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89章 敌至!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是!”

    闻言,那小将顿时点头称是,而后陡转回转身形,向着城门的方向飞冲而去。

    “呼!”

    在那名小将离去之后,秋国良突然伸出了一口大气,而后转目看向秋广盛,语气低沉的说道:“父亲,此事……”

    只不过,未等秋国良话语说完,秋广盛却是突然摆了摆手,而后转目看向前方的涌动兽云,目光阴沉的说道:“当务之急,是保住洪城,其余之事,根本不足为道!”

    语毕之后,秋广盛突然拂袖一挥,而后陡然向着城门飞去。

    “这……”见状,秋国良等人眉头一皱,虽然对秋广盛之言,抱有些许疑惑,但却也并未出声问询,而是在面面相窥了一眼后,一同动身跟随着秋广盛,向着城门飞去。

    “张天华,赵无极……”

    飞身前行中,秋广盛面无表情的望着远方的兽云,目光沉静如潭的在心中默道:“我视尔等为同出之友,屡屡忍让将就,但尔等,却屡屡欲求不满,如今更是变本加厉,欲置我秋家于死地!”

    “既如此,那就且看你我……到底谁生谁死!”

    ……

    与此同时,秋叶城。

    在北门外的兽群,混乱厮杀渐绝之时,南门外的兽群,也在晶石巨炮的轰击下,开始急剧的缩减。

    而赵德忠和赵天等尾随在兽群之后的两方修士队伍,也在距离城墙二十里开外的地方停立,凝神以待的观望着秋叶城与兽群的碰撞。

    南门外。

    嘶!

    滔滔不绝的炮鸣兽啸之中,但见那只体似秃鹫、却生蛇头蛇尾的巨兽,突然双目鼓胀的发出一声刺耳的嘶鸣,而后在多开迎面轰来的炮柱之后,挥动着其翼展长足八丈的巨翅,向着在城头下空激战的秋平与林涛飞冲而去。

    唳!咕!嘎!

    与此同时,在这蛇鹫飞冲而出的同时,在盘旋在兽群上空,或是迎击、或是躲闪炮柱的飞兽,也如同受到指引,而后齐齐向着城头飞冲而去。

    这些飞兽之中,大多都是风系之兽,但也有少数火、金两系之兽,粗略一扫之下,这些飞行巨兽的数量,足有五六十只之多。

    虽说这一众飞兽已经灵智丧失,但在本能的驱使和凶性大法之下,却爆发出比以往更快的速度和力量。

    呲……

    但见那飞冲而上的蛇鹫,在转瞬飞临秋平和林涛的附近之时,突然张开启蛇信乱摆的巨口,向着二人喷吐出一片惨绿色的雾气。

    唳!

    与此同时,紧随其后的一众飞禽,也在骤然的飞升至城头的高度后,又骤然的俯冲而下,向着城头上的众人飞冲而去。

    但见这些飞兽,在俯冲至城头的斜上方三丈开外之时,突然齐齐前势一缓,而后或是挥动双翅、散发出一片凌乱的风刃,或是张开巨口、喷吐出道道粗大的火柱,或是在双翅骤然的振动间、都散出一片金色的羽毛……皆散发出自己的天赋神通,向着城头上的众人攻去。

    轰!嗖嗖嗖!

    在众多庞杂的、震耳欲聋的巨响声中,这一众飞兽的攻击,如同暴雨般向着城头倾泻而下,其声势之浩大,直让人头皮发麻。

    见状,秋月顿时目光一凝,而后振臂一挥,叱声娇喝道:“杀了它们!”

    嗖!

    在秋月话语传出的一瞬,城头上静默以待的众修,顿时齐齐飞身而出,而后或是发动自身的灵技、阻挡飞兽散出的攻击,或是直飞向前方的飞兽,与对方在空中厮杀开来。

    砰!

    与此同时,在那蛇鹫喷吐出的毒雾,即将席卷到秋平和林涛二人之时,但见二人同是目光一闪,而后在迅猛的对轰一击之后,齐齐向着两旁退避开来。

    啨!

    在飞身而退的同时,秋平突然抬手拔出腰间的长刀,而后向着前方的雾气一刀斩下。

    砰……砰砰砰!

    下一刻,只听砰的一闷响,但见秋平手中斩下的长刀,突然其上黄芒一闪,而后竟是由刀柄开始,逐层的转化成厚实的石块!而后在一震密集的爆响声中,在眨眼之间便渡化成一柄,与秋平粗大的土臂同粗的巨型土块巨刀!

    但,此刀在化成土块之后,却并未停止延伸,而是以更快的速度,向着前方砰然延展!

    砰砰砰!

    在一连串由缓至急的爆响声中,秋平手中的飞速爆扩的巨刀,非但将蛇鹫喷出的毒雾一刀两段,更是直接刺穿了蛇鹫的身躯,而后在蛇鹫的身躯之内轰然爆炸,将蛇鹫炸成一片碎肉迸溅开来!

    而那被斩成两片的毒雾,也被土块巨刀爆炸生成的气浪,冲散在了城头下方的左右两侧。

    只不过,虽说那毒雾未能殃及城上的众人,但同处城头下方的林涛,却并不那么好彩。因为其此时,恰好处在毒雾散开的位置,且向林涛散去的毒雾,还是正团毒雾的绝大一半。

    “哼!”

