时,已然奔临城下的兽群,也因秋月的无心之举,而变得狂性大发,皆是发出自己的本命神通,轰向秋叶城的城墙。

    一时间,秋叶城下,如同点燃了一片灵技所制的烟火,但见那众多的火球、石刺、风刃……从地面之上飞射而出,而后带着沉闷的轰鸣之声,向着秋叶城的城墙轰射而去。

    轰!轰!轰!

    遭受如此之多的凶兽、且威力不俗的轰击,秋叶城的城墙,顿是开始了轻微的震颤,那些遭受轰击的墙体,更是陡然惊现出众多大小不一的裂沟和坑洞。

    见状,秋月本就凝重的神色,顿时再重三分,但见其人,先是转目看了一眼前方厮杀的秋平和林涛,而后突然抬手一挥,声音低沉的叱喝道:“炮卫,不计一切代价,也要将兽群轰杀!”

    “是!”闻言,那九名掌炮的城卫,顿时心神一振,接着纷纷抬手一拍乾坤袋,各自从其内取出数十枚颜色不一、大小不同的兽晶。

    那数百枚兽晶,如同精灵般环绕在九名城卫的身周,而后随着城卫的抬指引动,一枚接着一枚的汇入炮膛前的阵图之内,最终转化成道道巨大的光柱,向着城下的兽群爆射而去。

    啨、啨、啨!

    轰、轰、轰!

    与此同时,秋叶城北门。

    此时此刻,相对于南门外的轰鸣不断、炮兽齐鸣,秋叶城的北门外,尽管也是兽吼惊天,但却没有丝毫的炮鸣之声,而城头之上,尽管也早已架起了晶石巨炮,但其后的炮卫、城卫和秋子山一众修士,却是一个个神情凝重的站在原处,而未有丝毫的举动。

    而那群被引动而来的兽群,却赫然是在北门百丈外的空地上,展开了自相残杀的举动!

    嘶!

    城墙外,兽群的东侧,但见一条百足如同金钩、甲壳红透如晶的巨型蜈蚣,或搅动着其森然巨口前,那两根峥嵘的颚牙,或是张口喷射出道道熔岩般的箭柱,将身遭或逐对厮杀、或混乱相功的巨兽,纷纷钳成两段、融成红泥……

    哞!

    兽群西侧边沿,但见一只身庞数六丈、头生六角的牛形巨兽,在扬首发出一声沙哑的嘶吼之后,突然铁蹄一踏地面,而后怒睁着赤红如血的巨目,开始在杂乱无章的兽群中,横冲直撞起来。

    此兽的兽角,色泽如同青釉,其上闪烁着森冷的幽芒,其体分为三排,一排高过一排、一排大过一排,其中最细小的一排青角,也有七尺之长,看起来好不怕人。

    但见此兽,头顶着三排巨角,在兽群中横冲直撞,其中所有被其巨角刺穿之兽,皆被其掀顶而起,而后在此兽疯狂的摇动巨角之下,被生生的撕成两半!

    吼!

    与此同时,在兽群的中央,但见一只庞足十丈、身披金针毛发,形体如狮、却背生骨翼的巨兽,爪下踏踩一张破烂的黄布,正双目赤红的扬天嘶吼。

    在此兽嘶吼传出的一瞬,其身周混乱相杀的众兽,顿时凶目一颤,而后竟是瞳孔发颤的退避开来!

    吼!

    然而,就在那些巨兽慌乱而退之时,那扬天嘶吼的狮形巨兽,却是突然双爪一砸地面,而后向着前方的一只背生尖刺、颚生四排尖牙的猪形巨兽扑咬而去。

    此兽的速度极快,再加上双方的距离本也不远,是以,那猪形巨兽还未来得及做出变动,便被那狮形巨兽一口咬住脖颈,而后被此兽用巨口抛向高空!

    轰!

    在将猪形巨兽抛起之后,那狮形巨兽突然凶目一狞,而后猛然抬爪一拍地面,在将爪下地面拍裂成坑的同时,扬天发出一声震颤虚空的嘶吼。

    吼!

    ……

    城头之上,一名身着白袍、发须灰白的老者,嘴唇微抿的望着那只狮形巨兽,声音略感沙哑的说道:“这只骨翼狮王,已经快要开智成妖,加上其强悍的肉体之力,几可与肉身成圣之修相论比,此人区区灵身入化,却还敢引其而来,也算是死有余辜……”

    “呵呵。”闻言,其旁众人顿时摇头失笑。

    “嘿嘿。”

    但见众人中,一名身躯魁梧、相貌忠良的光头修士,顿时咧嘴一笑,而后张口说道:“千年妖、万年魔,可不只是说说而已,这凶兽一旦成妖,非但能够孕生灵智,更会实力暴涨,若是一般的化境修士,根本不能与之抗衡。”

    闻言,众人中一名相貌堂堂、气质儒雅的中年修士,突然微微一笑,而后嘴角微扬的说道:“依我看,此人也并非有意招来这骨翼狮王,多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之举了……”

    “我看也是!”闻言,其余众人顿时咧嘴失笑,而后纷纷附和出声。

    见状,秋子山的嘴角微微一动,而后垂目望向城墙下混乱相杀的兽群,声音平和的说道:“现在还不是松懈的时候,若不出意外,一旦兽群灭亡,两城之人便会来临……”

    秋子山说着话语,而后轻出了一口心气,目光沉静的说道:“到时候,绝然免不了一场苦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