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雨行 第2章 雨中牧笛声
作者:潇风笑雨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既然接下了这单烫手的买卖,云影中也只好硬着头皮试一试,他立刻命手下人招五大高手回帮中商议。

    几乎就在云影中忙着召集五大高手回灵静门的同时,秋叶红也把灵静门受人之托,准备刺杀叶中飞的消息放了出去,一时间,传遍了整个江湖,秋叶红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好面子的云影中连反悔的余地都没有。

    这天,层层黑云直压七星镇的上空,不一会,一场倾盆大雨哗哗而下,不论多忙,行人都纷纷躲进街边的店铺,生怕会因这深秋里突如其来的大雨而染上风寒。

    忽然,一声清脆悦耳的笛声在雨中传来,大家都开窗挤门,目光不约而同的向着笛声的方向望去,想看看是谁在这样的大雨中还有如此雅兴。

    只见大雨中视线模糊的地方一袭白衣随风飘扬,等那袭白衣慢慢清晰起来,一个清纯俊美的少年的面孔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中。

    只见大雨中的少年,虽然已经被大雨淋湿,但却依悠闲自在,翡翠色的笛子在他呼吸和手指的协调下,在这阴冷的深秋,在这如洪水决堤的大雨中,奏出了一曲优美的韵律。

    笛子的末端,挂着的一块白玉,不知是风雨太大,还是笛声过于优美,总是在不停的舞动着,仿佛一位少女在翩翩起舞。

    虽然大雨磅礴,但少年却显得那样自然,收起笛子,嘴角边挂着一丝微笑,这微笑,让人看着舒心,更有几分亲切,就连雨水也不舍得去浸湿他。

    少年踏水潇洒而优雅的走来,人们在纷纷猜测他是谁。

    “师父,师父。”

    南通北行客栈的二楼窗户上,一女孩向少年挥手,兴奋的喊道。

    这喊声一出,所有人都看向了那个女孩,只见女孩一身粗裳布衣,长发凌乱,样貌虽然养眼,但有几分脏。

    “就你这行头,在街上我都能给你两个钱,你看看那个公子,风雨无阻,潇洒自在,你是他徒弟?别开玩笑了。”

    店小二打趣道。

    “是呀,是呀!”

    大家伙附和着店小二说道。

    那姑娘急了,回道:“就你狗眼看人低。不过呢我还真就是他徒弟,你能拿我怎么样?”

    店小二也急了,说道:“好好的说话,你怎么骂人呢,你说是你师父,那他叫什么?”

    那姑娘得意的说道:“你们真没见识,好吧,那我就告诉你们,他就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风里来雨里去,人称夜雨行侠的萧雨,同时呢,也是我柳素萍的师父。”

    “原来他就是萧大侠,怪不得。”

    “真是一表人才啊。”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店小二不服气,说道:“就算你知道他是萧雨,那又如何,这完全可以猜得到,你又如何证明他是你师父?”

    店小二这话可真是把柳素萍给问住了。

    其实萧雨并没有答应收柳素萍做徒弟,那柳素萍又为何会叫他师父呢?

    这事还得从一年前说起。

    无父无母的柳素萍因为饥饿,女扮男装在望天峰打劫,正巧,萧雨从山上经过,柳素萍本想打劫他,但他武功太高了,柳素萍连靠近的机会都没有。

    原本萧雨并不想去理会她,但望天峰一直都是由那个没有人知道在何处,神秘无比的抚仙庄掌管着,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山上征收过路费,柳素萍这丫头算是动了人家的奶酪了,人家又怎么会视而不见。

    几十个大汉抓起柳素萍就像抓一只小鸡一样,萧雨本就看不惯这种行为,于是出手救了她。

    得知他就是夜雨行侠萧雨时,柳素萍死乞白赖的非要拜人家为师,虽然萧雨一直没有答应,但柳素萍却逢人便说萧雨是他师父。

    现在店小二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她,不说萧雨没答应收他为徒,就算是收了,可她当时从上到下都是一副小子打扮,萧雨又怎会认得出她是谁呢。

    店小二见她不说话,挖苦到:“小姑娘家,说话要过过脑子,虽然吹牛不上税吧,但也不见得什么牛都可以吹的。”

    说罢,和众人一起哄堂大笑起来。

    看到大家这样笑话自己,柳素萍这哪受得了啊,心中暗想:“虽然师父不收我,还有可能不认得我,但他为人善良,总不会见死不救吧,豁出去了,可不能就这样让这帮家伙看笑话。”

    主意已定,柳素萍对店小二说道:“你要是不信,那就来打赌,他要是承认是我师父,你给我一百两银子,要是不承认,我给你一百两,敢不敢?”

