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雨行 第1章 秋叶红的计划
作者:潇风笑雨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深秋,萧风呼呼黄叶纷纷。

    死亡谷里,秋叶红面窗而坐,夕阳如血的余晖透过光秃秃的树梢从窗户射进来,落在她的身上,让她在这萧瑟的傍晚还能感受到一丝的温暖。

    她的目光凝视着木板墙上的那面镜子,虽然衬着光,但她还是能模糊的看到镜子里的那个面色惨白的面孔,若是没有那双闪动的眼眸,根本不敢相信这是自己,一个二十二岁姑娘的脸,还有那头发,鲜红的像刚刚在血盆中浸泡过一般,披落在她红色的衣裳上,已经分辨不出哪是头发,哪是衣裳了。

    这是自己吗?在那一刹那,她也在怀疑。但她不该怀疑的,她早就清楚会是这个模样的。

    看着镜子里不人不鬼的自己,秋叶红无奈的狂笑,她笑得痛苦,笑得心酸。

    她用微微颤抖的双手轻轻的触摸着自己的脸,触摸着这张毫无生命迹象的脸。

    两年前,她面容娇嫩,黑丝飘扬,两年后,一切都变得那样可怕,变得那样的陌生。

    “主人。”一阵脚步声过后,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不用想她也知道,这是她的属下范多回来了,因为这谷中只有她二人。前些日子她叫范多出去打探些事情,不知他会带来怎样的消息。

    “进来吧。”

    秋叶红收起那份感伤,冷冷的说道。

    范多低着头,战战兢兢的走进来,不敢看秋叶红一眼。

    这已经是秋叶红第三次让他出去打探消息了,可还是跟前两次一样,一无所获。

    范多下意识的用手摸了一下脸上那个大大的死字的疤痕。前两次秋叶红在他脸上刻两个深入骨的死字作为惩罚,让他时刻记着,那就是他无能的代价,而且秋叶红还说过,若这次还是打探不到消息,就会杀了他。

    他本可以不回来的,只是秋叶红救过他一命,知恩图报是他做人的根本,所以,明知是死,他也不会逃,哪怕是死,他也不想亏欠自己的内心。

    “这次你都打探到什么了?”秋叶红依旧冷冷的问道。

    范多小声说道:“回主人,属下无能……”

    话还没说完,秋叶红就像发了疯一样,起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掐住了范多的脖子,充满血丝的眼睛就像那急剧喷发的火山,恶狠狠的说道:“没用的东西,这点小事你都办不好,要你何用?”

    说罢,加大了手上的力量。

    范多想说话,只是秋叶红力气过大,范多脸部崩紧,快要断气了,范多只能用一双哀求的眼神看着秋叶红。

    秋叶红本想杀了他,但转念一想,这也不全是他的错,况且范多明知是死也要回来,这份忠诚绝对值得饶他一命,再说,杀了他也于事无补,况且范多是她现在唯一可以使用的人。

    秋叶红慢慢松开范多,怒道:“滚,没用的东西。”

    范多咳嗽两声,用手揉揉脖子,哑声说道:“谢主人不杀之恩,请主人放心,我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替主人查明真相的。”

    秋叶红看了一眼范多,问道:“我这般对你,你还要替我买命,莫不是你心有所图?”

    范多道:“若不是主人,我早就死了……”

    秋叶红最讨厌听这种知恩图报的话,没等范多说完,便打断了他,说道:“够了,别在这里废话了。”

    范多低着头,怯怯的退出屋去。

    范多走后,秋叶红一人陷入了沉思,忽然心生一计。

    如今自己的“嗜血腐骨掌”已经练成,既然明查暗访都没能探听到任何消息,那就只有一杀了。

    一阵风吹过,秋叶红就像那红色丝带一般,从窗户飘出了山谷,她要去那个杀手如云,让人闻风丧胆的灵静门,只有利用灵静门的江湖力量才可以帮她达成自己的目的。

    灵静门是一个专帮人杀人的江湖帮派,由第一任帮主云清尧创立,历经云峰烈,云鹤鸣,云龚秦四代更迭,到现任帮主云影中手里,其名声已震慑四方。

    帮中有五个少有敌手的杀手——青云使白青云,一手青云夺命剑快如闪电,让你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脖子上就多了一道致命的伤口;清风使风四爷,虽然身材矮小,且有些驼背,但他的幻羽梨花镖至今无人能躲;烈焰使李钟馗,轻功了得,一招“飞水流云”可追风擒鸟;追命使孙早,虽然貌美如花,但却熟知各类毒药,她的绝命毒药“旭日追风散”不仅无色无味,还可以通过空气直接下毒;长空使谢天龙,不仅精通遁地之术,更是轨迹多端。

    帮主云影中也非等闲之辈,虽说有些吃软怕硬,但他的“锋前回马刀”也是颇有名气。

    云影中在加上五位杀手以及帮中那一百多号杀人不眨眼的手下,让人闻之胆颤,只要听到灵静门的名号,都会远远的躲开,生怕惹来杀身之祸。

    五十岁的云影中一身紫色衣裳斜身坐在专属于他的椅子上,闭目养神,手时不时的捋一下他那长而粗的胡须。

    忽然一属下急冲冲的跑进来,慌慌张张的说道:“帮主,有人闯进来了。”

    云影中慢慢的睁开眼睛,骂到:“看把你吓的,没用的东西,我灵静门什么地方,是说闯就闯的吗?”

