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95章 战赵德忠!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杀!”

    见秋平离去,赵德忠顿时目光一闪,而后挥臂震喝道:“此番你我,已无任何退路,非是秋叶一脉灭亡,便是我等命丧!”

    语毕之后,赵德忠顿时晃身而动,而后在周身上下,骤然暴涨起狂猛的烈火的同时,挥举起手中的环首火刀,向着浮立在城头上空的秋月飞冲而去。

    “杀!”

    与此同时,在赵德忠飞冲而出之后,其后的岳老三等人,也顿时闻令而动,纷纷挥举着手中的灵兵,向着城头上的众人冲去。

    “杀!”

    见状,秋叶城一方的修士顿时目光一凝,而后纷纷飞出城头,向着岳老三等人迎去。

    轰!

    与此同时,见赵德忠向着自己冲来,秋月在神情陡转凝重的同时,也将肉身完全的转化成赤火之躯,而后脚尖一点虚空,就要向着赵德忠迎去。

    嗖!

    然而,就在秋月俯身下冲,与赵德忠快要直面碰撞之时,随着一声突起的破空之声,突见一道巨大的青色光柱,在眨眼与秋月的右肩擦肩而过后,轰然的冲撞在赵德忠斩下的火刀之上!

    砰!

    砰然巨响中,赵德忠只是身躯剧震的倒退了一步,但那道青光,却是砰然的爆散开来,而后从其内倒射出一道修长的身影!

    那人身着一身青色的劲装,手中抓握着一杆青色的长枪,此人,正是见异赶来的项回!

    在身体剧震的后退一步后,赵德忠目中精光一闪,而后转目看向前方,那又擦着秋月的右肩倒飞而出的少年,语气低沉的说道:“原来是你!”

    砰!

    在足足倒飞出十丈之后,项回目光突然一闪的抬起手中长枪,猛地一挫身后的虚空,而后又向后滑行了一丈,才强行的止住了退势。

    在强行的止住退势后,项回猛地抬起面庞,目中精光四射的看向赵德忠,神情凝重的说道:“不愧是化境之修,果然很强!”

    “项回!”

    与此同时,秋月也从惊变中回过神来,而后飞退至项回的身旁,眉头紧皱、满目忧怒的喝责道:“你不再房中闭门潜修,来这里淌什么浑水!”

    闻言,项回微微一默,而后眼角微缩的凝视着赵德忠的双眼,语气低沉的说道:“我本以为,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你我已可称得上好友,倒不曾想,原来在你心中,却是把我当成了外人!”

    “你……”闻言,秋月顿时声息一窒,已到嘴边的话语,也如同被人扼住了喉咙般,生生的吞咽而下。

    见状,项回也是声息一窒,但在经过短暂的沉默之后,项回却是挺胸深出了一口心气,而后张口说道:“什么是浑水闲事,我自然心中知晓,但若这溺于浑水中人,是我的好友至交,那么管这水深水浅,我都要插上一手!”

    语毕之后,项回突然抬脚一踏虚空,而后飞身向着赵德忠直冲而去。

    “项回!”

    见状,秋月顿时目中一惊,但还未等其出手阻拦,却见那原本投身城头之战的岳老三,却突然脱离了混战的人群,而后嘴角挂着森笑的向着秋月飞冲而来!

    “小娘子,接岳某一式泥龙钻!”

    岳老三人还未知,但灵技却已先出,但见其在飞冲而来中,突然右手虚握成爪的高举而起,而后在一阵沉闷的爆响声中,其整条右臂,竟化成了一个不断旋转的土锥!

    嗡嗡!

    翁然闷响中,岳老三眨眼飞掠过十数丈的距离,而后擎举着化成土锥的右臂,向着秋月的心口直刺而去。

    呼!

    那土锥尚才逼临秋月的身前三尺,但其上散出的劲气,却让秋月衣衫飘摆、发丝飞扬的后退出半步!

    见状,秋月顿是瞳孔一缩,也顾不及前方的项回,当下便是抬起火焰翻涌的双掌,交叉叠压的按向岳老三推来的土锥。

    下一刻,在烈火双掌与土锥相触的一瞬,但见秋月目中火光一闪,其平推在前的掌心内,骤然的喷射出一道巨大的锥形火柱。

    呼轰!

    沉闷的轰鸣声中,那锥型的火柱,如同一把火伞般,将土锥以及其下的岳老三,都尽数的吞没在内。

    砰!

    然而,那喷射而下火柱,却在将岳老三吞没的一瞬,轰然的爆散开来!而与此同时,在那火柱爆散的一瞬,那毫发未损的岳老三,也在森然的狞笑中,用手中形体焦融大半的土锥,刺撞开了秋月的双掌,而后将土锥刺在了秋月的胸口之上!

    砰!

    在被土锥刺中的一瞬,秋月顿时瞳孔收缩的身躯一震,而后迅速的抬起右掌,将胸前即将刺穿衣衫的土锥,生生拍碎在了当前。

    在将土锥拍碎、避免了被刺穿心口的下场后,秋月顿时飞身拉开与岳老三的距离,而后柳眉倒竖的看着岳老三,目火中烧的怒骂道:“卑鄙!”

