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96章 幻河礁之战!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北月河域,幻河礁。

    幻河礁,位于北月河域的北部,距离无幽之地约有一千三百里,是一片被迷雾所充斥覆盖的河区。

    幻河礁的范围颇为广袤,其南北竖宽只有三百里,但东西的横长却将近万里。

    幻河礁的迷雾,并非是由烟雾尘霾组成,而是由星辰破碎后的尘埃构成!此雾外色银灰,其内之尘,粒粒清晰可辨,并闪烁微弱的豪光,看起来美伦美幻、眩人心神。若从高空俯视下望,幻河礁就如同一条银色的帘幕般,将无幽之地与北月浮陆遥隔开来。

    而幻河礁之名,也是因由此雾而来。

    与此同时,在秋叶城外的厮杀对决,进行的热火朝天之时,在幻河礁内,也有两方人马正在紧张对峙!

    这两方人马,正是秋子枫率领的红叶战舰,与张元化率领的战船小队!

    此时此刻,张元化的战船小队,分散在红叶战舰各方的数十丈外,将秋叶城一众人等围堵在内。但,那七艘战船上的众多战修,却并未出战歼敌,而是个个静若顽石挺立在甲板上,目光阴冷的盯着红叶战舰上的侍卫队。

    而此时,红叶战舰也已经全副武装,但见此舰之上,除了那从船体两侧的舷壁上,探出头来的十二尊晶石炮筒之外,在战舰那高大的船头上,原本那红叶标识所在的位置上,也赫然的伸出一根粗达六尺、长近两丈的晶石炮筒!

    除此之外,红叶战舰上的众侍卫,也个个刀剑出鞘、搭弓引箭,而后十人一组、并列成排的分成七队,分列在战舰的四周,全神戒备的凝视着前方的敌船。

    而在舰、船之上的众修,在沉寂无声的对峙之时,作为双方领队的秋子枫与张元化二人,却是在红叶战舰船头前的高空中,进行着一对一的对决!

    呼!

    此时,秋子枫周身金光无尽,其发其目、其衫其肤尽化成金,其每挥一拳、每出一腿,都挥散出一片金光,如同一尊金身罗汉!

    咕!

    而那张元化,虽然依旧保持着肉体之躯,但每每在秋子枫的攻击,将要击中张元化之际,其被攻击的部位,都会瞬间的液化为水,将秋子枫的攻击化为无形!

    而化成金身的秋子枫,却在每次的一击无用之后,被张元化手中蓝光四溢的碧水刀,逼的险象环生,不得飞身暂退的放弃追击。

    轰!

    再次一击无用之后,秋子枫顿时目光一闪,而后在挥拳砸开张元化刺来的碧水刀后,突然的飞身而退,拉开了与张元化之间的距离。

    “张元化!”

    在拉开双方的距离后,秋子枫金目微闪的看向张元化,冷声说道:“你提出对决之举,无非是想拖延时间罢了,但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仅凭赵德忠一人,根本毫无胜算可言!”

    “毫无胜算?”

    闻言,张元化顿时嘴角一扬,而后在胸前水波蠕动、其上的凹坑转眼愈合的同时,目光微闪的说道:“呵呵,赵德忠虽然天资有限,但其真正的实力,却要远高于你我一众,即便是你我二人联手,想要杀他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言及此处,张元化突然咧嘴一笑,而后目露嘲讽的说道:“再加上其后的百修千兽,莫非你认为,仅凭你秋叶城的无用饭桶,和那该死的糟老头子几人,便能将赵德忠灭杀城下?”

    “兽群!”

    闻言,秋子枫顿时瞳孔一缩,而后目中金光瘆人的盯着张元化的双眼,金眉倒竖的怒喝道:“张元化,你竟敢引兽屠城!”

    见状,张元化嘴角高扬的耸了耸肩,而后微摇其头的说道:“不是我要引兽屠城,而是凶兽突然狂性大发、暴起而动,要毁灭无幽三城……”

    然而,张元化话语尚未说完,却是突然的飞身而出,向着秋子枫飞冲而去!

    嗡!

    与此同时,但听嗡的一声音鸣之声,但见张元化突然身体一颤,竟是化成了一个通透的水人!

    在液化成水的一瞬,张元化水目中突然碧波一荡,而后双目怒睁的大吼道:“秋子枫!今日你我之战,不但是你我两族的宿怨之战,也是张某,为了洗刷历来所受的屈辱之战!”

    见状,秋子枫顿时目中金光一炸,也不再思虑张元化话中的意味,而是不进反退的飞冲而出,挥拳向着张元化轰去。

    两人的距离本也不远,再加上二人速度都是极快,是以不过转瞬之间,二人便骤然邻近。

    在邻近张元化近前之时,秋子枫顿时目光一闪,而后迅猛的轰出右拳,击向张元化的面门。

    呼!

    秋子枫拳身未至,但其上携带的冲击却已先临,将化成水人的张元化,冲击的剧烈的荡漾起来。而紧随那冲击之后的,则是秋子枫金拳上散出的锋锐之息。

    嗡!

