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91章 北门的平静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呼轰!

    闻言,赵德忠目光一闪,但却并未开口多言,而是突然右手虚握成拳的甩手一挥,而后但见其拳中,突然在炸散出众多的黄色火苗之后,陡然的凝现出一柄橙火熊熊的环首大刀!

    说时迟那时快,赵德忠与秋平二人眨眼邻近,而后纷自挥举起手中的灵币,向着对方攻去。

    轰!

    轰然巨响中,秋平的土块巨刀与赵德忠的环首火刀,在二人的眼前砰然相撞,其相击的力道之众,竟在两兵相触的中心点上,激荡出一股炽热的气浪。

    与此同时,在赵德忠与秋平轰然对击之时,秋叶城一方的修士与岳老三等人,也在城头外短兵相接。

    “哼!找死!”

    “卑鄙小人,终于敢出来了么!”

    “无耻之辈,纳命来!”

    但见岳老三身周的一众人等,双目怒睁的盯着秋叶城一方的修士,而后一边破口大骂,一边或是举兵而上,或是发动各自的拿手灵技,围攻向秋叶城一方的修士。

    见状,秋叶城一方的修士,顿时面色一沉,但其内却无人多费口舌、反口相向,而是三两一队、四五成群的分散开来,以小队的形式,迎向前方比己方多出大半的敌修。

    随着两方修士的交战,秋叶城的南门之外,顿时爆发出阵阵震人耳膜的碰撞之声,更有无数的火光与冲击四散飞扬。

    一时间,秋叶城外,如同开展了一场盛大的烟火之宴,其造成的响动,即便远隔百里,也能模糊可闻;其上散出的光彩,足将秋叶城的半座城池,都映成彩色。

    与此同时,秋叶城城主府,柒字客房内。

    “恩?”

    此时此处,项回本在房内打坐深修,但在城外两方的修士,转瞬的激烈碰撞之时,项回顿是眼皮一颤,而后慢慢的睁开了双目。

    项回盘坐在卧床之上,眉头微皱的望着声响传来之处,语气迟疑的低喃道:“城外发生何事,怎会造成如此巨大的动静……”

    听其所言所语,观其神色情态,竟是对秋叶城与黑石、乌木两城的交战之事,全然不知!

    片刻后,暗忖无果之下,项回默然的摇了摇头,而后起身下床,在简单的整理了下衣衫之后,便向着房门走去。

    吱……

    伴着一声轻微的摩擦之声,项回不紧不慢的拉开房门,而后从其内迈步而出,举目远望向城南的方向。

    “不对!”

    但在看到城南的上空,那不断炸现的彩光之后,项回却是突然瞳孔一缩,而后面色大变的失声道:“有人在城外交战!”

    失声过后,项回突然抬脚一踏地面,从原地上飞跃而出。项回这一跃,足足跃起三丈之高、七八丈远,若非其飞跃的方向,与凉亭不在同一线上,定要一头撞在其上

    呼轰!

    下一刻,在项回跃势渐消、身形开始下坠之时,突闻呼的一声闷鸣之声,项回的身体之外,陡然爆散出一团碧青色的灵气漩流。

    嗖!

    那团灵气漩流,在项回的身外飞速的盘绕,而后骤然的喷涌而出,化成一道气流飞旋四溢的青色长虹,带着项回一飞冲天,向着秋叶城的南门急飞而去……

    与此同时,秋叶城北门。

    相对于南门外的轰鸣不断、杀声四起,此时秋叶城的北门外,绝然可称得上一片祥和。

    此时此刻,除了城头上的秋子山一众人外,赵天一众人等,也已来到北门之外。

    但令人感到奇怪的是,赵天一众人等,虽然已经兵临城下,却并未大举攻城,而是停立在了距离城墙约有百丈之外空地上。

    秋子山眉头紧锁的望着城墙外,那位居阵首、盘坐在银角战犀之上的赵天,目光深沉如潭的说道:“赵天,你既不为攻城,又为何来此一遭。”

    秋子山的声音,听起来并未多大,但却清晰的传遍周遭百丈,也清晰的传进了赵天一方人等的耳中。

    但听闻秋子山所问之言,默然杵立在赵天身后的众人,皆是目光一闪,但却无人出声回应,也无人作出举动,而是微垂下眼目,眼观鼻、口观心的沉默下来。

    与此同时,在众人相继沉默之时,但见赵天在微微一默之后,突然嘴角微微一牵,而后向着秋子山抱拳一示,声音平静的说道:“晚辈所接之令,只是拖住秋老一方,并未道明非攻城不可,所以若秋老无意开战,晚辈也乐得闲差一份。”

    听闻赵天所言,城头上的一众人等,尽是目中一动,心中顿起无数的猜测。

    在城头上的众修看来,尽管其不知晓三城之间,具体因为何故而突然开战,但从张、赵两家,精锐尽出、聚大众而来,已不难看出,此番三城之战,非秋叶一脉灭亡,便是乌木、黑石两城败退,从而展开无休止的消耗之战。

    至于最终,谁能笑到最后,则已不再众人的思虑当中了,因为自己,已经站定了立场。

    但在此敌我分明、大战已开的时刻,赵天却选择不攻不战、不归不退,这其中的意味,倒是有些让人难以捉摸了。

    秋子山眼角微眯的望着赵天,但见片刻后,其紧皱的眉头突然为之一缓,而后目中渐渐沉静的点了点头,语气淡漠的说道:“既如此,那老夫也不强人所难,但若尔等欲有他动,可莫怪老夫不念旧情!”