    “嘿嘿!”

    见状,岳老三咧嘴发出一声怪笑,而后也不出声应话,再度向着秋月飞冲而去。

    “哼!”见岳老三再度攻来,秋月牙根紧咬的发出一声冷哼,而后不退反进的飞冲上前,与岳老三在空中对战起来。

    这一切说来话长,但实则极快,仅仅是一两息间所生之事。而在秋月与岳老三迎面对决之时,项回也已冲至赵德忠的近前!

    “飓风枪!”

    在冲临赵德忠身前一丈之时,项回突然目光一闪,而后右手持枪前刺,攻向赵德忠的脖颈。

    嗡!

    在项回出枪的一瞬,但听一声刺耳的嗡鸣之声,项回手中凌风枪的枪体外,陡然凝现出一道乱刃飓风!

    那飓风以枪尖为锋,围绕着长枪飞速的旋转,其上散出的吸撤与切割之力,足将风外的灵气都搅碎一空!此情此景,项回如同是真的,抓握这一道青色的飓风!

    “哼!”

    见状,赵德忠目光微凝的发出一声冷哼,而后语气低沉的说道:“小子,这是无幽之地的家事,不管你到底与项族有何关系,我都劝你还是不要插手为好!”

    话语中,赵德忠手中火刀急出,在以刀面挡开项回刺来的长枪后,突然手腕下压的挥动火刀,削向项回的脑袋。

    “项某如何行事,还轮不到你来多管闲事!”

    闻言,项回嘴唇紧抿的发出一声冷哼,而后双手持枪向内一压,在砸挡开赵德忠的火刀后,双手持枪前送,直刺向赵德忠的心口。

    砰!

    然而,项回刺出的长枪,还未刺中赵德忠的胸口,却被赵德忠火焰翻涌的左手,轻而易举破开了其外层的飓风,而后一把抓握在手中!

    在抓握住项回的长枪后,赵德忠目中精光瘆人的盯着项回的眼睛,语气低沉的说道:“既如此,就别怪赵某心狠手辣了!”

    语毕之后,但见赵德忠的左手突然用力一握,凌风枪外飞旋的飓风,竟是被其手中传出的巨力,给生生的震散开来!非但如此,在将乱刃飓风震散后,那股巨力还顺枪而进,轰然的撞击在项回的身上!

    砰!

    砰然闷响中,项回顿时面色一白,但其却并未松开手中的长枪,而是硬抗着袭身的巨力,而后将自身的灵力,疯狂的灌注入手中的长枪内。

    嗡!

    在项回的灵力灌注下,凌风枪上顿时散发出刺目的碧光,而后在通体一震后,竟是将赵德忠散出的巨力震碎,继而开始飞速的旋转起来!

    嗡轰!

    与此同时,在长枪陡然自转之时,但听嗡的一声音鸣之声,其内陡然旋射出无数细小如针的风刃,而后向着赵德忠席卷而去!

    嗖嗖嗖!

    见状,赵德忠顿是目光一凝,而后迅速的松开握枪的左手,但其人在松开长枪后,却并未飞身而退,而是在左手微微一收之后,并拢成掌的推向前方卷来的风刃。

    呼轰!

    下一刻,只听轰的一声闷响,但见赵德忠的左手在推出的一瞬,其上翻涌不止的烈火突然形体一颤,而后在轰然暴涨中,陡然的从赵德忠的手上飞出,化成一只巨足一丈的火掌!

    砰砰砰!

    那火掌竖立在赵德忠的身前,将赵德忠阻挡在后,而那些席卷而来的风刃,则是在轰撞至火掌的一瞬,便砰然的爆散开来,根本未能对那火掌造成多少的损害。

    见状,项回顿时目光一闪,而后迅速抽回手中的长枪,在飞跃至火掌上空的同时,挥枪向着火掌当头砸下。

    呼轰!

    然而,就在项回挥枪下砸之时,那火掌却突然向后一扬,而后在骤然暴涨至三丈大小的同时,向着项回抓握而去!

    原本项回,是身处火掌的上方,但此时火掌却骤然膨胀,如同化成一张火网般,将项回围困在内。

    见状,项回眼角一跳,而后迅速收枪、将其横于腰间,继而在火掌紧握并拢前,化成一颗巨大的风刃之球,而后在极速的自转中,散射出无数的风刃,轰射向其外紧握的火焰巨掌。

    砰砰砰!

    在那无数风刃的轰击下,那紧握并拢的火焰巨掌,顿时在形体剧震中,惊现出无数的刀缝窟窿,而后被那连绵不绝的风刃,洪城一片火苗迸溅开来。

    呼!

    在轰散火焰巨掌之后,那风刃之球顿时形体一顿的化散开来,露出其内神情凝重的项回。

    砰。

    在现出身形后,项回顿时抬脚一踏虚空,再度向着赵德忠攻去。

    见状,赵德忠眼角一眯,而后同样飞身而上,与相互在空中刀枪碰撞起来。

    砰!轰!乒!

    震人耳膜的碰撞声中,项回与赵德忠转眼便对击上百次,而因两人交击产生的冲击之力,更是形成一股劲风,在两人的身外激射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