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88章 洪城之战!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云昇浮陆。

    云昇浮陆,西邻森华浮陆、东靠天海浮陆,位于项陆与战陆战领分界的交接线上,是一座山林多于平原、江河湖泊少有的中小型浮陆。

    云昇浮陆,是天域北部诸多的战境浮陆之一,但不同于九大主陆的举族共居、凡民开泰,这些战境的边陆之上,存留的皆是各个家族的族战军,且这些族战军,大部分的兵力也都驻扎在北部一带。

    而在此陆的中后方,那些并排成线、大小不一的城池中,仅有各族留守的少部族军,和少数的勤杂之。至于这些中上层家族势力的族居之地,则是分散在天域的中南部一带。

    洪城。

    洪城,位于云昇浮陆北部边界的中侧,此城的构筑样式,与其余战境之城一般无二,唯有一点不同的是,此城,并非依山而建、或高居山顶,而是夹建在一座高逾千丈、宽达百余丈的断崖的后方,从而将此方断崖,转变成一处狭长的通道。

    而在洪城的前方、那通道的尽头,则是一处与段崖齐平的城关!

    此关,名曰狼牙关,是以此方断崖之名而命名。

    但,往昔这依据天险之势,屡屡成功抗敌阻幽、可谓战功赫赫的狼牙关,此时却关门不再、关墙塌陷,已然变成了一座废墟。

    那些威力可怖的巨型炮台和城弩,也被坍塌的关墙深埋其下,变得残破不堪,而其上原本驻守的战修,也尽数退守到后方的洪城之内,依据着洪城那高齐断崖过半的墙体,来抵御前方狭长的通道内,那数之不尽的兽群和幽族战修!

    吼……

    洪城前方的高空之上,一片遮拦断崖狭天的黑云,在疯狂的涌动中,伴随着无数庞杂的兽吼之声,倾泻下无数巨大的火弹、熔浆之柱、黑刃之雨……如同狂风暴雨般,席卷向孤立在下的洪城。

    而与之对应的,则是城池的上空,那铺天盖地、悬浮在将整个城池覆盖的白色屏障之上的天界战修,发出的各种声势骇人的灵技,和城头上那上百尊晶石巨炮,轰射出的庞大光柱!

    轰轰轰!

    撼天动地的轰鸣声中,兽云中倾泻而下的兽法,与城池内飞出的灵技,在高空中轰然相撞,而后化成一股恐怖的冲击之力,向着八方爆散而去。

    轰隆隆……

    轰然巨响中,城墙两侧的断崖,在轰然剧震中,崩落下无数的巨石;城池上方的白色屏障,也在那股冲击之下,荡起剧烈的涟漪;而那高空中的兽云,也在冲击扩散的一瞬,被生生的逼退数十丈……

    嘶……

    与此同时,洪城的下方,但见两颗花冠如血、蕊似肉条,庞足百丈、生有无数黑藤的狰狞魔藤,在发出刺耳的嘶鸣声中,挥舞着身外那粗达一尺的藤条,向着洪城的城墙刺去。

    嗖嗖嗖!

    那多达数百上千的黑藤,在飞刺而出中急速的膨胀扩张,而后形成众多纵横交错的黑藤之路,轰然的刺入城墙之内!

    杀……

    在藤条刺入城墙的一瞬,城外那难辨具数、身刺图腾的幽族战修,顿时闻令而动,而后或是沿藤直上、或是飞空而去的,向着洪城的疯拥而去。

    砰!

    在飞速的前冲中,但见一名赤膊上阵、双臂绿色图纹繁杂的青年,突然目中狞光一闪,而后抬脚一踏身下黑藤,在陡然的飞空而起中,双手虚握成爪的高举过头。

    在双爪高举过头之时,此人顿时面色一狞,而后向着前方暴吼道:“死吧!”

    呼轰!

    下一刻,随着轰的一声闷响,但见此人双臂之上的图纹,在突然的散发出瘆人的绿光之时,其粗壮的双臂之上,竟轰然的暴涨起浓郁如水的绿火!

    “毒火滔天!”在绿火暴起的一瞬,那青年高举的双臂,顿时盖压而下。

    呼!

    在那青年盖下双手之时,其双臂之上的绿火,顿时从其手上飞涌而出,向着前方的城头暴涌而去。

    呼轰!

    下一刻,但听轰的一声闷响,那飞冲而出的绿火,竟在脱离青年手臂之时,轰然爆散成一片庞足百丈的绿色火云,而后向着洪城的城头飞涌而去。

    滋滋!

    那火云之上,蕴含恐怖腐蚀和灼伤之力,此力之强,竟将其所过之处的虚空,融渗出丝丝黑缝!

    “水龙吐息!”

    与此同时,就在那火云形成的一瞬,但见城头上,一名身着淡蓝色战铠、貌仅中年的高瘦修士,突然目光一闪,而后迅速的抬起双手,在胸下两侧握拳而起,继而突然仰胸张口、呈巨鲸吸水状。

    下一刻,但见此人,突然目中碧波一荡,而后在双拳猛然翻转下按之时,向着前方喷吐气息。

    呼轰!