    云影中并没有太当回事,虽然说现如今五大高手不在帮中,但他自己的武功在江湖上也是数一数二的。

    “见云帮主一面真不容易,都说灵静门高手如云,怎么今天就看到些饭桶。”

    随着一声嘲讽,秋叶红出现在门前,身后围着二十几个手持刀剑,怒目而视的灵静门的人,但都不敢靠近,看样子是被吓着了。

    云影中从椅子上起来,打量了一下秋叶红,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何只身闯我灵静门?”

    多少年来,还从没有任何一个人能靠武力从大门走到这里,秋叶红是第一个,这让云影中不得不重视起来。

    秋叶红道:“我得知灵静门近一年来都没有生意可做,特意给云帮主送来了桩大买卖,不知云帮主敢不敢接。”

    云影中道:“没错,我灵静门确实很久没有生意了,可是行有行规,你既来这里,想必清楚我的规矩,不知道你有什么本事让我接下你的生意。”

    虽然灵静门专帮人杀人,但也要看所托之人的能耐,若是三流货色,定不会付得起高昂的酬金,,灵静门不仅不会接这种人的单,而且不会让这种人活着离开,这就是云影中所说的规矩。

    秋叶红看一眼云影中,忽然出掌击向云影中面前的,刚刚来报信的下属,只听“咔嚓”一声,掌风便透过那个下属的身体,把旁边的座椅击得七零八落,那个下属也全身喷血,像是泥人遇水一般,慢慢化作一团黑乌乌的东西。

    “嗜血腐骨掌。”

    不仅秋叶红身后的人被吓得魂飞魄散,就连云影中也大吃一惊。

    嗜血腐骨掌是武林中极其邪恶的武功,听说已经失传了百年,为什么又会突然出现?云影中暗暗担忧。

    秋叶红淡淡一笑,说道:“云帮主好眼力,正是嗜血腐骨掌,不知道这样的本事能不能与云帮主做笔买卖?”

    云影中毕竟身为灵静门的帮主,自己的武功也不差,虽然有些吃惊,但也不会就这样被吓到,定了定神,说道:“那就要看所杀何人,出何价了。”

    秋叶红略微回头看了看身后那些吓得面色铁青的人,说道:“云帮主就是这样谈生意的?”

    秋叶红见云影中不说话,接着说道:“若是我想伤云帮主,就凭这些饭桶能挡得住么?”

    秋叶红说得不错,若真是来捣乱的,别说这些人了,只怕五大高手在夜不一定是她的对手。

    云影中思虑了一会,使了个眼神,秋叶红身后的人才一一退去,秋叶红这才走进来,随便找了把椅子坐下。

    云影中也回到椅子上,再三打量了秋叶红一番,问道:“不知道有什么大买卖要和我谈的?”

    秋叶红不假思索的说道:“杀人。”

    云影中道:“杀什么人?我没听错吧,凭你的武功,还有什么人你杀不了的,除非是……”

    秋叶红接过他的话道:“没错,我要你杀的人就是仙影游侠叶中飞。”

    云影中又是一惊,叶中飞乃当今武林第一高手,武功深不可测,虽然灵静门高手如云,但只怕就算帮中五大高手一起上,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看到云影中有些犯难,秋叶红问道:“怎么?云帮主不敢接?”

    云影中沉默了一会,说道:“不是不敢,是无能为力,叶中飞乃江湖第一高手,就算是无剑判官李剑一也未必能赢得了他。”

    秋叶红听罢,哈哈大笑,怒道:“江湖人都说灵静门有五大高手,更曾夸下海口说,没有灵静门杀不了的人,今日一见,原来狗屁都不是。”

    云影中一听这话,顿时怒火冲天,吼道:“我灵静门岂容得你小看,这买卖我接了。”

    秋叶红早就知道云影中是个要面子易冲动的人,这才故意使了激将法,没想到云影中这么容易就中计了。

    秋叶红呵呵一笑,说道:“云帮主果然霸气,好,只要此事做成,我会给云帮主一万两的黄金作为酬谢。”

    秋叶红敢给出如此高价,是因为她知道以灵静门的力量,根本杀不了叶中飞,而杀不杀得了,她根本不关心,只要灵静门开始了杀叶中飞的行动,那么她的目的就算达到了。

    云影中开始有些后悔答应她了,但碍于脸面,又惧于秋叶红的武功,不好意思也不敢反悔。

    秋叶红看出了云影中的心思,说道:“希望月内能听到云帮主的好消息。”说罢,如一红色丝带一般从椅子上向门外飞去,很快消失了。

    秋叶红走后,云影中感到有些后怕,杀叶中飞,不论成与不成,定会让灵静门招来灭顶之灾,虽说叶中飞喜欢独来独往,除了武功第一之外,江湖上根本没有任何人脉,杀他不是没有可能,只是他的徒弟“夜雨行侠”萧雨不仅武功超群,在江湖上也朋友众多,就连“无剑判官”李剑一也不敢冒犯他,若杀了他师父,他定会动员整个江湖围剿灵静门。但要是反悔,不仅灵静门百年名声要毁在自己的手里,今后在于无法在江湖上立足,恐怕连秋叶红也不会放过灵静门。

    云影中思虑再三,难于做决策,但转念一想,既然杀与不杀,灵静门都难再得安生,那就杀吧。

    于是,云影中决定破釜沉舟赌一把。

    新书新人求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