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93章 渐入白热化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去死吧!”

    但见一名身躯瘦弱、尖嘴猴腮的黑衣青年,在飞临城头的一瞬,陡然的挥举起手中的弯刀,目呲欲裂的扎向其前方的灵弩手。

    “哼!”

    然而,就在那灵弩手瞳孔收缩、面色大变,那黑衣青年手中的弯刀,即将扎中那名灵弩手之时,但听一声清冷的沉哼之声,那名僵持在地的灵弩手,却是突然化成一道黑影,向着右侧斜飞出去!

    嗖!

    与此同时,在那灵弩手斜飞而出之时,其先前所立之处,却突然闪现出秋月的身影。

    “焚心掌!”

    说时迟那时快,在突然的现身而出之时,但见秋月微微蹲伏下身,在避过黑衣青年的弯刀之后,迅速的抬起赤火翻腾的右掌,迅猛的按在黑衣青年的心口之上。

    砰!

    突遭重击之下,那名黑衣青年顿时身躯一震,而后被秋月掌的心内,喷涌而出的火柱冲飞出去。

    呼轰!

    在那灵弩手砰然落地的同时,但听轰的一声闷鸣之声,但见黑衣青年的心口前,那灼穿衣襟的五掌形灼痕内,竟突然的翻涌出无尽的赤火,将黑衣青年整个点燃!

    “啊!”

    灵火焚身之下,那青年修士顿时发出不似人声的惨嚎声,而后狂乱的挥动着肢体,在倒飞出数丈后,向着城下直坠而去。

    砰!

    砰然闷响中,那青年修士在砸落在地后,也顿时停止了惨叫,而后被身上翻涌不止的灵火,焚烧成一具焦如黑炭的干尸……

    与此同时,在敌修攻来之下,城头上的炮卫和灵弩手,也顿时抛却了手中的卫城利器,而后纷纷取出自身的灵兵,与对方在城头上短兵交接起来。

    “可恶的小娘皮!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在城头混战展开之时,但见一名后来居上、人高马大的壮年修士,在看到秋月之后,突然铜铃大眼一瞪,而后挥舞着手中的两只金色的圆头短锤,向着秋月当头砸下。

    “哼!”见状,秋月面色阴沉的发出一声冷哼,而后但见其双掌猛的向下一压,其上顿时陡然翻涌起熊熊的赤火。

    嗡!

    在那壮汉金锤交叉砸下之时,秋月突然目光一闪,而后眼疾手快的急伸出双掌,擎抓住那壮汉粗壮的手腕。

    砰!

    在抓握住对方的手腕之时,但见秋月顿时双肩一颤,其脚下的城砖,也瞬时的碎裂成网。

    “嘿嘿……”

    见状,那壮汉顿时狞目一笑,但还未等其再有他言,却见秋月突然双手向下一拉,而后在突然进步上前的同时,陡转腰身的挥臂将那壮汉甩飞起来!

    但,那壮汉才刚刚腾空而起、还未远飞而出,却见秋月突然脚尖一点地面,竟是飞身追上那名即将远飞的壮汉。

    呼轰!

    呼轰闷响中,秋月的右脚之上,突然翻涌起熊熊的赤火,而后但见其人,在身体蜷缩的翻转一周后,一腿劈在那壮汉的腹部之上。

    砰!

    沉重的闷响声中,那壮汉顿时瞳孔一缩,而后在周身赤焰蔓延的同时,被迫强行改变了飞出的方向,向着城下的地面斜坠而去。

    呼轰!

    然而,眼见那金锤壮汉就要砸落地面,却见其人突然双臂猛的一震,其身躯上翻涌的赤火,竟是被其震散一空,而后露出金锤壮汉那金光反目的金身!

    砰!

    在震散附身之火后,金锤壮汉右锤一砸身下的地面,在再度飞空而起的同时,金刚圆目怒睁如铃的大吼道:“该死的小娘皮!老子定不饶你……”

    然而,这金锤壮汉话未说完,却是突然双目一突,而后急忙偏转方向,两者右侧斜飞出去。

    轰!

    轰然闷响中,一道粗达一丈的赤焰火柱,与金锤壮汉左腿的金色裤管擦面而过,在将那金色裤管灼穿成洞之后,径直的轰射在地面上,掀起一片碎土风尘。

    呼……

    而那金锤壮汉,则是在躲过突然袭来的火柱之后,突然在城头下方的三丈处停立下来。

    “咕!”

    金锤壮汉金目怒睁的盯着城头上收手而立的秋月,在金喉滚动的咽了一口吐沫后,金额之上慢慢渗出一滴金色的汗液,而后轻点其头的狠声说道:“该死小娘皮,秦某记住你了!待秦某收拾完这些杂碎,再来取你性命!”

    语毕之后,这金锤大汉陡然回转身形,向着后方激战的众人飞去……

    “哼!”

