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92章 激战!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呼!

    与此同时,在漫天土块落地、秋平肉身显现之时,身披烈火战衣的赵德忠,陡然自秋平的右前方,约有十数丈开外的一块巨土之上显出真身。

    “烈鹰燎原!”

    在显出真身之后,但见赵德忠目中翻涌的火焰陡然一顿,而后突然平抬起手中的环首火刀,在身前迅猛的平挥而过。

    呼轰!

    在赵德忠手中的火刀,在其身前划过之时,那火刀之上的烈火顿时暴涨而起,而后凝聚成一只三尺大小的火鹰,从刀身上飞冲而出。

    唳!

    那火鹰在飞出的一瞬,突然扬首发出一声尖锐的啼鸣,而后在飞速陡增中,身躯骤然的膨胀至三丈大小!

    呼轰!

    那火鹰的速度极快,眨眼间便飞掠过数丈的距离,但见其怒睁着火焰燃烧的鹰目,以尖锐如锥的火喙为锋芒,锁定着秋平的双目飞啄而去。

    见状,秋平顿时瞳孔一缩,但其人却并未选择退避,而是突然蹲伏下身形,右手成掌的按在身前的地面上。

    砰!

    说时迟那时快,在烈火巨鹰的火喙,逼至秋平身外三尺之时,但听一声沉重的爆响之声,秋平身前的地面,在轰然剧震中,陡然的拔升起一道高足三丈、厚达两尺的土墙!

    砰!

    下一刻,只听砰的一声闷响,但见那只烈火巨鹰,如同一把歇雨而收的火伞般,一头撞进了秋平身前的土墙之内。

    “土流锁柱!”

    与此同时,就在那火鹰头入土墙、身躯被卡主之时,但见土墙后脑袋侧歪、错开火鹰尖锐火喙的秋平,突然目光一闪,而后按地的右手猛然的用力向下一按。

    噗噗噗!

    下一刻,但听一串皮革破洞般的闷响声,那火鹰身下的地面上,竟突然激射出数十道齐人小臂之粗的泥流!

    嗖嗖嗖!

    那数十道泥流,从地面上激射而出后,向着被卡在土墙中的火鹰,急速的缠绕而去,顿时将那只振翅挣扎的火鹰五花大绑。非但如此,那数十道泥流锁链,在将火鹰捆绑之后,还在陡然的紧绷加固之后,开始层层递进的向内紧勒。

    砰!

    不知那数十道泥流锁链之上,蕴含的力道具体多大,但在其不断的紧勒之下,那只火鹰却连三息都未能坚持,从而爆散成一片火苗迸溅开来。

    噔,噔……

    而在那火鹰散灭之时,秋平身前的土墙,也随之塌陷下来,而后化成无数迅速消解的土块,埋没进秋平身前的地面内。

    在将土墙化散后,秋平动作平缓的站起身来,而后目光沉静的望着赵德忠,语气平静的说道:“赵兄,若你就此收手、带兵离去,你我两城,日后还是和睦共处、相安无争。”

    闻言,赵德忠先是微微一默,接着又是洒然一笑,而后目中精光渐盛的凝视着秋平的双眼,嘴角微扬的说道:“若你能够胜我,莫说退兵离去,便是你我联手,转攻张元化又有何妨……”

    言及此处,赵德忠突然目中精光一闪,而后接着说道:“但可惜的是……你没有这个能力!”

    语毕之后,赵德忠突然抬脚一踏地面,而后横刀身侧的向着秋平飞冲而去。

    见状,秋平眼角微眯的点了点头,而后抬手拔出腰间归鞘的长刀,语气轻平的说道:“看来,你我两城,是注定要绝死一战了……”

    言及此处,秋平突然目光一凝,而后突然提起手中的长刀,将其插进身前的地面之上。

    噗!

    在刀刃入土之时,但见秋平目中黄芒一掠,而后双目怒睁的低喝道:“刀土牢狱!”

    在秋平话语出口的一瞬,但听一阵密不绝耳的爆响之声,秋平身外四周的地面上,突然拔升出无数的土刺。

    砰砰砰!

    那些土刺状若牛角,长度三到九尺不等,其体虽为土质,但却散发着金铁般森冷的光泽!但见那些土刺,以秋平的身体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飞速的蔓延,其速之快,几可与赵德忠的冲速相比,仅仅眨眼之间,便铺展过方圆十丈!

    见状,横刀飞冲的赵德忠,顿时目光一凝,但其人却并未退避,而是抬脚一点身前突然探出的土刺,身速陡增的向着秋平飞冲而去。

    呼轰!

    赵德忠人还未至,灵技却已先达,但见其人,在眨眼飞临秋平身外三丈之时,突然挥刀而起,散发出一道火焰刀刃,斩向魏然不动的秋平。

    砰!

    砰然闷响中,赵德忠散出的火焰刀刃,毫无阻拦的轰射在秋平的胸前,将秋平轰成一片碎土!

    “分身?”见状,赵德忠目光一闪,接着抬脚一点身下的土刺,金鸡独立的在其上停立下来。

    咕……

    与此同时,但听一声泥流的滚动之声,但见赵德忠身后三丈外的一根土刺,突然形体一虚,而后在液化成泥的同时,竟迅速的凝化出秋平的身影!

