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名媛:总裁逾期不候 第276章:司律来看她了
作者:雪小萌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季子琛的分析让宋歌的嘴角轻轻地弯了好几下,她瞬间觉得郁少华那个男人一定是季源的种,否则你怎么会那么贼呢?不过想到郁风也不是一个省心的主她心里面又微微地叹息了一声。这还真的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看着她一脸的表情,季子琛轻轻地摸了摸她前额的刘海:“其实被他骗骗也没什么,起码你以后会长记性的。”

    “那你当初为何不让我买一个教训呢?”

    她记得当初自己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准备好了。甚至永恒之恋都带到那里去了,可却被季子琛破坏了?阻止当初自己犯傻的人明明是他,这个时候居然想着给自己买一个教训。

    ——他这后知后觉的是不是慢了一点?

    “我可以让你用钱去买教训。可绝对不会让你用永恒之恋去买教训,所以当初我去破坏了。”

    “……”

    听着他这不差钱的口气宋歌将自己的头靠在了床头的枕头上,然后对着他淡淡地道:“季总。你现在可以离开了吗?我想进入清净模式。”

    “你将那杯牛奶喝了,我就下去。然后短时间内不会打扰你。”季子琛看了一眼床头柜的牛奶。有看了一眼宋歌。那眼眸里面的催促之意甚为明显。

    宋歌看着那一大杯纯奶,眼疾手快地将杯子揽在自己的手里面。然后不管季子琛眼眸里面的惊诧三下五除二的将那杯子里面的东西解决掉,甚至连一点残渣都没有留下。

    看着那一干二净的牛奶杯季子琛愣了好久,最后在快要走出卧房的时候他才轻轻地回头低问:“宋歌,你这到底有多讨厌我?居然能将你最讨厌喝的东西喝的这么干净?”

    宋歌一般只和白开水,这类纯奶在她的世界里面完全不存在,因为她觉得这里面有味道。可今天他看到了什么。居然一滴不剩,她这是有多讨厌自己才能做到这一步?

    听着他这问话宋歌愣在了那里。久久没有给出回应。就在季子琛快要关门的时候。她嘴角才轻轻咧开了一些:“我记得我说过,早在多年前,我就没有了挑食的毛病。”

    他脚步轻轻顿了一下。然而合着卧室门的手却没有停顿。当两个人被那一扇门隔开的时候。他的拳头终于打在了一旁的墙体上,眼眸里面带着淡淡地寒意。

    ——原来这世间最残酷的事情就是自己心爱的女人用嘴真挚的言语来陈述一件看地轻描淡写却痛入骨髓的事实。

    宋歌没有想到眼前的男人会再一次出现,望着司律那洋溢着笑容的脸庞她轻轻地笑道:“是来看我的还是来打探消息的?”

    “小格子,我有你说的那么功利吗?在我的小格子面前,自然是人更加的重要。”他说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一丝丝打趣,那没心没肺的模样一点都不像是一个财团的继承人。

    “你不功利,你只是世俗。”

    她无奈地叹息了一声,其实她本不该怀疑,可这一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由不得她不去怀疑,她想要知道眼前的人是真心的想要帮自己,还是他心里面有着……

    司律听完她这话语轻轻地笑了一句,然后将自己手中的杯子轻轻放在了一旁:“我只想告诉你的是,不管我如何的变,我迄今为止最爱的人还是你。”

    听着他这话宋歌淡淡地抿了一下唇,然后颇为无奈地道:“有些事情在一开始便注定了结局,所以再多的付出都是无用功你明白吗?”

    “可你不得不承认,季子琛就是因为拥有了今天的季氏,就是因为有了如今的话语权,所以你才会一直在他的手里面,若是我战胜了他,我拥有了我自己的话语权,那么你……”

    “司律,我们要做的是面对事实,的确我曾经也被你感动过,毕竟这么多年深爱一个女人却不求回报的也唯有你,我也曾经鲜果放手一搏,可我没有那个魄力,或许你的家人是我们最大的隔阂。”

    “我家人不会……他们……”

    还不等司律多说什么,宋歌已经伸出手制止他继续解释下去:“司律,所有的父母都想要将最好的东西留给最爱的人,你就是他们最爱的人,而我们之间的结合在他们看来不是最好的。”

    “我知道你心里面会觉得这些都不是问题,可你没有结过婚,你永远都不清楚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磨合比爱情更加的可怕。”

    虽然两个人的如今的生活状态,不需要那样具体的磨合,可这也是一个道理,因为一家人的磨合非常的可怕。

    “不能为了我试一试吗?”