    冲击临身、锋锐袭来之下,张元化的躯体顿时剧烈的震荡起来,非但如此,其体在剧烈的震荡中,还陡然惊现出无数的裂口!

    “嘿嘿!”

    然而,对于身体的变动和眼前的攻击,张元化却是视若无睹,而是突然的伸展开双臂,在穿透过秋子枫的金拳后,扑抱住了秋子枫的身体!

    “秋子枫,黄泉之下莫忧寂寞,因为我很快,便会将那女娃送去与你相伴!”

    在抱住秋子枫的一瞬,张元化发出一声森冷的低吼,而后在水身剧烈的一颤后,轰然的爆散成一片清水!

    砰!呼呼呼!

    极为低沉的闷响声中,张元化爆散成的清水,在迸溅纷飞出的一瞬,陡然的暴涨而起,而后以秋子枫的身体为中心,在飞速的交织汇聚中,转瞬形成一颗庞足数百丈的水球,将秋子枫囚封在内!

    嗡!砰!砰……

    那水球在形成之后,突然形体一颤,而后开始层层递减的向内压缩,直至三息之后,那初始时,还庞足数百丈的巨型水球,已经骤缩大半,变成了百丈大小。

    而身处其内的秋子枫,也在水球缩成百丈的一瞬,陡然身躯一震的沉寂下来!

    “秋子枫,张某的水牢结界内无灵无气,即便化境之修,可化灵气为息,你又能坚持多久!”张元化嚣张的笑声,如雷鸣般回荡在水球之内,将球内之水震动的波纹回荡,但却掀不动秋子枫的一根发丝。

    “城主!”

    见状,战舰上面向船头一方的十名侍卫,顿时大惊失色的惊呼出口,其中两名身着红色甲胄的中年侍卫中,顿时便有一人瞳孔剧缩的飞出战舰,向着空中的水球飞冲而去。

    然而,就在那名中年侍卫冲出战舰的一瞬,一直闭目站在甲板上的赵有为,却在双目陡然开颌之时,目中精光逼人的震喝道:“杀!”

    在喝令过后,但见赵有为突然形体一虚,而后在原地残影未散之时,其人已经在那中年侍卫的前方拦身而现!

    “找死!”

    见状,那名中年侍卫顿时怒目一瞪,而后在周身散发出青翠的霞光之时,急抬起右拳迅猛的轰向赵有为的面部。

    砰!

    下一刻,但听砰的一声闷响之声,那中年侍卫的右臂,竟在青光暴涨中,自小臂至拳面的,转化成一根长足六尺、倒刺丛生,由木条交缠编制而成的木钻!

    见状,赵有为突然目中乌光一掠,竟是陡然的幻化成一道黑云,在绕过中年侍卫的钻臂后,顺着钻臂盘绕而上,而后如同一道乌云化成的锁链般,将中年侍卫缠缚捆锁!

    “杀!”

    与此同时,在那中年侍卫被捆锁之时,张元化一方的修士,也顿时从甲板上飞冲而出,向着战舰暴冲而去。

    啨!

    而在众修飞出的同时,那七艘战船内早已调整完好的晶石炮筒,也在光芒爆闪中,喷射出道道巨大的炮柱,轰向前方的红叶战舰。

    见状,船头上的那名侍卫队长,顿时目中火光一闪,而后双目怒睁的暴喝道:“开启护船结界!”

    嗡!

    与此同时,在那侍卫队长语出之时,整艘红叶战舰顿时形体一颤,而后但听一声沉闷的嗡鸣之声,那舰船中央的木垒之上,在陡然散发出刺目的白光后,骤然的喷射出一道白色的光柱!

    轰!

    那道白色的光柱,与舰中的木垒齐粗,但见其在射升至二十丈后,突然如同一道喷泉般,形成一层散落而下的厚重光幕,向着下方的红叶战舰包拢而去。

    说时迟那时快,在张元化一方的修士,即将临近红叶战舰五丈内、那六十三道炮柱相继轰撞舰船之时,那从天而落的光幕,陡然的倾泻而下,而后在将冲来的众修阻挡在外之时,瞬间在战舰的底部聚合并拢,化成了一个足将整个红叶战舰,都笼罩在内的白色光罩!

    砰!

    见状,被阻挡在外的众修,顿时目光一闪的停下身影,而后或是聚灵在兵、斩出道道巨大的灵刃,或是散出灵力、凝成灵技的轰向前方的屏障。

    轰轰轰!

    前有众修聚灵相攻,后有晶石巨炮强力轰射,红叶战舰外的白色屏障,顿时剧烈的波动起来。

    噌!

    与此同时,就在张元化一方的修士,竭力轰击红叶战舰的屏障之时,红叶战舰上的那十三尊晶石炮筒,也在晶光爆闪中,喷射出道道庞大的光柱。尤其是那船头的炮筒,其所喷射出的光柱,赫然有六丈之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