    凝出身躯之后,秋平眉宇微凝的抬起目光,望着赵德忠的背影说道:“分身还远谈不上,只是将灵身转化,与厚土相融罢了……”

    闻言,赵德忠默然的点了点头,而后身姿不变、腰身未动的回转过身,看着秋平的双眼说道:“果然是士别三日,便当刮目相待,你之修资悟性,老夫确实自叹不如。”

    闻言,秋平微微一默,而后动作平缓的抬起右手,在身前渐渐的紧握成拳的说道:“既然你我立场已定,那也多说无益,唯一……死战尔!”

    轰隆隆!

    下一刻,在秋平的右手,骤然的紧握成拳之时,但听轰隆一阵巨响,并伴随着空颤地摇之象,二人所处的巨坑、四周边角外的厚土,纷纷浮升起一道宽达一丈的土墙,从地面上倒翻而起!

    哗啦啦……

    轰隆巨响中,数十道倒翻而起的土墙,在不断的凝土高涨中,滑落下无数的尘土碎块,而后如同不开反闭的花蕾般,向着中间轰然并拢!

    砰!

    震人心神的巨响声中,那数十道土墙,在巨坑中央的上空砰然并拢,如同一口倒盖而下的巨锅般,将秋平与赵德忠二人封锁在内。

    嗡!

    与此同时,但听嗡的一声闷鸣之声,城头之上的灵弩手,再次扣动手中巨弩的机栝,将弩槽中那根金光闪烁的灵箭,射向在厮斗中漏出破绽的敌修。

    嗖嗖嗖!

    刺耳的破空声中,那上数十根灵箭在飞射中,突然爆闪起刺目的金光,更是陡然散发出一股极强的锋锐之息,而后如同道道金光般,接连不断的没入前方激战的修群中。

    “该死!”

    察觉到身外袭来的锋锐之息,或与敌单独对战、或联手围攻秋叶城一方战修的修士,顿时齐齐面色一变,而后或是飞身闪避,或是反手挥出灵刃、散出灵技的攻向那些灵箭。

    砰砰砰!

    但,那些修士散出的灵技,却根本未能阻挡住那些金光灵箭,而是在与其相触的一瞬,便被生生的洞穿,而后砰然的爆散开来!而那些灵箭,在冲破敌修的灵技之后,非但冲势未减,反而自行的调转锋芒,飞速陡增的向着目标爆射而去!

    “什么!”

    见状,被灵箭逼射的敌修顿时瞳孔一缩,但未等众人多有应变,那些灵箭已然飞至身前。

    砰砰砰!

    砰然爆响中,那些金光爆闪的灵箭,毫无阻碍的洞穿了敌修身外的护体灵气,而后在刺中目标肉体的一瞬,便骤然的爆炸开来。但这些灵箭,却并非是爆散成碎片杀敌,而是在敌修的伤口中,爆成一股金色的冲击箭柱,将受击之修的身体完全洞穿!

    “啊!”

    “吭!”

    接二连三的痛呼闷哼声中,那些被灵箭洞穿的敌修,皆是身躯剧烈一震,被灵箭之上蕴含的力道,冲退一段或近或远的距离。其中不少人,在应变不及之下,更是那灵箭洞穿的心口,而后死不瞑目的坠落在地。

    “金星爆裂!”

    “爆炎弹!”

    与此同时,就在那数十名敌修捧伤后退之时,但见先前与之对战的秋叶城修士,纷纷目光一闪,而后齐齐凝出自己的拿手灵技,轰向此时破绽百出的敌修。

    此时秋叶城一方修士心中的算盘,不无其他,正是趁你病,要你命。

    但那些负伤之修,既然能被赵德忠与张元化招来,自然也并非等闲之辈,但见那些负伤之修,在灵技攻身之下,顿时双目怒睁的反手相攻。

    “找死!”

    “想不到一向坦荡的秋叶城,今日竟如此厚颜无耻,真是好不要脸!”

    “你他娘的!竟敢屡屡袭击叶某!老子定要将尔等挫骨扬灰!”

    “阴损小人!纳命来!”

    一时间,秋叶城南门的城头外,顿起一片怒吼喝骂之声。而赵德忠一方的修士,在此之后,也不再直将战力分散在秋叶城一方的修士身上,而是自行分出了将近五六十人,攻向城头上的秋月等人。

    而这五六十人中,那些被灵箭洞穿之人,则是毫无意外的占据了大半。

    而回应这一方修士的,除了那再度出击的金光灵箭外,还有城头上那九尊晶石巨炮。

    只不过,因此时两方修士的混战交错,所以那九名掌炮的炮卫,也并未采取威力巨大的妖晶催炮,而是换用了威力较小的兽晶。但饶是如此,若被其一炮轰中,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嗖嗖嗖!啨!

    前有炮柱拦截、灵箭逼射,后有“闲散小人”出手追袭,那数十名攻向城头的修士,顿时冲势大受阻拦,其中不少负有大伤之人,更是还未飞临城头,便又再受创伤,而后屈怒难当、愤恨不已的退下阵来。

    但这些败阵之人,毕竟只是少数,而那些战力尚存之修,虽说行势受阻,但双方的距离本也没有多远。是以,在众人的盛怒相抵、搏命突进之下,顿时便有不少人飞临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