    大家一看小姑娘来真的,都收住了笑声,都看向了店小二,要知道,一百两,对于平头百姓来说,有可能十年都挣不到。

    这下轮到店小二为难了,但一想,柳素萍多半是吓唬他的,况且江湖有传闻,萧雨从来不收徒弟,于是壮着胆子说道:“赌就赌,想吓唬我,门都没有,不过我看你这身打扮跟要饭的差不多,你拿得出一百两吗,我看你有几分姿色,若是输了,做我婆娘怎样?”

    大家一听,也来劲了,齐声叫好。

    柳素萍拼了,气急败坏的说道:“好,就这么定了,你若是输了,拿不出一百两,那就把你那生娃的家伙一刀切了,以后做个太监。”

    众人一听,又是一阵哄堂大笑,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赌约已定,这下就只等萧雨到来,一辩真假了。

    楼上一片热闹,楼下的大街上,萧雨依旧在雨中享受着属于自己的宁静。

    花来养神,雨来清心,这话用在他身上正合适,在风雨中,他总能感受到来自于内心真正的快乐,雨就像一副去浊留清的汤药,江湖的恩怨情仇,自身的忧伤与烦恼,只要往大雨中一站,就会立刻被洗尽,冲散,这或许就是为什么他会拥有无穷无尽的快乐和洒脱的原因吧。

    萧雨正在享受着大雨洗刷身心的美妙,忽然听到楼上有人在叫他的名字,抬头看去,见柳素萍在向他招手。

    萧雨来到客栈的门前,浑身一抖,衣服里的雨水就全数被抖了出来,衣服又变干了,这是他自创的一门功夫——把内力散布于全身,从而向外发力的功夫“一抖千珠落”。

    这一功夫可真实用,就拿他身上的这件白衣裳来说吧,他可是穿了五六年没脱下来过,虽然日晒雨淋,白得有些暗淡了,可却如水中花一样,一尘不染。

    萧雨走进来客栈,顺着楼梯来到楼上,见柳素萍和一众人已经在那等着他,轻启他那挂着与生俱来的微笑的双唇,问道:“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柳素萍走上前来,说道:“师父,刚刚我跟他们说你是我师父,他们不信,非要让我叫你上来证明给他们看,还跟我打赌,说我要是输了,就得嫁给那个店小二,任他当牛做马。”

    边说边不停的给萧雨使眼色。

    萧雨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看大家都在等着他的答案,于是笑着对柳素萍说道:“你这小姑娘,若是想嫁人,那就直接说嘛,何必拿我来说事。”

    店小二一听乐了,说道:“你个小丫头,居然敢唬我,等你嫁给我以后,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说得众人在恭喜之余不忘大笑一番。

    萧雨也在暗自偷笑,倒是柳素萍,耷拉着脸,这是她想不到的结果,原本在心中侠义心肠的师父居然会见死不救,真是气死人了。

    店小二见柳素萍焦闷着脸,走上前来,说道:“原来你早看上我,又不好意思说,这才使出这么个计来,其实你直接说出来我也不会拒绝的,你非整这么一出,我倒没什么,但是耽误了人家萧大侠那可就不好了。”

    萧雨见柳素萍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对店小二说道:“我本就没有什么事,谈不上耽误,既然你们郎情妾意的,那就好好过日子罢,我也就不打扰了。”

    说完,转身下楼去。

    看着萧雨一步一步走下楼去,柳素萍快要哭出来了,虽然说自己是一介女流,没有倾国倾城的容貌,也没有什么本事,甚至连吃饭也是个问题,但就这样嫁给这个店小二,她不甘心,柳素萍恨不得把这个不仗义的师父狠狠揍一顿。

    忽然萧雨过头来,对店小二说道:“我就这么一个徒弟,以后对她好点,要是哪天让我知道你欺负她,我这做师父的可饶不了你。”

    新书新人求关注。