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土之争天记 第97章 火热的对决!
作者:殷让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轰!

    滔天的轰鸣声中,不少因全力轰击屏障、戒备不足,而躲闪不及的修士,顿时便被那炮柱轰飞而出,被炮柱冲顶着轰撞到后方的战船之上。而那些被舰头巨炮轰中的修士,更是来惨叫都未来得及发出,便被轰的形神俱灭!

    轰……

    轰然巨响中,那些被炮柱轰中的战船,顿时破裂出一个巨大的窟窿,而那艘被舰头巨炮轰中的战船,更是轰然的爆碎开来!就连那些身处船舱内掌炮的修士,也都被光柱爆炸的冲击波,轰的灰飞烟灭!

    “一群蠢货!还不启动护船屏障!”

    与此同时,就在场内闪身避炮的众修,还在心神颤抖、暗自胆颤之时,但见高空中的水球,突然荡起层层的波纹,而后从其内,传出张元化气急败坏的怒吼声。

    张元化的怒吼中,蕴含着极重的怒气与恨意,如同闷雷般轰鸣在众修的耳畔,将众人震惊的心神发颤。

    嗡!

    在张元化的话语轰鸣远扬之时,但听一片沉闷的嗡鸣之声,那余存的六艘战船之上,也陡然散出一层白色的光罩。

    啨啨啨!

    在护船屏障笼罩船体之时,那六艘战船顿时炮筒齐鸣,发射出道道波动惊人的光柱。但那些光柱,却并非是盲目的轰击红叶战舰的护船屏障,而是将射线击中一点,轰向红叶战舰上,那十数尊紧贴着护船屏障的晶石炮筒。

    然而,未等那数十道晶炮光柱,轰击到红叶战舰的屏障,红叶战舰上的晶石巨炮,也在晶光爆闪中再度的发动。

    轰!轰!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红叶战舰上射出的晶炮光柱,与张元化一方射出的炮柱,顿时在空中轰然对撞,而后爆散成一股恐怖的冲击波,向着八方横扫扩散。

    砰!砰!

    在冲击扩散的一瞬,那些身出冲击范围的修士,顿时便难以抗衡的被掀飞出去。

    “炎火爆!”

    “金光斩!”

    “追魂箭!”

    与此同时,在张元化一方的修士,被爆炸的冲击轰撞的阵脚大乱之时,红叶战舰上的众侍卫,也在目光一闪中,将早已凝聚在手的灵技发动出去。

    呼!

    不知那护船屏障的结构如何,其体虽能阻挡外侧修士的轰击,但对内部的众侍卫,发出的灵技却形同虚设,被其径直的穿透而出。

    见状,屏障外的众修,顿时面色一变,而后在纷纷加固身外护体灵气的同时,或是闪身躲避,或是发动灵技相抵。

    ……

    与此同时,秋叶城南门。

    轰!

    轰然闷响中,赵德忠与项回一击而退,但不同于赵德忠的退后即停,项回足足向后倒飞了七丈,才面色苍白的止住了身形。

    然而,就在项回踉跄停立之时,也未见项回有何举动,赵德忠的身外,便毫无征兆的惊现出上百道尺长的风刃!

    嗖嗖嗖!

    那上百道风刃出现的突然,且速度极快、散发着尖利的锋锐之息,毫无序列可言的向着赵德忠围斩而去。

    “哼!”见状,赵德忠目光微闪的发出一声冷哼,而后但见其身形一虚,而后竟是突然的从原处消失不见!

    “瞬移!”见赵德忠突然消失,项回顿时瞳孔剧缩的惊呼出口,而后陡然抬脚一踏虚空,向着前方飞冲而出。

    “小鬼!接赵某一式灵技!”

    与此同时,就在项回飞出而出的一瞬,但听一声厚重的低喝之声,赵德忠的身影,陡然自项回的后上方闪现而出!

    呼轰!

    在现出身形的一瞬,只听一声沉闷的轰鸣之声,赵德忠高举过头的火刀上的烈焰,竟在一瞬间,陡然的凝成了实质化!

    那火凝实似水、更似炎流火玉,其上升腾着丝丝白烟,其上散出的炙热之息,竟将周围的虚空,都灼噬的扭曲起来!

    “炎雨落!”

    赵德忠目中火光闪掠的盯着项回的背影,在发出一声震人耳膜的暴喝后,猛然的斩下手中的炎刀!

    感受到身后袭来的恐怖高温,项回顿时瞳孔剧缩,而后猛然的回转过身,手中长枪直刺赵德忠斩下的炎刀。

    呼轰!

    下一刻,在项回身外爆现出无数风刃、自身化成乱刃旋风的同时,赵德忠斩下的炎刀之上,也轰然的倾泻下一道落瀑般的炎流之刃!

    轰!

    说时迟那时快,但听轰的一声滔天巨响,赵德忠斩下的炎流之刃,顿时便与项回所化的旋风,迎面相撞!

    砰!

    在两者相撞的一瞬,项回所化的乱刃旋风,顿时剧烈一震,其内飞旋的风刃,更是顿灭一成!而与此同时,赵德忠斩下的炎流之刃,却在与项回所化旋风轰然一撞后,陡然的迸溅成无数的炎液!

    砰砰砰!

    在一阵连绵不绝的爆响声中,那无数的炎液,如同火雨般向着乱风旋风爆射而去,直将项回所化的乱刃旋风,轰射的千穿百孔!