    “我们现在不谈论这样的事情可以吗?我现在其实真的很烦,见识了季源的手段,我甚至连报复的勇气都没有了,你知道那简直就不是一个人。”她说话的时候轻轻摇着自己的头,显然季源那个变态在她的心里面种下了太多恐怖的画面。

    “是啊,就是这样一个人被道上的人称作‘活阎王’,你应该知道这句话代表的凶名是什么了。”

    季源那个人他从来都没有小看过,应该说知道他存在的人都没有小看过他,如今这一出山简直就是四方来贺,也不知道这所谓的破冰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走了一个容华来了一个更加难缠的季源,这步棋也不知道是对还是错。

    “没有人有办法吗?”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而是如今的人都懂得利益最大化,他们都明白自己的生存法则。都说舍得一身剐,敢将皇帝拉下马,这季源完全就是一个无所顾忌的赌徒,你应该知道一个无所顾忌且不怕死的人到底有多么的可怕,最重要的是这个不怕死的人还有手里面牢牢紧握的权利。”

    “所以说现在的港城已经由原来的三分而立变成了四方来援吗?”

    宋歌眼眸轻轻地耷拉了一下,声音里面带着淡淡地无奈,果真这世界上任何东西将就的都是变化,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事情往往都在发生。

    “算是吧!如今的状况就是敌不动我不动,当然最威胁的还是郁家的人了。依照郁少轩的能力虽然不错,可和季源斗还是差了一点,所以我担心这事情不过是与虎谋皮,而至于郁风如今已经是山河日下,指不定哪一天便被灭了。”

    “继续。”

    看着他眼眸里面略显意气风发的神色她淡然地说了一句,这男人的心性里面果真都有赌徒的性格,不单单是季源一个人有,眼前的人又何尝不是呢?或许他这样的赌法在他看来不过是一场游戏,可造成的结果却不是虚拟的存在。

    “而季子琛的情况我虽然不是很了解,可我也清楚他挪动了很大的一笔资金,而那笔资金就掌握在你的手里面。”

    “所以呢?你是来劝说我合作的吗?”

    “你最开始的目的不就是让季子琛一无所有吗?如今这是心软了?若是你不想这么做,我自然不会逼迫你,我有我的办法。或许在我爱上你的那一刻,我和季子琛这一场决算已经是板上钉钉、无可更改的事情了。”

    他说的时候也略显几分无奈,这一场破冰完全就是浑水摸鱼,司家的人就算自己不去摸也会有旁人,所以这也是没有办法。

    “我当初签订股权转让的时候被限制了很多,所以我帮不到你什么。最为重要的是,我也无心这样的事情,我现在最大的目标就是让季源受到该有的惩罚,其它的对于我来说不过是浮云而已。”

    当季子琛为自己所做的时间一件又一件展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曾经想和他同归于尽的想法已经没有了,所以这一场争斗里面她不可能在季子琛的背后捅一刀。

    “可季源不是季子琛可以对付的,当初他们之所以将季源逼得隐退那是因为容华的里应外合,如今容华已经不在,季子琛根本斗不过季源,你要知道那几十年的白米饭可不是白吃的。”

    “我知道季源很难对付,否则也就没有我这么多年的苦难了,可你都说了这天底下只有永远的利益,只要利益足够我相信他最终会得到该有的教训。”

    “那你要等到什么时候?你不要忘记了前些天季子琛已经将他掌握的所有材料都用去换容华了,虽然换回来的只是一句尸体,可拿出去的东西确是真的。”

    当初季子琛做了两手准备,一边用真的文件吸引季源等人的注意力,一边命人对容华展开了营救,因为他清楚季源的性子是不会放过容华的,然而所有的一切都很好,行动也算的上成功,可唯一不完美的是容华根本就不配合。

    ——或许容华的死志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只是这一次的事情更加坚定了他心中的想法而已。

    “我始终相信恶人总会有报应的,所以我在等着季源的报应。”

    她现如今才知道自己所有的苦,所有的难都和这个男人有着密切的关系,她原本也可以一时顺遂,可却不料早已经成了棋盘里面的棋子,不得不受旁人的摆布。

    “我没有想到你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还是这么的天真?报应不是天给的,是人为的。”

    他说完轻轻站了起来,然后向着门口走去,或许今天他不应该来找她,似乎在他踏进紫苑别墅的那一刻,今天这样的见面已经注定成为了一个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