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起源 第125章 农工
作者:喝茶军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城市里赚的钱总是比种地要多一些。

    这一点到了哪儿都一样。

    有不少的年轻人愿意在城里打工,出卖自己的力气和汗水。

    现在是十二点半,这座城有午休习惯,所以现在的城里非常的安静,百无聊赖的农民工们,都坐在路边的台阶上。

    阿尔伯特也很清闲,他又像惯例一样的,无所事事的在这里瞎转,材料已经在先前的那个商店里买全了,修炼也暂时没什么大用了,空间里的钱用他几十年是没有压力的了,所以他和她在转了一大圈之后,也在路边的台阶上坐下了。

    他不觉得自己和这里的人有什么不同,他当年和不少的农村工友一起打拼过,就算到了这个魔法世界,成了和普通人不一样的巫师,他依然可以和这些人打成一片。

    你要他去什么高级场所喝喝红酒,那他行,装大尾巴狼他能装像,看那架势挺真,让他到街边啃韭菜盒子,他也能蹲在马路牙子上吃得津津有味,对于他来说,到哪儿都一样。

    现在的他,穿的装束很普通,一个大草帽,棕色背心,蓝色的,膝盖上有些泛白的牛仔裤,脚上还穿着个草编人字拖。

    塞西莉亚和他穿的一样,这俩穿衣品味都差不多,都觉得合适就好,不大在意这些。

    不过呢,就算是这么随便的衣服,穿在他们身上看起来都还不错,所以吧,其实穿着衣服好不好看主要还是看脸的,像我们这种,要是穿西装打领带,人家看着会觉得像暴发户。

    “呦,兄弟,打哪儿来的呀?”一个农工正在和他们打招呼,“我怎么没见过你们啊?”

    这是个十分标准的战士,三倍常人体质,强制爆发后能达到五倍。

    “北边儿来的。”他随手回应着,“你看,这我媳妇儿。”

    “我刚来这儿没多长时间,兄弟你在这里感觉咋样啊?”“哎呀,还能怎么样嘛,这日子都算是烂透了,还不是得过起走,你这情况还挺好嘛,媳妇儿在身边,我这才惨呢,有跟没有差不多,一年才能见上一面,你要不要看看?”正说着,那人随手掏出一个惟妙惟俏的石像,“怎么样,漂亮吧?”

    “嘿!还真挺漂亮的。”“比不得你啊,居然能把异族泡到手,牛!”

    就现在,塞西莉亚正在午睡,躺在他怀里乱蹭,不过异族的特征她是亮出来了的,嘴里发出呼噜噜的声音,尾巴在摆,据她自己说,把这些收起来的话她会感觉憋得慌。

    “得了吧,各家有各家的难处,你上午做的是啥啊?”

    “还能是啥,搬东西呗。”

    在许多地方,这些普通人都在发光发热,他们为城市运输,道路清理,建筑建设,设施维护发光发热,是,有力量的人很厉害,但是如果没有他们,人们身上穿的东西,吃的东西,用的东西,都会变的稀缺,无法供应庞大的生产需求。

    像这个农工,就是个负责城市运输的。

    他们一整天都在忙碌,休息时间也很少,主要的工作就是把货物运到需要的地方去。

    “忙活了一上午,下午还得继续,估摸着还得加班,有一个工友病了。”

    就算拥有强大的体质,也是强得有限,他们依然是人,是人就会病,病了的话,就要休息,为了完成多出的工作,他们就需要加班,这是常有的事,不过为了加班费,他们都愿意这么干,就为了多存些钱,过年也难得回家,回了家就把攒下来的钱送回家里,通常来说,这些农民工的家距离这里的路程都在半个月以上,一个半月以内。

    “那一个月能挣多少钱啊?”“反正挺多,六枚银币。”

    “可以啊,挺多的。”“切,你是刚来的不知道物价。”那人嘴角抽搐了一下,“一年下来,还真是存不了多少钱,只不过比老实呆在乡下挣得多很多就是了。”

    和现代社会差不多,农民工的日子,当然是好不了,但是他们依然选择背井离乡,就为了家里能过得好一些。

    “总有一天,等我回了家,要给家里建一个新房子。”

    他这么说着,用力的捏住了手中的雕塑:“很大的新房。”

    看得出,那是他的理想,继续这么努力工作的话,也的确能攒出一座房,现在的房地产价格,他大概要工作十年,对比一下二百年的总寿命,这样的付出还算是合理,所有来城市的农村人,都是有梦想的,或者是不愿意偏居一隅的,有许多人留下了,也有许多人选择会去。

    就像大浪淘沙一样,每年都有无数人前赴后继,努力打拼,要生活在城市,可不是有了房子就行了,大部分人也不会多想,都只是想要像这人一样攒出房子钱,然后回老家。

    在贫富差距扭转过来之前,这就是常态,只有到了工业化时代,生产力达到某种程度,一切才会彻底发生变化。

    接下来,这俩人就不是再聊理想了,他们开始交流一些种田的技巧,每年灌溉农田的时节,还有收割农田时,老家的样子,聊得很开心,他们都聊得很开心。

    塞西莉亚也睡醒了,三个人一起欢声的聊着,二十四节气。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署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每月两节不变更,最多相差一两天,上半年来六廿一,下半年是八廿三。

    阿尔伯特记得很清楚,那大约是五十多年前的事了,记忆中的大量残缺让时间轴有些模糊,让那些刻骨铭心的面容千疮百孔,但是总算还记得,还好,没忘光,只是后来并不算愉快,当时交的朋友,都死了。

    听说,后来的农民工,终于能多赚很多钱,尤其是工地上的,只不过,当时的他已经老了,也算是,没赶上好时候吧。

    他还记得,很久很久以前,和来自农村的朋友学二十四节气歌。

    就好像是昨天的事,记得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