    呼……

    而那无数被炎液轰飞的残刃,则是在四射纷飞中,被其上附着的炎流融成火粒,而后形成漫天的火花,向着下方倾洒而下。

    噗噗!滋滋……

    随着那无数火花的散落,地面上顿时草枯土焚,惊现出无数细小的坑洞,如同化成一颗巨大的蜂巢。

    砰!

    与此同时,就在身外外的乱刃旋风,即将完全的崩碎之时,在风内急旋的项回,突然自行的震散了身外的乱刃旋风,而后在身形急退的同时,左手虚握成爪的抓向前方的炎雨。

    “风刺,锥心!”

    下一刻,随着项回的左手一抓一拉,只听铮的一声音鸣之声,赵德忠的身后,陡然凝现数百道尖锐的风刺。

    铮!

    那些风刺细小如针、碧青如玉,如同一片碧玉针雨般,后向着赵德忠的后心爆射而去!与此同时,项回猛然的收手抓住枪尾,而后迅猛的收枪横扫,抽击在前方射来的炎雨之上!

    砰!

    震人耳膜的闷响声中,项回手中青光爆闪的长枪,在抽中那炎雨的一瞬,陡然的爆散出千百道的风刃!

    乒乒!

    那千百道风刃,在爆散而出后,并非是向着前方席卷旋射,而是在枪尖前交织飞旋,组成一道巨大的风刃屏障,将项回与那漫天的火雨分隔开来。

    呼轰!

    与此同时,在项回的前方,那炎雨与风刃屏障碰撞之时,但听轰的一声滔天巨鸣,赵德忠的身躯之上,竟陡然的暴涌出一片炎流!

    噗噗噗!

    在那炎流暴起的一瞬,赵德忠身后的风刺之雨,也瞬时爆射而来。但那些风刺,却在轰射到赵德忠身外的炎流之时,被瞬间的焚化成烟!

    “炎流掌!”

    与此同时,但见赵德忠目中火光一闪,而后猛然抬起炎火流动的右掌,向着项回的头顶上方,那在成功抵御炎雨后,只剩下薄薄一层的风刃屏障按去。

    呼轰!

    说时迟那时快,在赵德忠炎流四溢的右掌,按压在风刃屏障的一瞬,只听轰的一声滔天闷响,赵德忠的掌下、项回的头顶上空,陡然的凝出现一只巨大的炎流之掌!

    砰!

    砰然闷响中,那庞足三丈的炎流之掌,在轻而易举的击破风刃屏障后,在急速的下沉中轰然抓握而起,将下方瞳孔收缩的项回,紧紧的抓在手中!

    呼!

    在将项回抓握在手之后,那火掌转化成拳,而后如同一颗陨石般,向着地面轰射而去。

    下一刻,火拳轰鸣坠地,而后轰然爆炸!

    轰!

    震天动地的巨响声中,那火拳着陆之处的地面,顿时爆碎塌陷,形成了一个径长十丈的巨深!而那爆炸的余波,则是形成一股炽热的冲击,向着八方横扫而去!

    呼!

    冲击所过,地面焦黄、野草成灰。

    砰!

    与此同时,就在那冲击蔓延之际,只听砰的一声闷响之声,那惊现出的巨坑内,突然飞射出一道黑影!

    此影,正是项回!

    但此时的项回,却是颇为狼狈。

    但见其人发丝枯卷、衣衫破烂,皮肤之上遍是灼痕,尤是其双臂的小臂上,那两道焦化的火痕,颇为醒人眼目。

    不过,虽说项回体表的伤势不轻,但其体内,却根本没有受到任何的创伤。非但如此,在刚才遭受炎流爆炸的一瞬,项回还震惊的感受到,那炎流爆炸后侵入体内的炎火之力,非但没有对自己造成任何伤害,反而化成了一股纯净的灵力,汇入了自己的经脉之中,将自己损耗的灵力填补归来!

    但,对此项回却根本无暇多想,因为此时,其人尽管灵力依旧充沛,但其自身的体力,却已经快要耗尽,根本无法再长久的支撑项回,进行如此强力的战斗。

    “怎么可能!他竟能吞融我的炎火之力!”赵德忠眼角紧缩的凝视着冲出巨坑的项回,在双拳渐渐紧握成拳之时,神情渐变沉重的静立下来。

    “哈!哈!”

    在飞出巨坑后,项回在赵德忠的身前十丈外停立下来,而后目光闪动的盯着赵德忠,喘着粗气的说道:“你很强,但我也不弱……”

    闻言,赵德忠目光微微一闪,但见其人,在微微沉默了片刻后,突然凝目注视着项回的双眼,语气低沉的说道:“你不是我的对手,若你能以道基为誓,并献出魂血作保,不将此事透露出去,我可放你离去。”

    “什么?”闻言,项回面上神情一顿,顿时为之沉默。

    在微微沉默了片刻后,项回突然深吸了一口浊气,而后抬目直视着赵德忠的双眼,面无表情的说道:“你我立场早定,又何须多费口舌。”

    语毕之后,项回突然振臂一甩,将枪尖斜指地面的前倾下身,而后沉声说道:“出手吧!”

    见状,赵德忠眼角微眯的点了点头,而后目中再度回转冷漠的说道:“待此番事了,赵某会亲自为你挖坟立碑!”

    语毕之后,赵德忠顿时从原地飞冲而出,化成一道火光的向着项回飞冲而去。

    “等你死后,我也会为你挑一处良地安葬!”

    见状,项回双目一凝,而后同样飞身而出,带起一串残影的向着赵德忠迎面攻去。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