    在此人探首吐息之时,只听轰的一声闷鸣之声,此人的海口中,竟轰然的喷涌出一道水流!

    那水流初时之时,只有拇指粗细,但在脱口而出之后,却在一瞬间轰然暴涨而起,幻化成一片庞大的水浪,如同一道九天落瀑般,向着涌来的火云冲击而去。

    砰!

    说时迟那时快,那落瀑与火云,眨眼之间便在空中相触,而后但见两者,在疯狂涌动中发出滋滋的腐蚀之声,而后慢慢的相互抵消,化成了一道黑烟消散。

    但,那幽族青年的攻击,虽然没有起到实际的作用,但却如同一根导火线般,引发了天幽两方战修,灵技对撞的热潮。

    “雷纹变,天雷降厄!”

    “凝土,飞土流蟒!”

    “幽灵吞灭!”

    “浴火炎狮!”

    “炎……”

    一时间,各种术法神通如同廉价的烟火,从洪城的内外两侧飞出,而后或在空中相撞、爆散成恐怖的冲击波,向着八方扩散而去,或是轰在双方的阵营之上,对敌方造成种种不同的伤害。

    与此同时,在双方火拼不止之时,洪城的城主府内,却突然从内飞冲出七名身着将铠、头戴将盔之人。

    其中,那前飞作首一人,内着红色战袍、头戴黄金将盔、外披黄金将铠;其人身躯高大挺拔,刀锋眉、虎形目,矮鼻头、四方口,面庞棱角分明、如同刀刻,蓄着浓密整齐的唇须;此人看是中年,但鬓角已经霜白,眼角处也潜藏着些许沧桑的纹路。

    此人,正是秋族的族长——秋广盛。

    而在秋广盛的右手后侧,那名身躯挺拔、相貌俊朗的壮年将领,正是秋广盛的儿子——秋国良。

    至于二人之后的几人,则是秋广盛和秋国良同辈兄弟。

    此时,秋国良几人,皆是眉头紧锁、满面的阴沉,尤其秋广盛的目中,更是潜藏着些许怒火。

    在空疾飞中,秋国良突然嘴角一抿,而后语气低沉的说道:“张、赵两家阵前的敌军,合共才只有我城的大半兵力,以其所拥的嫡系族军和所领的旁族族军数量,怎会与对方鏖战至今,而不得抽兵来援!”

    “不错!”闻言,秋国良身后的同辈兄弟,顿时点头附和,而后纷纷张口出声。

    “张、赵两家,一直以来都对我族虎视眈眈,我看此番,对方多是借故推脱,想陷我族于绝死之地!”

    “哼!若我族战亡,他张、赵两家,又岂能独守云昇!”

    “够了!”

    听闻身后几人之言,秋广盛顿时眉头一皱,而后目光阴沉的低喝道:“此事老夫自有主张,尔等无须再言!”

    闻言,秋国良几人顿时声息一窒,而后目光阴沉的沉默下来。

    “将军!”

    与此同时,突闻嗖的一声破空之声,和一声振奋的呼喊之声,几人的前方,顿时掠来一道黄色的长虹。

    见状,秋广盛目光一闪,但却并未停下身来,而是身速陡增的继续前行,同时眉头紧锁的张口说道:“报!”

    “是!”听闻秋广盛之言,那道长虹顿时急急一停,显露出其内一名身着战甲的青年小将。

    而在此人一停之际,秋广盛几人也瞬时来临,从这名小将的身旁疾掠而过。

    见状,那小将毫顿时调转身形,而后飞随在秋广盛几人的身侧,语速极快的沉声说道:“将军,敌军已经攻临城下,正在与我军交战,且敌军后方还有两部援军将来,欲要飞渡狼牙山、将我城封死围困,山上御敌的兄弟已经伤亡大半,城指白副将差属下前来问令,是否将其召回?”

    闻言,秋广盛顿时一咬牙根,而后猛地转目的看向那名小将,双目怒睁的大声喝问道:“幽贼的主力皆在主战境上,那两部援军从何而来!”

    见状,那小将顿时面色一变,心头暗感惶恐之至,但事关紧急之下,这小将也来不及多虑,但见其在声息一窒之后,突然牙关一咬,而后硬着头皮说道:“将军,敌方的援兵,并非调自其本部的主战军,而是敌方,从攻坚西狼崖和东狼崖两城的兵力中抽调而来!”

    “什么!”闻言,秋广盛等人顿时瞳孔一缩,而后面色惊变的急停下来。

    见状,那小将顿时神色一紧,而后在空中急停下来。

    “怎么可能!”

    秋国良双目怒睁的望着那名小将,目中火光逼人的喝问道:“东西两崖,有张、赵两家镇守牵制,对方怎么可能有余力分兵来援!”

    闻言,那小将顿时心头一颤,而后向着秋国良抱拳俯首,嘴唇紧抿的说道:“此事千真万确,还请少将军明察!”

    见状,秋国良顿时眉头一皱,但还未等其开口出声,却见秋广盛突然抬手一挥,而后语气低沉的喝令道:“不召!死战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