    闻言,赵天的嘴角上,慢慢的露出一抹淡笑,而后慢慢闭上了双目,就这般盘坐在银角战犀之上,慢慢的沉默下来。

    秋叶城,南门。

    砰!

    与赵德忠再次一击而退后,秋平突然抬脚一踏虚空,但其人却并非是冲向赵德忠,而是向着高空飞冲而上。

    砰!砰!砰!

    在秋平冲天而起之时,随着一阵密而不绝的爆响之声,本就化成土石巨人、高足两丈的秋平,竟再度的拔高而起,变化一尊高足十丈、周身黄芒微闪的土块巨人!而其手中的土块巨刀,也在其上土块不断的爆破再聚中,化成一根长足十丈、粗大七尺的土块之柱!

    轰!

    在身躯暴涨、土刀成柱的一瞬,秋平庞大的身躯,陡然在空灵活的下翻转向,而后巨足一踏虚空,在高举起手中巨柱的同时,向着下方的赵德忠俯冲而去。

    呼轰轰……

    在秋平直冲而下之时,突听一串沉闷的呼啸之声,秋平庞大的身躯前端,竟陡然激散出一股强劲的气流!

    “来的好!”

    见状,赵德忠顿是目光一闪,而后身形一晃,目中精光渐起的向着秋平迎面冲去。

    呼轰!

    在赵德忠飞冲而上的同时,但听一声沉闷的轰鸣之声,赵德忠的身躯之上,陡然暴涨起熊熊的烈火!

    此火橙中透黄,其上升腾着丝丝白烟,其上散出的恐怖高温,如同引起了周遭同系灵气的共鸣般,将周遭一丈内的火系灵气点燃成火!

    嘶!

    秋平化身土块巨人、双手高举着擎天巨柱从天而降;赵德忠身裹橙黄烈火、御起一片火云直冲而上;两人对冲而进的势能,在二人的前方形成一股劲气风浪。此情此景,二人如同化成两颗陨石碎块,即将在狭路相逢之下碰撞!

    说时迟那时快,在二人骤然邻近的一瞬,但见秋平,那完全土质化的巨目中,突然黄芒一闪,而后其人陡然挥砸下手中的巨柱;与此同时,赵德忠也在双目中,突然燃烧起丝丝火苗之时,挥斩手中的环首火刀,砍向秋平砸下的巨柱。

    轰!

    轰鸣震天之时,狂猛的气浪也随之而出,更伴随着众多崩落四溅的土块和火苗。而秋平与赵德忠二人,也在刀柱相击的一瞬、骤然的身形一震之后,刀柱相抵的向着地面直坠而下!

    “呃啊!”

    秋平双手紧抓着土块巨柱,巨目之中黄芒毕现的盯着赵德忠,在周身不断崩落下细小的土块之时,竟灵力疯狂的注入巨柱之中,将下方小同蜉蝣的赵德忠,压砸向下方的地面。

    赵德忠双手持刀抵柱,面上青筋凸起、目中火苗翻涌的凝视着秋平,在秋平势大力沉的逼压之下,赵德忠不但难以挣脱的被迫下坠,就连持刀抵柱的双臂,也开始微微的震颤而起。

    砰!

    电光火石间,区区百丈距离眨眼即过,刀柱相抵的赵德忠与秋平,如同一道从天直坠的陨石般,轰然的砸落在地。

    轰!

    在赵德忠双脚落地的一瞬,其身着三十丈内的地面,在骤然的为之一震后,陡然的塌陷成一片深有一丈、如同蛛网的巨坑!

    “哼!”

    在巨坑惊现的一瞬,赵德忠牙关紧咬的发出一声冷哼,而后双臂猛地向上一顶,在震开秋平的巨柱之后,顿时飞身而退。

    砰!

    在赵德忠飞身而退的一瞬,秋平手中的巨柱,顿时直落而下,而后擦着赵德忠的左肩,砰然的轰砸在裂坑之内。

    与此同时,在巨柱砸地的一瞬,赵德忠突然身形一顿,而后抬脚一踏地面,在飞跃而起的同时,挥刀斜砍向秋平的脖颈。

    “碎!”

    然而,就在赵德忠飞身而上之际,但见秋平突然目中黄芒一闪,其庞大的身躯,竟轰然的爆碎成无数的碎块,轰射向欺身而来的赵德忠!

    秋平此举实在突然,再加上赵德忠是飞身而上,双方的距离又是极近,是以赵德忠只来得及瞳孔一缩,便被其前方爆碎的土块轰中。

    呼!

    然而,那些许石块在轰中赵德忠之时,却并非发出沉重的碰撞声,而是径直的洞穿了赵德忠的身体,尽数的轰落在远方的坑壁之上!

    而在那无数土块砰然落地的同时,赵德忠的身体,却慢慢的扭曲变形,而后换成一缕火苗消散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