    见状,林涛的目中顿时阴沉顿显,而后但见其迅速的抬起右手,虚握成爪的抓向前方散来的雾气。

    “凝水化漩!”

    下一刻,随着林涛张口说出阴沉沉的一声低语,但听呼的一声微响之声,林涛前伸而出的掌心前方,陡然凝现出一个巴掌大小的水漩。

    呼!呼!

    那水漩在林涛的掌前急速的旋转,其内散出的吸撤之力,将林涛前方的雾气,都尽数的吸纳在内。

    “哼!”

    在将毒雾吸纳入漩之后,林涛突然发出一声冷哼,而后陡然挥动手臂,将手中已然化成绿色的水漩,甩向侧方刚刚收回长刀的秋平。

    嗖!

    见状,秋平顿时目光一闪,但却并未提刀格挡,而后探手将毒漩抓握在手。

    呼!

    在秋平抓握住毒漩之时,一旁的林涛,却是突然抬脚一踏虚空,竟是选择了罢战,向着外侧飞冲而去。

    “姓秋的!”

    飞身远走中,林涛目光阴沉的回望了一眼秋平,而后语气低沉的说道:“今日,尔等如此坑害林某,他日,林某必将成倍奉还!”

    语毕之后,林涛顿时飞速再增三分,而后头也不回的向着南方飞去,不消片刻便不见了其人的踪影……

    “哼!”

    秋平目光阴沉的望着林涛离去的方向,而后嘴唇微抿的发出一声冷哼,继而手中用力一握,将手中的毒漩震成一片水雾,挥散在了身旁。

    在将毒漩挥散之后,秋平顿时飞身而起,向着上方正在与飞兽厮斗的众人飞去。

    与秋叶城一方的修士相比,上空的一众飞兽,本就占据着数量和单体实力上的下风,虽然众兽悍不畏死、凶残异常,但其却毫无理智,再加上奔袭良久,先前又被炮柱所伤,此番再被众修围攻,众兽自然不敌,再加上秋平的入战,不消多久,这数十只飞兽,便尽数的败亡了。

    而城下狂乱的兽群,也在众修解决前敌之后的转手相攻,和晶石巨炮的打击之下,渐渐的消亡一空,徒留下遍地的巨坑沟壑、残尸血骨,和秋叶城裂隙成沟的城墙。

    而在南门外人、兽之战告结的同时,北门外的厮杀,也渐渐的落入尾声。

    此时此刻,放下北门外,先前那声势浩荡、狂乱相杀的兽群,基本上大都已经沦为残尸,只有那只骨翼狮王,还魏然站立在群尸的中央,扬天发出阵阵微弱的低吼……

    吼……

    此时此刻,尽管这只骨翼狮王还能魏然站立,但近观其体,已不难看出,此兽,将亡。

    但见这只骨翼狮王的身躯之上,遍是深可见骨的爪痕和齿洞;其前腹之下,斜插着一根长足半丈的青角;其脖颈侧方的皮肉,也不知被那只凶兽,撕咬下了大半,露出其内血肉掺杂的喉骨;而其那两只森威凛凛、巨若座驾的骨翼,也已尽数断折,斜插在了一旁的地面之中……

    砰……

    在扬天发出最后一声微弱的低吼之后,这只骨翼狮王顿时目中凶芒一散,而后在目中恢复如常的同时,砰然的栽倒在地……

    与此同时,秋叶城,城南外的空地之上。

    “出发!不论遭遇何人,一概杀无赦!”

    在南北两门外的战斗告结之时,停立在南门二十里外的赵德忠一众,也几乎同时的飞身而起,向着秋叶城的南门直飞而去!

    二十里,说远不远,说近不近,若是凡胎肉眼望之,赵德忠一众人的身影,可能只有丁点大小、模糊的不能视之,但在修士的眼中,却清晰的如同夜中灯火!

    再加上,城外空旷无他、未有旁物遮掩,是以,在赵德忠等人飞空而起的一瞬,便被一直凝神以待的秋月等人发现。

    秋月神情凝重的望着赵德忠等人的身影,贝齿轻咬着下唇的低喃道:“终于,来了么……”

    “炮卫!”

    与此同时,但见秋平突然面色一肃,而后张口喝令道:“改换妖晶催炮,混合异性妖晶强化晶炮的威力,一旦敌方进入精确射程内,无须命令自行射击!”

    “是!”闻言,那九名炮卫顿时齐声高呼回应,而后纷纷调整炮台、对准远方急飞而来的赵德忠等人。

    在调整完炮台之后,但见那九名炮卫,纷纷抬手摸向腰间的乾坤袋,从其内取出数十枚色泽不一的妖晶,而后散出灵力,将其托浮在身体四周。

    乒!

    在取出妖晶之后,那九名炮卫纷纷抬手一拍炮筒的底膛、引出其内刻制的阵图,而后从身前的妖晶中,分出两枚色泽相异、形体类同的妖晶,将其融炼成道道灵能、填充入炮筒之内。

    嗡!

    在阵图重归、灵能涌入的一瞬,那九尊晶石巨炮之上,顿时散发出刺人眼目的光芒!

    非但如此,在那光芒散出的一瞬,那九尊晶石巨炮之上,竟突然散发出一股让人心神悸动的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