    见状,秋月眉头微皱的发出一声冷哼,而后目光阴沉的转动目光,环顾着城头内外两方厮杀的人群。

    此时,除却身处土墙内、不为外人所见的秋平与赵德忠二人外,城头内外纷自厮斗的双方修士,已经从最初不断的灵技对拼,变成了更加激烈的白刃战,只有在窥见对手破绽之时,才会发动灵技给予对方致命的打击。

    而之所以如此,则是因为众人,在接连不断的激烈拼杀之下,体内的灵力已经消耗大半。而其中不少修为较弱之人,体内的灵力,更是已经快要宣告枯竭,只能通过不断的吞食丹药,来填补快速损耗的灵力。

    只不过,丹药虽可恢复灵力,但与众人消耗的速度相比,却着实不成正比。且丹药,也分好坏高低,效果相同之药,更因丹材与炼制之人功底的不同,有相当大的优劣之分。

    而秋叶城,一直以来都是以丹宝妙药、宝器灵兵为营生,是以秋叶城一方的修士,无论是所携带的丹种数量,还是丹药的品质和功效,甚至就连手中的灵币,都要比赵德忠一方的修士高出一层!

    正所谓灵兵不及、失之先机,丹药不足、后续无力。此消彼长之下,在赵德忠一方的修士,未能夺得先机、给予秋叶城一方造成重大伤亡的情况下,赵德忠一方的修士,顿时陷入了被动的苦战当中。

    但饶是如此,秋叶城一方的战修,也并未在厮斗中占到多少优势,且其中绝大多数之修,也都遭受了或轻或重的伤势。

    而那些飞临城头之上的修士,虽说自身的修为,要远高于那百余名城卫,但其中大多数人都身负伤患,再加上通道被晶石巨炮占据分隔,众修又有伤及己方的顾虑,所以只能在狭隘的空间内,面色阴沉的与对方短兵交战。

    但即便如此,秋叶城的城卫,仍是四手难敌双拳,被赵德忠一方的修士,打压的毫无还手之力,其中绝大多数都已负伤在身,只是在进行最后的殊死抵抗罢了。

    呼!

    与此同时,就在众人怒吼厮杀、负伤拼斗之时,但听呼的一声微响,一张通体火红的符箓,陡然的浮现在秋月的身前!

    “恩?”见状,秋雅顿时目光一凝,而后探手将符箓抓在手中,凝神感知其内的消息。

    在探查过符箓内的信息后,秋雅秀眉微皱的握散了手中的符箓,而后目光微闪的在心中默道:“赵天,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城下一角。

    “哈!哈!”

    一名相貌冷峻、身着青色劲装的青年修士,眼角缩动的望着前方一张外,持刀而立的岳老三,喘着粗气的说道:“岳老三,今日有你无我,非是你死便是我亡!”

    语毕之后,此人突然抬手一抹腰间的乾坤袋,从其内取出一把色泽纷杂的丹药,而后将其一把塞进口中。

    咕!

    在将丹药一口吞下后,那青年的面色顿时涨红起来,其面上也陡然暴凸起狰狞的青筋,而其高瘦的躯体和四肢,更是突然的鼓胀而起!

    嘭!嘭!

    那青年的身体不断鼓胀而动,仅仅转眼之间,其人便比原先壮大了一圈!随着这青年的躯体,不断的鼓胀壮大,其身体之上突然翻涌起汹涌的火焰,便是其目中的瞳孔,也变化成两颗火珠!

    呼轰!

    轰然闷响中,在那青年身上火焰暴涨之时,其身外陡然扩散出一股恐怖的冲击,其力之强,竟将一丈外的岳老三,生生的轰退三步!

    一步,一丈!

    “岳老三!昔日袭杀长兄之仇,今日唯有你命来偿!”

    与此同时,在岳老三强行的止住退势之后,那青年突然扬天发出一声怒吼,而后向着岳老三暴冲而去。

    砰砰砰!

    在那青年暴冲而出的一瞬,其身外汹涌的火焰,顿时发出无数爆响的滔天而起,而后在那青年的身外,化成一条盘绕在外的火龙,与青年修士一同飞冲向前方的岳老三!

    此龙周身烈火如血,其躯并不巨大,但却从其上渗出一丝毁灭的气息!在那毁灭之息传出的一瞬,这青年身周的虚空,顿时在轻微的震颤中,裂现出无数扭曲的裂隙!

    “什么!”见状,岳老三顿时瞳孔一缩,但还未等其多有他动,那火龙已经先青年修士一步,扑临至岳老三的眼前一尺!

    嘶!

    尽管那火龙,还未触碰到岳老三的身体,但其上散出的毁灭之息,却让岳老三身躯剧震的喷出一口鲜血,更是被火龙身外的火焰点成一个火人!

    电光火石间,但见岳老三目中狞光一闪,而后在由双手至全身的转化成土质之时,抓按住了即将冲撞到胸口的火龙。

    砰!

    砰然巨响中,岳老三虽是双手抓按着火龙的龙头,避免了火龙攻心的危机,但身体却不受控制的被火龙冲撞而退,向着后方飞速的滑行。

    “一起死吧!炎龙爆!”

    见状,身处火龙体内、与龙首合二为一的青衣青年,突然目中火瞳颤动的发出一声暴喝,而后陡然的抬起双臂,抱住了岳老三的身体。

    下一刻,在岳老三目中瞳孔剧缩之时,但见顶着岳老三飞速前行的火龙,突然龙目猛地一胀,而后与身体陡然膨胀的青年修士,一同的爆炸开来!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